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从罪中得释放

◆ 王 海

  一

  “你们死在过犯罪恶之中,…那时,你们在其中行事为人,随从今世的风俗,顺服空中掌权者的首领,就是现今在悖逆之子心中运行的邪灵。…放纵肉体的私欲,随着肉体和心中所喜好的去行,本为可怒之子…”(以弗所书2:1-3)

  这就是我信主以前人生的真实写照。

  回想自己在信主以前,表面上是一个人人夸奖的好人,其实在背后,做了许多见不得光明的事,自己的内心深处更是幽暗。现在回想起来真是触目惊心。最大的问题是当时的我,根本就意识不到这样做有什么严重后果,是非标准模糊,良心迟钝,更谈不上有抵抗罪恶的能力。

  回想从小学到中学,我几乎每年被评为“三好学生”,家里的墙壁上贴满了奖状,而且一直担任班长、课代表等职。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价值观也从小耳濡目染,深印在脑海里。外人看来,我是一名很听话、守规矩的好孩子。但背着大人,却会做一些“叛逆”的事。现在还清楚地记得一、两件往事。记得小学的时候,我经常轻手轻脚地推开祖母卧室的门,去偷吃她的糖果、饼干等的零食,而且还尽量掩盖偷吃的痕迹。这样的事,没有人教,也知道不对,但就止不住地去做。另外,就是经常欺负比我小5岁的弟弟,常惹他哭,原因现在记不清了。但最后一次的情景,现在还历历在目。那时我应该是读初中了吧,家长让我们去很远的乡下亲戚家取东西,中途我忽然想起忘带了什么东西,就指使弟弟独自返回家中去取,我就在原地等。事后,家长也批评了我,我也认同,并心中隐约觉得这样做的确有点不妥,但事情就这样过去了。

  读大学的时候,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但心中还是怕输,并在潜意识中嫉妒成绩比自己好的同学。80-90年代,正赶上中国的改革开放,大学校园里也兴起了学英语的热潮。虽然对学好英语对将来有什么具体的帮助还不是太清楚,但我也不甘示弱,挤在学英语的潮流中。很快班里冒出了几位英语高手,其中一位,还是我的好朋友。记得大学快毕业的那年夏天,那位好朋友想借一套托福听力磁带,问我有没有。我当时手头正好有,但竟不假思索,脱口而出说“我没有”,心里就担心别人会因此超过自己。我也觉得奇怪,这谎话说的是如此自然,如此迅速,说的时候“面不改色、心不跳”。事后,也觉得不太好,亏负了那位好友,但转念一想,反正班里没人知道我有这一套磁带,这个谎言是没有人会戳穿的。就这样自我安慰,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

  大学毕业后,继续在母校读硕士,后来留校当老师,主要是搞科研。在这期间,谈恋爱、结婚,成立了小家庭。但这通向婚姻的路,却充满了曲折、苦涩和伤痛,现在想想,自己的不成熟是一方面,但归根到底,还是因为不认识神,所作所为都是随着自己的本性去行,没有可依从的绝对是非标准,也没有约束。有的只是道听途说的观点、社会大流处事的方法,因为大家都这样想、这样做,也就以为是对的了。

  在读硕士期间,我开始有谈女朋友的想法和计划,于是就大胆地追过几位同级的漂亮女生,但都碰了壁,所以在恋爱方面有了很强的自卑感和失落感。就在那时,通过同寝室的一位好友“牵线”,认识了当时的她(也即现在的妻子)。那时,她也还没有从大学时代的感情伤痛阴影中完全走出来。就这样,两个带着沉重“包袱”的人,怀着不正确的心态,(再次)踏上恋爱甚至婚姻之路,因为各自都以为找到了“救命的稻草”。在这过程中,各自的丑陋面目都暴露无遗,尝到的更多是互相指责、不满和伤痛。总之,当时两人都被“罪”这张无形的网,捆得结结实实,无法挣脱。

