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3年出生於中国大陆的洪妈妈,来到加拿大后认识了主耶稣,19949月受洗成为基督徒,在这10年的基督徒生活中,圣经已读了8遍多,她和蔼慈祥的面容中,透出的那份从容、豁达、睿智,吸引着你,很想听一听她的经历,她的心声,以及她所拥有的那片天地:

 

 

真愿早些认识他……

 

洪淑俊

 

 

国有句古话:人到七十古来稀。没想到古稀之年的我,却因着世界观的改变,竟然像一个新出生的婴儿一样,品尝到了一份生命更新的甘甜和安逸,造物主赐予的一份丰富的生命,令胆子原本很小的我不再惧怕,独立而又丰盛地享受着我的每一天,我的世界也因着有主的陪伴而开阔宽广起来。        能认识神不是偶然,我们喜欢把上帝的有意安排理解为偶然,为我们本性里面不想去负一份责任找一个出处,我们不愿欠情,甚至不愿欠上帝的情,这样想让我们轻松,也不用去想我们的生命是上帝给的这么沉重的话题。      

    当我随着儿子移民到加拿大时,最初是住在WINNIPEG,除了做家务、看孩子外,到了星期天,儿子就带我去教会;现在想来这真是神的恩典,我每次一去到教会听道,都觉得牧师好像就是在讲我,听得非常认真。儿子看到我喜欢教会,为了让我能更专心地听道,就主动地承担星期天看孩子的任务,我呢,自然是更珍惜在教会的时间。

 

蒙恩识救主,受洗成为天国子民

   记得有一个星期天,听完道后,我就看到教会的一面墙上写着一行字:“人到七十不信主,死后不如一条狗”。这句话给我刺激太大了,那年刚好是我人生的第七十个春秋,猛然觉得似乎冥冥中在提醒我,生命的价值和我以前所遵循的逻辑不一样,我丝毫没有怀疑,甚至没有想到去证实一下,到底那间教会的墙上有没有写这样的字,凭我现在对教会的了解,通常会有一些鼓励弟兄姐妹更爱主的经文金句挂在墙上,类似像这样的话真是比较少见。当时我的心完全被这句话充沛着,震撼着,也顾不上问别人有没有看到这行字,只是一个劲儿地问“你是不是基督徒?”“你是基督徒吗?”说也巧,那天我所问到的人全都是基督徒,连一个很年轻的男孩子也是基督徒,我想我都七十岁了,还不是基督徒呢,我赶紧去找牧师,跟他说我要当基督徒。“别着急,慢慢来。”牧师这话一出口我就更着急了,因为916日的回国机票已订好了,如果成为基督徒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考核,就像入党审查那样,那么我想在回国前受洗的愿望就落空了。

 

“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马太福音7:8),我的心思意念神都知道,借着一位年轻弟兄的口给我明白,当我心里相信口里承认耶稣基督是救主,为我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三天後复活,真心相信他是宇宙间唯一的主宰,那一瞬间,我已决志信主,是一名基督徒了。所有的这一切,我接受起来非常地容易,几乎没有任何的挣扎,让我深深地体会到了是神先爱了我们,拣选了我们。是他一直不停地寻找,呼唤着他的儿女快快回转……

 

仍然是一个星期天,那个令我终生难忘的日子,从教会回来后,我坐在家中的客厅里,手里拿着教会发的程序表,仔细翻看着里面的内容,忽然,看到前面非常地亮,虽然是白天,却比白天亮很多;像是光,却不是一束,而是在我的前方,我所能看到的范围之内,全是又白又亮的光,那种不刺眼却又很温暖的亮,让人陶醉,整个心都被笼罩在温暖之中,令我不由自主地想接近那无穷尽的光亮,多一点体味这份奇妙,就在这时,我听到了敲门声,我本能地转头望向门口,等我再回望我的前方时,那光没有了,刚才所经历的那一份望不到边际的敞阔、明亮,随着那光一并消失了……我定了一下神儿,顾不上去想别的,赶紧去开门,原来是牧师他们到了。

