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手术札记

◆ 霍洁珊


  神奇妙安排

  2012年7月6日星期五,这一天按照计划我要接受人工膝盖置换手术。我没有让姐姐陪我一同去医院,而是让她前往手术候诊室和我碰面。我自己叫了Wheel Trans车,没想到那天的司机刚好是我们教会附近黑人教会的K弟兄,我们早已通过Wheel Trans认识了。在我下车进医院前,他特意为我的手术祷告。

  进到手术候诊室,接触到的第一个人也是一位热心的基督徒。她又为我重读了一遍我手里的英文圣经诗篇26篇,让我对这段经文有了更深刻的印象。在麻醉室里有说广东话和国语的医护人员,其中一位女士还说认识我们教会在该医院任职的姊妹,这令我很有亲切感。那些手术辅助人员都是讲阿拉伯语的,我就用他们的母语说“你好吗?”“耶稣爱你!”给我做手术的医生是印度裔的,他赞赏地告诉他的助手们说,我会讲几种语言。荣耀归给神!

  后来医生告诉我,手术顺利、成功,感谢神!

  怜悯之心

  手术当天,我住进四人一间的病房,被安排在靠窗口的床位。住在我旁边的病友是一位96岁刚做完髋骨手术的葡萄牙裔老妇人,她不会讲也听不懂英语。在半夜,我听到她在痛苦呻吟,心里很着急,但却不能帮助她,因为我只能讲几句简单的葡萄牙问候语和“耶稣爱你”。后来忍不住,叫来护士看看她的情况。实在感谢神,此举竟然及时救了她的性命,因她可能是心脏病暴发。

  又过了不久,她的监控器忽然发出异常声音,我立刻告诉医护人员,让她们来看看老人家是否有什么问题。原来是她自己把身体上所有的导线都拿掉了,医护人员又再帮她接回去。第二天,她的家人们抱怨院方对老人照顾不善,本来一个成功的手术为何变得如此严重?我告诉她的家人,她晚上睡得不好,还把导管移开过。老人要求出院,但很快又被送回病房。当她的家人离开后,她忧愁地拿纸巾拭泪,很是孤单可怜。不久后,她再次痛苦呻吟。我感到非常无助,流着泪为她切切祷告,求神帮助她,让她清楚得救才离开人世。

  感谢神,过了不久,前一天当值的护士想了一个方法让病人感觉舒服些,并教导当天值班的护士怎样做。当天的护士又学了几句葡萄牙语去问候病人“痛吗?哪里痛啊?”等等。那天晚上,老人情况有好转,也安静了。星期天,还吃了一些食物。但在7月9日星期一,我出院前的一天晚上,老人家又再次呻吟,我无奈,只好继续为她祷告,并叫护士看看她。半夜醒来,发觉她竟自己从床上爬下来。我立刻告诉医护人员制止她这样做,因为这是非常危险的。

  感谢神,7月11日,我出院的那一天,问候她的情况,得知她的病情稳定。只有继续默默为她祷告,希望神安排另外一个有爱心的病友愿意看顾她。也感谢神,在这几天中,我有机会送福音单张给老人的家人,并告诉她们老人的难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语言不通,连自己哪里痛都不能表达,对老人家是个很惧怕的经历。她的家人表示认同。

  天使包围

  感谢神,手术当天,姐姐、宋牧师、我的同事P及团契中的姐妹Joy到访。第二天,粤语堂的两位姐妹和姐姐教会的四位姐妹及宋牧师又相继到访,并带给我粥、点心、水果等。星期天,粤语堂有四位姐妹,国语堂也有一对夫妇到访。而我因服了大剂量的止痛药,有些头晕,也没有太多体力去招呼他们,很是遗憾。感谢神,姐姐这天给我带来了步行架,让我有些行动的自由。星期一,粤语堂的一位姐妹给我送来了美味可口的番薯汤。随后,我工作的同事送来了美丽的鲜花,放在窗边,格外亮丽。

  7月11日星期三,姐姐和她教会的姐妹来帮助我办理出院手续。因为手续拖延了40分钟,以致安排好接我回去的Wheel Trans车错过了。但感谢神,让我看见一位相熟的Wheel Trans司机愿意送我们姐妹俩回家,虽然晚了个半钟头。也感谢神,让我在车上向共同乘车的印裔人士和两个中国人分发了福音单张。

  不同的角度

  和我同一病房,在我对面床位的是一位92岁的意大利裔老人家,她也做了膝盖手术。最初两天她还需要吸氧,但她友善乐观。当别人为她清洁身体换尿片时,她能够高兴地唱出歌来,并感谢上帝。反观在她旁边床位的那位上了年纪的希腊裔妇人,却总在抱怨没有人探望她,其实她的丈夫从早上7点到晚上7点都陪伴在她身边。但当丈夫走后,她整个晚上都在边骂边哭,身体越来越差,我和医护人员劝她也没用。虽然我自己在手术后,也忍受了无法想象的膝盖剧痛,静静等待了将近两个小时才服上止痛药,以致身体都开始发烧。当听到病房里此起彼伏的呻吟声,我就尽量忍耐不出一声,以便让别人有好的睡眠。感谢神让我学习忍耐的功课。

  在出院的前一天,护士说,我的出院是她的损失,因为要失去一位好病人!愿将荣耀、颂赞都归给独一的真神!也在此衷心感谢弟兄姐妹们的问候和在祷告中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