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神重建我的家

◆ 杨东兵

  今晚再睡一觉,明天起来就是农历虎年,虎年也许对你只是另一个生肖年,但对于我们家就稍稍有点特别,因为我的大儿子就是出生在上一个虎年,一眨眼十二年过去了。看着他从待哺婴孩长成虎头虎脑的少年,我们夫妻常常感叹时光飞逝,结婚十几年了,都不知怎么“熬”过来的。用个“熬”字来形容我们过去的心情并不过分,因为在我和太太阿勤姊妹信主前甚至信主初期,家里争吵不断,就象《圣经》所说的“凡一家自相纷争,就必败亡”(参马太福音12:25-26),很多时候都是行走在婚姻破裂的边缘,常常担心这个飘摇欲散的家庭还能熬多久?很庆幸认识了这位创造世界的造物主,很感谢主的带领,亦很感谢教会的帮助,牧者的指导,使我们能够脱离争斗,重新检讨我们的婚姻,从而重建我们的家庭。

  上一个虎年我们居住在广州,那时候还是很和睦的,儿子刚出生,夫妻二人各有自己的工作和朋友圈,家里又有父母帮忙照顾孩子,家务事基本不需要我们动手,班照上,街照逛,日子过得挺恩爱甜美的。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状况有点象河上的轻舟,轻快悠然却经受不起任何的风浪。

  但我们注定要经受考验的,六年前全家移民来到加拿大。到了这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一切都要从头开始,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处理,在这最需要夫妻同心、共度难关的时候,我们却常常因意见不合而互相埋怨,以至争吵。我呵斥她懒,不出去找工作;她反唇相讥说我不求上进,只满足于做份体力工;我挖苦她没有女人本事,不会缝补衣服节省钱,她就埋怨我没有尽男人的责任,不能赚足养家钱。日常诸如谁去买菜、谁去接小孩放学这类小事都常常会触发口角大战。争吵不断升级,日趋频繁、激化,昔日的恩爱日渐磨蚀,彼此心中都没有了对方,看不到对方的需要,只看到自己。

  记得刚登陆几个月,我们一家人在公园树林里玩的时候,阿勤姊妹因为跳一个水沟用力不当,着地时扭伤了脚,赶去医院拍了X光才发现问题严重,右脚关节骨裂,需要打上厚厚的石膏,并要靠拐杖才能艰难行走。我那时不但没有安慰伤痛中的她,没有感谢她拄着拐杖为我和孩子烧饭,反而每天恶言相向,埋怨她这么大个人连路都不会走,摔伤也不看时候,搞得我上班还要分神家事,工作要是丢了怎么办,等等。阿勤姊妹也很好强,忍受不了我的埋怨,脚稍微感觉好点就操起剪刀,也不去看医生复查,自己就剪去石膏套,甩去拐杖,一瘸一拐进进出出忙自己的事。感谢神,她的脚骨愈合得很好!如果留下一些后遗症,那我将背上一世的心债。

  就是这样,以前那些不是问题的事情,一下子都成了严重的问题摆在我们的面前,以前被平静生活所掩盖的自私、斤斤计较、不包容、不尊重等罪性在新的环境下暴露无遗。爱人变仇敌。尤其糟糕的是我们都奉行“强权出真理”,靠大声压倒对方。虽然当中也曾冷静地交谈过,但双方都觉得不是自己的错,都是对方出了问题。对方不再象过去那样爱自己了,都在用自己的标准衡量对方,要求对方按自己的意思行事,本来希望好好交谈,不久却演变成一场大战,不欢而散。这样的困境我们不好向家人诉苦,仅有的两三朋友自顾不暇又怎能帮我们。我们两个就成了没有裁判的拳击手,胡乱出招,专挑对方的致命处攻击,中伤对方自尊心,以为这样可以击败对方,让对方俯首称臣。一山难容二虎,都想做只镇山虎,但效果却是适得其反,两虎相争两败俱伤,家不再有往昔的温馨,争吵中数次触及到了分居的底线。

  幸好神已经开始在我们身上动工,让我们看到依靠自己的能力完全无法平息日渐增多的争吵,无法带来生活的安宁。我们扪心自问,真的需要有人能够指导我们,帮助我们修补家庭的裂痕,重新点燃我们心中行将熄灭的爱火。神的引领让我们走进了教会,无论是最初在密西沙加的一家教会,还是后来我们搬到百里市参加的这家教会,教会里面那种安宁平和、互敬互爱的氛围让我们对照自己的所为真感到万分内疚。尽管在最初的几年里只是抱着听故事的心态去教会,但神的话语已足够警醒我们,也为我们千疮百孔的婚姻注入生机。虽然一周当中总会有不如意的事情,也会有若干次大小争吵,但是到了周末去教会的时候,总要先将怒气压下,假装平静。到了教会,听了牧师讲道,讲神的大爱,对婚姻的保守,人“不应含怒到日落”(参以弗所书4:26),然后反省自己,心中怒气已消去一大半了;再和别人聊聊天,交流交流,剩下的怒气也没了,步出教会的时候两人相视一笑,觉得不如搬来教会住,这样就肯定不会再吵架了。

