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我的带职事奉之路

◆ 蔡金无 牧师


   我父亲是福建漳州人,去日本学医后奉派到台湾帝大实习,因而认识我的母亲结婚。毕业后就回到南京开业。我因此在1932年出生于南京。1937年抗战爆发,又逢家父因病去世,家母带我们一家八口回到老家厦门。

  在沦陷区,日本人强迫我母亲要我去读日本书,受日本人教育,于是我读了八年的日本书。1947年抗战胜利后,台湾光复,家母带我回台湾。1950年好友邀请我去吴勇长老主持的许昌街青年团契作礼拜,从而决志信主。在一次退修会上献身给主,旋即就读浸信会神学院。1955年毕业,其后分派到新店、景美、中坜等地教会作传道、服事教会的工作。因为深感自己的知识肤浅而希望到美国去深造,于是离开台湾先到香港,经差会的介绍到宵萁湾教会作传道人。

  但教会给我的薪水微薄,一百元港币一个月,实在无法维持正常生活,需要另觅工作来帮补。蒙神开路,进到日资所设的纱厂工作,作传译兼管工,所以生活可以安顿下来。因为香港是国际贸易中心,各国贸易来往频繁,我的视野也开阔了,于是产生到其它地方观摩的构想。某天看到报端上招聘广告,乃某大私人企业欲请一位谙日语的人作业务代表,因为他们在南美洲有与日本人合作的企业。我带着尝试的心情去应征,经过面试以后消息石沉大海,没有音讯。虽然如此,我不灰心,不放弃,每天都为这事祷告,足足祷告了两年时间,没有想到竟然在两年之后,我获得通知被聘用了。考试我的长者就带我去见老板,而老板说,在派出海外工作之前,需要在他的企业旗下的机构工作上班,学习业务。大约经过一年半之后,我被派到西印度群岛的岛国千里达(又称特立尼达)。

  我在等待派出海外工作的这一年半中,结婚生子。启程时三人同行,是年1964年4月4日,抵达千里达。翌年偶遇到一对夫妇,是曾经到过中国传道的内地会宣教士——顾爱华夫妇。我们开始合作成立中国教会,他们负责英语,我则负责华语工作,我妻作探访工作来支持。1978年因为业务转移之故,我们到了美国南部。感谢主,就在我的家庭开查经班聚会,发展到现在,已经成立湾区华人宣道会。

  1985年回到千里达度假的时候,届时华人传道人已经离开,众教友们邀请我们回千里达继续牧会。此后,从中国国内来的华人渐渐增多,所以我们又于1990年与美国南方浸信会合作,开始成立千里达华人浸信会。到了2005年,我就交棒给一对年轻的传道人,自己仅仅从旁协助教会的工作,一直到如今。

  在我的字典里没有退休这两个字,在我身体还能承担之下,我将继续工作下去,求主怜悯我,给我身心灵健全好为主摆上。

  我回头一看,神恩浩大,虽然我一直义务服事教会,竟然把四个儿女养大成人,又蒙神的恩典,他们四人都受高等教育及灵里的造就。愿颂赞归于厚赐万物的主。主牺牲他的生命,我能为他做什么呢?他竟然不嫌弃我的卑微无用,而能为他摆上,实在感谢不尽。

  虽然我带职义务工作,他供应我一切需要,我一点都没有短少,反而深感不配。而且他常用他的话语鼓励我,借圣灵安慰我。愿以罗马书10:15与大家共勉:“报福音、传喜信的人,他们的脚踪何等佳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