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以十字架为中心的宣教神学

◆ Bob Morris


  不受欢迎的十字架

  1. 雅典对比哥林多

   使徒保罗是一个大师级的布道者。他十分善于针对听众的需要讲道。路加在使徒行传17、18章告诉我们,保罗曾在帖撒罗尼迦、庇哩亚、雅典和哥林多短时间轮番讲道,他所讲道之处,听道的人纷纷信主。

   在帖撒罗尼迦,一些犹太人和众多外邦人,包括一些有名望的妇女,都信了主。在庇哩亚,信主的人更多了。但雅典人对基督信仰的回应不是很强烈。在雅典,保罗讲得更富哲学性,引用了雅典诗人的诗句,以便迎合雅典人对辩论与逻辑的热爱。不幸的是他在雅典并没结出什么果子。虽然有一些回应的人,但比其他几个地方少很多。

   保罗结束了在雅典的逗留,去哥林多住了一年半。不久保罗写了一封给哥林多人的书信。他总结了在雅典和哥林多的经历:“弟兄们,从前我到你们那里去,并没有用高言大智对你们宣传神的奥秘。因为我曾定了主意,在你们中间不知道别的,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我说的话、讲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语,乃是用圣灵和大能的明证,叫你们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哥林多前书2:1-5)

   听起来保罗在雅典开展事工的方式与其它地方的方式有矛盾。会不会是保罗在以“圣灵和大能”的哥林多事工来对比“高言大智”的雅典事工呢?这其间的差别就是以十字架为中心的神学带来的。当我们的宣教以十字架为中心,我们虽软弱,但圣灵是强大的。当十字架不再是我们福音的焦点,我们就必须倚赖我们的讲话技巧和世俗的智慧。

  2. 十字架让每个人讨厌

   让我们说清楚:以十字架为中心的神学宣教让一些人特别讨厌,而这些人恰恰是我们试图接触的。把十字架当成装饰品戴在身上在今天大行其道,但宣扬十字架的救恩便让所有人厌恶已极,除了那些已经接受了福音的人。保罗给小亚细亚的听众,包括犹太人和外邦人,讲道时讲到了这一点。

   “犹太人是要神迹,希腊人是求智慧,我们却是传钉十字架的基督,在犹太人为绊脚石,在外邦人为愚拙;但在那蒙召的,无论是犹太人,希腊人,基督总为神的能力,神的智慧。”(哥林多前书1:22-24)

   在雅典或多伦多,只要你用人们的逻辑或理性来吸引他们,他们便会听你说话。在会堂里,你若是行了一两个神迹,也会被人拥护。可一旦提到十字架,人们就觉得被冒犯了,即便是今天也如此。一位名为约翰?加里森的宣教士听说印度的古吉拉特经历了真正的属灵复兴,曾经的醉汉成为了极富魅力的基督徒。但当约翰去那里教导圣经的时候,却被当地的长者要求行神迹来证明他教导的资格。约翰坚称他有的只是神的圣灵和神的话语,于是村民没有允许他进来,他们认为单单宣讲十字架是不够的。

   今天十字架对于一些自称为基督徒的人都是很讨厌的。一位圣公会的牧师认为“教会传统的对十字架的理解是荒唐和令人厌恶的。”另一位神学家写道:“神为了救赎世人而谋杀了亲儿子的想法是残暴和违反伦理的。这把基督教变成了‘宇宙级的虐童’。”

   约翰?斯托得在1988年的国际福音学生团契大会中针对上面的评论作出了回应:

   我们如果认为我们可能让地道的(以十字架为中心的)福音受欢迎,那便是自欺欺人了……它在高举理性的时代显得太过幼稚,在多元文化的时代显得太过单调,在自信高涨的时代显得太过卑微,在放任自由的时代显得要求太多,在民族主义大行其道的年代显得太不爱国……我们要跟我们的亲友分享什么呢?是地道的福音呢,还是为了迎合人们的骄傲而被腐化的福音?

   这是每个参与宣教的人都面临的问题:我们是宣讲被钉十字架的基督呢,还是合人心意的福音呢?

  没有十字架的宣教

   如果没有十字架,福音会变成什么样呢?那应该就像今天许多地方我们所看到的宣教结果一样:

  1. 成功主义福音

   成功主义福音教导人们相信所有的信徒都有权享有健康和富裕的祝福。我们可以通过两种途径来取得这些祝福:一种是积极大胆的相信。我一位在巴基斯坦的朋友需要一辆面包车来维持事工需要,作为成功主义福音的信徒,他坚信必须要放胆向神提出要求。于是他祈求神给他一辆面包车,为了显示他的信心,他要求神给他的车是绿色的。他最后得到一辆破旧的公车,但的确是绿色的。他将此作为神回应他祷告的凭证。另一种换取神祝福的途径是透过虔诚的十一奉献和捐款来“撒种”。这就是传讲成功主义福音的牧者都很富有的原因。成功主义福音在美国大行其道,在非洲和北美洲飞速增长的教会中也很盛行。

