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壓傷的靈」主恩暖融

 

真 恩

 

 

生命的主耶稣基督总是以他慈爱宽恕和忍耐医治我创痛破碎的心。感谢主的恩典,神一点一滴用他温温暖暖的话语安慰我那压伤的心灵。在这里无论如何也难以诉尽父神的大爱。虽然道路崎岖,但是主的恩典丰丰富富满溢我的心田,实在够我用的。

 

 

是多年前就已成为神的儿女。对神的信心推动着我在教会中的服事工作。无论是唱诗班、教儿童主日学、准备茶点,数奉献、带领团契……和弟兄姐妹们在一起时真是很开心。但一离开他们,才发现我的内心没有一点喜乐,在家里和丈夫的关系常常成为我无名的重压潆绕在心头。渐渐地我不愿与弟兄姐妹们分享。内心的虚慌使我担心被其他弟兄姐妹们发现我的秘密。怕他们认为我这位在人前人后都表现得这么热心的「基督徒」,怎么会在背后有这样一个不和谐不美满的婚姻生活。

 

积攒仇恨苦毒 争斗两败俱伤

 

和丈夫结婚已近二十年。多年来,我在没有被他尊重的情况下生活着,不但没有如同圣经里所说的"人要……与妻子连合,二人成为一体”(马太福音195〕的婚姻关系,而经常彼此在家庭经济分配上争斗不休。我过去一直对吃什么、穿什么、怎样用钱、身份,地位看的并不重要,但对否定我价值的人,我就有对抗,以无声抗有声。虽然表面上服从,心中却是悖逆。这些年丈夫固守"物质重于一切”的理念,所以他对生活患得患失,想以不变应万变成为他的人生准则。他以为只要省吃俭用衣食无缺,这一生就满足了。有时我劝他信耶稣,说耶稣会改变你。他回答我说:「我如果有了你这份工作,我一定信耶稣。」我心中回答说:「如果你真的有我这份工作,你会信耶稣吗?」时时冷战,多年来聚积的「苦毒」深植在我的内心深处无法脱掉。对于一个渴望被丈夫疼爱的女人来说,得不到体谅,多年「苦毒」不断压伤我苦痛的心灵。这状况持续多年,我和丈夫的关系完全僵化。

 

觉得我的一生受的待遇极不公平,我要为此抗争,而且要抗争到底。虽然我知道圣经多处教导,作妻子的要在各样的事上顺服自己的丈夫,但我那时想到的全是自己的委屈,结果就偏行已路,拒绝接受神的这条诫命。我为自己找到的借口是主耶稣也在多处教导作丈夫的要爱他们的妻子如同爱自己的身子。我的内心开始变为易怒、敏感、沮丧、焦虑,对丈夫也开始不信任。我变得非常厌恶憎恨他。尤其在他失业,工作时有时没有的几年中,每次我下班回家,一进家门他就恶脸向我,我也不甘势弱地回敬他。彼此仇恨争战,愈演愈烈,最后形同陌路。我虽不跟他多言,但我的内心极其轻蔑他。在家里得不到平安喜乐,就以在教会积极服事以期减轻和缓解我内心的压力。但我那时的事奉将眼盯在我自己。自然神不会因为我在教会的服事,就减轻我的处境。真是感谢赞美神,现在我才明白他要借此管教我,要我透过这样的环境考验我对神的信心和倚靠有多少。

 

释放捆绑 能力显明在我心

夫已在一次布道会中决志信主,此后也参加过几次崇拜聚会。后来就再也不去了。我认为他没能从我这个基督徒身上看到生命的改变。所以每次当我用言语回击丈夫的时候,他就对我说:「你这个基督徒是怎么做的,依你的样子我才不会去教会」。我听了之后,如针扎刺痛着我的心。我心中真有说不出来的愧疚。我实不配做神的儿女。一想到我如果继续这样跟丈夫敌对下去,就等于绊倒他把他推进到地狱。这是大罪呀!这不是神所喜悦的。我所要承担的罪比那些不信主的人的罪还要大啊!

后,我在这样一种为神争口气的心态下,试着学习容忍丈夫的挑剔和喋喋不休。当我烹饪和家务事上做的不当时,他就有批评的言语,我虽然口服心却不服。在这种心不服的忍耐中,仍时有反击,结果使他做男人的自尊心深受打击。我前面所作的一切努力全都失败了。又不断听到那刺心的言语。我经常立志顺服神作一个顺服丈夫的妻子,容忍一切喋喋不休的指责,可是心中真是一百个不愿意。一想到他过去种种表现,我开始陷入难以形容的痛苦境地。终于有一天晚上,我痛苦万分,跪在天父面前,大声哭着与天父倾心吐意。我不断对天父说:「父啊,我恨我的丈夫,我甚至有一个相当恶毒的意念,我真希望他能从我的生命中消失掉。我知道这是受咒诅的大罪,我求天父饶恕我,赦免我。也求父让我饶恕我的丈夫。」我不停地大声哭泣,心如婴孩般对天父说:「阿爸父啊,我好痛苦呀!我实在是撑不住了。我要降服在你救赎Ύ恩典的大爱中,我要你成为我生命之主。」在我说完“奉我主耶稣的名,阿们”之后,奇妙的事情就发生了。天父籍着圣灵的工作,顷刻将我心中所有「苦毒」和纠结一一释放开了。我当时的感觉是我里面那块钢铁般坚硬冰冷的心,在刹那间完全融化了。心中那股淤积不通的气结感,也在一瞬间都通畅了。我那长年累积的因「苦毒」造成的肠胃不适也一瞬间得到了完全医治。

