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若没有你,又有何意义

◆ 姜 湘

  有一首歌这样唱到:“走过熙攘人群,踏遍海角天涯,找不到一份爱像耶稣。他抚慰我心,他怀抱我灵,测不透的、不求回报的爱情。爱到为我降生,爱到为我受死,爱到体恤我一切软弱,他柔声呼唤,他耐心守候,永不停息、无怨无悔的爱情。他为何对我这么好,我虽然不好,他却听我每个祈祷,或在宁静夜里,或在伤心夜里,他为何对我这么好。我虽然不配,他还爱我如同珍宝,此情山高海深,主你为何对我这么的好。”

   这首歌唱出了我的心声,因为我切身体会了主耶稣这份不离不弃的爱!这两年来,我一心追求世界荣华,活在罪中不能自拔,不觉间已站在了深渊的悬崖。是主耶稣柔声的呼唤把我找寻回来,使我从罪中得了完全的释放。真的找不到一份爱像耶稣,我虽然不配,他还是擦干了我苦毒的眼泪,除去了我高傲的面具。主对我这么的好,还有什么理由让我不回到他的怀抱?

   我生长在一个靠山的村庄,那里有个小小的教堂,村里信耶稣的人并不多。我记得小时候经常跟奶奶一起去教堂,但去了却只是跟其他小孩子们一起玩。常听爷爷说,信主能让自己做一个好人,但奶奶说,耶稣会保佑我们平安。我宁愿相信耶稣是我的平安符。晚饭后,经常和大人们在一起,听她们讲故事,有的时候会讲到这世上有鬼。我读书的学校建在山上,山里有很多坟墓,每次经过墓地,老想着会有鬼跑出来,就念念,“耶稣保护我”。我不知道人为什么怕鬼,想象中应该很可怕。直到有一次,邻居一位很美丽的小媳妇突然发病了,一会儿大哭,一会儿大笑,听大人们说是被鬼附身了,叫中邪,我妈不让我去看。但有一天中午,那人从我家门口经过,无意中我和她碰了个正着,真的和平常不一样了,原先的灵巧与美丽哪儿去了?整个人只剩下一具躯壳。我在心里暗自庆幸:还好我有耶稣。就这样很长一段时间,耶稣就好像我那把门后的雨伞,下雨就拿出来用一下,晴天连搭理都不搭理一下。

   直到十几岁,遇到了一件我完全不能只靠打打耶稣这把保护伞,就能感到心里不再惧怕的事。我多年不见的父亲在美国中风了,两条腿不能走路,但我没为这件事念过耶稣,因为那时我不知道耶稣还能治病。接着比鬼让我感到更惧怕的事发生了,听母亲讲,我们家欠债还没还完。很快每天都有讨债的人来家里,我看到了就躲到楼上,但那一句句难以入耳的言语,却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里。一次次的伤害,让我变得沉默,也不再在晚饭后出去听别人讲故事了,因为我怕她们讲的是我家的故事。我恨那些人,恨里充满了惧怕。从那时起,我的梦里总是被别人追赶的情形,实在跑不动了,就躲在房顶上,躲在水缸里,爬到电线杆上,跳进溪水里,似乎总在想象着,躲起来就没有人可以看到我。心里却在不断的呐喊,不要再追我了。在梦里一直躲避的我,梦醒后,却把自己包裹得很强势,在言语上也变得很犀利。

   来到加拿大,内心的自卑,让我在教会里感觉特别温暖,在这里我认识到神的怜悯,但却没有接受神的公义。那时我只知道拿取,却不知道付出。即使在神满满的祝福下,还求得到更多,贪婪的欲望使得我越来越受金钱的诱惑。当我找到一份需要在星期天上班的工作,竟然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就这样不知不觉间把钱看得比许多真正宝贵的东西都重要,包括家庭,甚至和神的关系。当我远离神,在家庭的关系上也摔了个大跟头,在一件很小的事上,我伤害了身边的每一个人。后来虽然星期天不用上班,但我先生邀请我一起去教堂,我就说太累了,不想去。一次次的拒绝先生,只是没有明确说出来。我连身边的人都爱不起,还怎么去爱耶稣?甚至有时候,我会这么认为:他那么爱耶稣,为什么不爱我多一点?殊不知他是那么地爱我,无奈的他却每次只能带着我们几岁的女儿去教堂,而我却奔跑在世界,用钱代替了我最珍贵的东西,却不知差点失去了所有的一切。苦毒充满了我的心,让我迷失了方向,我把现实活成了梦境,如在梦中般一直在逃避,活在罪中,却不愿意求耶稣饶恕,独自站在悬崖吹风,苦苦挣扎,却不知罪比一切都可怕。

   主啊,求你怜悯我这个罪人,曾几何时我认识到自己得罪了你,却又有多少次我拒绝了你。我是那么的不配,你却爱了我,爱到体恤我一切软弱,并让圣灵再次大大光照我,使我翻然醒悟,悬崖勒马,让我深深地经历了你!我虽不知明天将如何,但我相信你必与我同行。求你垂听我这卑微的声音,塑造我,怀抱我灵,使我从此一生追随你,直到见你的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