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 霍洁珊


  2011年2月9日,周三

  亲爱的天父,感谢你让我有机会用新学的印度语说“耶稣为我们的罪牺牲自己的生命”给周围接触的人,并用Tamil话向一个人说“耶稣爱你”。

  读诗篇139篇。

  神,你知道我的一切意念,你知道我去短宣的目的,不是为了荣耀自己,只是因为回应你的爱,回应你的呼召。感谢你的安慰,在你看黑暗和光明是一样的,黑暗也不能遮蔽我,使你看不见我。虽然我信心软弱,但你是信实的,你会带领我前面的道路。感谢你创造奇妙,我的肺腑是你所造的,如果你要医治我身体的疾病,你必然成就。

  2011年2月11日,周五

  亲爱的天父,感谢你让我接触几个从中东国家来的游客,并向他们说“耶稣爱你”,也送了福音单张给他们,他们还为我拍了相片。愿神亲自引导他们到你的面前。我还将我所学到的印度话,电邮给我所亲爱的朋友,愿神可以帮助他们接触说印度话的人。

  读诗篇139:10。

  主啊,感谢你的右手保守我、扶持我,带领我前面的道路。开始我有些担心他们给我拍照的后果,但我相信,若你不许可,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在我身上。

  2011年2月12日,周六

  当我考虑到是否应提前退休,可以有更多时间事奉神时,感谢神借着属灵导师给我提醒。他问我是否能感觉到我在神里面的价值。他告诉我,既然神在我身上的意念如海边的沙那样多,祂是不是只要我为祂做很多事情,包括传福音,学习语言呢?

  感谢神借着导师的提醒,让我醒悟我需要放松,多花些时间默想神的话语,静静地等候神向我说话。而不只是忙忙碌碌为神做很多事情。

  2011年2月13日,周日

  亲爱的天父,我读了约翰福音20:11-18,当抹大拉的马利亚因不见了耶稣身体,就留在耶稣坟墓前独自哭泣;而门徒约翰却看见了耶稣的裹尸布,便相信主耶稣已复活,于是和门徒彼得先回去了。这时神派了天使,且有耶稣亲自来到马利亚面前,向她显现,并两次问她为什么哭泣。第二次耶稣并且问她“你要找的是谁?”神啊,当我们灰心丧志、信心低落时,感谢你没有撇下我们,而是亲自安慰鼓励。你问我,为什么忧愁,为什么哭泣,你所找的是谁?促使我反省我所相信、所爱的耶稣是谁。我是否真的相信祂,相信祂必会带领我前面的道路?

  其后,有一个朋友建议我应该多看医生,让膝盖不再恶化。我对她说,我不愿意花太多时间处理腿的问题,物理治疗师已嘱咐我抽空做他们指示的动作,而且我现在学习语言也需要花很多时间。她告诉我,有一个女人不到60岁,便要借助步行器走路了。我听了之后,心里有些忧虑,担心自己的未来。但感谢神在诗篇139:16下的提醒,“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我的生命是在神的掌管中,若是神不许可,什么事也不会发生在我身上。就算到时我要用步行器或轮椅行路,神会赐足够的恩典让我度过,我不要活在恐惧中,裹足不前,不能快乐、有能力地为神而活,传神国福音,或者慌张到精神崩溃。感谢神的安慰鼓励。

  2011年2月17日,周四

  今天我把朋友托我买的蛋糕带给她,于是我们一同坐在餐桌前。她言谈中似乎在为我抱不平,因为她提到某人处事不当。这使我联想到当日那人对我的伤害,心里有些不愉快。但感谢神,用哥林多前书13:5“不计算人的恶”这句话提醒我,心里的怒气便平息了。后来我打电话告诉朋友这个经历,她说,对不起,她不知道我会不愉快。

  2011年2月18日,周五

  亲爱的天父,感谢你,我在等车时,遇到一个会说阿拉伯语和印度语的退休医生。我告诉他,“耶稣爱你,为我们的罪而牺牲生命。”并给他一张单张。其后,也给了一张单张给说Tamil话的人及一个从非洲来的人。并在家中将“彼岸”的网站电邮给很多朋友。

  当我回到家中,想起一位老同学借了我唯一的阿拉伯语歌曲CD,而她将离开加拿大一段日子,于是担心她能否及时还我。又因为花时间看“彼岸”,电邮给朋友,就没有时间做教会杂志的校对和学习语言,很感内疚。我就像马利亚因看不见耶稣的身体,甚是不安。

  2011年2月19日,周六

  亲爱的天父,当我向属灵导师提到我过往一星期在圣经上的学习,感谢神,他提醒我是否在用行为赚取神的救恩,若不然,为什么我有那么多的罪疚感。我反省自己,有时因为自己的罪那么多,怀疑神是否接纳我、爱我,我是否要为神做很多事情来换取救恩。他提醒说,我们的神是路加福音15:21-31中浪子的父亲,当浪子悔改回到父亲的身边,父亲就给他穿上最好的袍子,戴上戒指,穿上鞋子,并摆设筵席去庆祝。并不是把他当作仆人,要他立时工作。神啊,求你帮助我,学习安息,从罪疚感中得着释放,可以很喜乐地为你工作,而不是感到很大压力。

  感谢神,后来我和姐姐分享,她电邮了一些她教会牧者叫他们学习背诵的经文。第一段经文是罗马书8:1-2:“如今,那些在基督耶稣里的就不定罪了。因为赐生命圣灵的律,在基督耶稣里释放了我,使我脱离罪和死的律了。”感谢神,让我不用活在罪疚感的阴影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