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移民加国沐新恩

◆ 林香兰

  顺利抵加
  2006年9月初,我带着当时不满9岁的女儿和2、3岁的儿子第一次坐飞机到加拿大和丈夫团聚。家人都为我担心,因为我即没文化又从没出过远门,还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生怕我们出什么意外。但没想到,我们一路上非常顺利。

  在飞机就要到达多伦多之前,空中小姐发了一些表格,我看不懂就想扔掉,但看到周围的人都在填,也就放进了口袋里。等到要出关时,我们没填的入境卡(后来才知道)就成了问题。情急之中,看到旁边排队的有一位华人年轻姑娘,就请她帮忙,她也爽快地答应。

&  出关后被指示去等候办理移民登记,但那里有好几个窗口,我正不知该站在哪个窗口排队,忽然不远处有一位先生边招手边用国语对我说:“你带着小孩子,到这边来办理吧!”我当时感觉就好象是神在那刻派人来指点我。结果进到里面,不用排队,马上就可以办理了。然后出来取了行李,发现先生还没到,正愁没有零钱打公用电话,忽然又看到了那位姑娘和她的朋友,于是和他们换了两个quarter硬币,跟先生联系上,他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出来了!实在感谢神的恩典!

  唱诗祷告

  到了多伦多,第二天正好是周三,晚上先生就带我们一家人去了周三聚会。周五参加了起成弟兄爱华姐妹家的查经班,主日又去教会崇拜。到第二个周六就参加了路得团契,在团契中觉得姐妹们好亲切,因为基本上可以用我们的家乡话沟通。从此我就在福音堂这个大家庭中渐渐成长了。 r />
  记得刚开始参加查经班时,我发现有些姐妹在唱诗、祷告时都会感动得哭出来,这是我在国内没经历过的,觉得很稀奇。但后来我也渐渐体会到唱诗带来的感动,有几次眼泪挂在眼角,只是被我悄悄抹掉了。还有就是很害怕最后的祷告时段,一是普通话说不好,二是不知道该怎么出声祷告。看到大家祷告得那么好,心里很羡慕。而我一直参加聚会几个月时间,还是无法在众人面前开口祷告。

  记得大概在来加后10个月左右,一天周五查经班结束后,我和肖荣、明兰姐妹一同回家(肖荣的女儿在我们家玩,明兰和我租住同一座房子)。我说今天特别有感动想祷告,但还是没能开口。肖荣姐妹一听就鼓励我,“好,要不现在我们三人再一起祷告?”于是我们来到地下室,围坐在一起,肖荣姐妹先为我祷告,接下来我也终于敢在人面前开口用普通话祷告了!祷告完,肖荣姐妹拥抱我,鼓励我,我也好高兴,这实在是个难忘的时刻。

  虽然有了第一次,但接下来还是不敢在查经班、团契分组时祷告。后来周三晚聚会开始前增加了分组祷告。第一次我和先生还有阿响弟兄分在一组。记得当时阿响弟兄先祷告了,我先生没有祷告,接下来我“主啊,主啊”说了好几次,就是说不出下文,这时黄牧师已经在前面开始了结束祷告。当天晚上我回到家中,心里迫切和主祷告说,“求主帮助我在小组祷告时能开口,也知道该说什么。因为我希望周三能陪先生去教会。”就这样天天祷告了一周,到下个周三到教会,再分组祷告时,我发现自己可以讲出祷告的内容了!而且从此以后,无论在查经班还是团契中,我只要先在心里向神呼求,圣灵就带领我真的可以出声祷告,甚至后来还有姐妹说我祷告得很好,但我知道这全是神的恩典!

  停领福利

  我们刚来的时候,因为先生收入很低,而且孩子小,我也无法出去工作,就去申请了政府对低收入家庭的补助福利金。所以那时候每当听到牧师讲有工作还领福利金是罪时,都觉得不理解,因为加拿大是有名的福利国家,领福利金有何不对呢?

  大概半年以后,这期间先生换了几次工作,收入有了改善。社工来信约我们去见面,根据我们更新的资料,确定是否仍然符合领取福利金的资格。在这次见面过程中,我意识到,若想继续领福利,就必须在收入数目上撒谎,这时才明白为什么牧师会那么说了。

  于是开始了内心的挣扎,因为虽然先生的收入有了增加,但也不是很多,可我们除了租房、吃喝等日常需用外,还要还国内借的债,奉养国内都在乡下的父母,金钱上实在紧张。现在明白了当时主要是缺乏对神的信心,所以虽有挣扎但还是继续领福利。可是,这以后再听到牧师讲领福利的事,心里的挣扎就加剧。

