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这一生最美的祝福

◆ 赵美健

  一首非常感动我的歌这样唱到:“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能认识主耶稣;这一生最美的祝福,就是能信靠主耶稣。走在高山深谷,他会伴我同行,我知道,这是最美的祝福。”这份来自神的美好祝福,是每一个神的儿女终生受用的。可每个人认识主、信靠主,领受这份祝福的过程又常常是布满崎岖坎坷的。虽然神时时刻刻就在我们身边,他也在苦苦地寻找、召唤我们,可我们生来就被罪恶蒙住了双眼,我们看不到他,不认识他,当然也不相信他。直到有一天,我们被圣灵光照,像迷途的羔羊一样被引领到神的身边,才突然醒悟。当我们真正认罪悔改的时候,才倍感这份祝福的宝贵。

  无视神的存在

  我从小是在“无神论”的环境中长大的,家中的祖辈受尽了种种政治风波的冲击,绝对不敢和“封建迷信”有任何瓜葛。上中学的时候,接受的也是“唯物主义”、“进化论”的教育。大学读的是医科,对从猿至人的进化深信不疑,也自以为对人体的精密构造、遗传规律有所了解。后来成为医生,因为自己能对病情做出正确判断、治病救人而小有成就感。对于我们所说的“自然规律”、“生命科学”等,坚信都是人类通过不断探索发现的,从不相信这些“定理”是由一位至高的神创造的。

  虽然我赞成信仰自由,也尊重有宗教信仰的人,可我一直觉得自己内心足够坚强,凡事可以自己作主,掌控自己的命运。六岁的时候,爸爸因为急性心肌梗死一夜之间突然病故。当时对于我们一家人是一个近乎致命的打击。我懵懵懂懂地还不知道什么是死亡,只听大人们说爸爸再也不会回来了,我和哥哥只能与妈妈相依为命了。妈妈坚强独立的性格,一直是我最好的榜样。我上学从来不用别人督促,学习成绩一直数一数二,初中、高中都在市重点中学。而且,刚刚上小学二年级就开始帮妈妈做家务,以至后来有很强的独立生活能力。我体谅妈妈生活的艰辛,从不给她添麻烦,力所能及的事我都自己安排。慢慢地,妈妈在我身上看到了她的影子,自信有主见,顽强不认输。

  我大学毕业以后,工作一直很顺利,后来继续深造读研究生,还很幸运地有机会到多伦多来进修。朋友们都夸奖我很优秀,但我知道其中也有机遇的成分。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幸运儿,也一直心存感激,可并不知道要感激谁。每天在忙忙碌碌中度过,偶尔遇到困难或者人生的十字路口,在朋友和导师的帮助下也顺利度过了。当几年前朋友邀请我去教会聚会的时候,我并不觉得有需要。我骄傲地认为命运要攥在自己手上,我不需要什么“精神寄托”。

  绝境中认识神

  真正认识神是在2011年夏天,我妈妈患抑郁症的时候。妈妈从春天开始,先是失眠、焦虑,后来发展到抑郁,而且有自杀倾向。其实,妈妈患抑郁症和我移民加拿大有很大关系。随着年纪增长,妈妈越来越觉得孤单。每当想起我远隔重洋,她心中有说不尽的牵挂;同时又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尽管她来探亲几次,都没有家的感觉。开始的几个月,她在国内和哥哥一家人住在一起,病情没有得到控制,而且把哥哥一家人也折磨得够呛。我短期回国探望了一下,也没有太大的帮助。想一想我不可能长期放弃这里的工作,也不愿意推卸作女儿的责任,最后连哄带骗地把妈妈接回了多伦多。

  刚回多伦多的一个多月,妈妈的病情不但没好转,反倒更恶化了。因为在这里只有我们母女俩,她比以前更焦虑,担心万一她有什么闪失,我们连一个可以求助的人都没有。她不甘心听从我的安排,不愿意接受在多伦多安家养老的计划,对现实的不满与无奈,使得她更加抑郁。后来发展成惊恐发作,她真是觉得受尽了折磨,生不如死,从而产生了自杀的念头。每天面对她,我的心情十分沉重,又愧疚又心疼。想尽了中医、西医、偏方、食疗种种办法。因为我不能全职在家,偶尔要上班的时候,就求朋友来家里陪她。把能号召的老老少少都动员起来了,希望大家的开导、宽慰可以帮她走出绝境。我休息的时候,就把她拉出去,晨练、散步、逛街、吃饭,盼望新环境、新事物可以帮助妈妈转移生活重心。可事实是,任何办法都无济于事!多种中西药吃下来,不但没有任何效果,药物的副作用却十分明显。我曾抱着妈妈痛哭,一方面是可怜她倍受折磨,另一方面是绝望无助,我真的不知道还有谁可以求,还有什么药可以试,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想。可无论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每天强打起精神,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因为我知道,如果我垮下去了,妈妈就更绝望了。

