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喜乐的心乃是良药

◆ 萧孙逊慈

  2010年底我的右眼忽然出现一个黑影,而且很快地扩大,便立即找眼科诊治。检查后说是因视网膜壁微细血管瘤破裂,必须立即做激光治疗,若延迟恐会变瞎,于是立刻安排做了激光治疗,但仍然未能完全复原,只是黑影缩小及变淡了些。不多久,左眼也觉得不舒服,视力模糊。看书报都有困难,更别提执笔写东西了。这都是老迈的自然现象,因2011年我已是87岁了。但感谢主赐给我小女儿乐子与我同住,她非常体贴我,买了一本大字圣经给我,并且在一切日常大小事上帮助我,还不时鼓励、安慰我。虽然加拿大冬季气候严寒,但家里有暖气又有神的爱感觉很温馨。所以我说:“加拿大,福气大。”女儿马上接着说:“多伦多,恩典多。”然后和我相视而笑!慢慢地右眼黑影消除,补足左眼渐弱的视力,两眼互相协调,虽然不能恢复从前的视力,我也已经很满足了!

  2011年9月14日,夜间十点多,我从卧室要走到隔壁的起居间,因为没开灯踢到椅子而摔倒在地。虽然是木板地,但却痛得连动都不能动。女儿想送我去医院,我说:“只是跌了一跤就要去医院,那医生不是忙坏了?”于是叫她扶我回卧室。然而当她稍微用一点力要扶我起来,我便痛得大叫。我和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挣扎着上了一张矮凳子,已经痛彻心脾!喘息了好一会儿,才又奋力坐上椅子,并立即转到有轮子的walker上,由女儿把我推到床边,好不容易才躺到床上。这样就折腾了两个多钟头!痛楚使我喊得声嘶力竭,泪下不止。才躺下,即要女儿拿来针灸用的长针,匆匆消毒后,便往左边髋骨、盆骨猛扎,又叫女儿替我扎阳陵泉、足三里等相关穴位,并不住地求神怜悯。感谢主,针后痛楚减轻,终于可以入睡。

  约三时许醒来,要去洗手间,但稍微动一下就痛得不得了,而且全身无力。女儿守在身边也帮不了忙。不得已只好打911求救。多伦多的医疗服务效率奇高,不一会救护车就到了。两个彬彬有礼的小伙子(感谢主,其中一个还会说中文!)小心翼翼地把我从二楼运到停在门口的救伤车内,很快地到了西方医院急救室。检查后,才知道左边盆骨断了,必须施手术。隔天下午进入手术室,在左腿近盆骨外侧往下切开约15公分长的口,用钢螺丝打横连起断了的盆骨,再用一条直的钢条撑住。感谢主,手术成功。更感谢主有轶琳姐妹在手术房帮忙照料,当我从麻醉中逐渐醒来时,第一眼就见到她!

  在西方医院住了七天,转到Hillcrest复健中心。曾听说那里的物理治疗师极其严格,无论伤者怎么痛都得起床按着指导做运动,真个怕怕!女儿说那是要让伤者早日康复,所以应当合作。没办法,只好忍耐!第二天早晨,两位物理治疗师来扶我起床,其中一位大腹便便,她竟蹲下为我穿鞋,实在令我感动!我叫她小心,并在心里默默求神保护她。此后,我尽力忍痛听从治疗师的指导做各种运动。感谢神赐给我箴言17:22:“喜乐的心,乃是良药;忧伤的灵,使骨枯干。”

  我对每个医护人员都心存感激。有时被换药或整理床铺的姑娘弄痛伤口,忍不住大叫,连眼泪也流出来了,但却立刻笑着用蹩脚的英语说:“Sorry, because I pain so!”但愿他们明白我的意思。有时我会唱些短歌表达神的爱,如“I know the Lord will make a way for me.”…“The joy of the Lord is my strength.”…“Sing the clouds away, night will turn to day.”…她们也回应着与我一同唱,流露出她们的爱心。后来,大家竟称我为“最快乐的病人”,真是感谢神!物理治疗师和护理人员都说我复健得最快,我知道那是因为有神所赐的喜乐。

  我的病房里有四个床位,都是腿或脚受伤的老太婆。我们虽语言不通,但早晚或偶然面晤大多都会善意地打招呼,只有在我隔壁近门床位的太太却谁都不搭理,若有人靠近她床边(除了她女儿)她便大声叱喝。帮她换药或清洁的工人护士等都须先通报,虽然如此,她仍然有时会突然大声尖叫。我因床位离她最近,时常被她的大声吓到。据说她跌伤了脊椎骨,又不肯与医护人员合作,虽然住院已经两年多但仍不能站立,更不能学行走,真可怜!

  一天午后房中安静时,我以我的破英语问大家:“人们如何称呼我们呢?(What do people call us? )”她们都答:“patient…”就是病人之意,这个词也可作忍耐解。我即回答她们:“对呀,这是要我们忍耐,忍耐会使痛苦快些过去;不去想痛苦,多想幸福快乐的事会促进体力与健康的复原!”

  “对呀,说得好!”对面的太太附和着。翌日早晨,工作人员将隔开我与邻床的布帘拉开,说:“隔壁的太太问可不可以见见你?”我说当然,很高兴看见她,但我的英语不灵光,不能和她交谈,很抱歉。

  终于我们可以友善地打声招呼了。而且天天下班就来照顾我的小女儿,也常常陪她倾谈,甚至在天气好的日子女儿要推我下楼到门口晒太阳时,她也要一同去。女儿便照顾了我和她两个坐轮椅的老太婆欢欢喜喜地去晒太阳。但我在那里只住了三个星期便可回家,希望她以后也能交到好朋友,也求神使她能得到喜乐的心,早日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