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主的恩典一路相伴

◆ 郑雪妮

  有一首诗歌是我的最爱:“停下来/回头看一看/主的恩典一路相伴/闭上眼用心去感觉/他的爱从不曾离开/抬起头/你将会发现/乌云背后还是蓝天/张开手迎向每一天/他的恩典一定够用/你的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他应许永远不会改变/要相信不论明天将如何/他的恩典一定够用/每一次跌倒/站起来更刚强/每脚步走得更有力量……”

  回想信主的历程已走过整整九个年头了。这一路,有阳光灿烂的日子,也有乌云密布的时候,但主的恩典从没有离开过我的生命,就像上面那首歌所说的。

  心灵空虚寻得主

  我最初接触福音是在2001年冬季大概11月的时候。中国西北的冬天来得很早,记得是在一场冬雪之后,先生介绍我认识了一位他工作单位的同事,她是主派到我生命中的使者。先生说,这位同事的生命的确与众不同,对世俗的事情似乎并不是很在意。先生的言外之意是我太随波逐流了。当时正是改革开放后经济腾飞的时期,社会上物欲横流,大部分人的世界观是金钱崇拜,我也不例外。当时我在一家医院做专科医生,工作中有很多金钱的诱惑。我虽然物质生活丰裕,内心却很空虚茫然,不知道人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物质、金钱、权势?我意识到这些东西就像毒品一样无法满足我空虚的心灵。

  当时先生经常出差开会,家里往往只有我和儿子,也常常不知道怎么打发时间。当先生介绍我参加那位同事的家庭聚会时,我便毫不犹豫地欣然前往。同时先生警告我说:“时下法轮功盛行,政府抓得很严,你可别走到法轮功的圈子里。”于是,第一次聚会由先生陪伴,来到姐妹家中。

  当天聚会的有七八个人,他们一开始就唱赞美诗,我觉得很好听,歌词曲调也与时下的流行歌曲不同。那群人和蔼可亲,给我讲人的罪性与神的创造。记得当时查的经文是创世记前两章,讲神的创造。当时我根本无法接受创造论,相信唯物论是真理。“死人复活”的说法我更是抵触。但我却向往与这群人交往,因为他们身上有着世俗人所罕有的对人的关爱与温和,我也特别喜欢他们的赞美诗。

  在接下来的时光里,我仍然参加这个家庭查经班,但没有真正接受福音真理。直到一个晚上,查经班的董弟兄问我说:“你相信手表是人设计并制造的吗?”我毫不犹豫地答道:“相信。”他继续问:“那你相信宇宙也有一位伟大的设计者吗?”我犹豫了一下,但无可辩驳。他接着说:“既然人能设计制造手表,难道这么精确运转的宇宙星球却没有一位设计创造者吗?试想,如果我给你一些制作手表的材料,你能在实验室里碰撞出一块精密运作的手表吗?”这时我真的恍然大悟:是啊,地球怎么能是偶然碰撞出来的呢?我才意识到自己曾经是多么愚昧,被所谓的“自然科学”所蒙蔽的心豁然开朗。

  再后来董弟兄带领我们查罗马书第一章,其中19-22节如此说:“神的事情,人所能知道的,原显明在人心里,因为神已经给他们显明。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因为,他们虽然知道神,却不当作神荣耀他,也不感谢他。他们的思念变为虚妄,无知的心就昏暗了。自称为聪明,反成了愚拙。”这段经文不正道出了我的景况吗?我明明看见鸟语花香、寒暑交替、春华秋实、夏雨冬雪,地出百样菜蔬,海产各类鱼虾,花鸟鱼虫走兽各从其类,我却把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并不感谢那位创造者。我的心在我里面真的昏黑暗昧了,这难道不就是我的罪吗?

  从此以后,我就欣然接受:我是一个罪人,我需要主耶稣的救赎,因为我靠自己无法摆脱罪的辖制。我也开始参加周日敬拜。但这样一来,周日就没有人帮我先生准备早餐了。于是,我便邀请先生跟我一起去参加周日早上的敬拜,我们一起在教会用早餐。查经班的主人武姐妹主动担当起接送我们全家去教会的任务。她从来都是喜乐满满的样子,在她身上我真的看到了一个基督徒的平安喜乐。她乐于助人,一有机会便传福音给周围的人。正是在这群基督徒朋友身上,我找到了失落已久的爱,那种人与人之间不图回报的爱。我被这种爱激励,于2002年复活节接受了洗礼,正式宣告那个罪恶的老我死亡,而在基督里诞生了一个新造的我,因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参哥林多后书5:17)当牧师问我“你承认你是个罪人吗?”,我回答“是!”的时候,内心涌动着无法比拟的感恩,热泪哗哗地涌了出来。模糊的视线中,仿佛看到身穿白色义袍的我站在水边。

  信主后不久,我面临了一场严峻的属灵争战。向来身体健壮的我,得了一场重感冒,发烧、全身酸痛、体力不支。我虽在医院工作,就治也十分方便,先生也劝我去静脉注射,但我深知这不只是一场感冒,而是一场与邪灵的交战。我没有去医院就治,靠着迫切的祷告,三天后高烧退了,体力也恢复了。我心中只有感恩:“哈利路亚!主得胜!”“我的恩典够你用”主的话语一直在我心里回响!