   神将祝福应许他的子民,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这祝福不常常是经济上的富足和身体的健康。成功主义神学的问题是它欠缺了对信徒如何处困境的教导。困境是生活中很实际的情况。有一年我在印度教高中,两个高一的女孩被检查出患有侵袭性白血病。一位学生的父母是相信神只赐健康和好处的宣教士。他们坚信神会医治他们的孩子,还当众感谢神听他们求医治的祷告。另一位学生的父母是门诺派信徒,他们也求神医治他们的女儿,但同时也相信神的主权并求神成就自己的旨意。最后两个女孩都去世了。相信成功福音的父母信仰上受到很大冲击,从此离开了印度。另外一对父母留在了印度并一直真诚地服事神,他们认识以十字架为中心的神学,所以他们知道如果不是他们的主遭遇了困苦,他们就无法面对人生的风浪。

  2. 以行为称义的宗教

   没有了十字架我们只剩一个靠自己以行为称义的宗教。世界上除了基督教以外的其他宗教都是这样的。你必须争取救恩。或者,像伊斯兰教所教导的,如果你所行的善多过你所做的恶,你便有资格进天堂。与此对立的是十字架的宣称:“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也不是出于行为,免得有人自夸。”(以弗所书2:8-9)我们的救恩是靠基督在十字架上所作的,不是我们所作的。我们在宣教的时候要特别留心不要讲与之相反的。尤其是短宣的时候,短宣的重点往往是做事情——建立教会、挖井、帮助福利院等等——会有将福音掺水的危险。这些事情都是好的,但他们不是宣教或福音的全部意义。我们应当将我们所作的工作转化为福音的信息,那就是我们只有在基督所钉的十字架上才能找到救恩,而不是在我们所行的善工上。

   没有十字架的宣教还意味着:

  3. 基督教只是世界上众多宗教之一

   没有十字架我们所讲的信息与其他宗教的信息没有区别。所有的宗教都教导我们做好事当好人。我的一位朋友,诺曼?霍尔布鲁克,去尼泊尔的第一年就遇到了这个问题。他决定先让当地人透过他的好行为认识基督,然后再慢慢传讲福音。尼泊尔人本来相信的是轮回因果——你今生收获的是前生播种的后果。诺曼刚到尼泊尔的时候,语言存在许多障碍。一年后,他的尼泊尔话进步了许多,有一次两位当地人的谈话使他震惊了:“这人前世做了什么孽啊,现在沦落到要离开加拿大来到这穷乡僻壤的地步。”诺曼意识到他最好开始讲述十字架上的恩典和饶恕。十字架使基督教与其他宗教区别开来。

   忽略十字架还会带来什么后果?

  4. 傲慢的传道人及对成功的迷恋

   没有十字架,宣教就成了人为事业。我们人类非常擅于建立机构、管理协会、战略部署,以及调动人员和资金。我们擅于借助评估事工的结果来衡量我们的成就。但在这样把宣教当作管理的背景下,我们会怎么评价十字架呢?它看来无非是失败。没有人比十字架上的耶稣基督更失败了,但那却是他战胜罪恶和黑暗势力的最荣耀的时刻:“神赦免了你们(或作我们)一切过犯……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它撤去,钉在十字架上。既将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掳来,明显给众人看,就仗着十字架夸胜。”(歌罗西书2:13下-15)

   也许我们用来衡量成功的方法错了。这就是十字架,它一反大多数机构的价值观,并且挑战成功的定义。如果我们有一个以十字架为中心的宣教神学,我们会不那么执着于世俗对于成功的定义。这就是保罗在歌罗西书2:15所说的。以十字架为中心的宣教神学挪去传道人的自大。有什么好自夸的呢?传道人唯一的自信应当来自圣灵的能力。“夸口的,当指着主夸口。”(哥林多前书1:31)

  以十字架为中心的宣教神学

   与刚才我们所讨论的没有十字架的宣教不同,圣经呈现给我们的是一个清清楚楚的以十字架为中心的宣教。这里我要引用克里斯托弗?怀特所写的《宣教的上帝》。

  1. 十字架是宣教的能力

   保罗在我们前面读到的经文中说得清清楚楚:“因为十字架的道理,在那灭亡的人为愚拙;在我们得救的人却为神的大能。”(哥林多前书1:18)

   在所有的宣教中我们都会面对邪恶的势力和撒旦的国度。我们宣讲耶稣是救主也好,与非正义或贫穷抗争也好,服事疾病的人也好,我们都能见到魔鬼的工作。我们无论做什么都要挑战牠的权柄以及黑暗与死亡的国度。那我们是靠什么权柄做这事呢?就像克里斯托弗?怀特在《宣教的上帝》中写到的:“只有十字架打败了邪恶的势力。”(第35页)一定要谨慎,不要以十字架以外的能力来从事宣教。

