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有主带领,不再迷茫

◆ 李雨嫣

  我是一个80后,在信主之前我和大家描述的80后一样,总是觉得寂寞得无处可逃;觉得别人永远不可能了解自己。习惯熬夜,一半生活在现实,一半生活在网络世界……在长辈眼中我属于幸福的一代,可我却不知何为幸福。信息时代的到来,电视、广播、电脑、手机每时每刻都在传播着良莠不齐的信息。科技进步的同时,人们渐渐对任何事物都失去了耐心,浮躁的人们不假思索地把这些良莠不齐的信息吞噬并消化,导致了各种价值观的涌现。刚刚20出头的我,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开始不知所措,剩下的只有迷茫和对未来的恐惧……幸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认识了主,从此我在主的庇护和指引下充满希望的活着,并找寻到了生命真正的价值。

  找到主,认识爱

  因为爸爸妈妈工作繁忙,我读小学时是由外婆照顾,并且和她一起住在舅妈家。外婆文化不高,但是个善良的人。我不知道为什么舅妈不太愿意接受我,她总是找茬来批评我。让我记忆最深的一次是舅妈说我头发掉到地板上,弄脏了她的家。经过一番争执,在凌晨2点把我从家里赶了出来。我抱着一箱子自己的东西,走在黑黑的小路上,我很害怕,却没有哭,也没有回头找她。我一直往前走,那时的我认为世界是冷漠的,眼泪只会让恨你的人更快乐。虽然最后我还是被找回去了,但从那时起我学会了坚强,也学会了伪装,我知道现在除了自己没人可以保护我了。我小心翼翼地观察着身边的人,我讨好他们,说他们爱听的话,压抑着自己心中的声音,这种日子有时候自己都觉得恶心,但这就是生活——寄人篱下的生活。

  初中以后,我搬去和爸爸妈妈住,妈妈很疼爱我。可是由于家里发生的一些事情,爸妈身边的亲戚朋友都离我们远去。外婆离我们很远,那时候陌生的城市似乎就剩下我和妈妈、爸爸相依为命。我似乎看透了人世间的尔虞我诈、艰险冷漠。我也坚定的认为,人与人之间只存在着互相利用的关系,若你需要朋友就必须不断地创造自己的利用价值,否则你身边的人都会离你而去。刚开始那样的日子使我很痛苦也很疲乏,我感觉自己似乎永远都在为讨好别人而活着,我的人生看不到一点亮光。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着,可时间久了我似乎也就习惯了,有时候还有点乐此不疲。因为身边的朋友渐渐多起来,我还得意自己很会创造自己的利用价值。

  直到2010年我来加拿大认识了神,他完全改变了我的想法。那是一个多么奇妙的相遇,但我知道那并不是偶然。本来出国就不是我的心愿,但是由于父命难违,我也就不情愿地出来了。出国还不到一个月,一个好朋友的朋友Z约我们去吃饭。那时我没多想,有人约吃饭就去吃呗,反正刚来认识的人也不多,就当交个朋友了。可谁知吃饭的地方就是我现在所在的教会。这是我第一次在国外遇到这么多中国人,感觉还有点不真实。在那里有很多人都面带笑容过来和我打招呼,有的人第一次见面,就像和我很熟似的,还特意把饭端来我旁边,嘘寒问暖。我礼貌性地一一回应他们。虽然我心里想着他们一定有什么目的,有时还会稍微回避一些,但是能得到这么多人的关心,心里还是暖暖的。

  接下来的事更令我意外。当我说到我刚来不久想要找房子搬出home stay时,Z就主动提出要帮我一起找。来这里久了的朋友都知道,找到价格便宜又好的房子可不是件容易的事。Z就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陪我一家家地问,一处处地找,直到找到为止。我很感动,但也很奇怪这人为什么会这样做。每次我谢谢她的时候她都说她是为主做的。

  我抱着好奇的心态继续去教会,之后在很多的事情上都接受过弟兄姊妹们或多或少的帮助。然而他们却从来没有要过回报,我也曾无数次想过我这么一个要什么没什么的留学生,他们能在我身上得到什么利用价值呢?我继续去教会,我想总有一天我会找到答案的。

  可随着来教会的时间久了,我渐渐地喜欢上了教会的氛围,我慢慢地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圣经的学习上。我喜欢听讲道,特别是在一次布道会上,讲员的每一句似乎都是对我说的。当讲员讲到他落难时的那种孤独、无助和恐惧与我的内心极为相似,然而他说当他信神之后,生命从此变得不一样。看着那时他脸上的笑容和由心发出的喜乐,我毅然接受了耶稣作为我生命的救主。从此我学着祷告,上福音班,上受浸班,然后顺利地受洗。

  信主之后我明白了弟兄姊妹那无私的爱与帮助都是来自主无私的爱。我渐渐地敞开心扉,让主来医治我的创伤。当我彻底向主敞开时,主是信实的,他说过“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开门”。他把一个个的奇迹和美好的事放在我的生命中。让我明白了什么是爱,也让我学会了如何爱人。

