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神与神的爱

——读陶恕的《认识至圣者》

◆ 韦 雪


  扫罗给我们的提醒

  扫罗是一位犹太教师,他对旧约经文深有造诣,谈到对耶和华的认识,我想能夸口说比他更清楚的人,只怕不多。扫罗还是一位有志青年,他对自己所学的经文和律法深信不疑,并身体力行,积极猛烈地打压信耶稣的人。算是个有信心、有行为的宗教分子。

  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在扫罗去大马士革的路上。扫罗此行的目的,是带着大祭司给大马士革的犹太人会堂写的信,让他们把信耶稣的人绑到耶路撒冷。在半路上,突然遇到大光,并有声音问他:“扫罗,扫罗!你为什么逼迫我?”扫罗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问出了这句话:“主啊,你是谁?”

  这个信心坚定又能活出信仰的人,第一次意识到,他并不认识他自以为坚信的神!

  为什么要正确地认识神

  在《认识至圣者》一书中,作者陶恕先生在第一章指出,我们对神的认识,从根本上左右了我们日常生活的思想和言行,因为神是人信仰的根基。陶恕先生说:“如果问一个人,‘当你想到神时脑海中出现什么?’他给出的完整答案足以让我们预料他属灵生命的未来。”同样,陶恕先生认为,一个教会对神的认识,也会反映在她所传讲的信息,或没有传讲的信息中。

  诚然,我们遇到的所有问题,都没有关于神的问题重要:他是怎样一位神?我们该如何回应这位神?

  上中学的时候,我常常辅导一位成绩平平的朋友。每次讲题的时候,我都会跟她从头说起:某个公式是怎么推导出来的,为什么用这个公式而不是别的公式,某个概念应该在什么环境下应用,等等。而她只是希望我把题的做法和答案告诉她。由于她没有理解真正需要被掌握的知识,只是单纯的做题,所以她每见一道新题都不会做,而且想不通别人是怎么把这些题都做出来的。

  我以为,我们对神的认识也如此。能够正确的认识并顺服神,会使我们的许多问题迎刃而解。如果我们只是把自己陷于教条(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中,最后不是我们的教条越加越多,就是我们完全放弃。

  在认识的基础上,应加上顺服。因为我们已有的是非观或私欲也会影响我们对神的认识。有时候,我们会因着自己的需要故意扭曲神的形象。贪心的人会希望神的供应是丰富且不断的,久而久之,他便真的如此认为。我也曾经听过有传道人告诉会众,神希望我们像约瑟一样有梦想,所以要敢于做梦,然后就带领大家加入传销活动。

  这是很危险的,因为十诫中的第二诫就是禁止拜偶像。我们有中国背景的人,常常把偶像与带有中国迷信色彩的各路神仙或其他宗教中的神划上等号。其实,偶像的意义远不止这些。任何不是真正的神却被当成神来敬拜的,都是偶像。哪怕是基于真正的神却存在偏差的神。如此说来,就算是自称为基督徒的人,也可能是拜偶像者。陶恕先生指出,基督的教会肩负着还原神本相的责任,对于教会所祈求和所做的一切,这是最首要的。

  《认识至圣者》的启发

  《认识至圣者》是一本结合了许多先贤圣徒的思想精粹,并融合了作者本身深刻洞见的书。在前言中,陶恕先生讲到创作该书,乃是因为今天的大多数基督徒已经没有耐心去读奥古斯丁或安瑟伦这些人成百上千页的著作了,这些人对今天的信徒只是一些发光的名字而已(非常汗颜,我连安瑟伦的名字也不知道,刚刚才去搜索了一下)。我相信,陶恕先生并没有把属灵书籍提升到比圣经要高的地位上,他说这些话的前提应该是默认信徒还是读圣经的。但他所说的话我却感同身受,作为“今天的信徒”,我们也许更愿意读属灵的“自我帮助”(self-help)书籍,这些书告诉我们什么情况下应该怎么做或不该怎么做,或对我们的某些问题做一些有针对性的指南帮助。殊不知,这些书籍就像把题目的做法和答案告诉我们一样,遇到新的问题我们仍会束手无策。我们应该回到神那里,去默想、思考和体会,借助圣经的话语,藉着道成肉身的耶稣,及前人那被神光照所留下的智慧,来真正认识神。

