字号:


怀念妈妈

◆ 黄海波

 

  在冬天最寒冷的日子里,我的妈妈歇了地上劳苦睡去了。虽然,她去了好得无比的地方,等待我们将来的见面,但心中仍然有强烈的不舍。我在家里孤单一人望着窗外,满处都是厚厚的积雪,就连树枝也长胖了,那积裹的雪和着枝桠舒缓地伸展着指向湛蓝的天空。

  走出家门,街上安静得出奇,我的心情也陷入了无尽的茫然。没有妈妈的日子,家乡那间小屋已失去了往日的吸引,也失却了一颗翘首企盼我回去的心,更是没有了电话中的唠唠叨叨……我怀念和妈妈一起走过的街道和商店,怀念妈妈为我们烹调的一顿顿饭菜,怀念妈妈大声读圣经唱诗,怀念我们一起去教会的情景,更是怀念妈妈脸上不住的笑容和她温暖慈爱的心……

  我漫无目的地行走在雪地上,脚下不断发出“噌噌”声,心中却不断放飞出一群群小鸟,盘旋飞舞,不知在何处寻找到一个停靠。我一边走一边想着妈妈,来到一片树林。思绪随着头仰望蓝天,似乎等待着什么。放飞的鸟儿们终于回到了家。那时,我突然温暖起来。我感谢神让我有这样一个好妈妈,在地上关心爱护陪伴着我们成长。我知道她是神派给我们做儿女的天使,借着她让我们学会有爱心;借着她的守候与期盼,我们一个个成熟起来。妈妈也时时让我们的人生从浑浊的处境变得单纯起来。想起妈妈,光阴中的记忆也清晰了很多。我的思绪因着这些,温暖就渐渐在心里弥漫。远处天空有一片云霞,蓝天下火红的太阳落歇在这片云上。我得到了生命的静谧和慰籍,对妈妈的怀念就这样悄悄生长和积淀着。

  怀念不断浸透着每一个瞬间,因着神却带进了永恒。时间的推移总能给人安慰,慢慢就平静了心情,让神来完全地掌管。有了阳光身影自然就留在路上。感谢神让我在安静中来怀念并享受与妈妈过往的那些点滴,重温反复。

  时间已经改变,幸福却留在身边。

  

  妈妈停止客旅回到天家已经一个月了。我常常在上班的通勤车上想起她。我低着头,眼睛虽闭却看见妈妈过往的一幅幅场景。随着车行的颠簸,身躯移晃,又不断变换着妈妈的影像。太太告诉我她已经在梦里好几次见到面带笑容的妈妈。我为她有如此多的“遇见”而感谢神。她为我描述时眼泪不停流淌下来。我安慰她说:“妈妈对你更加上心。”看着她泪流满面的样子,这是一幅何等感动优美的画面。这叫我又一次安静地回顾与妈妈相契相容的历程。想着妈妈穿越死亡隧道,进入永恒天家,就如同翻越一道分水岭,那岭将现世客旅的喧哗与天上田园般的恬静分隔成两边……

  地上客旅可以让我们走许多路,去很多地方,经历许多人和事,但唯有进入神的永恒,那才是这个世界永远也无法提供和替代的真正之家。神以婚姻的方式让人们实践爱的美好,从而让他的儿女成为一个个穿越时空的旅行者,体味其中不断变化的沧桑人事,但神的爱和生命永不改变。地上的时光让父母亲染满银丝,地上的空间可以隔断我们与父母直接的相见,但永不改变的爱成为互相的牵挂。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中,柔藏于我们的心底,感喟流连。

  神就是爱,于是,在每天我们与神同行中,受益于心灵与身体的双向“旅行”中,体味在真性情下闲散“游荡”。将地上浮躁的心魂顺着神指给我的方向,静默地将生命的清辉,流泻在平静的永恒美好之中。神应许我们将来与妈妈在那里再次相见,于无声处静静叙述穿越死亡隧道进入永恒天家的故事。那时在神的安抚下我也和妈妈一样,必在他里面复归于完全的平静安祥及永恒无限中。

  那里没有眼泪,没有哭号,只有爱充满全部。

  

  思念是一种很奇妙的情愫,它让人们在静默之中奔跑。我用一根心线将母亲过往的细节串起,任凭灵魂充满诗意般地对其触摸,释放内心无尽的美好。

  2007年夏天,我的母亲在反复经历人生没有边际的“沼泽”,寻找的心一直无法“抵达”真理之道的时候,神就为她生命的困境,开启了一扇通往自由的窗户。她愿意与永生神的永恒有份,选择了最美的祝福,从而进入神的丰富和广阔之中。