  靠主能,赢争战

  假如现在你和当初的我想的一样,认为我们的主是万能的主,相信他之后我们就能战胜困难,事事顺利,那你就错了。我们的主并没有应许我们天空常蓝,草色长青。信主一段时间之后我就遇到了很大的属灵争战。

  这根源来自于我的家族。我奶奶一家都是虔诚的佛教徒,奶奶还是某寺庙的住持。我当然从小也耳濡目染成为了佛教徒,虽然经书不识几本,但也和爸爸一样跟着奶奶逢年过节遵守着佛教的规矩,上香念经什么的一样都不敢少。由于奶奶是住持,怎么说也是佛教的管理层,所以常常能拿到一些护身符。出国时家里人千叮咛万嘱咐,让我带上了一些贵重的佛像,说是能保平安。本来一直戴着的,但是当我接受耶稣成为我生命的救主后,我就把它们收起来不再用了。因为那时的我软弱,觉得这些佛像很贵不舍得扔了,但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就包起来,不管它了。之后的一段时间并没有发生什么,我猜想:可能那时的我还是属灵的婴孩,上帝一直庇护着我,巩固我的信心。直到他认为他的时候到了,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有一天晚上,我看完书,正准备睡觉。忽然我感觉周围的空气开始变得凝重,我似乎能看到某些影子,但却不是很清晰。因为我曾经是佛教徒,所以对灵界是比较敏感的,我认为是某种灵界的东西包围了我。我很害怕,因为曾经有人和我说过:我原来是佛教徒,之后又信了基督,这就是一种背叛,佛教的神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邪灵会来报复我。那时的我一心被接受主后的喜乐所充满,没太注意,而此时我似乎感觉到那种所谓的报复就要来了。

&  从那天起,我不敢睡觉,一关上灯就感觉到有黑影向我扑来。在安静的夜晚我耳朵里总是能听到一些嘈杂恐怖的声音。我战战兢兢地把自己埋在被子里,迫切地祷告求主来救我。每当这时我会感觉好些,黑影或是压抑感也会匆匆散去,我累得不行的时候偶尔会睡着,但又会从噩梦中惊醒,又是不住地祷告。这样一直持续了两个月,又正值我学习非常繁忙的时候,我总是拖着无精打采的身体去上课。

  那时的我对神的渴慕渐渐消退,我开始抱怨神为什么不帮我。我相信神是有能力驱散邪灵的,可是为什么这个时候他却让邪灵一而再,再而三地骚扰我。最开始的时候,我不敢和别人说这件事,我总觉得大家都不能理解,还会认为我是不是病了,或是疑神疑鬼的。可是到最后我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和教会的部分弟兄姊妹说了这事。使我感到意外的是他们竟然没有觉得我奇怪,还说为我祷告。在他们的鼓励下,我把这件事告诉了传道人。传道人十分理解,还到我家帮我做洁净祷告。

  那天晚上我得到些许的安慰。可回到床上同样的事竟然又发生了。又是一番不住地祷告。后来圣灵通过一些书籍提醒我,是不是自己的某些地方给撒但留下了攻击的破口。我努力地想,终于想到了,自己还留着之前爸妈送的佛像。那我该怎么办呢?我该怎么处理它呢?它是一块价值不菲的玉雕琢成的。这时的我倒是没想太多它贵重的事。我想的是该怎么处置它。若我把它扔了,被别人捡到,那我岂不是使人跌倒。要是把它摔碎,我又不敢。还是因为我的信心软弱,因为我从小是跪拜它的,我也知道它虽然是邪灵但是它的能力也是超越人的,更何况我已经被它骚扰了这么久,不知道接下来的举动又会遭到怎样的报复。

  我非常困惑。我向神祷告,弟兄姊妹也鼓励我,最后我被圣灵感动,鼓起勇气把它摔碎了。接下来的几天,我一直等着所谓的报复,但一切风平浪静,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些奇怪的声音也消失了。我知道我们的主得胜了。

  这件事的发生让我更加肯定了灵界的存在,也更加明白了我们的神。并不是说在最开始的时候神没有能力击败邪灵,一定要等到我摔碎佛像,神才能战胜它。而是神一直在给我机会,一直在等我完全相信他,把自己完全交给他。我之所以这么犹犹豫豫,战战兢兢是因为我担心,害怕被报复。然而如果我完全地相信神,我岂不知神能战胜一切?我岂不知神不会把自己的儿女放在他们无法承受的困境中?神默许这一切发生是要让我更加靠近他,更加明白他,他给我自由意志去选择,他也等我选择。当我选择摔碎佛像时他便及时来到我身边,为我争战。

  这件事也让我明白了,若我们不与撒但合作,撒旦丝毫也碰不了我们;因为我们的主一早就告诉了我们:爱里没有惧怕!惧怕都是来自撒旦的。但是我选择了惧怕,就是选择了与撒旦合作,于是就被撒旦利用了。这些道理不仅仅适用于灵界的争战中,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亦是如此。想想什么是你生活中的偶像,你也将他摔碎了吗?当你遇到困难的时候请记住:神没有应许天色长蓝,但神应许会常与我们同在;神没有应许我们在世上无患难,但神应许我们在他里面有平安。

