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出人意外的平安

◆温广琦、魏宏巍



  编者的话:温广琦弟兄和魏宏巍姐妹夫妇俩多年来一直在华人福音堂参加聚会,他们曾付出很大的爱心和劳苦,在儿童主日学帮助看顾和辅导两个自闭症孩子。那些年他们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却能专心专意地长期为教会里两个有特殊需要的孩子们付出,令人敬佩。他们敬神爱人的生命在众人面前为神作了美好的见证。神也眷顾他们,两年前赐给他们一个可爱的儿子。最近他们再一次地在痛苦中经历了神赐的平安。愿他们的分享能荣神益人。

  魏宏巍姐妹的分享:

  亲爱的弟兄姐妹们,虽然我刚刚经历了一次不幸,然而我要告诉你们,耶和华神是赐出人意外平安的神。

  今天是我流产的第四天,从我知道怀孕到失去他(她),不过一个星期。可是我确实很舍不得他(她),真的很伤心,因为在这短短的几天中,我们曾为他(她)和我们现在的孩子设想了很多东西。可事情变化得太快。

  那天,当我在凌晨3点钟看到红红的血流出后,我没有惊慌而是安静地告诉先生我要流产了。我们马上去医院,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个孩子肯定没了。在我们回家的路上,我哭了,先生也哭了。我们都很舍不得他(她)。我当时也明白了为什么前一天我梦见自己流产了,这是神给我的预兆,让我在出事时不至于惊慌和过分难受。

  我们全家人都知道,我可能只有这一次机会再次怀孕(从人的角度看)。当我在第一次怀孕到十二周时,我被查出有5个子宫肌瘤,它们的尺寸分别是10CM/9CM/8CM/4CM/3CM(公分),很多人不能相信这是真的,我也一样。可这是我在多伦多最好的实验室做的检查结果,我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而且,我的医生告诉我,在怀孕过程中我的肚子会很痛,她给我开了很多止痛药,让我预备着,并且告诉我如果吃药不管用,就需要住院。我们当时被吓了一跳,因为我在怀孕前的专科检查时被发现有两个肌瘤是1CM/2CM,我们不能理解为什么短短的三四个月它们会变得这么大、这么多。我们立刻回到神面前祷告,当时我们非常清楚地知道这个小生命是神赐给我们的,神必会看顾保守。我们为我能够平安的度过怀孕期和生产祷告,同时也祈求神让肌瘤变小。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直到我们的宝宝出生,我的肚子都没有痛过。我的医生不相信,生产后护士也不能相信我的肚子会不痛。我不是身体很强健的人,小学的时候我的腰受过伤,前几年我还因为腰痛有很久不能躺下睡觉。可以说我已经不知道什么是腰不痛,对我来说只有疼痛的轻重不同。所以在整个怀孕期,我们也担心我的腰是否能承受怀孕后期的重量。感谢神保守着我,让我的腰一如既往,没有过多的不舒适。

  神的时间表与我们的不同,祂并没在我怀孕过程中减小我的肌瘤尺寸。为什么?我不知道。当我第一次做产后检查时,我子宫的位置还像怀孕五个月的,肌瘤也一点没有变小,而且我的医生说,肌瘤不会因为生完孩子而变小。可我不甘心,坚持母乳喂养,除了希望孩子健康外,我还希望子宫复位,希望肌瘤变小后能再生一个孩子。而且我不想走到哪里总让人以为我又怀孕了。可是半年后B超结果是子宫位置和肌瘤尺寸都没变,我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了。我跟神说,如果您希望我用这个大肚子去传扬您的名,我顺从您,我愿意告诉每一个人我的肚子里是什么,而且您是如何保守看顾我产下一个健康的孩子。说来奇妙,当我愿意完全顺服神的时候,我却看到神伸出大能的手来医治我。又过了半年后,B超结果是我的两个小肌瘤已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三个大的也变小了。我当时惊讶极了,医生也感到非常惊讶,她说这是她知道的第一例产后肌瘤明显变小案例。谁知再过半年,B超结果又有了明显变化,最大的肌瘤从10CM变小到6CM,其它的全都可以忽略不计了。我的医生主动提出要为我做肌瘤切除手术(以前她不赞成我做手术,因为风险太大),被我拒绝了。我们知道神是让我先学习顺服,然后再来医治我。因着神对我的医治,也让我和先生看到再次怀孕的希望。

