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挣脱了枷锁得释放

◆ 何爱云

  我应该更早地见证出来我所走过的路,但实在是没有勇气,因为我是一个罪人中的罪魁。随着认识主越深,也越明白他既然是我的阿爸父神,就会期望我能越来越像他。基督徒都知道,我们这儿女的身份是“因着信”而白白得来的恩典,在恩典里,父神会不停地锻造属他的人,让他的儿女更深地了解到:我们所信的主耶稣究竟是怎样的一位神。

  八年前,我通过非法途径来到加拿大,我所做的决定以及所走的途径都不是神所喜悦的,因为我是属神的儿女,他的管教很快就临到了我。“耶和华不轻易发怒,大有能力,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那鸿书1:3上)他的圣洁、公义,他的“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都必然要追讨我的罪。

  犯罪之后,就要付上罪的代价:虽然我按照蛇头的吩咐报了基督教难民,但因为没有中国的身份证,我一踏入加拿大国土就被拘留起来。经过了72小时的惶恐不安,之后又因为没有人担保,我就被关到监狱里去了。当我进到监狱办理手续的时候,有个帮我翻译英语的小妹,她是福州长乐人,于是我就悄悄地问她:“你进来这里有多久了?”小妹回答说已经有九个月了,我听后大吃一惊,心想:莫非我也要关这么久吗?或许还要更久也未可知,我又不懂英语,以后的日子该怎么捱呀!

  刚刚进去的那段时间,是我最痛苦的日子,每天都非常挣扎,又孤单又伤心,常常以泪洗面。我经常在主面前找各种借口和理由为自己辩护,问了许多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在偷渡中途被丢下来呢?丢在香港或者台湾,即使关起来的话,可能两三个月就能送回去。为什么别人都走得那么顺利,偏偏只有我被卡在温哥华监狱?问了很多为什么,但是主当时没有回答我,我寻不到主的面,因为我犯罪的缘故,他在我面前隐藏了。

  感谢主的恩典,在我还未进监狱的前一周,主就先安排温哥华一家教会的钟保罗牧师、师母和几位弟兄姐妹大概一共有七、八个人,刚刚成立监狱探访组,到监狱里来传福音,里面关了几个全部都是年轻没信主的女孩子。我进去的时候是温哥华教会探访组第二次来到这里。

  记得那是一个星期六的早上,我们正在吃早餐,听到有人说教会来人探访了,我听到“教会”来了真是喜出望外,就好像在荒漠中得遇甘泉。当我见到牧师、师母与弟兄姐妹的时候已经是泣不成声了,我的心都在颤抖……他们到监狱来探访有时间的限制,不到一个小时就要离开。他们安排的程序有唱诗、读圣经、分享与劝勉。牧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是基督徒,走这样的路是不合神心意的,应该好好在神面前认罪、悔改,祷告求主赦免你的罪,圣经约翰一书1:9说:“我们若认自己的罪,神是信实的,是公义的,必要赦免我们的罪,洗净我们一切的不义”。牧师的话语让我的心再一次激烈地颤抖着,我的心很疼……

  在教会弟兄姐妹的带领下,我们一起唱诗歌“耶稣是我最知心的朋友”,当我唱到“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台阶,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小站,你的手总是在搀拉着我,把我带在你身边……”想起了自己走过的人生路,想起主的爱,在这样的时刻圣灵光照我,让我看到自己的败坏、丑陋与不堪,让我再一次地降服在神的面前,知道自己落到如此地步是咎由自取。

  那真是一段漫长的日子,圣灵不断地责备我,让我“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参约翰福音16:8)懊悔、伤心、流泪,许许多多的亏欠和罪过一一浮现在眼前:在国内的时候,自己曾经热心事奉主,参加诗班、主日学,自己家中开设祷告聚会点,然后为着自己的好处扔下了一切的事奉……此时我想起了违背神命的先知约拿,他为了躲避神的差遣而藏身鱼腹三日三夜,他在鱼腹中呼求神:“我心在我里面发昏的时候,我就想念耶和华……”(约拿书2:7上),这祷告体现出一个违背了神旨之人的痛苦,那颗孤单、无助的心得不到丝毫的安慰,原来得罪神的滋味儿是这样的凄凉难捱,我的情绪跌到了谷底。

  在举目无亲的异国他乡,监狱里面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谁会顾念到有我这样一个知错的人呢?我绝望到失声痛哭……同时很深地意识到,人在遭遇风浪挫折的时候,唯一所有的只有主以及他的话语,我想起了迦南诗选里有一首这样的诗歌:“主啊,你若究查罪孽谁能站得住,主啊,你若究查罪孽谁能站得稳。但你有丰盛怜悯,你有赦免之恩,叫我一生常存敬畏的心……”我就把以前在家乡教会能唱能背的诗歌一首一首地写出来,贴在监房的墙上,我对着诗歌一首一首地唱,我感受到了唱诗带给我的力量,圣经上说“忧伤痛悔的心神必不轻看”(参诗篇51:17下),我把自己再次交在神的手里,那首“随时赞美”的诗歌给了我很大的提醒,特别是在我最无助、伤心的时候,我就唱诗赞美我的神,“纵然苦涩泪水眼中流出,我的内心仍要感恩赞美,哈利路亚赞美你……”借着唱诗、祷告,主的灵就奇妙地将我的心释放。

