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癌症札记

◆ 叶剑红



  自从丈夫开外卖店以来,一直是我作收银员,到我生病后,就需要请人帮忙了。刚开始丈夫以为请个收银员是件很容易的事,却没想到迟迟请不到合适的人。这时丈夫才意识到太太的重要性,有一天还半开玩笑地说:“看来我还真离不开你呢!”我相信这一切都有神的美意。看到丈夫既辛苦又烦恼,我实在于心不忍,只有为他祷告,求神怜悯帮助他,其实这也是如今我唯一能帮丈夫的了。奇妙得很,没几天丈夫就兴奋地告诉我他聘到了一位合适的人。我告诉他,我为他祷告了,他也高兴地笑一笑。又过了些日子,丈夫觉得还是需要请位厨师,登广告一周还没有找到。他回来问我有没有为他祷告,我说,“好吧,我为你祷告。”结果过了两天就找到了一位厨师,丈夫为此也很高兴。

  再说国内的婆婆,她一辈子是虔诚的佛教徒,家里楼上楼下都有佛像,在我(大儿媳)被查出癌症前不久,她的二儿媳忽然间疯了。婆婆非常痛苦,不禁想到,“我如此虔诚拜佛,为何家里频遭不幸呢?”有一天丈夫打电话给国内的母亲说:“妈,别再跟我提拜佛的事了,我信耶稣了。”婆婆说:“既然你都信了,我也考虑考虑吧!”后来,婆婆听说她拜偶像对我的病没有帮助,就去了当地的教会,请人帮她把所有偶像都销毁了。现在,婆婆真心悔改信了主,天天去教会敬拜祷告亲近我们的神,她二儿媳的疯病也奇迹般地痊愈了。这些好消息实在叫我的灵大大的兴奋。

  等待已久的手术时刻终于到了。4月的最后一天,一大早就到了医院,接下来就是长达5个多小时的手术。非常感谢神,虽然陪伴我的家人有些担忧,但自始至终我心里都平安喜乐。

  可是到了晚上,我却几乎彻夜未眠。一是因为身体虚弱,没有好好祷告;二是因为同病房的老妈妈夜里几次说我叫她,其实我虚弱得连说话都没有力气,怎么会有精神理会她呢?因此我担心老妈妈精神是不是有点问题,所以就不敢睡觉。结果第二天就更加虚弱、恍惚。到了晚上,我还是没有真正地到神面前亲近祂,只是顺着虚弱的身体昏睡着,迷迷糊糊却无法睡得深沉,再加上老妈妈心脏不舒服,护士进进出出每15分钟就为她检查一次,而爸爸又在一大早七点钟就过来看我了。这样两天下来,我简直虚弱不堪,心烦意乱。虽然知道这种心态是不蒙神悦纳的,但却无法控制。

  与此同时,护士又一直催促我起来走路,我哪有力气呢?但护士坚持一定要起来,就是坐着也行,总之不能总躺着。我相信她们这样坚持是有理由的,就答应过一会让她扶我起来,坐在椅子上。因麻醉药性还没有过去,我的腿脚很麻,还无法走路。就在这时,二姐打电话给一直陪着我的父亲,请他去她家吃东西,因二姐家离医院很近,走路只需要5到10分钟,她说她很快就过来陪我。我也希望姐姐过来趁我坐着的时候帮我洗洗头发,病房里很热,两天没洗,已经有很大的气味了。没想到,爸爸刚走,护士就过来扶我起来,坐到椅子上了。可不知什么缘故,十几分钟过去了还不见二姐的影儿。我心里不耐烦,就打电话到姐姐家,她竟然还在家里。因此我更是心烦意乱,坐在椅子上身体累得不得了,感觉时间过得好慢。又过了十几分钟,还是不见姐姐的人,忍不住再打电话,她依旧还在家里!我简直气得不知如何是好了,大概连讲电话的声调都变了。