 

接下来的事就顺理成章了,我跟着牧师做完了祷告,我们一起有一个很好的分享交通。牧师了解到我想在回国前受洗的心愿,就安排下一个主日也就是911日为我和一位弟兄一同施洗,我如愿以偿了,那份喜悦真是难以形容,我是一名基督徒了,并且在回国前受洗了,我的恩主体谅我的心情,是他的安排,这一切能够如此顺利,如此迅速,我的心被他的爱及对他的感谢充满着,激荡着……

 

回国奇遇故友同去教会

回到国内,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找一间教会去聚会,我要参加主日崇拜。一个星期天的清晨,我刚刚走出门口,就碰到了自己的一位老同事,只见他远远地向我打着招呼,一边紧走一边说:“听说你已经回来了,今天特意来找你。”“今天不行,我要去教会。”我都没想起问他找我有什么事,冲口就这样回答。谁知他笑咪咪地说:“我就是要找你去教会。”天下就有这么巧的事,那是你的看法,我知道这是看顾我们的神,一个有意的带领,他早有预备。

 

聊天中知道,这位同事是一位多年的老基督徒,他并不知道我在国外已信主,他是打定了主意,要趁我回国之际,向我传福音的。虽然我有些吃惊,一个基督徒这么多年就生活在我的身边,我竟一点儿也不知道;但是同时我也能理解,这么多年他从未向我提起过他的信仰,是有一定的苦衷的,在某些特定的时期,传福音需要很大的勇气,不仅信心坚定,还要准备好随时都有入狱、定死罪的危险,所以要有神特别的带领才行。

 

事奉恩主让我快乐、成熟

说心里话,信主的日子是快乐的,好像浑身有用不完的劲儿,也许是年纪大了,令我格外珍惜拥有的每一天,我知道信心的成长是要付代价的,我很用心地读经、祷告,参加主日学。在文牧师的《启示录》班里,我是年纪最大的学生,但我从头至尾地坚持下来了,没有缺少一课。我很感恩。这些课帮助我能更好地理解圣经。随着生命一点点长大,觉得事奉是很自然的事,从作招待开始,逐渐地投入其中。我是在真道堂聚会,常常看到高牧师、师母忙忙碌碌的身影,明白到牧养群羊非常得艰辛;高师母事无巨细地操持,对孩子总是那么有耐心,直到有一次我看到师母坐在楼梯边小憩一下,望着她的背影靠在那里,我心里一阵说不出的酸楚,这些神的仆人们不容易啊,任劳任怨,只希望更多的人能信主,这样的爱和付出难道不是来自天国?这本身不就诠释了神爱世人的那份博大吗?

 

那以后我就去帮忙带小孩儿,日子忙碌而有趣,说有趣,是因为身体支出了,却在心里得到了满足,我想这就是弟兄姊妹经常说的,神从不亏欠人,你的付出他都知道,他会亲自地补偿、亲自地浇灌,越事奉,越能经历他的恩典和怜爱。就说去年圣诞期间的演出吧,弟兄姐妹是多么地投入啊,我们排演的是《马槽圣婴》那一段经文,我扮演伯利恒的客店老板,有演约瑟、马利亚的,有演牧羊人、博士的,大家都是用业余时间来排练,你想一想,若不是因为神的缘故,在当今这个时代,人们宁可把自己的时间都用在尽量去赚钱,去享受,去娱乐,会尽量地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怎么舍得花这么多时间来排演节目呢?世界观的分别就在这里啦,你看,教会里的弟兄姐妹,仔细地揣摩自己的角色,想尽办法地去准备服装道具;每一次,我拿起演出时拍下来的照片回味着从排练到演出的情景,嘴边就会涌出笑意,心里面也甜丝丝的,相信你看到我们的演出照,一定猜不到我这个“客店老板”已经是八十三岁多的老人家了,若不是我认识了这位天地间的救主,我也不会想到在我七十岁以后的人生里,竟然能如此地充实和丰富,以至于我经常地感叹:“要是能早点儿认识他,在我有更多的精力和体力的时候就归向他、服事他,那该多好啊!”我明白,我不能决定神拣选我的时间,但我能决定自己事奉他的心志。