   路加在使徒行传19:14中讲述了一个犹太人没有靠着耶稣的名赶鬼的事情:“恶鬼回答他们说:‘耶稣我认识,保罗我也知道;你们却是谁呢?’恶鬼所附的人就跳在他们身上,胜了其中二人,制伏他们,叫他们赤着身子受了伤,从那房子里逃出去了。”(使徒行传19:15-16)

   在我10岁左右的时候,一位国际事工差会的宣教士曾给我讲过一个生动的故事。汤米?提特康姆是全身心投入宣教的一位宣教士,也是最早在尼日利亚北部的穆斯林人中宣教的人。有一天他在当地的菜市场看到一群人围观一件奇事,一位妇女盘着双腿悬在离地一尺的地方。汤米意识到这是魔鬼的工作,他立刻冲进人群中奉耶稣之名命令鬼从那人身体里出来。出乎他意料的是,他当即便被重重地摔在地上,昏迷不醒了。他回到家中祷告,招聚了当地的信徒为他祷告,他自己则回到市场去找那位妇女。这次他谦卑战兢地呼求耶稣将那位妇女从邪恶的势力中拯救出来,她便落了下来,汤米将她从地上救起。

   只有十字架的力量能让我们与邪恶的势力抗衡,因为十字架就是神的能力,也是神的事工。

  2. 十字架是宣教的资源

   自从始祖堕落,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及历史上的每个时期都充满了噩耗。人类污染了一切。诗篇的作者说:“我是在罪孽里生的,在我母亲怀胎的时候,就有了罪。”(诗篇51:5)“并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诗篇14:3下)

   但另一方面,神让基督上十字架的事却是个大好的消息。“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罗马书8:1)只有在十字架上有饶恕、公义,罪人得洁净。(参怀特《宣教的上帝》,第315页)

   我们能献给世界的一切都源于十字架。宣教从基督在十字架上的死开始。如果不是十字架,我们无法给罪人任何希望,罪这个问题也得不到解决。只有因着十字架,我们才能将人们从死亡的恐惧中释放,并应许他们死亡最终将被战胜。

   十字架是所有宣教的资源。宣教从十字架开始。十字架也是我们属灵能力的开始。有十字架才有福音。

  3. 十字架界定了宣教的范围

   上次的信息(参见《溪水旁》第29期《以宣教为中心的十字架神学》一文),我们讲到神的计划是让万物都借着基督与他和好。宣教的范围远远超过个人的得救。我们生活在崇尚个人主义的时代。我们看待十字架救恩的角度也被其影响。我们很自然地看到个人的需要。宣教的范围是整个宇宙。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建立医院、学校、农场、环境保护区、信用社和企业都当成宣教,因为万物都服在主基督之下。他在十字架上是为所有被造之物而死。

   只有在十字架上我们见证了万物被医治。(参怀特《宣教的上帝》,第315页)

  4. 十字架定义了宣教的内容

   神爱世人,甚至让他的独生子死在十字架上。这就是宣教的内容:爱。没有什么比十字架更加有说服力地表达爱了。十字架表现了人们最恶劣的恶行和神最伟大的作为。人类还没发明出比十字架更残酷的刑罚。而另一方面,“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约翰福音15:13)

   这是我们一直在传达的关于神之爱的信息。尽管我们与神为敌,尽管我们都是罪人,神还是爱我们。十字架就是证明,保罗在给罗马的书信中写到:“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8)

  5. 十字架是基督的独特性,除他以外,谁是神的羔羊呢?

   无论我们去哪里传福音或宣教,我们总是会遇到其他宗教的信息。这些信息告诉我们如何取悦神,有些会提供一些必须遵循的法则,有些告诉我们该相信什么,但大部分宗教都教导我们如何做人。可是,没有任何其他宗教告诉我们人类的问题在哪里。人的问题是什么呢?不是无知,不是贫穷或不公。人类最根本的问题是罪。而解决罪这个问题靠的不是道德法则或宗教仪式,而是一位救主——替我们而死的神羔羊。只有一个人做到了这一点,那就是道成肉身的耶稣基督。他是独一无二的,十字架就是他独特性的表彰。他是唯一一位自愿为信徒舍己的宗教领袖。没有了十字架,耶稣不过是又一个宗教导师,又一个典范而已。但只有他为赎我们的罪而死。

   十字架定义了耶稣基督的独特性。

   让我以克里斯托弗?怀特的话来结束:

   十字架是神的宣教中不可避免的代价。说十字架是我们在宣教中不可缺少的中心也是同样真实和有圣经依据的。所有基督教宣教都源于十字架——那是宣教的资源、能力,且定义了宣教的范围。把十字架看做整全并合乎圣经的宣教的中心是十分必要的。也就是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以钉十字架并复活的基督之名。(参怀特《宣教的上帝》,第314页)

   希望华人福音堂的宣教也可以这样。

   Bob Morris 弟兄在协同差会侍奉。本文由本刊同工根据作者在2011华人福音堂差传年会主题讲座的英文讲稿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