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樱花深处

◆ 金春莉

  又是High Park樱花盛开的季节!想到每年能够来到这里赏樱花,反而是因为先生生病的缘故,我们俩于是都停下了手中忙碌的工作或者学习,来观赏那满目盛开的樱花:一小朵一小朵柔弱的樱花,凝聚而成一片惊人的壮观……放眼望过去,蓝天白云下的肃穆与圣洁,分外的抢眼,一派不容置疑的皇家气派,也是我往年不曾体会到的。嫩粉和洁白遥相呼应,在那摇摇曳曳的轻柔之中,砰然敲动心弦的是宁静、典雅和高贵,“我真是惊诧于这樱花的美了”。

  看到先生的身影穿插于樱花之中,抢拍着各种角度的樱花姿容,我竟被他那份认真执着的精神感染了,忽然忘记了樱花的夺目,反而悄悄地偷拍起先生的神情:原来他也会在大自然面前如此倾情!似乎从来没有留意过他竟然有如此丰富的眼神和表情。他的变化真大呀,他以前可从来不这么感性。

  是啊,到今年的复活节,我们受洗已经10年了,原来我们认识主耶稣有这么久了,而我们的婚姻生活也步入了第16个年头了,这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中,经历了太多主的恩典和怜悯,真不是笔墨所能表达清楚的。

  说起来,到了加拿大以后,我们成了一对病侣,虽然我们的感情基础是那样的厚实,可是移民12年来与病痛抗争的过程中,发现这疾病不仅伤害着我们的健康,也悄悄地蚕食着我们自以为牢不可破的感情……

  1999年9月28日,我们在多伦多登陆。三个月后,就在我们拿到健康卡后的一个星期,医生通知我先生需要做一个肿瘤的手术,我简直不能相信这残酷的疾病会临到我的他身上,这怎么可能?他这么年轻,托福成绩那么高,GRE(全称Graduate Record Examinations,中文名称为“美国研究生入学考试”)考了2100分,他正准备去多大读研究生,他应该,他要,他……能做的却只有化疗?!

  2000年,多伦多一个冬天的晚上,很冷,地上铺满了厚厚的积雪。经过化疗的折磨,他清俊的脸庞不再红润,皮肤失去了光泽,更加显得憔悴,睫毛、眉毛变得稀疏,满头细密的黑发也全掉光了,眼睛里的英气不见了,透出来的是疲倦、伤感和无奈,或者说是无望……他忽然说要跟我谈谈,他说不能带给我幸福,也不想成为我的拖累,他说他决定独自回长沙老家去。一霎间,我怔住了,抓起羽绒服跑出了门……天真的很冷,雪地很亮,我绕着我们租住的那残破的大楼走了一圈又一圈……

  这结果不正是我自己造成的吗?想想从他第一次手术到现在的化疗,我不是比他还失望吗?我虽然承担起了全部的家务,也正准备考牌做保险经纪,可我的内心却充满了怨气,觉得自己很委屈:那个带着光环的理想女婿,忽然变成了一个没有未来的病号,我觉得命运在捉弄我,我已然先把自己打伤了,自然地,我不可能带给他安慰。我的脆弱,我神情中流露出来的不耐烦,在他看来都是嫌弃,这是他的自尊所不能忍受的,所以他想自己离开,他做出了一个多么无奈的决定啊。我的心一下子揪在了一起,被我内心深处的自私惊住了,原来我是这样一个没有情义的人,一个善变的人。在他最需要我的时候,恋爱时的温情全不见了,我竟然有些嫌他了,我不是认为自己是最爱他的吗?原来我的爱是这样的有限……

  我忘不了那个雪夜的相拥而泣:我回到家里,含着泪水对他说,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虽然我们统一了思想,也想让对方因着自己的努力而感到安慰,事实上我们却根本做不到。我们继续让彼此失望着……我本来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无故也能生出一段愁来”的个性,热恋时可能被解读成有诗意的女孩子,而此时恐怕剩下的也只有“湿意”了,我的确流了很多的眼泪,我想起了大学同学给我的评语,他们说我是个悲剧性的人物。我确确实实地想到了死,因为我不想看到他痛苦,我也不想在这种没有希望的日子里再苦苦挣扎下去,我好累,我想休息,我想要真正的解脱,逃离这无边无际的人生苦海……