  信主之后,我很热心教会的事奉。经常与姊妹弟兄一起探访有需要的新朋友,还在自己家开办查经班,热心为大家做可口的食物,也很乐意十一奉献。为此还得到了先生的赞许:“你现在可变得真大方,舍得付出自己的时间和金钱了。”我不再计较别人的评论,因为知道我是在主里生活,不再活在世俗之中。记得有一位同事游说我开昂贵的提成药给病人,并邀我作药物传销,被我拒绝后,她挖苦我说:“都什么时代了,你还这么老朽!”我回答她:“我是基督徒,不能背弃我的信仰。”从此以后,靠主恩典我的信心日渐增长,我的心不再迷芒,因为我得着了不再一样的新生命!

  移民加国沐主恩

  主在每个人生活中都有奇妙的安排,我们的移民申请于2003年底获准,全家于2004年2月来到加国。记得那天多伦多的雪很大很厚,本来约好一位教会朋友来接机,可不知何故这位朋友始终没有出现。到了凌晨两点,我们已经等了两个小时,我的心也像外面的天气一样,冷到了极点。在先生的催促下,我们打电话给移民中介,住进了移民之家。

  虽说一来就遇到了挫折,但奇妙的主却很快安排我们遇到了李大卫弟兄。他的行为和信心极大地鼓舞着我与先生。在机场遇到的挫折没有使我们对主失去信心,反而让我们拥有了一个属灵的新家——华人福音堂,一个坚守纯正基督信仰的教会。这几年来,我们一直参加家庭查经班和教会聚会。感谢主的恩典,没有让我们从此失丧,而是带我们走出了信心的低谷。从此以后,无论顺境逆境,我都学会凡事感恩。

  对新移民来说,要面对语言的障碍和文化的隔阂,处处都是挑战。我每天都为前面的道路向主求指引与力量。2006年1月,我考入一所大专学习护理专业。学习的压力和语言的困难是可想而知的。一路走来,我每天都仰望倚靠主的恩典,终于顺利毕业,拿到了护理执照。可在找工作之初,我没有认真地聆听主的话语,也没有迫切地为选择工作祷告,而是随从自己的感觉和意愿,找到了一份在人看来不错的工作。可是在其中吃了不少苦头,也遭到排挤,使我最终离开这份很有面子的工作。从此主让我学会了谦卑祷告,凡事寻求主的旨意。

  感谢主,我虽软弱主刚强,让我在失去工作之后的两个月内就找到了两份兼职工作。虽说工作很有挑战,但凡事借着感恩与赞美我伟大的救主,我一路都在他的引领下走了过来。他在这两份看起来很有挑战的工作中,不断地磨练我的品性,让我学会谦卑柔和,凡事盼望,凡事忍耐,凡事赞美神。我每日面对的病人几乎都是肌肉硬化的植物人,需要全面护理——吃、喝、拉、撒、睡。每两小时需要为病人翻身、洗澡、喂饭、吸痰并料理二便。这工作每天都在挑战着我的体力、爱心和良心。一天下来腰酸腿胀不用说,还要应付来自同事的压力——经常有人故意刁难,打小报告。但奇妙的是,两个都喜欢打小报告的同事有一天互相拆穿对方,却证实我是清白的。主的恩典实在够我用,感谢赞美主!

  神在我的生命中有他奇妙的安排。2008年我的一位同事很关切地询问我是否考虑找一份全职工作。我当时真的很满足于神赐给我的工作,虽然辛苦,但每日都心情愉快甜美。不过,我还是回答说,可以试一试。于是我将履历表给他,神就借着这位同事让我顺利获得了现今的这份全职工作。说到这里,我还要赞美奇妙的主——他让我不仅找到了一份全职工作,而且还让我体会他奇妙的带领。一开始我又按自己的意愿申请到一个骨关节康复的治疗科,可我的思想不能高过神的意念。在就职培训结束之前,人力资源部的管理人员告诉我,我所申请的职位被一个资历和工作经验都优于我的人拿去了,还未等我从惊愕和失望中回过神来,这位女士告诉我:“你已被分配到神经康复内科工作。”据她介绍,这里工作节奏快些,而且病人很积极参与治疗,病人周转也很快。我当时便回答:“一切听从安排。”其实这又是神在奇妙地安排最适合我的职位。我的新同事告诉我:“你真的很幸运,能在全院最好的科室做全职工作!”我很感恩地告诉他们:这份工作是神赐给我的!感谢主!

  神的恩典是数算不完的。2008年日光合同圣诞前夕,我工作到晚上11点多钟,先生冒着大雪开车来接我回家。路上铺满了厚厚的积雪,天上还不断地飘着鹅毛大雪,营造出安详和平的圣诞氛围。当我们行驶到一个弯道下坡路段时,先生突然很惊愕无助地告诉我,车子失去了控制,不知如何是好。正说着,车子已冲上双向车道间的水泥隔板,眼看就要与对面方向行驶过来的车子相撞了。车窗完全被积雪覆盖,车内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见。同时我的心里也是一片空白,听主安排吧!可就在此刻,我们的车子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回到原来的车道上,车子经过左右摆动之后停在了马路中央,前后的车子都停了下来。我们二人已经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感谢神!在紧要关头救我们脱离险境!我心中欢呼:“你的恩典大过我的过犯!”事后我告诉家人,要珍惜生命,每时每刻都赞美神、荣耀神,因他是我们的救主。

  今天活着的人不再是我自己,我活着是为了荣耀神的名。“要相信不论明天将如何,他的恩典一定够用。每一次跌倒,站起来更刚强,每脚步走得更有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