  《认识至圣者》一书,虽只有120页,却有着沉重的属灵分量。这不是一本可以一口气读完的书,而是需要集中精力,带着思考去阅读的书。比如在第三章中,陶恕先生提到“神的属性(the attributes of God)”,并坚持用“属性”一词表示关于神的真理,而不是“特征”、“性格”、“品质”这些用以形容被造之物的词汇。因为被造之物可能只具备某些特性,而且这些特性间并不存在必然的关系。我自己的理解是,某人可能很诚实,对人却冷淡,另一个人可能对人很热情,却常常说谎。这里,“诚实”和“热情”这两个特征,是可以单独地存在于某个个体中。然而神不是被造之物,他是造物之主,他是自有永有,不会改变的。神的一切,虽然可以分开来看,实际上却是一个整体。他的属性并不矛盾,也不需要放下这个去行使那个。换句话说,他的所有属性其实就是一个,那就是神本身。

  整本书从19个方面去探讨关于神的属性:三位一体、神的独立存在(The Self-existence of God)、神的自给自足(The Self-sufficiency of God)、神的永恒、神的无限、神的不变性、神的全知、神的智慧、神的全能、神的超越性、神的全在、神的信实、神的良善、神的公义、神的怜悯、神的恩典、神的爱、神的圣洁和神的主权。

  从刚刚关于神之属性的定义,我们可以知道,这些属性其实是合一、不可分割、互不矛盾的。我们常常听到有人说:“神的公义让他必须这么做。”似乎公义是一个神以外的标准。却忽略了神本身就是公义,他才是公义的绝对标准。同样,他就是圣洁,也就是圣洁的绝对标准。当神显为公义的时候,并不因此而无法显为慈爱。陶恕先生用了一个比方:“有时候我们觉得神就是一个好心肠的法官,迫于法律的标准而在泪水和歉意中判了一个人的死刑。”但是,若非神的公义和圣洁,我们又如何体会到神救恩的怜悯和恩典?

  神的爱

  圣经中提到“爱”的经文很多。就连彼时还未信主的作家柏杨先生都曾在他的文章《困惑不解》中提到,新约圣经的全部道理就是一个“爱”字(我读这篇文章的时候尚在读初中,也是从柏杨先生的文章中第一次读到圣经的经文)。但在我们所生长的文化背景下,脱离了圣经的上下文并以神为信仰的根基,我们实在难以明白“爱”的含义,及其具体表现。

  说到神的爱,我们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约翰一书4:16的名句“神就是爱”。但是不同的人对这句话的理解也不尽相同,甚至有许多人误解这节经文的含义。所以许多神学家都不约而同地来对这句话作出合乎圣经的解释。

  鲁益士先生在《四种爱》的前言中提到,法国作家鲁日蒙曾说:“爱只有不成为神的时候才能不成为魔鬼”(也就是说,当爱成为神的那一刻,爱就成了魔鬼),神是爱并不代表爱是神。巴刻先生也在《认识神》中指出,就圣经而言,“神就是爱”并非关于神的全部真理。耶稣曾经说,“神是个灵”,使徒约翰还在约翰一书中说“神就是光”。陶恕先生在《认识至圣者》中也提到,“神是爱”是使徒约翰所陈述的一个事实,而不是一个关于神的定义,因为定义是双向的。我们不能因为“神就是爱”这句话而把神与爱划上等号。

  《认识至圣者》一书,作者的阐述条理非常清楚。他在第三章中已经解释了神的属性。信实、公义、爱、圣洁……这些都是神的属性,它们并不是神的组成部分,它们的存在是整体的、合一的,也都是出自神的。爱也是如此。爱是神的一方面,是与其他方面并存且同等重要的。

  保罗曾在哥林多前书13章写道:“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里面提到的爱,并不仅仅是热情待人、乐于助人、急人所急这样的爱,更不是流行歌曲里唱的爱。仔细读这段话,保罗所说的爱包含了恩慈、谦卑、圣洁等属性。