  我真的死了,又重生了,和我的先生一起,2002年的复活节,我们洗礼时都很兴奋自愿地埋葬了“旧我”,同时期待着“新我”能让对方不再被苦待,能让我们热恋时的那份感情随着“新我”复活。“从此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而活”,这成了我们的追求和盼望,然而现实却往往不尽人意,因为发现“旧我”依然活得很顽强,我极强的个性中最致命的一点是:才不出众又力求完美,这矛盾的性格让自己心力交瘁,也让我身边的人很苦很累。2005年的夏天,我得了类风湿关节炎,是免疫系统出了问题引起的,医生说,我的免疫系统过分敏感,攻击自己的好细胞引起发炎。这真真就是我了,分不清敌我,把自己的好细胞当成病毒来打,先把自己打垮了,发作起来的时候,就是一动不动也疼得要命,受不了就只好打“封闭针”来止痛,最开始我体会不到这些疾病对我们还能有什么益处,只是觉得我们“被神击打苦待了”。

  记得我刚到远东广播公司服事的时候,一个同工开玩笑地对我说,“有你在我们中间,我们对经文‘万事互相效力,让爱神的人得益处’会理解的更深。”一句玩笑话,大家开心笑过,也就抛之脑后了。可这句经文让我真正有体会却是今年2月份,先生谢朝华第三次手术的这段时间。当我得知消息后,最先跳入我脑海中的就是这节经文,“让爱神的人得益处”,只有爱神的人才一定会得益处,“我们夫妇是爱神的人吗?我是爱神的人吗?”我迟迟不敢回答。

  有一天我问先生,“你是爱神的人吗?”他的神情很坚定,回答也很简单,他说是。他的回答没能消除我的疑惑,反而让我质疑他是否清晰“召命”与“回应”之间,是有程度深浅之分的。于是又开始了我矛盾性格的分析,也许他很清楚,并且信心很大,所以说是;或者他还没意识到:神要的是更深层的服事,而他在很浅的层面上以为自己做到了,却并不知道自己没有做到,我都快把自己绕晕了,那种很累很累的感觉再次向我袭来……这一次我很警醒,我祷告主别让负面的情绪环绕我,主托起了我,让我心中满了喜乐和平安,使我那多愁善感的天性没有发挥的机会,我心中充满了对神的感激。我明白这力量来自于天国。因着弟兄姐妹的代祷,那不可理解的矛盾状态出现在我的身上,因为类风湿关节炎的缘故,我的手一直都很疼,可是丝毫不影响我的好心情,以至于我的朋友们称我是“痛并快乐着”,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用一首歌曲的名字来形容我的状态,是啊,痛并快乐,只有我的主耶稣能让我如此,我的主不仅有超能力,而且极其幽默,也只有他的智慧能让这种不可能并存的现象,同时真真切切地出现在我的身上。

  不仅如此,主还彻底地改变了我的兴趣点。为了有足够的精力来照顾手术期间的先生,我把自己Pharmacy Technician的第三学期课程,推迟到了今年9月份再读。忽然发现自己对烹饪产生了热情,这怎么可能呢,我20岁的时候就暗下决心,千万不要成为一个“锅台转”的女人,即使不能再有“诗意”,退而求其次“湿意”,也决不能“食意”优先,只想着吃太没出息,会渐渐没了志气。可是现在的我上网学厨艺,厨房里忙忙碌碌,竟然每天兴致勃勃,天啊,这还是我吗?那个一做饭就觉得自己命不好、事业心极强的女人哪儿去啦?……太不可思议了!因为变得喜欢做饭,心情就不同,颜色搭配,营养调和,发现做饭的讲究还真不少,眼看着亲手做的美食,先生吃饭的开心样子,发现一家之“煮”是何等的重要,尤其是享用美食之后和先生商量事情,成功的机会大了很多。在这过程当中,我体会到神是那么地眷顾身体软弱的先生,也同时非常地怜悯我,因为人因着兴趣而做的事情是一种享受,而这一切的力量都得益于弟兄姐妹毫不间断的代祷。