  就当我们徘徊在绝望的边缘时,我想到了神。医学和人的力量显得那么渺小,我把唯一的希望寄托于神。于是我写了电子邮件给同事王华弟兄,询问教会的姐妹能不能到我家来。当时只觉得有信仰的人,开导别人的话语与方式都会不同于普通人,或者会有效果。神奇妙的作为就从那一天开始了。

  还没收到王华的回信,就接到杨轶琳姐妹的电话,问我妈是不是还在多伦多,邀请我们去参加教会聚会。那个电话号码是半年多之前,妈妈上次来多伦多时去福音堂留下的。后来知道,当时并不是王华告诉了轶琳我们的情况,她是在例常电话问候新朋友时,注意到一张去年的留名表,不知何故夹在新朋友表中,就有感动要打个电话给我们的。原来,神是通过轶琳姐妹告诉我们,他知道我们要寻找他,其实他也在苦苦寻找我们。

  从那一天起,教会的姐妹们陆陆续续来到我家,孙振美、张凤英、杨轶琳、郑秀英、黄爱华、刘秀文、肖荣,甚至年近九十岁高龄的洪妈妈。大家每次来都为我们按手祷告,而我们每次都是以泪洗面。我们虽不是亲人,可姐妹们待我们胜似亲人。我们感到从未有的关爱,来自神的大爱。特别是郑秀英姐妹,和妈妈有相似的经历,妈妈诉说的种种不适她都感同身受。她给了妈妈特别的安慰和鼓励,也是因为她自己彻底得医治的亲身见证,让妈妈才更容易接受神和神的话语。

  后来妈妈情绪稍稍稳定,就拉着她去教会。本来是想求神医治她的,反倒是我在第一次听到大家唱圣歌的时候,禁不住泪如雨下。好几个月以来积压在心底的莫大压力,随着流淌的热泪一下子都释放了出来。以后每次去参加主日崇拜,心中总是有种莫名的感动。每次总能看到大家热情洋溢的笑脸,听到大家关切的问候,更感受到大家发自内心的无私的爱。我们好像就是离家多年的孤儿又被送回了亲生父母的家,家里的弟兄姐妹虽然互不相识,却有着与生俱来的手足亲情。白秀英、林香兰等多位姐妹在我们还不认识她们的时候就主动和我们打招呼,妈妈被大家众星捧月似的围绕着。

  黄智奇和宋胜两位牧师对我们也是格外关照,多次为我们按手祷告。我把自己的感激之情和黄牧师分享,他用神的话语鼓励我要努力寻找神,向神呼求、祷告。“耶稣曾向人说:你们祈求,就给你们;寻找,就寻见;叩门,就给你们开门。……你们虽然不好,尚且知道拿好东西给儿女,何况你们在天上的父,岂不更把好东西给求他的人吗?”(参马太福音7:7-11)牧师还说:“你母亲生病,从人看来是不好的事,耶稣基督却可以用来作为祝福你们全家的机会。你以前不知道有神,也不会想去找,现在你肯找,也将要认识他。认识神是人生最宝贵的祝福。”

  真的要感激神的恩典,神让我这个一直自负足够坚强的人看到自己的渺小与软弱,更在我最无助、惊慌失措的时候用他宽广的胸怀、温柔的双手紧紧拥抱了我,让我一下子意识到神的爱才是我唯一的依靠。“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28)真正信靠神以后,把自己无法担当的都交到神的恩手上,感觉到从未有的轻松,更有平安、喜乐。

  信靠神蒙恩典

  2011年8月24日,一个星期三的晚上,麦希真牧师被邀请来做特别布道会,主题是“世界疯狂了,我有平安。”那是我和妈妈第三次去教会。神通过麦牧师把福音传给我们,告诉我们信靠神以后,罪恶得赦免、祸患得解决、黑夜中能歌唱、风浪中有稳妥,甚至面对死亡时都有把握。我被深深震撼,难道这不就是我们最最需要的吗?同时我也深刻认识了人身上的种种罪恶、对神的过犯。在麦牧师呼召的时候,我就有种深深的感动,拉着坐在我旁边的刘秀文姐妹一起走到前台。伴随我们脚步的是“患难中能歌唱”那首诗歌,“是谁让我在苦难中有喜乐?是谁让我在患难中能歌唱?是我的神,我的救主耶稣!”我已经不记得黄牧师带我们做决志祷告时说的什么了,只记得自己被圣灵感动,热泪流淌。这泪水中不再有无助委屈,而是由衷的感激和欣慰。我为自己在苦难中找到独一真神而庆幸。那天回家的路上雷雨交加,这在多伦多是非常少见的。我心里默默祷告:就让这大雨冲刷掉我们心灵中的种种罪恶,让我们靠主耶稣基督得胜的名获得新生。

