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的十七个月里,神带领我和我的一家人走过死荫的幽谷。我写此文是为了见证主,荣耀神,也感谢在患难中扶持,帮助,关心和爱护我的牧者和弟兄姐妹们。我也借此事与正处在患难之中的弟兄姐妹们共勉。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二日深夜三点,我从睡梦中惊醒,顿感全身乏力虚脱。我是护士,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了解。象这样虚脱的感觉是我以前从未体验过的。我就立刻喊醒了月桥,拨打了急救电话。很快救护人员来到我家,开始急救。之后我就被转送到医院。在医院里发现便血,医生就顺此线索,决定用内窥镜检查肠道。在急诊室里,护士给我洗完肠后,等待医生来做检查。由于有很多急诊病人再加上是周末,四天后我的主管医生才查出近直肠处有一大块溃疡。可是这四天我却为了等检查一粒米未进,为我后来身体进一步恶化埋下伏笔。

在医院病床上,我内心有一点不安,觉得自己在什么方面犯罪得罪了神,所以我在心里不停地认罪,我回忆所有我能想到的做得不好的事,包括对神对人的各样亏欠,我都认罪求神饶恕,求耶稣的宝血涂抹遮盖。我在医院病床上的那些天,真是与神有一个美好亲密的关系。也相信神会让我的身体很快好起来。

我回到家没几天,正值华人福音堂建堂四十周年举办的退修会开始之时。我的身体还没有好转的迹象,我建议月桥带孩子们去参加,而把我自己留在家里休养。但月桥不放心我一人在家,他又是这次退修会活动的协办人之一,又要在大会主日崇拜担当翻译的工作。最后决定全家一起去那里。祷告以后我们就开车上路了。退修会在北部一个郊外基督教露营地。到达那里后,我才发现我的身体根本无法支撑,就一直躺着。第二天不得不让一位姐妹专程送我回家。

随后的几个月里,我才经历到什么是真正的软弱无助。我的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不能走路,连说话都很困难。只能躺在床上,这其中的难处苦痛只有神才能理解知透。但我一直不住地在向神求帮助,奉耶稣的名祷告,“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若有信心象一粒芥菜种,就是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移到那边,主也必挪去。”(马太福音1720〕我就对主说:“主啊,你能叫瘫子起来行走,瞎眼的得看见,患血漏的妇人立刻得痊愈,就求你在我身上行显神迹啊!”其实,我身上除了肠溃疡以外,各项检查指标都全正常,所以连医生也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毛病。可是,我却每天拉肚子,头晕,常常饥饿。吃一点东西又饱得难受。在那段艰难的日子里,我甚至连圣经也不能读了。我就用我能记得的圣经上的话语来祷告。那时,神的话语是我唯一的力量。我平时熟悉的诗歌也用来跟神讲话。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我的身体时好时坏。有一段时间,又患上严重的失眠症。一周之内睡不了一两个晚上。常常是彻夜难眠。我就问神:你不管我要到何时?心里也开始发怨言,心想在神没有难成的事,可为什么神却不管我的死活?发怨言之后又赶紧在神面前认罪。我害怕得罪神。

时间一晃就到了二零零三年的冬季,我的身体状况又一次恶化。那年的冬天让我永远难忘。那时我的心冰冷,就好像外面的寒冷天一样。天灰蒙蒙地飘着大雪,而我站在窗前泪水不住地流落下来。独自一人呆在家里,常被一阵阵刻骨铭心的孤独感包围侵袭。早上一起床就盼夜晚来临。有一天我有一个感觉,若一直这样下去,魔鬼的搅扰会让我发疯。我知道神要让我在弟兄姐妹们的团契中间站立起来,我需要弟兄姐妹们的鼓励帮助。于是,我就打电话到住在我家附近的爱华姐妹家,她在国语下午堂聚会。月桥一直在她家带领查经班。我病后,这个查经班的姐妹们一直在为我祷告。她马上约我去她家坐坐。我们在一起唱诗,祷告,分享。感谢神,他藉爱华和启程一家以及查经班的其她姐妹们让我在爱的团契中一点一滴地摆脱身体和心灵的软弱。爱华姐妹分享了她过去所经历的种种磨难,以及在急难中如何呼求神得神的帮助走过死荫幽谷来到光明之地。我也从她身上学习如何在家庭生活中服事神见证神。和查经班的姐妹们分享唱诗祷告,来真切感受阿爸父神那慈悲怜悯的心,从姐妹们在生活细节上对我无微不至的帮助和关怀中来体会阿爸父神那永不止息的爱。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在这段时间和爱华以及其他姐妹们的相处日子里,我的心灵在感动。神首先医治了我心灵的创伤,神借着医生不断医治和恢复着我的身体。虽然医生至今仍不明白我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但借中医的调理,我恢复很快。我由过去只能躺在床上到现在可以做饭料理家务。我相信医治的时间表由神掌管,若他认为我已学到该学的功课,他就一定会让我完全恢复。

