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信靠主耶稣生命得更新

◆ 蒋瑞珠

  今天能向世界宣告我是神的儿女,是属上帝的,我真是满心欢喜和激动。没想到这一刻的来临竟然要等到我43岁的时候!感谢父上帝,感谢主耶稣,赐下他的怜悯和救赎,用宝血遮盖了我的一切罪和羞耻,让我今天有了重生的机会,从此有了依靠,有了盼望。

  早在高中时期,就有同学向我传递福音信息。那时他们只是叫我去信主,也不懂福音的含义。而我当时是拜偶像的,所以根本就不信上帝。自己如碰到大事,一般就去烧香拜佛求保佑,感觉和信上帝也没区别,都是求平安。在之后的20多年中,特别是移民加拿大后,总有人断断续续向我们传福音,而我们总是逃脱。但是心里想给儿子选择的权利,不能因为我们不信就让他失去接触基督教的机会。所以礼拜天就把儿子寄放在高中同学何玲的家,想让他随他们一家去教堂。没想到儿子坚决不去教堂,这下我更有理由不去接触,不去追求,安心过这种没有思考的生活了。

  从以前的不信和拒绝到现在的认罪悔改,如此巨大的变化让我的亲友感到吃惊,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因为从我去教堂到决志信主只有5个月时间。我虽然还没读完整本圣经,不懂得在圣经的哪一页能找到主的话语来告诉别人我的感动,但是这些话语却总在我软弱的时候回响在耳旁,我才理解我们真的是神所拣选的。所有的这一切决不是偶然,姐妹们告诉我,人的尽头是神的开头。我信主的过程正印证了这句话。

  信靠主耶稣,平安喜乐

  我们一家在2002年移民加拿大,考虑移民的理由在我这方面是想逃避一些压力,但更主要是为了孩子。那时认为加拿大是孩子和老人的天堂,再过20年,我也步入老年的行列,所以先让儿子享受这种待遇。而且觉得儿子本来就很聪明,在这种环境下可能会有更好的发展,在这种心态下当然对他寄予厚望。当年他只有6岁,也很听话。虽然移民的初期生活比较艰苦,但一家人也其乐融融。

  孩子开始长大了,特别是步入青春期后,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我们住在西人区,没有几户中国人,自然他也深深地融入到当地的文化中。这时他在改变,而我没变,我还是用中国的老一套方法来教育孩子。父母的权威地位不能受侵犯,不管怎样,一定要先听父母的。他会问原因,我只能告诉他,你现在还小,不懂,以后就会慢慢明白的。即使有理由,我有时也无法和他交流,我英文不好,他就会挑毛病,他又不懂中文,自然也不服。

  因为他是我唯一的儿子,我真的很想保护他,怕他将来受伤害,特别是担心将来我们作父母的不在世上了,当他人生不如意时,谁会陪他一起叹息,一起流泪,摔倒的时候谁来扶他一把。所以用恨铁不成钢的心情,用比较严厉的方法来管教孩子,希望他将来能够靠自己的能力度过人生的每一道坎。我想他以后会感谢我的,所以没有用爱的方式来教育和引导。以至于这两年来我和他之间战火不断,天天口角冲突,有时甚至身体冲突,家里日日不得安宁,我先生就像救火队员一样,也倍感伤心。我们都是身心俱疲,我对儿子好绝望,有时甚至想放弃母亲的权力。

  2010年10月底,因为海南航空首航中国,推出特价票,我就想独自回国看看老母亲,顺便和几个好朋友痛快地聚一聚,散散心,享受一下假期,还可以找熟悉的省妇幼医院的主任医生检查身体,因为加拿大的医生说我可能已进入预更年期。

  没想到在国内体检的结果是确诊我患有卵巢巧克力囊肿和其它并发症,医生建议手术切除子宫和两侧附件。我思前想后,最后决定在国内动手术。在预定手术的前一晚,我请医院的朋友出来再聚一次,我们聊了很多。最后她说,“有的人做了这个手术后,生不如死。如果可能,你还是再和你先生商量一下。”这句话把我惊醒了。我其实一直在担心先生在加拿大的生活,因为手术前后需要在中国呆半年。他又要开店,又要照顾孩子,而且店里还没有找到帮手,怕他也累坏了。再说这个手术有很多后遗症,所以我最终取消手术,于圣诞节前回到加拿大。

  回来后,想想心里觉得很悲哀。5年前先生被误诊为胰腺癌,其实这20年来他身体一直都不好,孩子现在让我如此绝望,自己又得了这毛病。这几十年来日常的生活起居都是我在照顾他们,如果我真的倒下,在异国他乡,独自一人,这个担子实在好沉重!