  我真的怀孕了,然而没想到,几天后我又流产了。原因我们不知道,但神却赐给我有轻松愉快的睡眠。这几天中,一开始我最担心夜深人静的时候不能睡觉,于是我们同心向神祈求赐我平安,让我有好的睡眠时间。结果,我在这几个晚上充分地体验了神的风趣幽默,祂赐给我诙谐幽默的梦境,以至于早晨我都是笑醒的。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短短的怀孕期也会使肌瘤变大,现在它们有多大我们不知道;再次怀孕的机率有多少,我们更不知道。我们唯一知道的是,神是掌管生命的神,神若愿意,祂定会再赐给我们一个孩子。

  (我们其实在这两年里亏欠神的太多了。自从我的儿子小乐乐出生后,我和先生在教会的服事减少了很多,我们自己读经祷告的时间也少了,以至于在生活中我们经常感到心力不足。就在我们刚刚准备重新开始完全回到教会、回到神那里时,我们遇到了这件事。但从这不幸的事件中我们依然经历了神的慈爱,神并不计较我们以前远离祂,祂还是细心地带领我们度过这段伤心的日子。我打心眼里对神说,神啊,真的谢谢您!)

  温广琦弟兄的分享:

  看了太太的见证,回想起我们从想要孩子,到怀孕,生产,抚养孩子,到再怀孕,流产,一路上走过来时时刻刻都有神的保守与看顾。看着儿子乐乐现在健康快乐地成长,回过头去,心中确实有不住的感恩,也确实认识到乐乐是神赐给我们的最大最珍贵的产业。

  太太的子宫肌瘤在她怀儿子期间一直是我们担心的事情,因为医生在她怀孕初期曾说过,在怀孕的后期,很有可能肌瘤会很痛,以至于不得不住院。但感谢主,一直到生产,太太都没有痛,甚至连医生都很惊奇,但我们知道这必是神的保守。

  太太的生产过程也有一个意外,是神的保守才使我们得以安全地度过。每当想起太太生产的过程,我都情不自禁地赞美主。在孩子降生后,我给公司老板报平安的EMAIL(电子邮件)里,第一次将这件事为主作见证,赞美主!

  那时,太太在那个星期四早上开始有出血,我们知道生产的过程就要开始了,心里有期盼,也有担心。期盼的是,经过十个月的等待,我们就要见到我们的宝宝了;同时也担心肌瘤会造成生产过程的困难和意外。星期四早上做了最后一次B超检查,一切正常,我们于是就回家等待。到了晚上,太太开始有宫缩,但不强,根据从书上讲的和产前班的介绍,距离孩子出生还会有一段时间。

  星期五上午,太太继续出血,伴随宫缩但不强烈。于是我们又一次整理了卧室,并照了一些照片。就如同战士在等待激战来临的前夕,一切仿佛很平静,但心中却有说不出的紧张和兴奋。到了中午,期待的强烈有规律的宫缩并没有开始。我们心里又担心又紧张,于是向神祷告,让神带领我们,告诉我们什么时候该去医院。听朋友说,如果去医院太早,很有可能会被医院打发回家等待。一来我们不想来回跑,二来也担心路途的颠簸会使肌瘤疼痛。感谢主,经过祷告,我们的心平静下来。于是两人各自洗了澡,而且好好睡了一觉。

