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你可能不会这样理解幸福

◆ 严 行

 

  在关于幸福的想象中,排列着:“财富、名声、地位、权势、佳美的形象、卓越的才华、众多的美女”等等人们所渴望的东西,每一样,似乎都值得人们一生追求。

  尘世的“幸福”,其实是“欲望”的正面表达。它是人希望在世界上讨到的最高满足。但由于“欲无止境”,因此,“幸福”总是清晰可见,却又不可捕捉。于是,人生就在对幸福的追逐与失落中,不断循环往复。

  几千年来,人们虽历尽艰辛,几无大功告成者,但人对幸福的定义,却一成不变。那些古老的欲求,在后现代的包装下,更加灿灿生辉,诱力十足:“财富、名声、地位、权势、佳美的形象、卓越的才华、众多的美女……”,这些让人欲生欲死的东西啊!

  几千年的人类历史上,有谁真的全部拥有上述这些标志幸福的东西吗?

  还真有这样的人。那就是距今3000年前,以色列国的大卫王。

  在那时的世界上,以色列是头号强国,大卫是伟大的国王,不用说,他手中的财富无可计数,他的名声远播四境,他的地位至高至尊至贵,他的权力无人可比!如果说,“财富、名声、地位、权力”不过是王位带给他的,那么看吧,那些与王位无关的东西如何呢?大卫形象英俊,超乎众人,极少形容人的外貌的《圣经》,竟两次形容他是“面色光红、容貌俊美”。除此,大卫还具有卓越的才华,《圣经?诗篇》中记载了大卫所作的许多诗篇。大卫的音乐才华更是出类拔萃。此外,作为领袖,他擅于领导,既懂军事、又英勇作战,率领全军冲锋陷阵。大卫可谓当世首屈一指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音乐家!大卫深得民心,自然也深得女性喜爱,大卫战胜巨人歌利亚凯旋而归时,《圣经》记载说:“妇女们从以色列各城里出来,欢欢喜喜,打鼓击磬,歌唱跳舞……,说:‘扫罗杀死千千,大卫杀死万万’。”(撒母耳记上18:6-7)那场面,那情景,绝对不亚于今日歌迷们追逐歌星的热度。美女对大卫来说,更不会缺乏了。

  哦,大卫让我们看到,历史上确实曾有人将幸福所代表的全部好处都集于一身啊!

  那么,大卫是怎么理解幸福的?他说:“得赦免其过,遮盖其罪的,这人是有福的。凡心里没有诡诈,耶和华不算为有罪的,这人是有福的。”(诗篇32:1-2)

  从上面大卫的道白中可知,大卫眼里的幸福,与人所追求的“财富、名声、地位、权势、佳美的形象、卓越的才华、众多的美女……”全都无关,幸福居然是——罪被遮盖,上帝不算为罪!在平常人看来,这算是什么幸福?!

  然而,这却是一位拥有常人所渴望的全部幸福的人,所道出的幸福真谛。

  

  大卫说出这样的话不是偶然的,这是大卫从自身生命历程中所得到的最深切的体验和认识。因为大卫曾因罪失去了幸福感——即使他仍然拥有世人所渴慕的一切幸福。那就是举世皆知的偷情与谋杀事件。

  大卫在一个身心松驰的下午,看见了正在沐浴的美女拔示巴,他一时性起,招拔示巴寻欢。不料拔示巴怀孕了,而她的丈夫乌利亚正在前线为国征战……。

  “事情正在悄悄地起变化”。

  将士前方浴血奋战,国王将人家的老婆弄大了肚子,这无论如何说不过去。大卫找借口招乌利亚回朝,好让他与太太有机会同房,将太太有孕的事归到作丈夫的头上,把丑闻遮掩过去。

  然而忠勇的乌利亚坚决拒绝回家,他说:“……我主的仆人都在田野安营,我岂可回家吃喝,与妻子同寝呢?”一连两夜,他都只睡在宫门外。

  大卫无耐,只好密谋叫元帅约押派乌利亚到险境,然后撤出军队,让乌利亚被杀。

  事已至此,谋杀乌利亚就是大卫无可选择的选择。大卫并非安心要杀乌利亚,如果大卫有任何其他的方式可以弥补这件事,大卫一定不杀乌利亚。只是大卫无路可走啊。此时此境,想必大卫一定后悔至极!“我干嘛那一天要做那档子事?!就为那一时快活、就为那一次性出轨……惹出这样的麻烦!”一失足成千古恨啊,若有什么能抹平此事、能遮盖此事,大卫一定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可是,大卫有钱,钱不能除罪;大卫有权,权不能遮罪;大卫有才华,才华不能弥补……大卫被逼到墙角了。罪啊罪,让大卫如此进退维谷。

  大卫尝到了罪的苦果,真是苦不堪言。

  乌利亚就这样死了。大卫接拔示巴入宫。事情似乎总算平息了。人不知,鬼不觉。

  大卫瞒得了世界,但瞒不了神。上帝耶和华让先知拿单责备大卫,大卫痛悔万分。他知自己的罪虽无可挽回,唯有耶和华的宽恕和赦免能从罪中拯救他。大卫写了诗篇51篇,恳求神“按你的慈爱怜恤我,按你丰盛的慈悲涂抹我的过犯。求你将我的罪孽洗除净尽,并洁除我的罪……”,他知道,神对“忧伤痛悔的心,必不轻看”。他求神“为我造清洁的心,使我里面重新有正直的灵”。