  这时候,老同学文萍因为得知了我的病情,就带着她70多岁的妈妈,冒着大雪用她宝贵的假期来看我。她教我做体操,同时向我传福音,文萍说:“瑞珠,我就像在沙漠里发现了水泉,一定要告诉你,我不能据为己有。”以前她曾向我传过福音,但是我总是告诉她我不想接触,因为看到有些基督徒的行为还不如非基督徒,我很失望。文萍妈妈是我哥哥的中学数学老师,是在5年前移民加拿大后受洗的。

  我想,文萍是非常有智慧的人,而且非常纯洁,她和她先生都是研究生,他们是当年到新加坡工作后受洗的,现在她妈妈也受了洗。又联想到当初在中国准备动手术时,我的另外一个同学(她得了癌症,同样做了全子宫切除手术)就打电话问我有没有信主,我说没有,她说她是信主的,所以做手术时她一点都不害怕,因为知道主必看顾,她同病房的人都很惊讶。我想这里肯定有很美好的事情使得这么多人去追求,我是否应该再去了解一下?

  就这样,我和先生来到了华人福音堂。没想到每一次诗班献诗时,那些诗歌都让我泪如雨下。在这里,我找到了爱,主耶稣他爱我;在这里,我找到了依靠,我可以卸下重担了;在这里,我受到了管教,圣灵开始感动我、责备我;在这里,我的两个死结被打开了。其一是人的原罪,通过黄牧师的福音班和刘民和牧师的布道,我对原罪有了清楚的认识;另一个就是基督徒的行为,何玲姐妹的一席话,让我如梦初醒。她说看基督徒的行为不要单看人,人不是神,没有一个是完全人。有人说自己是基督徒,但不一定真是,即便是受了洗,也不一定是真正的基督徒。这下我才知道我们要信的是又真又活的基督耶稣,不是那些基督徒,那些有不良行为的基督徒不应该成为我寻求基督的绊脚石,他们也是和我一样需要基督耶稣的光来照亮、灵命需要不断增长的一群人。这样我就跪下认罪,求主耶稣来救我。

  感谢主,在我破烂不堪的时候你拣选了我!每一次的主日崇拜,每一次的听道都让我知道光靠人的智慧我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包括孩子的教养难题。尽管我也看了很多有关如何带大男孩的杂志和书,看的时候也觉得很有道理,但就是行不出来,因为没有依靠,没有责备。但是当我心中有主的时候就不一样了,人是上帝创造的,主耶稣知道我们的心思意念,知道我们的软弱,所以早在两千年前就已经把如何处理好家庭关系的话明明白白地记载在圣经里。我真的很后悔,后悔自己过去有颗刚硬的心,没有更早地去寻找主耶稣,所以才有以前那么多的痛苦和挣扎。

  我在这里要对儿子说“对不起”,以前我总自以为是,一切都是为他好,但是用了不恰当的方法批评,伤害到他的自尊心。也没有用一颗包容的心来担当孩子所犯的错,让他感受不到我的爱,而只觉得我恨他。主告诉我们要彼此相爱,伤害的话语不可出口,更何况是我自己的儿子。真的,只要我们能活在主里,让主的话语光照我们,常常查考圣经,听主的话,我们心里一定会有喜乐和平安的。

  感谢主,透过儿子和疾病带我来到上帝的面前,得蒙拯救。也通过为人父母这个人生功课,让我经历母子感情的磨难,学习如何做父母,如何忍耐,如何爱人,如何谦卑地作人,即使对自己的儿子。我儿子现在还未归主,求主光照他,拣选他,使我家成为基督之家。

  经历祷告的力量和神迹

  感谢主的拣选,在此我要感谢弟兄姐妹为我们夫妻灵命的祷告,才让我们今天能同时走在十字架的道路上,尽管我知道这条路的艰难,但我还是愿意。

  以前我真的不知道祷告的力量。记得在决志的那一天,我有一个很重的思想负担,就是如何面对我妈。因从小至今,我妈是初一、十五到处烧香拜佛,家里还供着偶像。而我知道将来我妈过世时我是不能跪拜的,这在没信主的世人看来是很不孝的。想到我妈真的是非常爱我关心我,供我读大学,帮我带孩子,包容我的一切错误和难处,所以我不知该如何处理这件事,那时我还不懂祷告。

  有一天我在午睡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句很严厉的话语,“你怎么还不起来祷告?”我就被惊醒了,吓得不知不觉地跪下。我想我要祷告什么呢,可是一边想一边马上口不停歇地为我妈的得救祷告,求恩主怜悯我妈不认识主,还活在罪里,求主降恩典到我妈身上,我感觉不是我在说话,但是等我祷告完睁开眼睛发现我眼前的床单已湿透。等我晚上打电话给我妈的时候,我妈竟然开导我,叫我做一件事像一件事,信了主,就要行出来,每天要祷告,而且要叫我先生祷告。感谢主的怜悯,知道我的软弱,不仅让我卸下这个重担,也让我有了传福音的机会,又让我再次经历主的爱,让我知道我们的恩主是听祷告的神,也让我感到了我生命的变化。

  恳求父神使我能紧紧跟随主的脚步,靠着主的话语天天过得胜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