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成为圣经翻译员-从学会放弃开始

◆ 吴青妍

  我是一个执着、不轻言放弃的人。然而,神首先教我学会了放弃。在大学二年级,我学着放弃了我的初恋男友。除此之外,我当时所在的教会也出现了不好的现象,这使得我对神的信靠出现了挣扎,因为坏事出现在教会里就会让人觉得很不对劲。那年我读了以赛亚书,对神的主权有了更深的认识。我曾常常流泪为教会祷告,使我惊讶的是,祷告的结果竟然是我需要放弃那个教会——那个曾给我归属感的地方。因此我心里十分痛苦。那时的我,真是个小题大做的人(drama queen)。

  当年三月,我参加了学园传道会(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举办的一个周末研讨会,叫做“有目标的人”。讲员说,如果你让神做你的主人,欣然领受他给你的使命,他便会使用你。讲员引用了保罗在腓立比书3:7-11所说的,把认识基督看为至宝。我觉得我这方面的经验足够多了,我所放弃的那些人际关系,是我曾经当作自己的一部分来珍惜的。但我的主说这些都不是他为我预备的最好的东西,他希望我放弃这些事物来信靠他。为了帮助我们把注意力转向主的使命,讲员讲到了约翰福音4:27-38。在井边撒玛利亚妇人的故事中,耶稣对他的门徒说了句深奥的话:“我有食物吃,是你们不知道的。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做成他的工。”神叫耶稣做的工是让人们与他和好,无论是呼召眼前这个撒玛利亚妇人,还是最终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的罪而死。“这个使命应该推动你的人生,”讲员说,“就像饥饿驱使你去吃东西一样。”耶稣说达成他天父的旨意所带给他的满足使肉体的饥饿感变得无关紧要。“如果你领受他的使命,神也要使用你,成为你的主。”与其问:“神在我生命中的旨意为何?”不如问:“神正在世界上做什么,我们如何参与其中?”这个周末,神把我放在对的时间和对的地点,预备好了我能听他的声音。就这样,神突然把一个针对我的挑战摆在了我的面前:“青妍,你愿意做我的工吗?”

  我回到我的房间重读三段我所知道的关于传福音和大使命的经文:马太福音28:16-20,哥林多后书5:13-15,现在还有约翰福音4:31-38。我感觉到自己在心里对神的呼召作出回应,承诺将传福音和宣教作为我人生的头等大事来对待。此刻,这意味着个人布道成为了我人生的焦点。

  直到两年后,我才想要到海外去宣教。在那段时间里,神透过他的话语让我对他在历史上所做的工作有更广泛的认识。在我读旧约前几卷书的时候,我意识到神是多么关注“万民与万族”,而并不是只有以色列人。神对亚伯拉罕的应许并不只局限于神在他的人生中做了什么,而是要使地上的万族得着祝福和救恩(参创世纪12:3)。这就是我们得着救恩的由来,这也是我们要去传福音的原因。我因着能在旧约中找到关于宣教的信息而感到惊讶不已!这个新发现让我明白了神的心意,知道了普世宣教就是神的工!这样,我准备好去短宣了。

  本来我想和学园传道会一起去,但我对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也小有兴趣。我开始上一些语言课程,并且非常喜欢。但是我并不认识基督徒的语言学家,也不知道语言学对与圣经翻译有多重要。我在威克理夫的网站上看到威克理夫美国分会有一个短期行程叫做“探索计划”。由于好朋友的鼓励,我申请了他们暑期的探索计划,并有幸去到了所罗门群岛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经历了为时8周的旅程。

  事实上,直到去之前,我并不知道巴布亚新几内亚在哪里!巴布亚新几内亚在澳大利亚的北部,而所罗门群岛是巴布亚新几内亚东边的一系列群岛。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探索小队中有30个学生,其中包括我有6个也在所罗门群岛探索小分队。我们用了10天来了解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情况并学习当地的语言(巴布亚皮钦语),用5天时间观看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威克理夫中心,还有5周时间去所罗门群岛,包括有3周在Arosi语(译者注:圣克里斯托瓦尔岛语言中的一个小语种)区。我见到了所罗门群岛的居民,了解了当地圣经翻译工作的概况,还认识了一些威克理夫的宣教士,他们在海外度过了大半辈子,并为这个机会而感恩:为能够参与圣经翻译的事工感恩,也为能够在小村庄里养育他们的孩子而感恩。在我们的汇报会议中,我意识到我真的很喜欢我看见的一切,我也想要做这样的工作。我和一个队员讨论了如何将我们自己的恩赐(心思慎密,善于分析)和热情(对于语言和圣经)发挥在威克理夫的工作中。我感到很奇怪,因为我正想着要成为一位圣经翻译者,而这赫然意味着我正在考虑成为一名宣教士!

  回家后,我已经知道我这辈子要干什么了,但我不敢告诉父母。虽然他们知道我想做什么,但我从没有真正跟他们讨论过。长话短说,我一直觉得,尽管我有恐惧,神还是推动我前进。我完成了本科学习,做了一些教育工作,当时机成熟的时候,我告诉父母我想开始圣经翻译的训练,要去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上学。先去学校上学,而不是直接到威克理夫,有助于我和我的父母逐渐接受我加入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的想法。在达拉斯的威克理夫中心,我遇到了一些宣教士,他们给我讲了多年来神信实的见证。加入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成为了一个唾手可得的现实,而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目前,在2010年,我结束了为期两年四个月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生活,回到美国的家中。在那里我结识了很多好朋友,并在当地的乌林人的村落进行语言事工的实习。我先后到那个村落五次,每次一个半月,与当地人一起居住。我非常高兴,因为经过长时间专业和属灵的准备,我终于有机会亲身体验一下当圣经翻译员的味道!我的工作包括语言和文化的学习,为学习当地语言的语法做准备。现在我回到达拉斯读研究生,作关于乌林语法的毕业论文。我非常期待在2011年回到巴布亚新几内亚。我祷告的方向是我是否该开始一个新的圣经翻译工程,如果是的话,该选择哪个语种及相关细节,还是该继续专攻语言学以帮助不同语种的族群。

  那曾经遥不可及的梦想已经成为了我每天的生活。我的电脑里存有一份录音,是一种濒于绝迹的语言。我与一些对工作充满热情的文字工作者和资深圣经翻译者一起工作。这里,人们开着有关被动句的书呆子式的玩笑。语言学是我现在的工作了,而我需要严格要求自己来读神的话语,而不把这一切视为理所当然。我的生命中还是有恐惧,但我在圣经中学到,有了信心就不用惧怕。我依然热爱语言学,依然感到加入威克理夫是件荣幸的事。圣经翻译需要不同种类的语言人员,也需要各种人员的援助:学校教师、软件开发者、飞行员,等等。这里的经历让我意识到,你在以前的工作中所运用的技能都可以在新的宣教岗位中发挥出来,无论是建筑、翻译或牙科。没有某些事情比其他事情更加属灵。我虽然有些戏剧性的经历,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但这并不是我在做宣教士的原因。我成为宣教士是因为我有这个福分能够找到一个与我的兴趣、技能和价值观吻合的事工。寻求神的旨意是很重要的,要在人生道路上的每个决定中热切地寻求他的指引,但更重要的是与他亲近,透过他的话语了解他,并听到他的声音。

  吴青妍姊妹幼年时曾随父母在福音堂聚会,六岁去美国,现献身圣经翻译工作。本文原文以英文撰写,由本刊同工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