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等候耶和华的必不至羞愧

◆ 谢章响

  2010年5月8日,我和未婚妻踏进了结婚礼堂,在神和人面前立约结为夫妻。我们都很感恩,那些认识我们很久的前来祝贺的弟兄姊妹也很感动。十几年的等候终于看到神的预备,我再次经历并确信神是信实的,祂在看为好的时间将我们带在一起,正如圣经中应许的——等候耶和华的必不至羞愧(参诗篇25:3),神让我尝到遵行祂旨意的喜乐。祂给我力量持守了“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的教导(哥林多后书6:14上),让我寻求可以同心事奉的伴侣。圣经说,“二人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阿摩司书3:3)神把祂的“千叮咛万嘱咐”放在我心里,也因着祂的怜悯、恩典和帮助将忍耐加给我,使我最终能够体会到祂奇妙的安排和遵行祂旨意所蒙的祝福。

  婚姻对很多人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一件事,我却等待了十几年。多少次的希望,多少次的失望。许多人在询问,也有人在摇头,还有人干脆面对面地质问:“难道耶稣不能帮你吗?你怎么不祷告你所信的神呢?”十几年了,所有的祷告似乎石沉大海,不断地参加别人的婚礼,总会有人半开玩笑地问:“什么时候参加你的婚礼呀?”我会笑笑说:“那要看神的带领了。”但是心里却茫然:神啊,你的带领是什么呢?青年时代过去了,眼看要步入中年了,神一直都没有成就我求配偶的事。无论是关心,劝告,或是讥笑,都会让我感到心里酸楚。我常常眼泪往肚子里吞。有的时候非常软弱,很自然地想,还要等下去吗?是不是象一些人说的那样,不必那么教条地看圣经的教导?一直单身也不是好的见证吧?有时候对方是信主的,认识过程中却觉得不是神配合的,也会带来挣扎:到底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呢?寻求和遵行神的旨意中经历的挣扎是不好受的,有时内心甚至是煎熬和痛苦的。但是感谢神,十几年来祂看似隐藏,现在回头去看,祂的带领从来没有离开,在我的挣扎中为我掌舵导航。

  2009年10月的一天,我下班从办公室走出来,经过书店柜台的时候,有一位买书的姊妹跟我打招呼。她看起来有些面熟,我却不记得在哪里见过。我因为赶着回家,准备点头问好就离开了,没想到这位姊妹突然问:“你有女朋友没有?”那时我在几个月前刚刚结束了一段交往,心情非常的低沉,对神很灰心,陷入属灵的低潮中。现在这位不太认识的姊妹,当着书店同工和一些顾客的面突然问我这个问题,我不由得非常尴尬。快四十岁的人,连女朋友都没有,这滋味可不好受,如果在几个月前,我还可以自豪地、大声地回答说:“我有了!”但现在只好很小声地、无力地,甚至觉得很失败地回答说:“还没有。”然后这位姊妹就自我介绍,并解释说七年前听过我的得救见证,印象深刻,又说她的教会有一位很好的单身姊妹,很适合我,又温柔,又体贴,又有很好的灵性,现在回国探望父母,不久就回来了。我看出这位姊妹是好心关心我,素不相识,竟然如此热心。虽然很感激她,但心里实在提不起劲,觉得自己的心情还没有恢复过来,不适合再开始一段感情。想到她的好心和热心,出于礼貌,我没有马上拒绝,并且按照她的要求留下了电邮地址和电话号码。这位姊妹和她先生就离开了,当他们快走到门口的时候,这位姊妹突然回头丢下一句话,说:“别人介绍的千万不要去看。”当时只是笑笑而已,不置可否。

  回到家,想起刚才的情形,我觉得自己的交谈不够诚实,因为没提到我刚刚结束一段交往的事。又觉得自己的态度不够明确,要么行,要么不行,不能拖泥带水。所以我觉得一定要把此事告诉那位热心的姊妹,告诉她我心情还没有恢复过来,用这个理由来推掉她的介绍,这样也不会伤害到好心人。于是我写了电邮告知她我的想法,心想这事大概就了结了。很特别的是,这之后接二连三地有熟人来为我介绍女朋友,这是从前不太有的现象。不知为什么,那句“别人介绍的不要去看”的话一直留在我脑海里,我一一将他们的介绍推脱了。到了11月底,那位热心的姊妹打电话告诉我,她要介绍给我的那位姊妹从中国回来了,但感冒了一周,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到她家或教会团契见个面,还说那位姊妹知道了我的情况,叫她不要打电话催我。我拿着电话,心里感谢她的关心和对这事的认真负责,但仍然没有心情去想见面的事,有点后悔当时没有一口回绝,才有现在这样的麻烦。我心想这事要马上处理,越快越好,等见了面后,就有理由拒绝了,于是就约了那周的星期六见面。