  在后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看到妈妈明显的变化。她的眼神中有了神采,脸上有了久违的笑容,睡眠质量比以前明显好转,身体上的种种不适也越来越轻。以前连熟人都不愿意见,见生人更是躲到一边,现在变得主动和姐妹们打招呼,还主动把自己的变化和牧师分享。神的恩典真的是奇妙,我们每天晚上祷告只求可以睡得好些,疼痛麻木少些,从来不敢奢望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看到这么大的变化。转眼间,我在妈妈身上看到新生命的光芒。就如经上所记:“耶稣又对众人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约翰福音8:12)

  九月中旬,陪了妈妈将近一个月的刘秀文姐妹要去英国探望女儿一家人。起初我心里有些顾虑,担心她走了以后,妈妈会再次情绪低落。可在妈妈面前还要给她打气,就说:“神一定会听我们祷告,给我们预备。”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没有太大把握,到底神能安排预备谁呢?万万没想到,将近九十高龄的洪妈妈愿意让妈妈去她家。我们都于心不忍,她那么大年纪了,受得了这份辛苦吗?洪妈妈轻松地说:“这是神交给我的任务,是我应该做的。我们两个老人好适应,说不定她还能照顾我呢。你放心,她到我家,神就把她的那一份恩典也放到了我家,我没有任何损失。”就像洪妈妈说的,妈妈真的比以前还要好很多,非但不用我每天接送,还给洪妈妈买菜做饭。我们再次见证神的恩典,如果不是神如此奇妙的安排,妈妈恐怕不会这么快一个人走出去。所有的华丽词藻,都无法描述神的恩典有多么美妙。那真的不是我凭自己的智慧可以想到、可以预见的。“因神的愚拙总比人智慧;神的软弱总比人强壮。”(哥林多前书1:25)我们心悦诚服地把自己交给神,求神做我们生命的主。赞美神!把所有荣耀归给神!

  一生的祝福

  神不但医治妈妈的病痛,更教我们母女如何相处。“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书13:4-8上)我和妈妈性格中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们都很有主见,有时候有点固执;同时又都很自以为是,爱为对方安排,以至于谁也不能说服对方。虽然出发点都是爱对方,可这种爱有时候让人觉得受束缚,甚至有些透不过气来。信靠了神,明白了神才是我们生命的主,我们不必为将来苦恼,更不必为到底是听她的还是听我的而争执,听神的就对了,多简单呀!感谢神在我们身上做工,我们可以容忍对方不同的意见,可以一起为将来的生活祷告。

  神还告诉我:“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要孝敬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以弗所书6:1-3)爱妈妈,不是要依我的意志为她安排生活,而是要顺服她的选择。要包容她一切与我不同的观点、方式,忍耐暂时的坎坷苦难,相信神的安排自有他的美意,盼望明天总会更好。神如此大地改变了我,这将会对我们母女以后的生活有着深远的影响!

  至此,更加体会黄牧师那句话的深刻含义。“认识神是人生最宝贵的祝福。”神是我们脚前的灯、路上的光,让我们在黑暗中看到光亮,在绝境中看到希望,在劳苦时得到安息,在饥渴时得到滋养。找到神,真的就像在荒漠中找到甘泉,神的爱就像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甘泉,时时刻刻滋润着我们饥渴的心灵,让我们的灵命像溪水旁的树永不枯干,并按时开花结果。

  愿以诗篇第34篇总结我的分享:“我要时时称颂耶和华,赞美他的话必常在我口中。我的心必因耶和华夸耀;谦卑人听见就要喜乐。你们和我当称耶和华为大,一同高举他的名。我曾寻求耶和华,他就应允我,救我脱离了一切的恐惧。凡仰望他的,便有光荣;他们的脸,必不蒙羞。我这困苦人呼求,耶和华便垂听,救我脱离一切患难。耶和华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围安营,搭救他们。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诗篇3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