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病痛中亲历主恩

◆ 殷振岭

  很年轻的时候我就喜欢体育运动,尤其是长跑、游泳,高中运动会上长跑项目总是拿到奖牌。大学时参加冬泳队,在寒冷的冬天也敢跳进冰冷的水中。因此,一直以来总以为疾病离我很遥远。然而圣经说:“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雅各书4:14)

  怪病突袭

  2010年春节前突然感到臀部疼痛,刚开始以为是痔疮,去了两次应急诊所,医生说未发现任何病变,只给了点止痛药,建议找家庭医生。当时我们刚搬到多伦多的北面,家庭医生还在三十多公里外的市中心,很远。再者,当时很相信医生,不是没有发现病变吗?说不定就会自己好起来的,因而没有去找家庭医生,自己忍着。想不到疼痛越来越剧烈,夜里已经无法入睡,走路变得很困难,甚至连汽车门也关不上了,这些平时很容易做到的事一下子变得很困难。

  未生病前虽然也常常感谢神让我每天正常地坐卧行走,但那只是停留在知识的层面,感性上从未如此深切地体会主恩典的宝贵。

  不知道有多少钱能换来明亮的双眸,健步如飞的双足,有多少钱能买来阳光、雨水和彩虹。主耶稣曾问过,人拿什么换生命呢?所谓票子、房子、面子,与神赐的恩典相比,连万分之一都算不上。

  奇妙救治

  家庭医生的预约在很多天以后,而医院的效率又让我屡屡灰心,没有什么办法。但是盼望还在,这盼望就是主耶稣,能救我的只有他,唯有他能给我一条出路,他也必然给我出路。我不知道如何得医治,他知道。于是我就向神呼救,求神怜恤医治我,太太也和我一起祷告。“他赦免你的一切罪孽,医治你的一切疾病。”(诗篇103:3)这是神的亲口应许,让我虽在深渊仍不至于绝望。

  在盼望中,依旧半夜疼醒,依旧走不好路,在病魔渐渐收紧锁链的时候,我就用祷告与之对抗,祷告之外只有祷告,这是我能抓住的唯一帮助。

  以色列人呼求了几百年终被领出为奴之地,我与太太只祷告了两个星期就看见果效。有一天太太在祷告中突然心头一亮,想起要给一位很久不见面的朋友打电话,因这位朋友懂一点中药知识。奇妙的是,这位朋友的父亲是国内某医学院的教授,目前正在多伦多探亲,过两天就要回国了,在最后的时刻神让我们找到他。这位教授在电话里就给了初步诊断,高度怀疑我体内出现较大的脓肿,压迫神经组织,需要到我家里当面诊断。教授家离我们家很远,而我已经不能开车了,疼痛让我精力不集中,有一天早上差点撞上过马路的行人。太太又没有驾照,已是夜晚,谁能接他过来呢?

  现在想起来,完全是神的作为,他已经安排了一切,当天就差遣了一位很有爱心的弟兄主动将老教授接到了我家。

  教授医术很高,来到我家后很快就确诊,病情很危险,必须实施手术,越早越好。当时是周六,医院会有医生吗?我很犹豫,但是所有的家人和那位弟兄,都强烈建议我马上去医院。我相信那是圣灵在感动他们,就顺服了。

  仍然是那位弟兄把我送到了医院急诊室。好多人在排队,出乎意料,才入院十五分钟就给我做了各项检查,神在冥冥中引导着我。我对医院里的好多设备感到很稀奇,CT机器像一个巨大的滚筒洗衣机,被缓缓送进去的时候还有很温暖的液体注入我的手臂。若不是生病,很少有机会能体验到这些仪器呢。

  医护人员很温柔、安静,让我不至于经受太大的痛苦。两个小时我就完成了全部的检查,挂上吊瓶准备第二天的手术。脓包长得很快,这个时候去卫生间已经非常困难,那矮矮的病床也上不去了。若不是主耶稣带领我及时来到医院,当晚在家很难说会发生什么情况。

  夜深的时候,教会的牧者和弟兄姊妹们不顾劳累来到医院看望我,鼓励我。真是非常感谢这些弟兄姊妹们,若不是主耶稣,这个时候怎么会有这许多爱倾注在我身上呢?

