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神的拣选与熬炼

◆ 李大治


  遭 遇

  我出生在中国东北一个靠近俄罗斯的小城市。由于父亲是当地共产党的领导,我生活在一个受人尊重的特权家庭中。在母爱的呵护及众多亲朋好友的关爱下,我过着无忧无虑的幸福生活。但就在我14岁准备随母亲去美国那年,一切都变了。

  美国之旅是我们计划已久的,但就在登上飞机的三天前,母亲突发心脏病而去世,享年55岁。我的人生瞬间90度大转折,我被恐惧、惊慌和孤独包围了。到达美国的新罕布什尔州后,我进入一家小私立中学就读。在那里,由于我没什么钱,衣着和发型也很落伍,我受到当地人及其他种族同学的歧视和孤立。当我向家人诉说我的痛苦时,家人却训斥我,叫我不要把心思浪费在交朋友上,而要多放在学习上。上大学之后,我开始频频参加派对,情况却越变越糟。我努力寻求快乐和满足,却都找错了地方。我的生活狼狈不堪、毫无目标。但那些年我所经历的困境却预备了我的心,去迎接即将到来的救恩。

  归 主

  我在中国从来没听说过基督教。后来即使在校园里见到一些基督徒,我也总是把他们当成社会边缘人看待。我对基督徒的态度发生转变,是在大三的时候结识了一位基督徒朋友开始。她最吸引我的地方莫过于她内心的平安和专注。我开始试着用各种方式接近她(也许动机不太纯正)。她介绍我去参加了一个查经班,于是我开始读圣经。圣经中的每句话对我来说都是上好的道德教导,让我爱不释手,但我却无法承认神是真实存在的。然而,当我认识到原罪——骄傲、淫荡、嫉妒、愤怒等等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福音的真理。我终于明白自己原来已经被罪奴役了这么久却毫不自知。只有神才有能力让我这个从前瞎眼的人,今天得见真理。也就是这个时刻,我归信了上帝。突然之间,心中的喜乐无法言喻。这个经历就如浮出泥沼一般,让我感到清爽自由。这的确是神的奇妙作为。于是,在2001年4月16日,我受洗归主。

       神啊,你曾试验我们,熬炼我们,如熬炼银子一样。
                 --诗篇66:10


  熬 炼

  信主后的道路既让人兴奋又不乏挑战。因着神的恩典,我的信心在经过试炼、导师的培训和属灵操练中得到了显著的成长。在我信主后,神越来越多地向我显明肉体与灵里的争战,我也逐渐意识到我对那位向我介绍基督的女孩投入了太多的感情,即使我很清楚她只想和我做朋友。每时每刻都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回响“你需要爱我你的神胜过爱一切。”这声音只是让我更想她。但我越是刻意,我和她的距离就越来越远。我真是肝肠寸断,无助中我来到了神面前。在我花大量时间和精力祷告、读经和参加团契聚会的过程中,神慢慢地在情感和灵命上医治了我。但艰苦的试炼并未结束。2000年的夏天,我生了重病,在2001年春天洗礼后,病情更加严重了。这让人难以忍受的身体的痛苦持续了几年。在这期间,我坚持每天靠神的话语和寻求他的指引度日。日复一日,我与基督的关系愈发亲密。今天我很感谢神通过这些试炼来重塑我的品性。我也非常感恩,在我身边有许多成熟的基督徒,他们一直帮助我、鼓励我并教导我。

  蒙 召

  决定成为一个全职传道人对我来说不是个轻率的决定。四年前的此时,我认为是时候开始为正式传道做准备了,这样的想法基于三个理由。第一,我最初向基督委身的时候就体会到了神对我的传道呼召。我感到他对我的计划与许多其他人不同。这个体会在接下来等候神带领的日子中愈发强烈。第二,这五年中我的属灵历程使我更加确定了这个呼召。我坚定地相信所发生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我建立信心以及我与神的关系。第三,我迅速的属灵成长是周围的人有目共睹的。有些人还鼓励我说:“神按手在你身上。”靠着神的恩典,我现在服事的热情日益高涨。读神学院期间,我也经历了许多挑战,有时甚至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但神不断地肯定他对我的呼召,并将我托住直到如今。当我回过头看,若不是靠着神的保守,我绝对不会是今天这样。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也坚信神会继续成就他为我预定的。

  本文以英文撰写,本刊同工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