  5点钟,带着准备好的衣物用品,我们开车到了医院。感谢主,虽然在注册的时候,工作人员听到太太还没有强烈的宫缩有些不愿意,但还是收下了我们,让太太进入待产室。在待产室里护士们有条不紊地连接各种仪器,时不时过来检测和问候太太的情况。期间,高牧师还探访了我们,做了祷告。护士还告诉太太已经开到四指,而且担心的肌瘤痛一点也没有。这一切使我们感到很平静安稳,有信心很快乐,没有丝毫的紧张。但期待的强烈宫缩还是没有到来。快到晚上11点的时候,气氛发生了变化,强烈宫缩还是没有开始,但我们感到护士们的紧张。原来接驳监测孩子心跳的仪器显示,在每次宫缩的时候,孩子的心跳会降到70多次(正常应该在120以上)。当时看到护士们的紧张,我们并不以为然,觉得是因为孩子位置和监测点的变化才造成了这种情况,我们依然平静而快乐着。但是,护士马上找来了值班医生(是亚洲人,感谢主,我们一直担心西人不太了解东方人的身体承受能力)。医生查看了监测结果和太太的状况,果断决定太太需要剖腹产手术,并解释了原因。原来,由于孩子进入盆腔的位置不好,造成每次宫缩时,脖颈被压迫,造成心跳骤减。这种情况必须马上取出孩子,否则有生命危险。这时,我们才认识到了情况的危急,但心中还是有平安。太太马上被移到了手术室,而我则在手术室门外等待。当时,坐在门外,我知道我什么都做不了,只有祷告,祈祷神保守太太和孩子的平安,求主给医生有智慧,也赐给我们有信心和力量去面对前面将要发生的事情。

  很快,我被允许进入手术室,太太的手术也开始了。感谢主,为我们派来一位来自北京的麻醉师。于是我们可以用母语交谈。麻醉师和我们聊天来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我们竟然谈到了天津和北京的风味小吃!同时,麻醉师也给我们解释他所加每种药剂的功效,有可能的反应,并且安慰我们,给我们介绍这种手术的流程。感谢主,有这样一位麻醉师,使我们的紧张得以释缓了很多。11点零8分,我们的孩子出世了,一切都很正常。看着这个初到人世的小人儿,我的心里只有不住对主的赞美和感恩。赞美造物主的伟大,感谢主对太太和孩子的保守和看顾!

  孩子出世后,我和太太再一次回想起那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看着怀中熟睡的孩子,不禁再一次地感谢主,带领我们在一个恰当的时间去了医院。由于没有强烈的宫缩,如果早一点去医院的话,很可能不能留在医院而要回到家里等待强烈宫缩的开始。那样的话,我们有可能不会及时发现问题,以至于可能会失去我们的宝宝。同样地,如果我们象介绍的那样等到强烈宫缩开始才去医院,也会有同样的危险发生。真是要感谢主的带领,带领我们在一个最恰当的时间去到医院,我们知道凭借我们自己没有这样的智慧。还要感谢主给我们预备一位亚裔的医生,一位来自北京的麻醉师,这些事情除了主还有谁能成就?

  今年年初,太太流产了。在从医院回家的路上,听着太太谈到,愿这个没有见过面的孩子能在天国里有平安和喜乐,虽然在地上爸爸妈妈没有机会照看他(她);我不禁泪流满面。想着这还未面世就逝去的孩子,想着太太的劳苦与所经受的痛楚,我心里有无尽的内疚和亏欠。我知道我的无能,再一次回到主的面前,将自己的苦楚与亏欠带到主的面前求,求主的怜悯,求主再一次帮助和抚慰。

  事情已经过去三个多月了,心情逐渐恢复了平静。因为我知道神有祂的预备。当我们将自己完全摆上献给神的时候,祂必然会看顾我们。我只有说不尽的感谢与赞美,因祂必会带领我们经过那死荫幽谷,让我们看到云上太阳。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