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神又寻回一只迷失的羔羊

◆ 王子元

  大家总说我的存在是一个奇迹,我相信大部分内容是真的。在某年的1月3日中午,我在中国的一所医院里经过剖腹产出生。出生时我没有呼吸,被认为已经死亡。我母亲也大出血。在那千钧一发之际,神派遣了我父母在医院的两个朋友来帮助抢救我们,并最终救了妈妈和我。由于出生时,我头部受伤血肿很大而且严重缺氧,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总被担心长大后智力和身高都可能会发展迟缓。

  5年后,我到了新加坡。在那里我第一次学会了祷告。记忆中,那时候的生活是轻松自在的。作为只有5岁的我,向神祷告只不过是饭前和睡前例行公事而已,不会也不可能明白其中的意义。

  这种简单、舒适、无忧无虑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小小的我并没意识到,我的父母经历了艰难的时日,期间神多次影响介入,促使他们决定接受一份来自加拿大的工作。当我从新加坡来到这个寒冷的北方之国时,几乎所有我所珍惜的美好一切似乎也被带走了。

  我们幸运地从报纸上联系到了房东,很快在唐人街与他见了面。现在我们仍然租住在他们的二楼,他们的女儿至今仍是我亲密的朋友。并非老生常谈,我记得小学是我认识自己的开始。一点一点地,我渐渐忘记了什么是无忧无虑。在学校里,我也不知不觉地成为别人眼中的书呆子、书虫。

  中学生活,就像海啸般地冲击我,无可逃避。有很多朋友与我上同一所中学,但是同伴的压力、不良影响、背叛、“朋友”之间的各种说三道四、微妙的歧视,最重要的是,每天各种的嘲笑和言语上的攻击,最终让我在人群中格格不入,怯于言语和抛头露脸。因为那时不明白自己出了什么问题,也不知道如何处理,我习惯了长时间的独处。还有一点糟糕的是,我心里渐渐形成并最终充满了诸如完美主义、物质主义等不良品性。很显然,在那个时期,我的生命中很少甚至没有任何空间是留给神的。一周一次的主日学根本不会影响到其余六天的生活。只要一进入非基督教的环境,我总是有不同的理由“忘了”基督信仰。有时候我甚至羞于自己的信仰,并且故意回避谈论它。我总是不断地自欺欺人,以为自己是个“基督徒”了,足以够格上天堂了。也因此忽略了通往基督的途径,没有真正地建立与神的关系。最终,在我内心的深处,我不知道真正的自己是谁,也不知道应该是什么样。不断累积的假象、自卑、挫折,以及渴望脱离的心理让我觉得恐怖。当有机会到Etobicoke艺术高中(ESA)重新开始的时候,我非常的高兴。

  让我觉得惊讶的是,高中开始后,或这或那的原因,让我越来越多地致力于基督信仰。当我最需要的时候,少许心灵的更新浇灌了我。几个月后,感觉好像我头一次睁开了眼睛。就在我的眼前,世界变了个样。我突然明白了我的造物主存在的含义:在他创造的每一个事物上,包括我自己,看到那宏伟与美丽;体会到“圣灵像鸽子一样降落到我身上”的那种铺天盖地般的喜悦和平安。这使我的个性也经历了神迹般的奇妙转变,似乎他选择在此刻“用肉心替换了我的石心”。

  因为我经历和明白了神爱的大能和令人屏息的美丽,我能够走出去尽力地帮助别人做同样的事情。无论何时,无论自己有什么事,我都能够真正地关心和爱我身边的人,不管他们是谁,也不管他们认为我怎么样。我成为朋友之间的“和平使者”以及“负轭者”。也许是第一次看到他们真正的需要,我有一种迫不及待的感觉,要尽快地与他们分享我在基督里的收获,好让他们至少有永生的机会。

  不过,生活并不像我们希望的那样容易。与大多数普通学校相比,Etobicoke艺术高中在社会公平、宽容和尊重方面有巨大的进步。然而,这个学校却有一些预想不到、令人震惊的问题。在学校里,诸如同性恋之类,不但得到大力袒护,甚至还得到鼓励。还有比较典型的问题,比如药物滥用,就算在这么一所著名的、受督导的小型学校内,也放任自流,以至于连绝大多数一年级的学生都参与及交易。几乎每一天早晨,当我踏入学校大楼,我的信仰和我为人的准则都遭受挑战。但这些问题每一天还会继续增加,还需要我每天努力去克服。

  以前我尚有一些同学一起参加主日学,因此学校和教堂还有些关联,但在Etobicoke艺术高中,我的朋友们要么是无神论者,要么是未知论者,或者是天主教徒,等等。撒旦当然也有要毁灭我的良计。罪和义的争战,即使不会摧毁我那脆弱的“神之盔甲”,也会让我疲惫不堪。那些针对我的弱点而精心设计的“甜蜜的诱惑”,说不清多少次地打败过我。不断增加的课业压力诱惑我忽略必需的与神静处的时刻,反过来也反映出当生活变得艰难的时候,我信心不足,这让我对自己的救恩感到厌倦。再加上有着一套坏习惯的老我——诸如叛逆、习惯性的拖拉、心怀怨恨等等,尚未完全钉在十字架上。每当我的眼光离开神,所有的这些缺点和诱惑,都可能让我窒息,大部分情况下,也的确如此。我转离光明之道,就发现自己进入那只有黑暗的峭壁峡谷中。然而,每当紧要关头,神总是把我拉回来,把我带回到十字架前忏悔,并用他慈爱的圣灵洗净和重新注入我的杯。

  对我帮助最大的一点是:我终于能够从发生在我身上的每一件事——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看到神的计划。我第一次能够肯定,我这“不正常”的生命,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都完全在神的掌控之下。

  今年3月份,保罗华许(Paul Washer)牧师来多伦多讲道。这件事可以说是我与神同行的路上又一个转折点。他在三天内十几个有力的证道,让我在认识神和神的计划上有了更精彩的新高度。有几件事让我震动:如“圣洁生活就是蒙赦免的证据”,这刚好回答了那段时间我有关救恩的疑问。还有,“他开始美好的创造,也必将完成”,令我宽慰。神利用这样的机会,回答了我最大的疑问,也坚定了我的信仰。使我现在有了新的信心并珍惜和分享我的信仰。

  当我回顾往事,我的生命就是一个又一个小小的奇迹。是的,虽然大部分时间里,无论是情感或者心灵,都像坐过山车一样忽高忽低忽急转。但在所有的过程中,不变的是神。他总是在那里,总是给我最好的结果,哪怕有时候他会让我多走一段路。通过他的爱,我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身份,那就是基督耶稣忠实的仆人和信徒。神宽恕了我无尽的欠缺,慢慢地治愈我,甚至移去我的伤疤,让我能快乐的宽恕。而他的恩典,每一天清晨一如既往,令人惊叹地倾注如新。我的生命,我的救赎,正如那首著名的赞美诗所描述的那样:奇异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丧,今被寻回,瞎眼今得看见。

(子元姐妹在多伦多英文堂聚会。本文由王立新弟兄翻译自她为在今年复活节受洗时准备的英文见证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