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一

 

《溪水旁》编辑约我写一篇有关华人福音堂国语堂但以理团契成长的文字。我们的团契和其他团契一样,也经历成长的过程。我愿将团契情况在此做一点分享,只是抛一块砖头,希望能起到互相交流的作用。

 

 

        大约是在1997年初夏,文牧师来家访。他开门见山地问我和妻子:你们愿不愿意开放你们的家庭作为中区团契的场所?我心里立即嘀咕起来:我们这房子刚买不久,如果每月都有一帮子人来作客,买菜做饭,收拾整理,得花多大功夫啊!我和太太目光接触了一下,心领神会,都没表态,把文牧师支吾过去了。但没隔太久,经过祷告,我们觉得应该把神给我们的礼物为神所用,我们就接受了文牧师的建议。当时黄伟、晓健、鲁强、董维琪也竭力支援成立中区团契。于是同年7月我们开了个6人准备会议。8月份的第一个周六,中区团契(後来更名为但以理团契)就正式成立了。

 

起初几个月,参加团契者仅1012人。我们的小客厅还容纳得下。但很快人数就超过20。我们只得借大楼内餐厅作团契之用。有时侯,前来参加团契者多达三四十人。除弟兄姐妹外,还有不信主的朋友参加。我们非常欢迎慕道友前来参加活动。这不仅对他们有益,对我们也是一个促进。他们能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通过讨论,也深化了我们的认识,坚定了我们的信仰。也有个别人不是来慕道,而是来蹭饭和玩的。我们认为蹭饭也无妨。他若是块好土,总有一天福音的种子就会播下,然后开花结果。

 

最令人高兴的事是后来有的慕道友信了主。大概在去年年初,我收到了来自Saskatoon的一封Email。这是一对从天津来加的年轻夫妇发来的。他们在多伦多待过两三年,后来在Saskatoon找到了工作。信中说他们已在前一年一次布道会上决志信主,十分感谢我们每次邀请他们参加团契,并带领他们参加在多伦多的音乐布道会。说是我们首先带领他们认识主耶稣的。现在他们有经常的教会生活。在恳切的祷告后,神又赐给他们一个孩子。看了信,我们甭提有多高兴了。眼泪顿时夺眶而出,似乎比自己信主时还要激动。

 

但以理团契前后共有三位老师,即文牧师、周姐妹和植霍雨冰姐妹。我们实在感谢他们多年来的辛勤工作。

 

文牧师的特点是严格。到了团契时间,不管有多少人没到场,他要我们立即开始活动。他也不拖堂,到时间就结束。他常没有时间吃饭就来带领团契。从他一边讲话一边吃土豆片的样子可以看得出来。有一次,他从很远的地方赶来。没说上几句话,他就在沙发上睡着了。但团契一开始,他又精神抖擞,宛若二人。有时大家就一些问题争得脸红耳赤,不可收拾。这时,要靠文牧师来稳住。有一次,话题不知怎么引到了美伊战争。两种意见相持不下。有人甚至站起来大声嚷嚷。文牧师即巧妙地引开话题,言归正传。还有一次,两三位不信主的青年朋友异口同声地谈论婚前同居的好处。文牧师马上搬出圣经的许多章节,有力地反驳他们的观点。除了作专题讲座外,他还用一年时间带领我们查阅了全部《但以理书》,使我们得益非浅。

 

周姐妹的特点是严肃。她给我们讲过很多专题。备课充分,一丝不苟,说话娓娓动听。《基督化家庭》这个专题她讲得尤其出色。有些内容到今天还记忆犹新。几年前她去传道了。临走前部分弟兄姐妹和她一起聚餐话别。那天晚上,她的见证分享令人十分感动。神呼召她回大陆传道。她就毅然放弃了国外的物质生活,处理掉了心爱的钢琴,决心重返家园。最近看到她几张在国内照的照片,身体和精神都还不错。

 

植太的特点是活跃。她在三位传道人中年龄最长,但精神状态十分年轻。无论是讲专题,还是带查经,植太能做到深入浅出,突出重点。有时开一个玩笑,有时提几个问题,气氛顿时轻松活泼。听她讲话,一点不累。与其说她和我们是师生关系,还不如说是朋友关系更为贴切。植先生还是一位出色的摄影师。他是抢镜头的高手,常为教会的重大活动留下宝贵的回忆。