  听主言,学饶恕

  “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这句经文我常常在主日崇拜的时候背出来。然而在我看来,要免别人的债是何等艰难。

  我的怨恨来自于我的父亲,父亲在家中是个集权主义者。他说过的话要绝对服从,不能有丝毫违背,若违背也只能是他自己违背。如果是其他人,尤其是我违背他的话,就是一顿打。并且他想要做的事情,就算不择手段也要做到,甚至牺牲我。

  那是我上幼儿园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分开两地工作。母亲在政府部门,工作很好,前途也很好。父亲在一家私企工作。父亲想让母亲放弃工作去他所在的城市随便找一份工作,为的是一家团聚。但那时母亲事业发展得如日中天,还不想放弃。

  那时的我和母亲、外婆住在一起。幼儿园的老师和同学都很喜欢我。因为城市小,我的妈妈和我同学的爸爸妈妈也都认识,大家经常聚在一起,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母亲还给我请了钢琴老师准备让我学钢琴。本来一切都好好的,父亲搬过来和我们团聚就好了。

  可是不知道父亲怎么想的,他非要我们搬去他的城市A,母亲不肯,他就把我带走,想利用母亲对孩子的思念逼母亲搬来A城。他在A城随便给我找了个幼儿园。我不喜欢那里,我对那里的所有人都很陌生,还有小朋友欺负我。我和父亲说,可他似乎并没有把我放在心上,他只是一心想着达成他的目的而已。

  一段时间后,看母亲还是不来,他就开始打我,打完我之后让我告诉母亲。开始只是偶尔的,可后来就越来越频繁。他常常打得我伤痕累累,然后告诉别人说是我自己弄的。母亲常常来看我,来的时候我能过几天安稳的生活,可母亲一走我又开始被打。最终母亲实在忍受不了了,辞去了她的工作来到A城当一名工人。这件事母亲到现在都不能释怀。

  我也从那时起就开始恨我父亲,当然从小长到大,我父亲还做了很多令我痛心的事去满足他的目的。渐渐地我变得不敢作决定,都是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也导致了我现在遇到事情要做决定时有些欠缺,也不太敢发表自己的意见。每当看到别人弹钢琴那优雅的姿势时,我就更加痛恨父亲,我总觉得我的很多不幸都是父亲造成的。在家里我和他的关系一直很紧张,我几乎不和他说什么话,他和我说话,我就点头,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去做。这样一直持续着,我信主了很久也还是这样。

  然而我相信一定是有圣灵的感动。在信主后的一段时间里,我总是时常想起这些事来,它们一直困扰着我,我本以为只要我选择遗忘,永远不提起,就都过去了。可谁知,这些事总是在我路过、看到或遇到某个不经意的场景,久久地回放出来。最终我还是选择敞开我自己,于是在祷告和圣灵的带领下,我与W传道讲述了我的怨恨。

  那天我们都哭得泪流满面,似乎已打破了我在别人面前不哭的戒律。之后她为我祷告,她用她的经历开导我。那天过后我的心里舒服了很多,总觉得我终于被释放了,当然一时半会儿还是不能做到原谅的。我相信,应该是我选择去面对我那些不完美的过去时,神就开始医治我了。之后,W传道非常有爱心地向我敞开了她的家,我时常去他们家居住,他们家里流露出来的基督的爱充满了我。当我被爱充满时,自然地我也学会了去爱,甚至是爱我的父亲。渐渐地在W传道的开导下我开始从父亲的家境和父亲的生活背景去理解他的行为。我意识到其实他也是缺乏爱的,所以才会想用其他手段把爱留在身边。最后我彻底原谅了他,我想用耶稣的爱去感动他,告诉他应该怎样去爱。

  现在的我,十分地感谢主。当我彻底饶恕父亲的那一刻,我真的被主完全治愈了!我不再顾影自怜,不再觉得自己的过去是可悲的、可耻的,是见不得人的。我可以勇敢地面对过去。我相信这一切若不是有主,没人能做到。W传道和我说过,一个不懂得饶恕的人,是因为她没有感觉自己被饶恕过。可我是上帝的女儿,他用他独生儿子的生命和宝血来饶恕我的一切过犯,我岂能不饶恕人呢?况且我明白这一切若没有主的应许,又怎能发生?“因我所遭的一切是来自于你,我便默然不语”。

  忆往事,感主恩

  现在的我满怀感恩地来到主的面前。感谢主把这一切的事放在我的生命中。若不是有寄人篱下的生活,今天的我不会处理好与周边人的关系;若不是在佛教的家庭中长大,我不会那么容易地接受有神论;若不是有父亲的专制,我不会来加拿大上学,也许就错过了认识主的机会,也不会那么容易顺服。“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

  我也感谢主的拣选,使我能在这个价值观、世界观混乱的世代选择真理,使我能在迷茫的一代人中选择作一个不迷茫的80后。我知道我是谁,我是上帝的宝贝女儿!我也知道我为什么活着,我为荣耀神而活着。我不知明天将如何,但我知谁掌管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