 

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见你

生活总是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变化,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我申请老人公寓顺利批下来了。随后,不顾儿女的反对,坚持住进来。如果在信主前,这的确是不可思议的事,我本是一个胆小的人,多年来又总是孩子孙子膝前围绕,忽然如此地安静,我一定会受不了。然而,神的信实真是奇妙,他让我在住进来的第一天晚上,就安然入睡,我甚至以为我会感到孤单,没有,我感受到的是慈父般地安慰,好像能更真切地体会到他就在我的身边,时时刻刻:“白日,太阳必不伤你,夜间,月亮必不害你。你出你入,耶和华要保护你,从今时直到永远。”(诗篇1216_8)这种伴我左右的真实令我非常地释放,有时夜不闭户或偶而忘记是否锁门,都不会使我担心,每每乘电梯出门的时候,那句“主赐的平安,如江河流在心间”的诗歌就自自然然地涌现心间,想起这些我就不能停止赞美这位慈爱的天父。

 

 我的孙子生了一场病,使得“从前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这句经文,成为了我生命中的一次切实的经历。孙子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读书,本来是四年的课程他想三年完成,选课太多给他的身体健康造成巨大压力,他突然病倒,高烧之后,两腿瘫软无力,要驾着双拐才能行走,后来就开始使用轮椅。学校想让他休学,他执意不肯,他坚持说自己的成绩都是A,停学对他不公平,他坚持上课,他妈妈也到学校去照料他。事情开始时,家人都瞒着我,担心我这个奶奶受不了,我承认我知道这件事后的确非常难过,每天我都来到神面前为孙子流泪祷告,经过祷告不停地求问神以后,我决定让孙子到我这里来住一段日子,因为老人公寓的基本设施,都有考虑方便使用轮椅的人,家人也就同意让孙子来我这儿。见到他驾着双拐的样子,心里真不是滋味,他的双腿一点力气也没有,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我相信复活的主有医治的大能,所以我从来没间断过祷告,黄智奇牧师也专门来探访,为我的孙子祷告,我们的天父是听祷告的天父。

 

有一天,孙子忽然对我说他要去日本,还要去爬富士山;原来日本的一家公司对他麻省理工的背景及他的成绩很满意,愿意聘请他去工作,他于是天天讲要去日本。眼看着他无力的双腿,和那份年轻人的执着,我能说什么呢。除了祷告,我什么也作不了,忽然我有一个感动,天父带领我作出了一个决定,我把他的双拐藏了起来;在他再次提到去日本时,我坚定地对他说:“既然你日本都敢去,你一定可以不用双拐,自己站起来,去洗手间,走出这座公寓。”一边说一边在心里呼求着天父,求父帮这个孩子,摆脱病魔的捆绑……那一天,我就靠着祷告,一点儿也不帮他,看着他挣扎着,颤微微扶着床边站起来,一步一摇地蹭到洗手间,我的心里热呼呼的,感激的情绪漫延开来,但我仍然表面上不动声色,让他走前面,我在后面跟着,当时我多想大声地呼唤赞美神,我相信父已听见我心里浪花般涌动的感谢,以及我的心已经俯伏在父跟前颤不能言,就这样,孙子不仅走出了我们住的老年公寓,最后,他还走去了日本,爬了富士山……

 

这就是我所信的神,听他儿女哭求祷告的神,我认识了他,拥有了他,我还求什么呢?

 

(本文由本刊协助同工采访并撰稿。全文经洪淑俊本人过目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