  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的生活条件渐渐改善,当初的困境不复存在,但吵架的内容也似乎与时俱进,不断翻新,无休无止。尽管我们经常在教会聚会,但那时没有读经祷告,对神的话语是左耳进右耳出,合我意的就听、就拿来用,如听到“你丈夫必管辖你”(创世记3:16下),如获至宝,断章取义加以发挥,效果可想而知了。有时听到好的讲道也心情激动,立志改过,回家后没几天就固态复萌,劣行依旧,信念没有根基。

  我那时常跟阿勤姊妹讲,我们的谈话一定不可以超过五句,五句话完了就要叫停,因为五句话以内,甚至三句不到两人就一定会有分歧,以后所说的就肯定不是正常的讨论,而是你一言我一语的讽刺攻击了。双方的感觉是“伴君如伴虎”,战战兢兢不愿多说一句,生怕说多了又招惹来一场不必要的舌战。结果是表面上平息了争吵,但内心的冲突依然存在,两人常常相对无语,各行各事,家里死水一潭,毫无生气,夫妻视若路人。“但我是属乎肉体的,是已经卖给罪了。因为我所做的,我自己不明白;我所愿意的,我并不做;我所恨恶的,我倒去做。”(罗马书7:14下-15)这段经文很好地概括了我们那时的状况,我们被罪所辖制,明明想扭转关系,不要使危机扩大,偏偏做出来的效果却不是自己愿意看到的,总是在做自己厌恶的事却不能自拔。

  夫妻关系在我看来是众多人际关系中最难处理的一个,其他关系如朋友、长晚辈、上下级,当中有距离、尊重、服从等等因素就容易摆平,两夫妻就不同了,双方彼此太了解,说话轻了听不进去,重了就不愿意听,关系总是难协调。夫妻关系也是最需要处理好的关系,如果处理不恰当,轻则使我们精神不振,重则危害社会。报纸曾报道过某博士因夫妻矛盾而跳桥自杀的,有人因夫妻长期不和而迁怒杀害他人的。每当听到这些悲剧的发生我都不寒而栗,而孩子在我们争吵时那惊恐无助的眼神更让我悲愤自责,觉得不可以让这种状况再持续下去了,但就是不知道应该怎样去改变。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却总是没有效果,难道真得要结束这段婚姻,毁灭这个家庭吗?

  感谢神的保守,祂没有放弃我们,差来祂的传道人夫妇到我们家中,为我们讲“在人所不能的,在神就凡事都能”(参马太福音19:26),只要我们放下自己,谦卑在神的脚下,遵从神的话语,神就一定会拯救我们的家庭。神说的话从来不会落空,祂悄悄地改变我们。记得有一次我们在谈论什么,没有两句我就已经有点不耐烦了,正待发作,阿勤姊妹就说:“这种事我以前会和你争辩的,但现在信主了,我不再跟你吵了。”细想一下也真是的,好象是有好一段时间没有听她争辩了,有时候我以命令的语气叫她做件事,以前的她一定是以质问弹回来的,但现在都是默默地去完成,我自己准备好的一大堆辩论词反倒无处发挥。我是男人,自认是家庭的头,以前在家凡事都要争出头,现在姊妹不和我争了,让我出头了,反而心中发虚,反省自己才觉得我这样的态度、脾气能成为家里的带头人吗?以前不断埋怨对方,我自己何尝没有责任。《圣经》的精义是“爱”,神吩咐“爱要舍己,爱要忍耐,爱要包容”(参哥林多前书13:4-7),我不就是没有这种舍己、包容吗?夫妻相处中总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固执于自己的方法,不容忍对方的反对意见,错误地以为按自己的意愿帮对方解决了事情就是爱,而当中的自大、不尊重、不包容恰恰伤了对方的自尊心。天长日久,婚姻的根基将被动摇。上帝造男造女就是希望二人合一,互相效力,夫妻相爱才能够荣耀神,而败坏的家庭必不为神所喜悦。

  看清楚了自己的位置,我们就认识到,夫妻间的矛盾凭着我们的血气是无法根治的,出路在哪里呢?只有一条,接受主基督耶稣,听从主的话语,将自己顺服在神的管理之下,祂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我们要遵从祂的诫命和吩咐,“因为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但万有都是出乎神。”(哥林多前书11:12)夫妻两人不是谁压倒谁,谁服从谁,我们都在神的掌管之下,都应该面向主耶稣基督,两人同负一轭,齐心协力。

  不是说我们从此就没有了争论,但是我们都会控制自己的情绪,让“污秽的话语,一句都不要出口”(参以弗所书4:29)。如果有一方要指责对方,另一方就引用《圣经》的话语来共勉:“不要光看到别人眼中的刺,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参马太福音7:5)或者“爱要宽恕”等。借着主耶稣基督,我们夫妻得以相和,神的爱浇灌在我们心里,融洽温馨的交谈又回到我们中间,欢声笑语早将多年来“熬”的苦楚冲散。新年到来,万象更新,我们互相勉励,应该努力做好,不能让这位爱世人的神失望,不能让这位保守我们家庭的神失望。

  (作者在百里市华人基督教会聚会,本文根据他在粤语团契2010年春节聚会上的分享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