  这篇记载着大卫犯罪丑闻,又记载着大卫认罪悔改的诗,几千年在全世界流传。既张扬大卫的罪行,也广传大卫的忏悔,更彰显上帝的公义与怜悯。这正是圣经记载的历史与人所记载的历史的不同之处。

  试想,大卫这件事若放在中国历史上会如何?第一,国君与哪个女人春风一度,算个什么事?哪值得这么大惊小怪?第二,就算是君王有过,也不过小事一桩,算不得“历史事件”,不会被记入史册;第三,“臣为君隐”,王者的过失,只能属于“隐”的对象,哪有可能毫不避讳地写出来?第四,在中国“王权至上”的高度集权的专制条件下,只可三呼皇恩浩荡,岂可对皇上的过失指手划脚?歌功颂德尚恐不及,哪个史学家胆敢把这事写在历史上?第五,谁见中国历史上有哪个国君为自己的这类丑闻悔过认罪的?那些所谓《罪己诏》,哪个不是出于政治目的?

  三

  罪会蔓延。

  大卫的后院失火了,大卫的长子暗嫩强奸了同父异母的妹妹他玛。大卫很恼怒,但他对暗嫩却没有一声责备。批评暗嫩的奸淫行为吗?若暗嫩反问“你和拔示巴的事怎么解释?”叫大卫如何反驳?

  拥有最高权力的大卫,由于他自己所犯的罪,使他失去了管教的权柄。罪,否定了人的权力。

  他玛的同母哥哥押沙龙怀恨在心,终于谋杀了暗嫩。这一回,大卫更恼怒,但他对押沙龙也没有一声责备。批评押沙龙的谋杀行为吗?若押沙龙反问“你杀乌利亚的事怎么解释?”叫大卫如何反驳?

  元帅约押曾杀掉大卫的两员大将,大卫在死前留给继承他王位的儿子所罗门遗嘱之一,就是要所罗门杀掉约押,不使他白头下阴间。大卫为什么自己不杀约押?因为他失去了杀约押的权柄。乌利亚的死是他通过约押执行的,他的短处就在约押手上……

  “木桶效应”表明,木桶的容量不取决于其最长的那块板,而是取决于最短的那块。罪,就是大卫的短板。灵性上的一时软弱,铸就大卫半生要面对的一系列可怕后果。金钱不能挽回,才智不能挽回,权力不能挽回。所犯下的罪,如同枷锁,让人一直处在它的捆绑中,再也没有真正的自由,再也没有真正的快乐!

  大卫以自身的经历明白了这样的道理:生命中最根本的不幸就是罪。

  而罪又是人自己无法解决的。政治、宗教、文化、科学……,人的一切手段都无能为力!

  因着这样的认识,大卫才心悦诚服地表示:一个人的最高幸福,不是别的什么,而是他的罪被遮盖,被洗净,他的罪在上帝那里不再被纪念,上帝不算他为有罪的。

  有什么能比这福份更大,有什么能比这更幸福?被赦免,蒙恩典,除去罪过,算为义人,从此,可以清白地、堂皇地、正直地、平安地活在上帝的面前!大卫倾吐出的这些话,是他饱尝罪的恶果,历尽罪的折磨之后,由衷所发的肺腑之言啊!

  

  由于这样的原因,大卫写下了至痛的悔罪诗,为自己的罪向上帝耶和华忏悔,求宽恕,求洁净。

  大卫的认识是深刻的。首先,大卫看到上帝的临在,一切罪行都逃不过上帝的眼睛,暗中行事似乎可以瞒人,但在上帝眼里是一清二楚的。与拔示巴的奸情和谋杀乌利亚的罪行,并无几人得知,但上帝派遣拿单指责他的罪行,大卫明白上帝永远在场,上帝掌管一切,上帝知晓一切,大卫也知道他自己无可隐藏。因此他对上帝耶和华说:“我在你眼前行了这恶,以致你责备我的时候显为公义,判断我的时候显为清正”。大卫在罪中更看到自己的不义和上帝的公义。第二,大卫看到了他生命中的罪性,他看到这原罪的真实存在。他说:“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这种深刻的原罪意识,让大卫对自我从此有了警醒。第三,通过看到自己的罪并通过向上帝悔罪,大卫更加认识了上帝的心意,更了解上帝的爱与恩典。他说:“你所喜爱的是内里诚实;你在我隐密处必使我得智慧。”最后,大卫向上帝祈求“不要从我收回你的圣灵”,他愿与神同行,“使我仍得救恩之乐,赐我乐意的灵扶持我。”让他由于上帝的洁净,可以被拯救,可以继续传扬赞美上帝的话。

  大卫不怕自己的丑被揭,他的悔罪诗从他当朝之世,直传千古,影响深远。

  上帝耶和华是大有恩慈的,“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大卫的真诚忏悔终蒙上帝悦纳。虽然从上帝的公义出发,罪必要付出代价,大卫与拔示巴的第一个孩子必死(此后大卫其他儿子的死也与这一罪行的后果相关),但耶和华却拣选了大卫的第二个孩子所罗门,因为所罗门是悔改的果子,为上帝悦纳。

  大卫走过了罪的死荫幽谷,他在自己的经历中再清楚不过地明白,人间的一切幸福都不及罪蒙赦免,神不算为有罪!因为这才是真正的解放,这才是人真正的自由。

  大卫之后的1000年,主耶稣道成肉身来到世上,他以自己十字架上的救赎,为罪人开出一条新路:信他的,罪就被耶稣的血所遮盖,就可以称义。这是上帝应许给世人的最高幸福,由圣子耶稣亲自传讲,这信息,就是“福音”。

  人一旦从罪中摆脱出来,就会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幸福。这就是大卫所认定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