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如今见你

◆ 陈蓉蓉

“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诗篇139:16)

  我还不知道神的时候,他就已经认识我。从小我常听神的故事;到如今,不只听见,还看见他在我生命中所做的事。虽然在信主过程中我没有经历生死之苦,但风风浪浪却也一点一点把我推向了神。其中家庭和环境的风波占了大部分。

  妈妈常会跟我聊起过去。当年父母生我的时候才二十出头,学校刚毕业不久。父母都是各自兄弟姊妹当中最小的,所以猜想应该都是很受宠吧。那时爸妈都年轻力盛,觉得可以在台北闯出一番天地来。于是他们租了房子,买了机车,开始为生活、为理想来打拼。而我好像在他们的计划里是一个多余的累赘,是一个拖油瓶,带着我什么事都做不成。这当然不是妈妈说的,是我自己猜想的。总之,我就跟着家里其他的阿姨和姨丈住,也曾经跟外公外婆住,最经常也是时间最久就是住在姨爹姨妈(妈妈的大姐夫妇)的家里。小时的记忆断断续续、模模糊糊。惟有教会是我记忆当中比较清楚的一部分。姨爹姨妈是教会里的牧者,每周一定不会缺席教会的敬拜。大大小小的聚会和活动更是家常便饭。一到周日,姨妈会把我打扮得很可爱,一定是穿裙子上教会做礼拜。那时的我好像特别活泼,在儿童主日学里积极参与和学习,各样的表演节目也都少不了我。圣经里的故事一遍又一遍地听了好多次,一遍又一遍地也演了好多次。就这样教会成了我的一个家兼学校。

  有一段时间,我有机会跟爸妈住在一起。那本应该是段美好的时光,但在我的记忆里,负面的好像比正面的多。爸妈常常换工作,爸爸的专业是空调冷气,他试着自己创业,在台北开了一间公司。生意上需要经常借贷,因为公司常常入不敷出。亏损过大,债主开始频繁上公司或家里讨债。客气一点的催一催就走了,不客气的还找了黑道上的人来要挟性命。他一次又一次地创业,一次又一次地失败。

  妈妈各行各业都做过。在市场卖花、卖春节节日的摆设、卖小吃。她总是想着要如何赚钱,如何还钱。我们住的地方也是换了又换。记得我18岁那年,好奇地算了算我到底搬过几次家,结果总共住过15个不同的地方。想一想也很无奈,总是需要搬家,连一个固定的居所都没有。住的地方也只有几平米大,没有客厅、厨房,只有一个大房间和一间浴洗室。

  因为家庭经济的原因,爸妈常为了钱争吵。再加上其它琐碎的事情,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大约高中的时候,爸妈吵得无法再一起生活下去,就决定分开住。妈妈带着我和弟弟住到小舅舅家。他一直是单身,所以很慷慨地让了一个房间给我们住。爸爸就睡在公司的仓库里,一间黑黑小小的隔间,只放了一张单人床。就这样一直到我高中毕业。在这样的家庭里我很没安全感,那时还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家庭的纷争,就只能看着爸爸摔东西,听着妈妈大吼大骂。年纪大一点就知道躲开,常常不愿意回家,能在外面多待就多待。后来不正常的变成正常了,时间一久就习惯家里的不安了。从来没有想过我们的家庭会改变,也许一生不会有平安吧。

  念高中的时候,我不是一个坏学生,也不叛逆,但很久没去教会了。虽然我在需要的时候会祷告,但生命的主权和很多的选择,还是我自己在抓着。加上父母都不怎么管我或干涉我,一直以来什么事情都是我自己决定,也许就变得有些放任吧。

  我是一个很爱运动的女生,从小到大致力参与不同的体育活动。高一就报名进女篮校队,开始迷恋打篮球。每天中午和放学都要练习,还有体适能。虽然不是打主力,但练习时间还是花得很多,也很辛苦。但我总是坚持下来。有一次和别的学校打比赛时脚踝扭伤,到医院包石膏,一包就两个星期。从那时起妈妈就很反对我打篮球,但是我听不进去,完全不顾她的反对,三年都没停止练习。那时学校同学都交男女朋友,问我有没有,我还笑着回答说,“篮球就是我的男朋友”,就是这般地迷恋篮球。当然高中学业因此荒废掉了,书没有念好,考大学的时候分数很低,没办法选择好学校。拿到成绩单那天,我躲在房间里哭,好无助,不知道未来该如何。应该继续念书吗?竞争这么大,念不好怎么办?找不到工作怎么办?下一步要怎么走?原本打篮球的重心一下子也没了,现在中心、重心该放在哪里呢?爸妈会不会生气呢?跪在房里、抓着唯一一条十字架项链猛哭一个下午。心里问神:我该怎么办?以后该怎么办?也许就在这个时候我开始害怕了,开始寻找非我自己能有的答案与帮助。

  之后爸妈替我打定主意,让我来多伦多见识见识。英文学好之后也许再回台湾考大学。我虽然不愿意,但想一想,好像没有其它选择。之后就跟着姨妈姨爹来到多伦多。在机场那天,真要离开台湾的时候,心里有些恐惧。要到地球的另一端生活,虽然常搬家但却没有到过这么远的地方。我该怎么办?又一次在心里问神。

  在多伦多的头半年,我在社区的语言学校念英文,学费很贵。很多事情都不适应,文化冲击使我很沮丧,也很想家。我常常思想到底我在世界上有什么意义呢?当时与未来的生活,是多么的不安定且无法预知!难过时就躲在被窝里哭,也不敢让其他人知道。

  这时能够使我慰藉的就是每个星期教会的聚会与主日崇拜。藉着规律的敬拜与聆听,我发现心里多了从未有的平安喜乐。从那时开始我时常享受并渴望与神更亲近。之后在姨爹姨妈的鼓励下就决定受洗了。在加拿大的第一个复活节是我受洗的日子,在准备讲见证的时候,想到我有很多不合神心意的地方。总是以自我为中心,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按着自己的方式过生活。但神还是爱我,接纳我。我曾经远离他的殿,但他却将我重新带回到他的殿中。他的不离不弃使我明白,应当活出一个敬拜神的生命。“在耶和华的院宇住一日,胜似在别处住千日。”

  受洗过后,我心里有一种感动,希望家庭有所改变。我爱我的父母,总希望他们能拥有最好的。曾经想要作一名建筑师,为他们建造一栋豪华住宅,他们不必再搬迁,不用再寄人篱下,不用挤在阴暗潮湿的小房子里。但最好的是什么呢?人一生最好的得着会是什么呢?在逐渐老去的时候会需要什么呢?体会过神恩典的人会知道那最好的,不是房子,是主耶稣!从那时开始每次回台湾,我都跟他们谈心,谈往事,谈耶稣。很感谢主,神渐渐地在爸妈的心里动工。妈妈开始时常到教会做礼拜,爸爸在晚一点的时间也开始定期参与教会的弟兄小组,前两年也决志受洗。信主之后,他们懂得寻求神重修他们的婚姻关系,因而争吵比以前少了许多,虽然还是会有,但相信主有改变的大能。

  如今想想,神带领亚伯兰离开父家去迦南地,要使他亲自经历神的带领。也许藉着一个新环境,神也使我经历他,知道我所能依靠的唯有耶和华。他不是只存在于教会里的传奇人物,他是绝对真实永活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