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今天是个快乐日

◆ 毛 毛

  今天是个快乐日,因为若干年前的今天,我们的救主为救赎世人死而复活;今天是个快乐日,我和我的先生今日在神及人的面前受洗归于主的名下,成为他的子民。

  说起我的信主过程,真是惭愧汗颜。在大约七、八岁时,每逢周日我便跟着母亲去教堂上主日学,但直到今日年近七十方才归主,这条路似乎走得太漫长。其实,在我母亲身上及父母家庭,就有不少又真又活的见证使我早就认识到,在这浩瀚的宇宙有一位至高无上的主宰,我对上帝的真实及存在从未产生怀疑。我信上帝,我信他的大能,但由于主观上受这世俗的花花世界影响(若是以往,我会将我对真道的冷淡归咎于种种的客观原因),这么多年来,我与主若即若离,有事求神,无事疏离神,我要所谓的“自由”,偏行己路,不亲近神。即便在退休后,我恢复了周日去教堂,自认为每一堂礼拜也听得认真,也时而有感动,但也总是停留在被动地“听”,被动地接受上。对圣经的知识,也仅停留在母亲以前对我说的和教堂里听道时牧师、老师所讲的。我对这本神所默示的书的理解是片段的、东鳞西爪的、不系统的。我也曾打开圣经,试着去阅读,但看着看着便难以为继,因为仅在有限的阅读里,便有多处对上帝作为的不解,并继而生出些不该有的负面情绪来。例如:撒母耳记(下)里记载,亚比拿达的两个儿子乌撒、亚希约将上帝的约柜从亚比拿达家抬出时,亚希约在柜前行走,到了拿艮的禾场,因为牛失前蹄,乌撒就伸手扶住上帝的约柜,上帝耶和华向乌撒发怒,因这错误击杀他,他就死在上帝的约柜旁。我在读时,心中实在为乌撒大为不平,此情此景,换成任何他人,都会同样的行动,若有人听之任之,任其跌落,那才是真正的失职!那样的话,上帝又该怎样处置发落他呢?!又在列王记(下)里有记载,先知以利沙上伯特利,正上去的时候,有童子从城里出来,戏笑他说“秃头的上去吧!秃头的上去吧!”他回头看见,就奉耶和华的名咒诅他们,于是有两只母熊从林中出来,撕裂他们中间四十二个童子。常言道,童言无忌,小娃儿的话何必较真,以利沙这位先知的形象在我心里是大打折扣。我也对上帝竟听凭自己的名被以利沙咒诅而用而感到深深的不解。再有,上帝常用昆虫、野兽等异象来预示日后要发生的事,我想,上帝是万王之王,不论何事,尽可直言不讳,何必转弯抹角呢?还有,圣经中有些字句不生僻,也不冗长复杂,然字里行间的深层次意思我却不能领会。凡此种种,都阻碍我进一步系统地阅读圣经。因灵里的给养不足、不充分,可想而知难以有一个积极鲜活的生命。退休十多年,听道十多年,一直在同一教会听道,尽管鲜有缺席,但我可以肯定,教会里的牧师、长老都不认识我,因为我从未主动和他们交流,听道结束就走人。

  至于受洗,我一直有这样的想法:一,决志信主是我和上帝之间的事,上帝是真神,我信主与否,他知道,完全没有必要众目睽睽之下公之与众。二,一个人一旦受洗成了基督徒(不论是徒有虚名的或名副其实的),人们(特别是外邦人)会提高标准来看他,来要求他。这一路走来,我多多少少听到、看到一些基督徒的行为实在令人很不以为然,大大亏欠了神的荣耀。我很担心,一旦自己受洗成了基督徒,外人也会拿放大镜来看我。因为我实在不比他们好到哪里,像我这样一个我行我素,不谦卑不柔和的人,虽然不一定和他们犯同样的过犯,但其它方面,可能还不如他们呢。所以在我向外人声明我信主的同时,一定附加一句:不过我还未受洗,还不是一个基督徒。我之所以这样表白是因为万一我有得罪人或言行不妥当,这帐就不会算在上帝头上,与上帝无任何干系。我认为这是最好最安全的方法,我不急于受洗反而是一种不往上帝脸上抹黑的谨慎之举。这种自以为是、愚蠢而无知的想法一直左右了我这么多年。

  去年2月19日,我九十三岁高龄的老父亲因膀胱癌去世,我很难过。为了排遣我的悲伤,女儿们纷纷邀我们出外散心。这样,我们于去年3月去了大女儿处,尔后又转道来多伦多小女儿处。

  父亲在去世前,有一段痛苦难熬的日子。他拒绝手术,拒绝吃药,虽然我们请挂牌名中医为他开药,但服用数周,了无起色,父亲便决绝地全然放弃。作为女儿,唯有跪在上帝面前恳切地为父亲祷告。我的小女儿因参加本堂提摩太团契,宋胜牧师知道后也带领团契里的弟兄姐妹为我父亲祷告。我相信祷告的能力,父亲去世时,没痛苦,很平安,这对我们家人来说是很大的安慰。我感谢听祷告的天父,也谢谢为我父亲祷告的宋牧师及提摩太团契的弟兄姐妹。