  神借着诗歌一步一步地带领着我,在圣灵的责备、引领下,我开始降服下来,怜悯人的主挪走了我心中的苦毒。“十字架的光芒”这首诗歌不仅让我完全地降服在神的爱里,同时再一次思考主耶稣为我的罪所付的代价,他亲自走上十字架来承受我犯罪所应该承受的咒诅,“神啊,求你按你的慈爱怜恤我,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诗篇51:1)。我很深地体会到了主耶稣的宝血所拥有的无限能力,“你们的罪虽像朱红,必变成雪白;虽红如丹颜,必白如羊毛。”(以赛亚书1:18下)我的心渐渐地平静下来,愿意让主来带领以后的路程,无论是留下来还是被遣返中国大陆,我都愿意顺服,并在主面前立下一个心志:我愿意一生一世跟随主、服事主。

  思路理清了,我就写信寄回给国内教会的弟兄姐妹,请他们为我祷告,愿神带领我早日离开这个地方。“耶和华在他一切所行的,无不公义;在他一切所做的都有慈爱。”(诗篇145:17)当我悔改并完全顺服主的时候,他再次向我施慈爱与怜悯:有一天,有人打电话告诉我说,“如果有人来探你,问你什么,你都要实话实说,否则后果自负。”我当时不太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又不敢再问清楚,只好等着。

  过了几天,监狱的一位管理人员突然通知我,说教会有人来看我。我心里很清楚,在温哥华,除了那次来到这里的探访小组成员以外,其他教会的人我都不认识。来探访的是两位姐妹,我们用电话对讲,她问了我很多问题,以及关于国内信仰的事情,后来她问我能不能唱小敏的诗歌,当时我真不知道小敏是谁,后来她就说:“你能唱‘耶稣是你最知心的朋友’吗?”我就唱给她听,然后她让我祷告,离开前她也为我祷告,并告诉我她是关太太。

  过了两三天,说教会又有人来看我,这一次是一对陌生的夫妇,交流中知道他们是牧师和师母。牧师说有人打电话告诉他们:“监狱里关了一位基督徒,你们要不要去探望?”他们就顺服圣灵的感动,来到监狱里。他们夫妇表情凝重,态度也很严肃,问的问题比上次还要多,还详细。我一边回答问题,一边痛悔流泪,真是无颜在主在人面前站立。他们了解了我所有的过程之后,也让我唱首诗歌,牧师问我,“你能唱小敏的诗歌吗?就是那首‘耶稣是我最知心的朋友’”,我心里被神的爱感动着,关太太她们和牧师夫妇来自两家不同的教会,却因着主的启示,让我唱的是同一首诗歌,回答的是同样的问题。我相信这并非偶然,而是主的安排,牧师、师母临走前让我记住一个电话号,叮嘱我若有什么事要告诉他们。

  在我上庭的那一天,我带着手铐和脚镣,刚刚走到法庭门口,看到有位姐妹站在远处向我招手,她的声音清清楚楚地传到了我的耳边:“何爱云,主耶稣爱你,温哥华教会的弟兄姐妹爱你,为你祷告,你不要惧怕!”我的眼睛湿润了,认出来她是先前来看我的关太太……到现在,我还没有办法联络到她,我求主纪念并祝福她的爱心。

  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牧师和师母也一起来了,师母的声音让我觉得温暖又亲切,她说:“爱云,过来,我为你祷告。”我非常感动,当时我的手还拷着手铐,就把头靠在师母的肩膀上,师母抱着我祷告。这些主里的弟兄姐妹,把主的爱在这种特别的环境里传递给了我,他们并不认识我,但因着他们的祷告,让我再次经历了主耶稣赦罪的平安。

  开庭过程中,神的怜悯大大临到了我,法官的问题主要围绕信仰方面,使我不至于再次过分得罪神。结果当庭给了我永久居民身份。在监狱里关了整整100天的我,被释放了,我重新获得了自由。我的恩主,“你因爱我的灵魂,便救我脱离败坏的坑,因为你将我一切的罪扔在你的背后。”(以赛亚书38:17下)

  当我从庭上回到监房,几个年轻女孩在晚上还没有被关进去休息的时候,她们就建议说:“今晚,我们要唱一首歌给爱云姐,为她明天出去送行。”那天晚上,十个人手拉着手,流着眼泪,一起唱着“耶稣是我最知心的朋友”……这100天,让我想起来就很扎心,也使我知道人是多么容易就陷入罪的网罗,因着这段经历,把隐藏很深的罪愆暴露出来,让我理解圣洁的神是多么地希望属他的儿女也能过圣洁的生活。这段日子也是让我特别感恩的日子,因着环境的艰难,反而人心对福音的接受不那么抗拒,我跟这些年轻女孩分享圣经故事,教她们唱诗歌,让她们明白我所信的神是唯一的真神,她们当中有四个接受了耶稣为个人的救主,是福音的大能释放了这些被囚的心灵,一切荣耀都归于坐宝座的羔羊。

  当我从温哥华飞到多伦多,第一次来到华人福音堂参加周三晚堂聚会时,敬拜小组第一首诗歌就是“耶稣是我最知心的朋友”,这熟悉的旋律和歌词涌进了我的心里,润湿了我的眼帘,“……告诉我当走的路,没有滑向死亡线……”主耶稣再一次拯救了我,用他的宝血和大能,帮助我挣脱了监房和罪的枷锁,将我的人和我的心完全地释放了,我的恩主,让我一生都降服在你面前,跟随你的脚踪,不偏离你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