  我有位不信主的朋友,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在爱的定义中会出现“不喜爱不义,只喜爱真理”这句话,因为真理和爱似乎没有关系,一个是理性上的,一个是情感上的,并因此断定这只是一个牵强附会的教条。其实真正认识神的人就可以理解,我们若是不认识真理,不寻求真理,我们就不懂得真正的爱。保罗也说,“我若将所有的周济穷人,又舍己叫人焚烧,却没有爱,仍然与我无益。”(哥林多前书13:3)试想,一个人若能够把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别人,甚至连命都不要了,这背后的原动力怎能不是爱呢?为什么保罗还说“却没有爱”呢?可见,爱并不是绝对的、自我独立的存在,只有在爱出于神的时候,才是真正的爱。而保罗所说的,正是这种爱。

  “不是我们爱神,乃是神爱我们,差他的儿子,为我们的罪做了挽回祭,这就是爱了。”(约翰一书4:10)

  从这节经文也可以看出,神的爱是自动自发的。神爱我们并不因为我们是可爱的,或值得他爱的。陶恕先生在“神的自给自足”篇提到,神创造人类并不是因为他需要人,我们也应意识到神爱我们并不是因为他需要我们。巴刻先生也提到,神对罪人的爱完全是出于神的主权和恩典,而神拯救人是为他的喜乐。神的爱和恩典,就在道成肉身的耶稣身上彰显出来。“惟有基督在我们还做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神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罗马书5:8)

  这让我想起戴德生先生信主的经历。在他翻阅福音单张的时候,看到一句话:“基督做成的工。”他想:“为何不说‘基督救赎的工’或是‘基督抵偿的工’?”“做成”一词使他想到:“罪债已经由代罪者所付清,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不仅仅为了我们,也为全世界的罪。”他又想到:“既然整件工作已经完成,所有的罪债已经付清,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需要做的事情呢?”这时候,圣灵光照他,他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已经再没有什么可做的,只有跪下来,接受这位救主和他的救恩,并不住地赞美他。(摘自戴德生自传《带着爱来中国》,人民日报出报社出版)

  是的,神已经做出了爱我们的行动。而我们实在无法靠自己去博得神的爱。既然神定意爱我们,我们也必须回应他的爱。正如约翰所说:“我们爱,因为神先爱我们。”(约翰一书4:19)虽然神给人以自由意志,但对于我们这些已经认识并经历神之爱的人,藉着信心去回应神的爱却是毫无选择余地的。

  “公开的秘密”

  《认识至圣者》的最后一章题为“公开的秘密”,是指如何解决我们今日所面临的属灵问题。而他坦言,解决之道不是什么难解的密码,而是一句历久常新的忠告:“更加认识神。”

  这确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神是如此的超越,不是我们有限的头脑能够理解。到现在我们也想不明白神是如何超越时间和空间而存在的。然而,陶恕先生指出,对神的了解不能单靠学习,因为这是关乎灵的。人无法靠自己去认识神,而是需要来自神的光照和带领。但要得着这光照,需要一些条件。陶恕先生基于圣经和前人的思考总结出了如下条件:

  1. 必须摒弃罪。正如耶稣所说:“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马太福音5:8)

  2. 必须把生命的一切交付基督。这意味着凡事无条件地顺服神。

  3. 必须认识到我们要向罪死,向主活,让圣灵来陶造我们的品性。这需要我们有属灵的操练。

  4. 必须彻底拒绝这世界和不信的人灌输给我们的观念。

  5. 必须操练长时间地默想这位万王之王。在这个人权重于神权的社会,我们必须付出努力来修正存在于自己内心的这种观念。我认为,这是强调我们对神必须有一个敬畏的态度。就像本书前几章里说过的,我们对神不应有惧怕,但应该有敬畏。另外,陶恕先生还提到,神是有位格的,我们可以通过亲近他而熟悉他,他并不只存在于经文中,所以我们也应冲破教条主义。

  6. 我们了解神越多,也越应该义不容辞地去服事他人,越会愿意把神的恩典分享给这个苦难的世界。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该像城造在山上,在我们周围见证和荣耀神。

  作者在多伦多国语下午堂聚会。《认识至圣者》(The Knowledge of the Holy)作者陶恕Aiden Wilson Tozer (1897-1963),是20世纪美国最有影响力的传道人之一。先后在芝加哥和多伦多牧养教会,也著有40多本属灵著作,包括《认识至圣者》和《渴慕神》(The Pursuit of God),他的作品常常启发读者与神建立更深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