  怀着感激,在到达多伦多后便自然而然地来到福音堂聚会。我们在感恩节前一个月来的教会,正值灵命根基班已开班,我和先生也参加了,并递交了在感恩节受洗的申请表。因为当我们还在大女儿处时,她便敦促我们快快受洗,二女儿还希望我们来多伦多时能在她所在的教会受洗,而我也觉得信主这么多年,受洗是必由之路,是早晚的事(看来,我当时对受洗的意义只停留在很肤浅的认识上)。但由于我们来本教会的时间太短,未被应允在感恩节受洗,我们还得补课,我的先生似乎有点失落。但如今回头来看,此后这半年多的学习大为必要,而且我如今也很庆幸有这一段时间的学习,它是一段直接将我们的灵命从一潭死水、微波不兴的状态中激活并更新的不可或缺的历程。

  我们被安排在大堂里上黄智奇牧师的福音班。几次下来,我很喜欢这种小组学圣经的方式,这和听道的过程又不一样,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增加,有问题就立即有反馈。黄牧师的态度平等谦和;他的解经深入浅出;他常以启发式的提问带领大家讨论,在难解之处指点迷津。我和我先生都非常享受这样的学习过程,也很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不由得想多学些,多请教些。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内心不知不觉地慢慢起了变化,萌生了要想系统并完整地学习这本神的话语的想法,一改以往打开圣经不想往下念的状况,很想读。随着阅读的增加,原先我认为上帝过于严厉而心怀不平之处,现在明白,上帝有他恩惠慈爱的一面,也有他圣洁公义的一面。曾几何时,昔日读经时的浮躁及抵触情绪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颗平和恭顺的心。对圣经越读越想读,并且不想是走过场地“泛读”,而是刨根究底的“精读”。当我意识到自己这个变化时,心里真是高兴非凡,既感到“自然”又感到“突然”。“自然”的是所有这么一百八十度的转变过程并无任何刻意和挣扎,“突然”的是几十年的顽梗悖逆却在数月间土崩瓦解,消融殆尽。圣经启示录3章20节中说:“看哪!我站在门外叩门,若有听见我声音就开门的,我要进到他那里去,我与他,他与我一同坐席。”主啊,我明白了,只要我完全将心扉打开(而非半遮半掩),摒弃老我的主观,任凭主的带领,你就会进入我里面,你的光就会将我照亮,使原先我不以为是罪的罪显现,令我自惭形秽,并胆颤心惊。当初,我对圣经神的话语和作为不明白,不理解,很大部分是由于对圣经的知识缺乏,又不愿沉下心来潜心研读,而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我浑然不觉自己的无知愚昧,竟胆大妄为,胆敢站在万王之王的对面,对神的话语指指点点,说三道四。主啊,你是配受敬畏的神,请赦免我的罪!为了追求你的真道,我从今会锲而不舍,上下求索。我也明白,我,一个有限、有罪、要死的人,怎能完全理解、参透一位无限、圣洁、自有永有的全能父神的奥秘呢?!我,一个渺小的被造者永远不可能站到创造者的认识高度!所以,对于神的一切话语,不论理解与否,都当怀着一颗恭顺、敬虔的心来领受。

  神的救恩真是奇妙莫名!圣灵一旦作工,以往所有问题的是与非如今都泾渭分明。以前我自认为不急于受洗是为了避免我受洗后外人用放大镜看我、找茬,也为了避免自己的不义使上帝的名受损。如今看来,此举是对自己罪性的姑息和纵容,是完全放任自流的表现,是为了所谓的自由——其实是作罪的奴仆找借口(尽管这在当初,我本人并不自觉)。真正敬畏神的人理当遵行神的话语。圣经里记载得很清楚,主耶稣复活后即将升天以前,对门徒最后嘱咐说:“天上地下所有的权柄都赐给我了。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马太福音28:18下-20)还有使徒行传2:38:“你们各人要悔改,奉耶稣基督的名受洗,叫你们的罪得赦,就必领受所赐的圣灵。”另外罗马书6:3-4也说:“岂不知我们这受洗归入基督耶稣的人,是受洗归入他的死吗?所以我们借着洗礼归入死,和他一同埋葬,原是叫我们一举一动有新生的样式,像基督借着父的荣耀从死里复活一样。”

  所以说,我们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受洗乃是履行主的大使命。我们是罪人,我们不能带着犯罪的生命来承受神的国,神是圣洁的,我们必须先使罪身“灭绝”,接受他“从水和圣灵生”的生命,要我们在灵性上洁净和更新。虽然我们并非靠着洗礼得救(我们得救乃是靠着耶稣基督的宝血,也因着我们的信),但接受洗礼乃是重生得救之人顺服神命令的一个表现。凡接受主获得重生的人,都应当受洗。

  从今后,基督是我生命的主,我将不再按老我行事,而要顺服行在神的旨意中。

  从今后,作为一名基督徒,理应在基督里更新变化,不断长进,过一个得胜的基督徒生活。

  如今,我正走在生命路上……

  哈利路亚,赞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