 

除团契老师外,我们还有些老中青的骨干力量。他们对团契活动开展起了很大作用,如黄伟夫妇、柯健夫妇、鲁强弟兄、洪妈妈、叶根源夫妇。许多弟兄姐妹们对团契都十分热心。无论是主持、筹划、领诗、後勤等方面的工作,他们都非常投入。没有他们的付出,团契是难以维持的。他们中间不乏烹调能手。有时,菜稍缺一些,他们能像变魔术似地在几分钟内变出几道菜来。每年一次的夏日郊游均由黄伟夫妇负责。从活动内容安排到食物准备和交通调度,他们付出了大量精力。鲁强经常带来具有保健资讯的《生活园地》,分发给大家。他和柯健还选遍了两本诗集,供团契唱诗用。组织团契,借会场需要一点开支。有些弟兄姐妹不时给用金钱奉献来支援团契。第一次奉献的却是一位当时毫无收入靠子女供应生活的老人。这令我们非常感动。从2003年开始,每次团契有两位弟兄姐妹轮流当主席,策划和负责当天团契的全部活动。大家觉得这样做很好。既避免了少数人忙得不可开交,又使大家都能积极投入,而且四路英雄各显神通,避免了形式上的单调刻板。这种方法一直沿用至今。如今年1月份的新年团契由尤化民夫妇负责,他们非常尽职,策划的团契内容生动活泼,富有新意。

 

近几年来,我们在准备每年圣诞节联合团契的节目上也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从找材料,编写剧本,到导演,排练,演出,弟兄姐妹们的付出要比平时团契大很多倍。演员们各自准备自己的服装和道具。有的为准备舞台灯光布景花费不少精力。不少人为了演出,放弃了原来的安排,甚至取消了看病。大家都能齐心合力,任劳任怨。从几次演出中,我们认识到合一的重要。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成为一身,互相联络作肢体,肢体的搭配非常重要。

 

七年多的团契工作可说有苦有甜。甜的是弟兄姐妹分享交通,亲如一家。大家互相鼓励,灵命一起增长,生活上也互相帮补。有困难时,大家相互帮助。团契的最大收获不仅是读懂了许多经文,而且增进了在主里情谊。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使徒行传24447就描绘了信徒们在一起的美丽的图画。信的人都在一处赞美神,互相祈祷,一起擘饼用饭。这就是教会和团契生活。这就是为什么有些家庭虽早已搬到北区和西区,但仍回来参加团契,并积极乐意参加事奉。每次见面大家总有说不尽的话。弟兄姐妹间的这种情谊是非常可贵的。以理团契的另一个特点是流动性大。参加者很多是刚来的新移民。一旦事业家庭稳定,买了房子,就搬走了。有些人有了新的属灵的家,仍参加教会生活。也有很多人从此在教会消声匿迹,而且完全失去联系。相聚有时,离别有时。万事都有定期吧。不管怎么说,能事奉主,为主作撒种的工作,这也是甜。

 

下面也说些苦吧。我那位太太业务工作忙,教会事奉也忙。很多联络工作后勤工作就落在我肩上了。每次团契要忙上两三天。有时侯觉得太辛苦了。但我在每天读经灵修祷告时常常受到圣灵的责备。耶稣用十字架的宝血救赎了我们,使我们与神和好,有了永生的盼望。现在我们用神给我们的恩赐来为主做一点点工作,难道还有委屈埋怨吗?我既然蒙召,就该和蒙召的恩相称。即使有点劳累,和蒙召的恩相比实在是至暂至轻的。

 

空中神学院《基要真理》的课程把教会形容为上帝的子民(彼得前书29),基督的身体(哥林多前书1227),基督的新妇(启示录212)和上帝的殿(哥林多前书316),又叙述了教会的四种功能:敬拜,教导,团契和事奉。团契确实是教会生活的一个重要方面。有圣灵的感动,牧者、传道的支援和弟兄姐妹们的协力同心,我想我自己能为主在团契的岗位上再工作十年吧!求主怜悯!求主恩上加恩,力上加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