  终于,姐姐气喘吁吁跑来了,想帮我洗头发,我说不能洗了,因为我无法再支撑下去坐更长时间了。我让她帮我按摩身子,然后扶我躺下。姐姐一直忍耐地、小心翼翼地服侍我,使我感到刚才对姐姐的恶劣态度,实在很过意不去。

  这一天就在烦躁、冲突中度过了。到了晚上,身体疲乏得还想不好好祷告就睡下去。但同时也意识到,若真如此,可能还是无法安睡。于是,我就努力使自己集中心思祷告神,可是很不容易,一会儿思绪就不知飞到哪里去了。感谢神,这次我没有轻易放弃,继续努力坚持。神终于使我清醒地意识到,眼前的一片漆黑是代表我的众罪,包括今天的埋怨、烦躁和发火。于是我就伏服在神面前痛悔认罪。渐渐地,那片漆黑变为红色,一瞬间完全变成雪白一片。与此同时,我的心变得像山间的清泉一般清澈舒畅,所有的烦躁不安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这时已是凌晨2点多,我像吃饱母亲乳汁的婴儿一般倒头睡下,一觉睡到天亮,睡得好甜好香。第二天起来,精神饱满,心情舒畅,而且能起来走路了。我边走路边赞美神,感到有神的同在是何等喜乐,也明白迫切认罪祷告是多么重要。

  住院两周后需要出院,但我却面临去哥哥家还是二姐家暂住的抉择。二姐家比哥哥家更靠近医院,方便今后的进一步治疗。但姐姐家却有先进的电视设备,甚至国内的所有频道都接收得到,而我从前是个电视迷,实在担心自己到时天天沉迷于电视,对身体、灵命都没有好处。两难之间,于是祷告求神让我明白该如何选择。就在出院前一天灵修时,我读到雅各书1:3,“因为知道你们的信心经过试验,就生忍耐。”顿时间我豁然开朗,明白到神让我去二姐家接受试验。于是欢喜顺服地去了二姐家。

  几天之后,因身体疼痛,我又开始疑惑担心,不知道以后身体能不能恢复,因此人又变得极其软弱。这时,神使我想起箴言3:5-8:“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认定他,他必要指引你的路。不要自以为有智慧,要敬畏耶和华,远离恶事。这便医治你的肚脐,滋润你的百骨。”于是心里安静下来,喜乐也随之而来,疼痛也就没那么可怕了。

  感谢神,到前些日子为止,我是得胜的,没有被电视捆绑,相反地天天在网上听唐崇荣牧师讲道,日日读《荒漠甘泉》,时时体会主的同在,内心甘甜无比。但大约四、五天前,我忽然体会不到神的同在,而且也无法上网听唐牧师的讲道了,心中立刻失去了平安喜乐,痛苦不堪。就在今天,一种从没体会过的空虚感临到我,想祷告却毫无力气。但忽然间,一个意念出现“如果不吃饭,就没有力量。”使我意识到不能没有神的话语,于是勉强自己打开《荒漠甘泉》,看到一段话,大意是“神的爱是不变的,无论如何,祂还是像从前一样爱我。祂的爱和能力互相依傍,祂阻止我们享乐,不要我们自以为进步了,其实我们灵命是否成熟只有神最清楚。”这段话带给我极大的安慰,或许前些日子我沉浸在与神的同在中,不自觉地就有了骄傲,神现今正在试炼我对祂的信心。我愿意相信神的爱,持守信心等候祂再次彰显祂的同在。

  谢谢弟兄姐妹对我的关心和牵挂。身体康复当然不会一蹴而就,但只要神与我同在,我心中就会有平安、力量,我实在感谢神借着这场病使我如此真实地经历祂,相信这是神的心意。谢谢大家在祷告中纪念我,也请纪念神在我身上的作为。一切颂赞、荣耀、尊贵、权柄都归坐宝座的神和羔羊!阿门!

  (本文由剑红姐妹口述,本刊同工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