在这件事发生之前,我一直觉得各方面顺顺当当。九二年八月月桥去美国上学,当年我和女儿就探亲和他团聚。那时,生活虽然清贫简单,但充满乐趣。我们在那里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主耶稣。也认识了许多爱主高举主名的弟兄姐妹们。一九九七年,月桥结束了在美国的学习,我们全家移居到多伦多。月桥在多伦多大学一间附属医院从事生物医学研究。那年秋天,神也赐给我们家一个男孩。我们也很快在教会里参与各样的事奉。起初的两年,为了照顾孩子,我在家做全职妈妈。此后,我拿到护士执照,神也在我家附近的一家养老院为我预备了一份工作。总之,我们一家几乎可说凡事顺畅。在各样的见证分享会上我都很踊跃地上前数算神的恩典。这一切一直持续到二零零三年八月我生病住院。

我生病这段时间,虽然诸事不顺,神却让我经历许多在以前无法经历到的恩典来反思人生的意义,来思考如何走人生的道路。我体会到什么叫真正的软弱,什么叫无助,什么叫宝贵。“我们一生的年日是七十岁,若是强壮可到八十岁;但其中所矜夸的,不过是劳苦愁烦,转眼成空,我们便如飞而去。”(诗篇9010〕我们的身体之所以宝贵,那是因为它是圣灵的殿,所以要珍惜自己的身体。当我们生病时,弟兄姐妹们来关心我,来爱我,为我祷告,为我分担忧愁,为我送来美味的食物,为我介绍医生,为我买药,为我照看小孩等等,让我更加看到神的爱在弟兄姐妹们身上那无限的彰显,我为着这一切再一次献上感谢。

我的病让我慢慢懂什么是信靠。真正的信靠不只是在诸事顺利的时候上台唱赞歌。倘若神给我们是凡事顺利,我们就永远不会明白完全信靠的真实含义。神所赐的,尽都美好,但并不是一帆风顺,并不总是天常蓝,花常开,并不总是官运亨通四季发财。信靠就是相信无论我们在遇到什么样的试炼时,神都在那里做我们随时的帮助;就是依靠他来渡过人生艰难险阻,让他来牵我手走前面的路。所以,神让我们经历磨炼时,也正是要我们学习信靠他的好机会。神在每一个人身上的磨炼有他的办法和时间。我心里一直祈求神让这种磨炼早日结束,因我是一个软弱胆小之人,无法经历这么多磨难。但因着神的保守,我一天天平安渡过。若出于神的缘故,我愿意顺服。我相信神的时间一到,他必挪去一切的不适和软弱,并让我从中为他做美好的见证。

我病中学到的另一个功课是安慰。“我们受患难呢,是为叫你们得安慰得拯救。我们得安慰呢,也是为叫你们得安慰。这安慰能叫你们忍受我们所受的那样苦楚。我们为你们所存的盼望是确定的。因为知道你们既是同受苦楚,也必同得安慰。”(哥林多后书167〕神的仆人保罗经历了各式各样的患难,所以能够说出如此安慰人心的话语。我体会到神让我受苦不是徒然的,我在患难中神安慰我,神也借他的仆人使者来安慰我。更重要的是我经历了重重苦难之后,才能去安慰正在经受患难的人。神让我软弱这么久,我真知道一个人处在病痛中时的那种无助和苦痛。我已对神说:等他的时间一到,我愿意走出来为神做关顾的工作。因为我亲身的经历,让我能更深地体会人的痛苦。

愿荣耀,颂赞,感谢归给我们的神!阿们!

最后,让我以迦南诗选《感恩的泪水》来结束本文。

 

“感恩的泪止不住地流

心里的话儿说也说不够

一双钉痕的手,叩响久闭的门

一个柔和的声音,把我们的心夺走

明知这路是十字架的路

有风有雨很大很难也很苦

主慈爱的手,时时拉着你的手

没有任何理由不去走脚下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