  “我的孩子走南闯北,见过大世面的,他不会把不好的东西介绍给他的妈妈。我愿意接受,愿意在信心中成长。”她就以如此简单的理念,开始了她的信仰之旅。渐渐地她被光一点点照亮。自此,每日在祷告、读经和唱诗中与神相交。从无力自拔和难以逃脱命运的蝉壳之中渐渐蜕变,新生命成为盛装神荣耀的器皿。

  “因为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马太福音7:8)当母亲心里相信口里承认神的那一刻,圣灵就降临在她的生命中。这份从神而来的力量让她在无望中看到希望,在不明白中受到启示,在混沌之中进入清亮……享受着生命最甜美的时光。过往一切无从抵达的寻找,此刻在美好中将所有的心灵碎片重新缀补弥合,将一切无望的阴影在鲜活生命之中化解。

  神唤起了母亲对伊甸园美好的向往,在与教会弟兄姐妹们的团契中,在每天读神的话语中,用心体会与神的同在。为各样的处境祷告,感恩;高声用诗歌唱颂神的伟大和恩典……生命的内在平安让她流淌出无尽的喜乐。仰望神让母亲感受到的尽是温暖和满足的福乐。

  时光,已经在客旅中流逝;生命,沉淀在永恒中。岁月见证着神的恩典,从母亲身上引出一个美丽的光阴故事。因着神,母亲的生命里积攒太多的温暖和爱;因着神,爱而温润,情而丰盈。母亲经历着,便懂得了;感恩着,变得幸福。因着母亲是遵守神命令的人,她就成为爱神的人,神就向她显现,她就进入了神的永恒之道。

  在时光深处,她寻到一片幽静;在至高之处,她与永恒的神相遇。没有了岁月蹉跎,因着神,她“虽然死了,却因这信,仍旧说话”(希伯来书11:4下),仍在我们奇妙的思念情愫中弥漫清香静好。

  

  在血脉上妈妈是我们的长辈,却因着信主我们和妈妈不仅在地上是一家,更是在主里成为一家人,互称为兄弟姐妹;又因着圣灵的合一,使我们互相之间,哪怕有一点点的距离都被融化溶解,成为新的契合。将来当我们都回到神的天家时,就不受时间空间的辖制。我们的灵都与永恒无限的神在一起。不再为身体衰弱,也不为躲避病灾苦痛,也不为与死亡搏斗挣扎求存。

  母亲平安回到天家,她传递给我们的信息就是,从有限的生命进入无限的自由,从她对我们深深的爱,延伸到永恒不灭的过程。这一切使我们从最深沉的创痛中,从一起同行的缺失中得到完全的舒缓。妈妈因着神体认到自己睡在无尽的爱中,藏在神永恒的拥抱中。这爱和温暖是这个世界永远不能隔断我们的联系。

  妈妈的回家给我们展示了一份我们从没有想过的天上生命意境,开启了我们更加认识和超越死亡之门的宽度。妈妈的回家让我们开始以一种新的眼光,回看过去的一生,帮助我们明白在地上客旅行进在回天家路上,哪些事情是需要看重的,哪些事情是要舍弃的。妹妹告诉我:妈妈最后一次给她的电话中说“你们要努力生命长进,尽快洗礼。”这是妈妈用爱的细丝线把生命的过程一点点串联起来。

  母亲和父亲相濡以沫51年,其中所有的时光和角角落落都被美好和爱填充,留给我们的尽是美好的回忆,这一切仍不断抓住我们的心。以往她对我们的关怀、叮咛、唠叨、安慰、劝诫……都将不再,我们需要重新调整适应。我们过去在电话上长时间通话,她那特有的一些言语用词,她疼爱我们时流的泪,我们牵着她的手行走的情形……对我们来说都将失去了来源,让我们品尝到了一种“暂停”的感受。

  妈妈在地上一生客旅所展现给我们的点滴尽都对我们有益,帮助我们明白爱是恒久忍耐,爱是永不止息,也帮助我们理解这些都是从神而来,也让我们更加深刻认识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每一个人的罪而死那更深刻的含义。妈妈是我们在地上客旅行走的回家路上,神恩赐和差遣给我们的天使。她看护、保卫、供给和教导我们,以至于让我们成长壮大不致跌倒。如今妈妈安睡在神的平静中,安歇在神的溪水旁青草地上,提醒我们主里的安睡也在慢慢向我们走近,让我们也更加明白客旅终结是生命新阶段的开始,不是永别而是再见。

  借着身体的回归地土,终结了地上客旅。与耶稣基督的复活和永活联合了。她真正的死,已经因着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流血舍命,为她担当了全部。再一次让我们想到妈妈的情形,就更加注视主耶稣基督。客旅的终结并非失望失败而是希望。主耶稣基督在十字架上死后,第三天复活的大能为我们开出的天窗,让一切相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让我们从狭小有限进入永恒真实之中。

  (作者在百里市华人基督教会聚会,此系列散文写于2013年2至4月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