  结婚的头一、两年,两人因看不惯对方的性格、办事的方式,常为生活中的琐碎之事吵架。两人都希望对方按自己的要求去改变,谁都不服谁。有时干脆屋门打开,吵架声传遍整个走廊,甚至还动手打人。记得有一次吵架,我不知为何发疯似地用指甲把妻子的手抓得皮开肉绽,妻子也愤怒地把我的眼镜砸坏。后来就想到离婚。但几经周折,婚最终没有离成。出于逃避、报复的心态,我开始与别的异性约会,一起出去散步、谈心。现在回想起来,正是在犯罪的边缘徘徊,自己却还不知晓。身为大学的老师,在婚姻方面是如此的不自重,真是让人羞愧。

  在信主后的今天回顾这段磕磕绊绊的恋爱、婚姻经历才明白,当时的我俩,也有爱,但那是自私的爱,要求回报的爱。对照圣经里对爱的定义,“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哥林多前书13:4-7),当时的我根本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爱,即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到这神圣的婚姻里。我很羡慕现在年轻的主内弟兄姊妹,他们在婚前有机会接受牧者的辅导。即使没有这样的机会,神的灵也会提醒他们,少走很多的弯路。

  下面举的两个例子可以说是“黎明前的黑暗”,因为自此以后,我就迁离了原来熟悉的环境,去国外读书了。与其说是离开了犯罪的土壤,倒不如说是蒙神的怜悯,给我这被罪辖制的躯体敲响了一记警钟:无知的人啊,你以为你犯罪神不知鬼不觉,其实,一切都在神的眼中。但紧接着的不是罪的追讨,而是神丰盛恩典的临到(这在第二部分会交代)。

  记得90年代初留校当老师,工资不是很高。有时就会从科研经费中报销私人的开支。那时女儿刚出生,需要一张婴儿床,我就到学校的木工厂,找师傅定做了一张,并运回了家。然后,编了个理由,费用就从科研经费中报销了。这样的事做得是那样的心安理得,还沾沾自喜,觉得自己很有能耐;编造谎言也没有任何的良心不安,更甚的是,还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以求虚假的安慰。

  最后一件刻骨铭心的事是临出国前,我去学校的图书馆特地借了四、五本专业方面的书,当时心里很清楚,这些书一旦带上了飞机,就不可能再还给学校了,其行径与偷窃毫无分别。这种“偷书”行为的产生,完全是自私的念头在作祟,我以为可以利用这些书籍帮助我更容易地在国外拿到学位。那时,根本考虑不到其他读者的利益、学校图书馆的利益,只要不是当场被抓到,就肆无忌惮。

  正所谓“天网恢恢”。当我把这几本书带进了国外的图书馆想阅读时,进门处的警报器突然响了。我顿时就像小偷被警察当场抓到那样,心跳加速、脸红羞愧。图书管理员要我开包检查,我支支吾吾,搪塞过去。那人用疑惑、甚至藐视的眼光盯了我许久,才把我放进去。当时我在前台是浑身不自在,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其实这几本书到底能有多大的帮助,我表示怀疑。反而是“偷书”的羞愧、内疚和害怕的阴影一直挥之不去。信主许多年后,对此还是耿耿于怀。

  当然,十倍于原书价的罚款已由妻子替我交给母校的图书馆了。但我良心的“负债”,是无法用多少金钱来抵消的。

  

  “耶和华说:你们的罪虽象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以赛亚书1:18下)

  “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如今却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稣的救赎,就白白地称义。”(罗马书3:23-24)


  感谢主,主做事有他的时间表。自从1992年有人向我传福音,直到1997年圣诞节在新加坡受洗归主,整整5年时间,从对福音的漠然,到开始思考这世界到底有没有神,最后随着我出国留学,信仰也有了新的突破。最终,在主耶稣基督的大爱面前,不得不降服下来,承认自己是个罪人,需要耶稣基督的拯救。上面提到的“黎明前的黑暗”,真是一点也不夸张。神任凭我在这几年里,随着肉体和心中的喜好去行,而且是变本加厉。但他慈爱的手还是在无形中牵引着我,他知道,我凭着自己的本性在罪的泥潭里打滚,情况只能是越来越糟糕,不能自拔。97年去新加坡留学,等于从国内熟悉的环境中被“抽离”了出来,让我的思想能有机会冷静下来,旧生命“轮子”的惯性能嘎然而止。信主以后,通过主日去教会听道、参加团契生活、学习圣经和祷告,渐渐地,神让我看到以前的我是如此的败坏不堪,做了这么多得罪神、得罪人的事,还有许多污秽邪恶的念头,虽只停留在心思意念里,但若时机成熟,有适当的“土壤”,行出来也未必没有可能。我真是不敢想象,要是没有信主,如今的我,将会是怎样的一个人。“没有义人,连一个也没有。”(罗马书3:10下)“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是对世人真实的写照。

