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你一路陪伴着我

◆ 钱 标

  古稀之年的我,回顾过去七十年的生涯中,无论在信主前还是信主后,特别是在我人生的转折关头,我们的主不断地带领我,像领回一只迷途的羔羊,让我逐步地认识了神,认识了主耶稣,给我勇气和力量,让我明白了一生的目标就是为了使自己的生命彰显神的荣耀。

  来到北美以前我有四十多年生活在中国大陆,从小学、中学到大学接受的都是“无神论”和“进化论”的教育,“宗教是迷信”、“劳动创造人”等等思想深深地影响着我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使我对创造论及耶稣的福音接触不多,认识十分肤浅,只觉得是神话传说,关于什么是神的爱,什么是救恩似乎也与自己无关。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随着改革开放,人们的思想文化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基督教开始在国内恢复流传,教堂开始向公众开放,传讲福音。更让我惊讶的是一位朋友的变化,她本来是她们单位的党支部书记,1985年我拿到去美国进修的通知后,我和太太一起去拜访她,与她道别。见面时她告诉我们,她已经退党,成为一名基督徒了。这是我们在国内第一次与一位基督徒接触。她十分虔诚,给我们讲了许多关于耶稣的事,传讲了福音,并为我们去国外祷告。这位朋友的变化让我觉得信仰的力量很不可思议,现在回想起来,神在那时就开始预备我们的心,为的是成就他在我们身上的计划。

  自从1965年北大毕业后,我考入上海生物化学研究所读研究生,然后留在研究所工作,1984年底,所里给我们研究室一个去美国深造的名额,但需要有两位知名的教授推荐。这使我很头疼,正在犯愁寻找之际,过了一段时间,我突然收到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PSU)的来函,通知我已被接受去该校的分子生物学系进修,里面写的两位推荐人竟然是我不太熟悉的教授,一位是美国康奈儿(Cornell)大学的分子遗传学教授吴瑞先生,另一位是中国北京师范大学的分子生物学教授刘培楠先生。前者曾来我们研究所作过学术报告,而刘教授我只是读过他的一些著作。我当即写了两封感谢信寄给两位前辈,并顺利地办理了去美国的手续。出现在我人生转折点的这一奇事,动摇了我那根深蒂固的“无神论”,虽然这个时候我还没有真正认识神,但我相信神已经拣选了我。

  1985年5月我以访问学者的身份来到美国,指导老师涂振北先生是一位来自台湾的年轻教授,从事着一种与药物转化有关的酶的基因结构及分子生物学研究。在整个学术研究的进程中,我不断地取得成果,每年有两、三篇科研论文,在一些知名的国际生化杂志上发表,这与在国内时,科研工作常受政治运动干扰而不时地停顿,是完全不能相比的。回想起来,在国外取得的这些成果真是神赐给的,并不是自己有多大的聪明才智,这些经历细细回味,是神持续地在我生命里留下他的印记,为的是让我能更深地认识他。

  神不仅在工作上带领我,家庭方面也是如此,让我一步一步地走近了他。1986年的夏天,我太太于永美只身来美国陪读,留下两个孩子仍在国内读书。记得当时学校里有一位牧师,十分关心我们,在他热情的邀请下我参加了教会的查经班,学习英文版的新约圣经,虽然较难深入理解,但终究更多地了解了耶稣和福音,同时也参加了教会组织的活动。有一次去了尼亚加拉大瀑布参观游览,并参加了一次十分感人的“神爱世人”的大型布道会,使我对神的大爱,耶稣就是“道路、真理、生命”的话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晚我们就住在当地的一位基督徒家中,年轻的夫妇加上一双可爱的儿女,十分温馨和睦,我亲眼目睹了他们生活中的一举一动,从而亲身体验到基督徒的爱心、乐观以及社会责任感,为我信主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1988年我来美三年后,我的J-1签证要到期了,当时我们在国内的孩子希望出来继续学习,但美国又不能留下来,正不知何去何从的时候,正巧在美国出版的“科学”(Science)杂志上看到了一个广告,是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大学(UPEI)正在招聘博士后,神又一次在我人生的十字路口给了我一个机会,当即电话联系并寄去自己的简历,不久就有了消息,在没有面试的情况下就接受了我的申请,并去了华盛顿加拿大大使馆几次,顺利地办妥了来加的工作签证及移民申请,神的作为常常被认为是巧合,然而我不认为会有这么多的巧合全部发生在我人生的转折点上。

  1988年8月,我和太太一起来到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在大学创立不久的兽医学院病理和微生物学系,开始了长达20年的动物病毒方面的应用和基础研究工作。那段日子,不断地有基督徒邀请我们在主日去教会敬拜,由于工作忙,加上用英语来理解信仰还是很不容易,并没有每次都去。在这不短的岁月中,主实际上一直都耐心地带领着我,启示着我。

  主没有按我们所行的对待我们,而是用恩典托起我们的软弱。他一路眷顾着我,使我的家一步一步团聚,女儿海萍、儿子海榕都是十七岁先后从上海来到了加拿大,在孩子们的移民、学习和工作的过程中,每到关键时刻,都能看到神的恩手托着我们,渐渐地,“基督徒的生活中没有巧合”这句话深深地植入了我的心底。2010年夏天我们移居多伦多,主又让我们与原来在生化所的老同事武祥福弟兄重逢,在他的陪伴下我们来到了今天的教会――华人福音堂,开始了新的教会生活。

  现在每个主日参加敬拜,用的是我们熟悉的母语,用普通话听道更是亲切易懂,高牧师、王牧师以及其他牧者们的圣经讲解让我收获很大,使我对神的认识一天天深入,属灵的生活也日益丰富。我们参加了植太主持的“以诺团契”,在与自己年纪相仿或年长的弟兄姐妹帮助下,对神的爱、主的话语知道得更多、更透彻,这些都深深地吸引着我,同时这些年长的弟兄姐妹一个个都是那么精力充沛,因着神而喜悦快乐,让我感到古稀之年仍有盼望,也愿意像他们一样有朝气、有活力。

  2011年10月9日,这是我们一生难忘的日子,感恩节的主日我和太太一起接受了浸礼,我们在世人面前做了见证,公开承认耶稣是自己的救主,也从此定下心意,今后更要努力地学习圣经,做神所喜悦的事,使灵命不断成长。

  在读经的过程中,神让我看到旧我的顽强,我规定自己每天都要读圣经,可是我却完不成自己的计划,这让我很挣扎,“万军之耶和华说:不是倚靠势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灵,方能成事。”(撒迦利亚书4:6下)这句经文给我很大的提醒,我祈求圣灵帮助我,带领我读经,就不会再觉得圣经枯燥,也一定能完成那早已制定好的读经计划,当我愿意服下来时,忽然对于“主的宝血能洗尽我们一切的不义”有了更深的认识,我由衷地发出了心底的祷告:

  “主耶稣,我愿意完全地降服在你的面前,无论我的境况如何,帮助我以喜乐的心来渡过,如果患难可以成就你的美意,试炼可以完成你的计划,我都愿意深深地顺服,你的恩典会托起我的软弱,因为你熬练我,如熬练银子一样,却为的是让我的生命更加丰盛,我的恩主,愿我的一生都走在你的心意里……”

  我的心被主的大爱激励着,耳边再一次响起了我最喜欢的那首生命圣诗:“当转眼仰望耶稣,定睛在他奇妙慈容,在救主荣耀恩典大光中,世俗事必要显为虚空。”(生命圣诗293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