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最知心的朋友

◆ 姜 湘

  “虽不见你,触不到你,但是我知,你正在对我低语。哦,主耶稣!哦,主耶稣!我深知道你一直就在这里。是你的手,钉痕的手,重新抚慰我那破碎的心田。是你声音,温柔话语,再度填满我心灵中的饥渴。”

  
  当我再次被感动写第二篇见证时,其实主要的内容前一段时间就已经写好。可就是文章的开头,怎么写都不是心里想要的。当我听到这首歌的时候,深深地被触动,仿佛就是我要跟主说的。就再一次选了一首歌做为开头,就是《那双看不见的手》。

  从不跟别人讲耶稣的我,前一段时间问了身边一位朋友这样一个问题:“你觉得基督徒和非基督徒有什么不一样?”我还以为她会说基督徒吃饭前会祷告啊,会戴十字架的项链等等,即一些肉眼所能见的不同。但她并没有说其中的任何一样,却给了我一个重量级的答案:“挂羊头,卖狗肉。”因为她看不到身边的基督徒和非基督徒有什么区别,甚至那些肉眼所能见的也并没有让她感到有什么不一样。霎时,我羞愧得无地自容,那不就是曾经的我吗?一个没有生命的基督徒,不知曾绊倒了多少人!当时真希望地下有个洞让我能钻进去。这是我本能的反应——躲。用这种方法,我迷茫地虚度了不少光阴。我原想借这个问题来告诉她,我的内心曾经是如何的叛逆、黑暗、高傲、自私,耶稣如何改变了我。但看来这一切并不需要我去说,而是在生活当中无言地就体现出来了。我真的希望她能明白后来我跟她讲的,只要愿意相信,耶稣是能改变人的。

  不久后,我向一位以前在中国就认识的基督徒姐妹,问了同样的问题:“基督徒和非基督徒有什么不同?”我得到的回答竟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比上次的回答多了两个字,却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那天回到家,难过地流下了悲伤的泪水,为自己无知的过去,也为还有这么多沉睡的灵魂!

  亲爱的主耶稣,我的恩主,谢谢你怜悯我,开了我愚昧的心眼,让我深深地经历你。你爱我的灵魂,你也爱世上的每个人。

  曾经在一本书里看到这样的故事:

  在主耶稣升天后的某一天,他打扮成大家都不认识的样子走在街上。他看到一个乞丐坐在一个肮脏的角落,就问他:“你为什么要做一个乞丐?”那人回答说:“我曾经很富裕。一次得了病,一种叫贪婪的病,由于贪婪我失去了许多宝贵的东西。有一位名叫耶稣的人医治了我。一段时间后,我忘记了他,致使我的毛病又重犯,直到后来,一发不可收拾。我不止失去了钱,也失去了家,现在只能在这里乞讨。”耶稣伤感地流下了眼泪。

  走到另一条街巷,他又看到一个酒鬼在那里酗酒。耶稣走过去问他:“你为什么要让自己变成这样?”那人回答说:“我曾经是很有地位、权势的人,身边有许多的人崇拜我,生活充满了乐趣。一天我醒来后感到身体不能动弹,我失去了健康,随之又失去了许多,那些崇拜我的人也渐渐离去,我的生活不再有乐趣。直到现在,我只能用酒来麻醉自己。”耶稣再一次流下了伤心的眼泪,说道:“难道在这个世上不再有你们可信靠的了吗?”

  这句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耳边。曾经相信金钱能改变一切,但这并不是真实的!

  一次我和先生在讨论一件事,他的意见让我很不赞同,不开心的样子马上呈现在我的脸上,许久不吭一声,心里嘀咕着就是不接受他的意见。后来为自己找理由说:“难道你不知道女人是小气的吗?”(这里的女人指的是我自己。)这时,我八岁的女儿在旁边悠悠地说了一句:“未免女人也太小气了。”就在这件事后不久,我看了本书,其中有这么一段:一天,当我进入我的心房,却看见主耶稣正准备离开。我着急地问:“主啊,为什么我来了,你就走呢?”主耶稣对我说:“瞧,这房间太小了,我进不去。”我不明白,就继续追问。主耶稣说:“孩子因为你的心胸太狭窄了,太计较别人得罪你的话语。”我问:“那我该怎么办?”主耶稣说:“放宽你的心胸去面对那些得罪你的人。”过了一阵子,我再度在我的心房里遇见主。我赶紧问:“主啊,现在这房间你住得舒服吗?”主说:“不错,比以前大了,就是房间太脏了。”我紧张地问:“怎么会呢?我是一直都爱干净的。”主耶稣说:“你太注重外表,内心却是重名利、爱面子。这是不该有的。”我羞愧地低下了头,不记得什么时候真正地把自己的内心打扫过。主耶稣笑着说:“有需要的时候,你可以找我一起帮忙。”因为他知道,靠着我自己,有时还是会忘记的。之后,经常在心房里遇见耶稣,但每次都有不完全的地方。有几次他说,我提供给他的房间发生过地震。我纳闷了,后来才知道,原来那几次的地震是我发了不该发的大脾气而造成的。

  主耶稣确实是位挑剔的住客,但也就是这位宝贵的住客,住在我的心里,才能让我不断地更新。

  在现今的网络时代,相信不少人都有自己的微博,每天也都会或多或少地吐槽那么几句。当然,我也不例外,不久前我刚加入了这个行列,只是我用的方法更先进一些。不需要电源,也不需要网络,能随时随地畅通无阻地跟我的朋友吐槽。记得有一次,我在我的微博上这样跟我唯一的朋友主耶稣吐槽:今天有人称赞我说,第一次感到我有重生得救的样子。不知道他说这话啥意思,但我却偷偷地躲在一个角落乐了好一阵子。因为我知道,你与我同在,至少我开心地接受了别人的一句不知是贬义或褒义的话,而不是用犀利的言语反驳回去。

  即使我现在的新生命好如初生的婴儿,但我相信会有长大成人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