  我也明白了“罪的工价乃是死。”(罗马书6:23上)。信主之前,我是“死在过犯罪恶之中。”(以弗所书2:1上)虽然我的肉身仍旧活着,但我的“灵”是死的,良知是脆弱的,与永生的神是隔绝的;不但如此,今世我还会一直在罪疚当中不能自拔。这种罪疚感会影响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会陪伴人一生之久,无法消除。而且死后会在白色大宝座前照我今生所行的受审判,接受去“火湖”(永刑)的惩罚。(参启示录20:11-15)

  感谢神,因他爱我们,在两千多年前差派他独生儿子耶稣基督,在世人还是罪人的时候替我们在十字架上流血牺牲,让我们可以因信耶稣基督,就白白地称义。神赦免了你我的罪,不是因为我们有好行为,积了多少的功德,而仅仅是凭着在这已经成就的救赎大恩面前,你我作何种的选择:是认罪、悔改、相信、接受呢?还是漠视这救恩,继续自己旧生命的航线?我选择了前者。

  信主后,渐渐地开始“清扫”自己生命幽暗角落里所积存的“垃圾”。比如信主后的好几年,我还在用盗版的软件(是朋友出于好心,提供给我安装他从网上下载的软件)。觉得都是穷学生,用于学业也没什么。后来,就全部删掉,花钱买正版的装上。刚来到加拿大,也在唐人街的影视商店买了许多便宜的国内DVD电影,后来知道商店是非法复制的,就全部扔掉了。以前在国内,公私不是很分明。信主后,就会比较注意这方面。有一次想复印一张单据后再把原件用信寄出去,由于工作单位附近没有复印商店,就想用单位的复印机印一下算了。后来,不知何故机器一直不能工作,我稍等片刻,不经意一转身,看到一位女士在后面站着等复印,我当时心里竟吓了一跳,意识到我不应该在单位印私人的东西。

  “从前你们是暗昧的,但如今在主里面是光明的。行事为人就当像光明的子女。光明所结的果子就是一切良善、公义、诚实。”(以弗所书5:8-9)圣经的话语时刻在提醒着我。有时虽然眼前要吃一些亏,但我坚信,按照神的话去做绝对不会有错,心里最踏实。

  在对妻子、女儿的态度方面现在也有所改变了。以前对女儿很苛刻,只要孩子稍有差错或没有达到我的要求,就会立刻对她发火、训斥。现在逐渐地认识到,神对我这个浪子曾经是多么地忍耐,不断地给予机会,并暗中加以保护,从来没有放弃过,难道我不应该对成长中的女儿多些耐心,多些爱心吗?以前对妻子经常挑剔,一有不满,就把她冷落一边。现在读到圣经论妻子“…因她比你软弱,与你一同承受生命之恩的,所以要敬重她。”(彼得前书3:7下)“丈夫也当照样爱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爱妻子便是爱自己了。”(以弗所书5:28)就深感以前对妻子的亏待。神也赐下力量,使我在家中渐渐有能力行神所喜悦的事,担起神托付给每个丈夫的应尽的责任。

  信主后漫长的人生路上,前面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也还未知;自己身上还有许多不讨神喜悦的地方需要对付;许多隐而未现的罪有待清算。但不管怎样,有一样根本的改变已经发生了,那就是我已经从黑暗进入光明,从罪的辖制下得到了释放,从没有盼望的境况中迁到了那永恒的国度里。

  愿一切的感谢赞美归于创始成终的三一真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