  11月28日,我们如约在介绍人夫妇家见面了。当我讲完自己很长的信主见证后,这位姊妹也讲了她的故事。在半个小时内,我从介绍人一家和这位姊妹自己口中听到了几个关于她的经历,让我很受感动:她的信主见证,病得医治的见证,留学时在农场打工的经历,买了车后服侍有需要的人,因敬畏神而丢掉工作,等等。我看到了一位知道什么叫作苦,经历过苦,并且有爱心和生命的姊妹。第一次见面中,我们彼此认同对方是一个重生得救的人。让我的心为之一动的是她愿意服侍人的心。因为在餐馆打过工的缘故,通常大家一起喝茶时我会第一个发现别人杯里没有茶了,就给人斟茶。而这一次,每次当我想去斟茶的时候,这位姊妹总是比我快了一步,替我斟上了茶。那个被服侍的感觉非常的特别,也非常的温馨。

  我开始约她见面。第一次单独见面,我们聊了一些教会和事奉的事,聊的很投机,发现彼此是愿意在事奉中委身的人。第二次见面的时候,我们讲起过去的感情经历。我提到自己多年因为没有常住居民的身份而带来很多困扰,她说:不必烦恼,我们的身份是天国的子民。我心里十分安慰,这是我一直担心的,她竟毫不介意!她也提到自己身体不好,因此经历过不能被接纳的情形。她让我早点考虑这个因素,决定是否继续交往,免得以后受伤害。我听完她的分享,不但没有一丝的担心,反倒笑逐颜开,吃过这么多苦的她,岂不正是我所要寻找的吗?我从心里说出一句劝慰的话:无论健康与否,我们最终的归宿是在天上。疾病真的不是我所顾虑的。我也提到一位神学院院长的见证。他为了照顾患病中的妻子,辞去职务。人们认为他不该退出事奉工场,他却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在家庭里事奉主。那一次的交谈我们看到彼此可以超越世俗偏见,从属天的眼光来看待这一切。

  回家的路上,我就有很强的感动,我要一辈子照顾这位姊妹,不让她再受伤害,让她一生幸福。回家后就向神做了这样的祷告,求神把她赐给我,让我可以一生一世地照顾她。无论她的健康状况日后带来什么难处,我都愿意娶她,也愿意等她,无论等多久。这是很特别的感受,从来都没有过的,我知道我的心动了,我爱上她了。当时并没有年轻时的那般冲动,反倒是一种很清醒、坚固的责任感,而且意识到这一切事情的背后有神的手在工作。我明白自己已经在神和人的面前委身于这个关系了,很快就对她表白。她完全没有思想准备,认为虽然我们的交往很美好,但是需要经过时间的考验。不过她也答应祷告寻求神的心意。经过了一个晚上,她告诉我说她没有看到什么拦阻,因为我们爱对方是不附加条件的,在跟随主的方向上是同心的。就这样我们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彼此委身于这个关系,决定一生同行。后来还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我们在2002年同时在恩福协会主办的门训营中奉献自己全时间事奉主,不过那时我们互相不认识。

  回想这么多年来的寻寻觅觅,一直都希望找到一位在成长中的姊妹,一起按照神的旨意在婚姻中见证和事奉主。经历了很多的曲折、挣扎和等候,几乎在最灰心的时候,神竟然借着一位七年前听过我得救见证的素不相识的姊妹的爱心,让我认识了我的妻子,又在超乎想象的短暂时间内配合了我们。神再一次提醒我,当我们谨守遵行祂旨意的时候,祂的应许绝不落空。最后我以一句经文与大家共勉:“你们必须忍耐,使你们行完了神的旨意,就可以得着所应许的。”(希伯来书1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