  有一天我揉面的时候,发面团的弹性和柔软让我想起了自己的属灵生命,能这么有弹性、这么柔软就好了,容易造型。可我知道自己不是,更像一根刺,对于先生来说,我恐怕就是插在他肋骨上的一根刺,那滋味也只有他明白,而他又何尝不是我的刺呢?可为什么现在看这根刺这么顺眼,不再冷言相向了呢?我忽然明白了我一直问神的那个问题:“我是爱神的人吗?”即使不是也不再重要了,因为他的大能可以把我变成一个一生爱主的人,他不是一直都在帮助我、改变我吗!否则我也不会觉得那根我“生命中的刺儿”越发可爱。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有这样的体会,一种矛盾的统一,不觉得“刺儿”难缠,而是喜欢,我真的觉得我去到一个地步是:我没有办法来形容我的神的丰富和深刻……

  他给我看见了一个画面,一根一根小小的刺儿全被上帝用洁白柔软的棉花裹了起来,好像蒲公英一般的飘舞在空中,彼此相撞的时候,也不会受到伤害,软软的棉花是爱,刺儿在爱里没有了尖刻,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好美的图画,像诗一般……

  “咱俩照个合影吧”,先生的声音传来,我才回过神儿来,是啊,樱花的美丽圣洁让我们驻足其间,观赏赞叹,可是对于樱花来说,我们的拍照可能也是一种打扰吧,让它不能在娇美的同时,拥有宁静。如果凡事都能换位思考一下的话,人就会多一些包容……随着快门的响声,我俩的身影被拍录下来了,可是樱花的神韵却没有办法完全拍录下来,典雅、高贵的花影间,深处透出的空旷感,朵朵的柔弱凝聚成的一派辉煌,这些都是无法拍下来的,情感也一样,只能用心去体会。

  就说先生的这次手术,从禁食祷告那天开始,我俩就被弟兄姊妹的爱层层围住了,虽然每个人的表达方式都不一样,我们体会到了那互为肢体的甘甜,我们的心被柔软的爱呵护着、浸润着、感动着……

  先生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从麻醉中醒过来后是安详的一张笑脸,我内心的平稳以及他恢复的速度,都真真地让我们体会到“有能力从主那里而来”。看到这么多人来探望,那位麻醉师还以为是亲戚。当被告知都是教会的朋友时,她感慨地说:“The church must be good. I’ve never seen a lot of church friends visiting on the surgery day.”(这教会一定不错,我从来没看见这么多人在手术当天来探望),其实不只是探访,病房外面的祷告以及弟兄姊妹在各处的祷告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平安和喜乐。

  我们每一个人就好像那朵朵娇嫩的小小樱花,单枝一朵,无论从形状还是颜色都不能夺人眼目,可是当他们因着神无私的爱,联结成一群一地一天的时候,那气势磅礴的满树灿烂和辉煌,是圣洁、庄严和壮观,不仅会吸引人驻足观看,还会让人揣摩那无形的力量源泉,“樱花深处……有神家啊!”

  附:小诗《棉花刺》,是作者有感而成,由严行姐妹修改。

  
            棉花刺

  棉花软软刺尖尖,不同种类不同源

  刺儿虽小硬又锐,伤人伤己痛不堪

  痛到深处泪长流,只好祷告祈求主

  恩典降下真奇妙,爱如棉花来缠绕

  尖尖刺儿包裹毕,棉花改变刺本质

  伤害化作安慰处,温柔相交美如诗

  世界何小爱何大,圣爱之内无惧怕

  棉花刺啊棉花刺,从此不再成苦忆

  仰望神恩感谢主,苦难里面有祝福

  千缠万裹棉花刺,爱能遮掩许多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