  这期间也有姐妹劝我要停止,不要继续得罪神。我就跟神祷告说,“神啊,我知道这是得罪你的事,等家里的债还完了,我愿意不领了,也求神赐我先生有相同的心志。”同时我也祷告求神在我们停止领福利金后,赐给我一份既可以照顾家庭,又能帮补家用的工作。

  就这样挣扎了半年左右,那些借别人的有利息的债基本还完了,还剩一些借亲戚的没利息的债。这时收到了社工的信,要我们带着信中列好的各类证明去见面,否则就是自动放弃福利金了。看着那些要求,我们知道若想继续领,就要撒很大的谎。虽然我仍然有些挣扎,但感谢神,他让我的先生下定了决心,就此停了下来。

  后来在讲道中再听到福利金的内容时,我心中的轻松感难以言表。大约过了一年,神借姐妹们的帮助奇妙地为我提供了一份可以在家做的活儿——为婚纱工厂手工缝装饰珠花。虽然工资不是很高,但可以有些收入补贴家用,而且没有离开家,可以照顾到孩子和家庭。

  几年以后,又接触到几位和我当年情况类似的姐妹,她们的家庭也在领不应该领的福利金。我就和其他姐妹分头与她们谈心,向她们作见证。后来,她们也一个个停了下来,离开了这个罪。神也非常信实、怜悯她们,就像当年怜悯我一样,为她们一一预备了既能照顾家庭又能补贴家用的工作。

  识字学道

  还有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就是在这里竟然还能学习认字。黄师母和几位姐妹有共同的异象,需要为许多不识字的姐妹们做些什么。经过祷告,就由师母每星期三在爱华姐妹家里用圣经教我们认字。后来由肖荣姐妹接手,再后来就成为星期天的一个成人主日学班——识字学道班,我们这些儿时没机会读书的姐妹们,因着这个班蒙了大祝福!现在其实就是一个查经班,还有几位读过大学的姐妹参加呢!

  家人受益

  非常感谢神,在多伦多有这么多学习神话语的机会,无论是主日证道、主日学、查经班,还是团契,都能帮助我们更多地认识神,认识神的心意。另外还有一些机构或教会举办的特别聚会、讲座也是促进我们成长的好机会。这几年来我实在感到受益良多,尤其在处理家庭关系上使我大得造就,也非常感谢神安排在我身边的肖荣、爱华姐妹,她们敢于当面指出我的缺点,实在让我很受用,就像圣经上讲的“当面的责备强如背地的爱情。朋友加的伤痕出于忠诚;仇敌连连亲嘴却是多余。”(箴言27:5-6)

  记得刚结婚头几年,有时看到先生脸色不好,我最多问一句“怎么了?”,而先生一般是说没事,我也就不再多问了,没有继续关注先生。这样,夫妻之间没有很好地沟通,结果是先生经常自己一个人背负重担。其实先生不愿告诉我一些事情,是怕我担心。现在,我更清楚了神造妻子是丈夫的帮助者这句话的含义,就比以前更加尊重、关心先生。一旦看出先生有重担,就持续表示关心,先生也会很快愿意和我分享,使我有机会迫切为先生祷告,也经历过神奇妙的回应。不仅如此,夫妻之间因为沟通良好了,关系就更融洽了,实在感谢神!

  在教育儿女方面,我以前总是下意识地按照传统,习惯用吼叫,甚至责打的方式来管教孩子。而一旦被肖荣姐妹看到,她总是毫不客气当面指出我这样做不好,孩子幼小的心灵会感受不到母亲的爱,应该好好和孩子讲道理。久而久之,我渐渐有意识地改变管教孩子的态度和方式,亲子关系融洽了许多。感谢神!

  参与服事

  原来的我总觉得自己什么都不会,什么都不行,因此什么都不敢参与。但通过学习圣经明白了整个教会就好比耶稣的身体,而每一个神的儿女就是这身体上的各个器官、肢体,各有功用,彼此协调。我们只要有愿意的心,都可以被神使用。感谢神,如今他真的让我有机会服侍他,例如在团契聚会时照顾孩子们,参与周二周六的祷告会等,神还让我品尝了因服侍带来的喜乐!实在感恩不尽。

  在中国时我就喜欢唱三首诗歌:《人的生命只要一次》、《最知心的朋友》和《感恩的泪》,直到如今还喜欢,因为它们实在道出了我的心声。“我在母腹中他早已看见,我在母腹中他早已拣选;从最苦的日子走到今天,一切都是神的恩典。”“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台阶,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小站,你的手总是在牵拉着我,把我带在你的身边。告诉我当走的路,没有滑向死亡线。”“感恩的泪止不住地流,心里的话儿说也说不够。”

  愿一切荣耀、颂赞都归给坐宝座的神和羔羊!

  (本文由作者口述,本刊同工记录整理成文,并经作者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