 

心灵得到未曾有过的平安喜乐

当时就如同约伯一样「我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约伯记425〕。感觉是又惊又喜,我惊惧是以为我碰上邪灵了。当时那心灵的悸动是那样的强烈不已,令人难以相信。感谢我们的天父赐给我这次额外的恩典,要我再次经历他的大能和他的同在。他要我通过这种让「苦毒」释放的方式来认知神的存在。我的心灵得到了从来未曾有过的平安和喜乐。我内心的那一层层苦痛消失了。曾经造成我「苦毒」那些事也从我脑海中消失了。此时此刻我带着感激之情,来大声赞美天父是如此的真实可靠。虽然我曾对我的丈夫没有怜悯没有饶恕并生恶毒败坏的意念,但神仍是那样的信实,我再次得到阿爸父神的怜悯,得到他的完全赦免。我知道天父确实赦免了我的罪孽,否则不会在释放我心中的捆绑时,有那么大的能力强烈显明在我心里。

 

生得救以来,我除了受浸礼的那天,再也没有感受到像这次真正地经历到圣灵大能的工作。自此,从内心一直感受到从未有平静和温暖,他让我在他的安息中持续有三个月之久。这时我的灵是非常安静的、明亮的。肉体的疲乏也消失了。不像从前「苦毒」压心头的时候,肉体也常感软弱疲累。这是我等待证实所有这一切是真正来自于神的作为。

谢神,神让我经历了这次复兴,让我认识到神既是生命的主,又是改变人心的主。他让我自此一点点改变,无论是性格,心思意念,价值观,对神的信心;也让我为我和丈夫婚姻关系的重建放在每日祷告中。我之所以有这样一颗迫切的心,是因为要在家里做美好见证是一切事奉的基础。否则不管我在传福音时讲多么天花乱坠,也不会打动人心,因为我生命中没有生活见证。别人会说你连先生都不爱,都不怜悯,都不宽恕原谅,你怎能让人相信你所信的神是真实的。所以我开始定意祈求让神来掌管我的全部心思意念,让他成为我们家的主。我也知道若不借着神的救赎大工和那十字架上「舍已」的爱,根本就不可能把我们这么多年僵化的关系解开来。感谢神,若不是圣灵的引导,我就不会深入地看到以神为中心和以人为中心在这个家的结局会是截然不同。我多次被神释放之下所得到的平安和喜乐,更让我看到以神为中心的人生是有盼望的。说穿了,我和丈夫之间的这种疏离和僵化的关系,都归咎于没有超越以人为中心的价值观。神让我看到了我和丈夫关系的僵化,是因为我们二人均以人为价值中心。我重视的是人的价值若被尊重了,一切就都满足了。他看重的是只要现实生活和物质的需要达到他的要求,他就心满意足了,人生目的也就达到了。但人是受造之物,若不藉着耶稣与父神建立和好的关系,若不把人的主权交给神的话,我们就永无法改变患得患失的人生,无法舍弃自我,更无法跨越生死得到永恒的国度。

 

求神在他里面重建我的婚姻

当我仔细推敲我属灵历程的时候,我发现我被「压伤心灵」都是自己在压自己,因为当人以自己的罪,伏在恶之下时,就不愿让神来当家作主,人要以自己的本事来行事。结果愁苦重压肩头,落入自己设定的陷阱中而走不出来。

 

我慢慢明白了我那「压伤的心灵」曾让我是多么的痛苦啊。主耶稣的榜样,圣灵的引导,父神话语的安慰,让我明白丈夫其实比我更辛苦。他的心灵比我压伤得更重。他没有主耶稣为朋友,没有圣灵的引导和光照,不会从神的话语中得到安慰,而只有愁苦不断剌透着他的心。若他不能真实地尝到主基督耶稣那生命的芳香之气和舍己怜悯的爱时,他又怎能接受十字架上的光芒来得到神救赎的大工呢?他又怎能过一个以神为目的的人生呢?想到这里,我对丈夫再也没有恨意。我从心底祈求父神先破碎我以我为中心的自私念头,才能把丈夫真正带领到神的面前来。只有透过十字架上「舍己」的大爱,才能得力量使我们一家人的生命在神里面得以完全,也才能将神为我们设立的婚姻关系再一次重建起来。感谢神,我已经带着十字架开始走上我灵程的又一个阶段。虽然,我的丈夫还没有回心转意,但我相信神将会在他身上做奇妙的工,最终把我们一家人合一在他的生命中,直到身体得赎的日子。

 

〔作者真恩是人福音堂国堂的一位姐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