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耶稣的“手和脚”

◆ Wallace

  “你们该效法我,象我效法基督一样。”(哥林多前书11:1)

   每个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从来没有与小孩共处过。我从来不花时间跟小孩在一起,也不跟小孩玩。我甚至都不怎么跟小孩讲话。那么当一个去“国际关心中国慈善协会”(以下简称ICC)在中国三门峡设立的福利院照顾被遗弃的残疾儿童的机会出现的时候,什么事情发生了呢? br />
   2006年的多伦多宣教年会中,我参加了一个由David Gotts主讲的研讨会,他就是ICC的创办人。当我听到那些天生残疾的孩子被遗弃、只能等死的时候,我深受震撼。同时我也想出一份力。但我能做什么呢?我可是一个完全跟小孩无缘的人。但ICC想要的,就是一些愿意跟随耶稣脚踪,做他肢体的人。因此,我对自己说:“你能胜任。”

   即便等到所有的公文都办妥,登上飞机的那一刻,我依然不能完全肯定自己将要面临什么。事实上,我几次问自己:“我这是要做什么啊?”但神的指引很明显,他为我敞开了去那里的大门。

   我们到达福利院的第一天只是个简单的预览。我们先见到了那里的婴儿。我平生第一次看到一个皮肤发蓝的婴儿。一般婴儿可不是蓝色的,是吧?怎么说看了也不是很舒服。接下来是刚会走路的小孩,还有自闭症的孩子们。这些心智残疾的孩子没用多久就跟我们熟识了。看到其他的队员上前去与他们“玩耍”,对我来说是个很大的鼓励,加上圣灵轻柔的感召,我也跟了上去。有些孩子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我们,这些是我们需要特别主动接触的孩子。这天的访问结束时,虽然脑中还留着蓝皮肤婴孩的样子,我却认为这实在是不错的一天。

   这之后的几天中,我突然从这些残疾儿童的身上得到了一个非常惊人的启示。如果你忽略他们心智或身体上的残疾,他们其实跟其他的孩子没有两样。他们欢笑,他们哭泣,他们玩耍,他们淘气。在进行我们计划好的活动时,我们发现他们想要的,其实不过是有人跟他们共度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们的共处很简单:搭积木、吹气球、唱“老麦当劳有农场”,让他们骑在我们背上跑来跑去。最后我发现,这跟我与自己的侄子或外甥一起玩差不多。在一起玩的时候,你的确会忘记——哪怕只是暂时的——这些孩子是残疾的。

   我和另外四位弟兄被分到的那组有16个心智残疾的男孩子。他们大都是十几岁。中国法律规定,这个年龄的孩子已经不能被领养了。这意味着他们唯一的家庭就是ICC了。ICC的大部分义工是女性。圣经中讲到孩子要顺从父母,父亲不要惹动孩子的怒气。但这些男孩子没有父亲,也没有男性的榜样。ICC需要更多的男性同工。我意识到,我和另外四位弟兄就是这些男孩子的榜样,就算只有两周。我们对他们来说就是父亲或兄长。通过房间里洋溢的喜乐和欢笑(还有我们在那里最后一天的眼泪),我们似乎做得还不错。我们是他们家庭的一部分。

   我在三门峡的这段时间学到了什么呢?我一开始为什么如此担心呢?我意识到这些孩子的人生充满了悲伤、痛苦和伤害。但福利院不是绝望之所,而是个充满希望的地方!是因为永活上帝的同在,靠着弟兄姐妹们诚心的祷告,这些孩子能够拥有爱、希望和机会!我的恐惧和担心是太想呆在自己的舒适地带的结果——我还要再说,在这次行程之前,我从来没跟小孩打过交道,更别提残疾儿童了。但一旦我决定要出去,让自己被使用,将自己的能力和弱点都交托给神,成为耶稣的“手和脚”,剩下的就是让神做他要做的事情。事情并没有想象的困难。

   但不要误解,做耶稣的“手和脚”是个很大的挑战。由于我们无法向那些孩子们传福音,这就显得更为重要。我要感谢所有为我和我的队友祷告的人。有了祷告的支持,的确是凡事都能!这可能有点夸张,但我们并不是要移山。我们只是要把一抹微笑挂在那些曾经充满忧伤的孩子的脸上,只是要在这些孩子的心中种下信心的种子。如果我的目标是做耶稣的“手和脚”,如果我能做到这些,那我就要说:“我完成了任务!”我们是耶稣基督的“手和脚”。谢谢大家的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