  我倾听着液体一滴一滴流进导管的声音,神的大手拥抱着我,没有了疼痛和担忧,若是现在他接我到天上去,我也会满心欢喜地答应。任凭神带领我,无论去哪里我都愿意,不担心明天的手术,不挂虑家里的幼儿,耶稣掌管万有。

  这天晚上我睡得很香,没有半夜疼醒。

  第二天护士和医生过来做手术前的各种准备,因药物的原因,我感觉非常困,睁不开眼睛,迷迷糊糊地回答很多问题。太太来看我,告诉我昨晚家里的事情。我半梦半醒地听着,口里无法回应很多的话语,心里却很平安欢喜。感谢神赐给我一个好妻子,风风雨雨跟着我十多年,未曾享受过什么好处,我生病时却陪伴在旁。幸福不是来自外部世界,有耶稣的地方就有幸福,哪怕是在医院里。愿耶稣在我俩中间作王到永远!

  我的滑轮车被轻轻地推着走向手术室,沿着长长的走廊,一扇扇门无声地敞开,神在前面开路,把我带向得医治的地方。

  医生轻声地安慰我,让我不要害怕。我微笑着点头,感谢这些神的使者们。他们不知道,耶稣早就给了我力量。

  记忆里的最后一个镜头是手术台前明亮的灯光,医生对我说,小睡一会儿吧,睡醒你就会好起来。不知不觉意识就进入了静谧之乡。

  突然听见好像时钟滴答的声音。睁开眼睛,明白手术完成了。伤口是有些痛,但这种痛里面有神的慈爱,与以前那种邪恶的痛完全不同,我主把我从死荫的幽谷领出来了。

  艰难康复

  接下来是艰难的康复过程,再蒙神的恩典。

  手术消除了病灶,伤口却是又窄又深,以至于几个月后还是不肯彻底愈合,隐隐约约地痛,每天都要换药。不过,比起以前那种剧痛,现在实在算不上什么,我心坦然,宋尚节不也是得不到彻底医治吗?大使徒保罗不也是终生有根刺吗?神要我学习谦卑。倒是太太很担心,为什么神不彻底医治你?

  还有很多的弟兄姊妹们很关心我的健康,他们为我多多地祷告。因太太不会开车,手术后一个多月,教会的弟兄姊妹们每周都来探望,给我们买最新鲜的蔬菜、水果、鱼、肉及米、面,分文不收。主的大爱透过弟兄姐妹们再次彰显,我把他们的名字记在心里,把赞美感谢归给主耶稣。

  有两次按手祷告让我难以忘记。一次是宋胜弟兄禁食一天,凭着极大的信心给我按手祷告,求神医治我。另一次是和王海弟兄跪在教会的十字架前,他为我按手。在这两次祷告中,有极大的平安进入我的心里,言语难以表达,以至于我认为明天就能痊愈,好像圣经中记载的那些立刻得医治的人一样。

  然而神并没有按我的想法立刻医治我,他有一切的权柄。几个月后,在他预定的时间到来时,他又派遣教会的一位姊妹帮我联系到加拿大最好的专家,对创口做了处理,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到现在终于痊愈了,感觉不到那儿有个伤口,神的应许永不落空。

  回顾主恩

  有人问我,如果你的神真的那么爱你,为什么还让你得这场病呢?创世记里约瑟曾说:“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凡事谢恩,当然包括病痛,因为基督徒所遇到的每一件事都有神的恩典和心意。神赐给我永生,多么美好。可是这不是神的终极目的,基督徒的生命还需要长进,要过得胜的生活。只有经过这些苦难后,我们才得以胜过试炼,将来有荣耀的冠冕。“你们落在百般试炼中,都要以为大喜乐;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但忍耐也当成功,使你们成全完备,毫无缺欠。”(雅各书1:2-4)

  回想起来,真是为这场意外病痛带来的好处感谢神。在康复期间,好多事不能做了,连楼也下不去。可是有时间学神的话了,我学习了《以弗所书》、《歌罗西书》、《创世记》等书卷,越学越渴慕,神生动活泼的话语滋润我软弱的生命。

  也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小女儿每天都会问我,“爸爸,你的伤口好多了吗?”她喜欢在我的房间里待好长时间,听我讲故事,有时也会一整夜睡在我这里。看着她恬静的睡相,我从心里感谢我的神,他让我得以享受天伦之乐。

  人生如梦。我曾经耻笑过古人的虚空,当自己也快成为古人的时候发现这句话原来是真的。回忆里多少往事越来越模糊。幸运的是,神找到了我,在我生命快干枯的时候,再赐给我丰盛的年华。

  有人说完全的痊愈需要好几年的时间,可能还会有反复,若再复发怎么办?是的,我们的健康状况经常改变,可那位创天造地、掌管万有的耶稣,他不改变。他的大能,他的信实慈爱永不改变,我们一直在他里面,肉身的健康与疾病又有什么分别呢?什么都会失去,健康、财产、家人、生命,但神的爱永远与我们同在,如经上所记,“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权的,是有能的,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处的,是低处的,是别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们与神的爱隔绝;这爱是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的。”(罗马书8:38-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