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旷野的吗哪

◆ 申 劲


  祂却吩咐天空,
      又敞开天上的门,
  降吗哪像雨给他们吃,
  
    将天上的粮食赐给他们。
  各人吃大能者的食物。
      他赐下粮食,使他们饱足。
                      ——诗篇78:23-25

  神在旷野给以色列人吃吗哪的故事记载在出埃及记16章,后来的经文也多次提到。以色列人跟随神,神没有让他们饿死在旷野。40年的时间,尽管以色列人犯罪又向神抱怨,神每天引领他们的脚步,给他们食物和水;虽然40年的时间是为了管教和惩罚,最后还是带他们到应许之地。神的应许是准确和真实的,他迥非世人,他从不说谎。

  我是留学的身份来加拿大的,几经周折,终于大学毕业,开始面对找工作的难处。当时加拿大的法律是,留学生毕业之后,必须在三个月内找到与专业对口的工作,才可以拿到一年的工作签证。所以留学生找工作和移民比起来,有很多困难。

  2008年初,我进入大学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说:准备找工作,就好像是一门课一样,需要花同样的时间和精力。我同意这个说法,只是对于留学生来说,办理各种签证和身份问题等于是另一门必修课,甚至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我也尽力做了,写简历,找学校的人辅导,改了又改,学习如何面试等等,也发了很多简历,但是没有任何面试。

  同年4月,进入最后的考试阶段,也终于有一些面试机会了,于是我每天在复习、发简历、考试、面试之间团团打转。通常面试第一句话:“你工作合法吗?”我只能说:“先得到工作之后,我才合法”,并解释留学生的情况。如果我是老板,也不会选择聘用这样的人。几次面试下来,压力越来越大。有人劝我:“你就说自己是合法的,他们也不知道,反正聘用你之后,你就是合法的了。”我只能做到对方不问我不说,对方问了会如实说。还有很多人用假工作骗钱。我当时由于压力大,还上当了一次。我的一个同学常提到中国人的中介公司和移民律师能力都很大,可以注册一个假公司聘请你,使你得到工作签证,帮你出工作经验等。我必须谨慎面对各种途径,被人骗钱是我个人的事,欺骗政府犯罪可是得罪神的大事。我是一个跟随耶稣的人,要做神喜悅的事。在这段压力重重的时期,我没有间断祷告和崇拜,也没有停止教会的服事。

  我也常常求问神,是要我在加拿大工作还是回国。虽然各方面的印证不是让我那个时候回国去,但是神的旨意还是不能确定。耶和华的云柱火柱在哪里呢?直到即将毕业的某天,加拿大的律法改变了。留学生毕业后不需要找到工作也可以得到工作签证,而且签证是三年,足够申请移民的时间了。这就是神做的事情,律法可以改变,时间刚好是我要毕业的时候。感觉好像是神在我面前开了红海。即使眼看积蓄只出不进,我却对神有信心,知道工作到手只是时间问题了。

  后来有了两份专业的工作机会。一份在密西沙加,20几个人去面试、考试,我觉得我是当中最合适的。另一份是在北约克,招聘启事登在网上的当天我正好发简历过去,当时老板就打电话过来叫我第二天去面试。因为北约克离家较近,我就比较偏向这份工作。面试当天,老板当着我的面,删掉了100多封应聘我这个职位的邮件。我就留在了这里。

  万分感谢神的同时,我也对地上的老板忠心。这是一个很小的公关广告公司,自从我去了之后,就没有什么新的项目。所以我每天的任务非常少,基本上都是打杂的,只有几项和会计有些关系。由于拿到了工作签证,有人劝我换工作。虽然我自己也觉得每天做的没什么前途,但我决定不换,理由是这工作是神给的,我没有权力放弃,除非神让我离开。后来公司搬家,需要人力,所以当初选择了体格强健的我。过了几天,老板私人住处也搬家,这也是我的工作任务?那就做呗。尽管如此,我做的还是很开心。工作不影响我去崇拜和服事,神一直都供应我的需要。相比之前找工作的困难,我很满足。

  8月8日,在公司和老板私人搬家结束之后,老板叫我到办公室里,我下岗了。老板说,我工作很好,但实在没有任务给我,而且公司确实很久没有接到任何项目了。老板让我继续工作一周,并且可以在上班时间找工作。之后虽然不用来了,但是会再发一周的工资,算是带薪假期。我当时的心态还算平静,看来神让我离开这里。我只是不情愿面对又一次找工作和面试的奔波。人都喜欢安逸,可是下岗又是非常普遍的事情,神并没有应许我不会下岗,还是向神祷告吧。

  8月11日,开始了我在这个公司的最后一个星期,我发了一些简历。星期二,有一个专业工作机会,但是那个公司是做色情电影行业的,虽然不算犯加拿大法律,可我是基督徒,就拒绝了。星期四,一个会计中介公司要我之后的周一去面试。

  8月18日,开始了带薪假期,我去中介公司面试又考试。中介公司告诉我,有一个工作机会,他们会提名连我在内的5个人,不知道那个公司会选谁。星期二,中介公司通知,我会有一个电话面试。星期三,电话面试了几分钟。星期四,中介公司通知,我被选中了,下周一开始上班。还有比这更美好的假期吗?之前牧师和教会的人听说我下岗了,还询问我找工作的情况,而我已经开始新工作了。

  看来,云柱和火柱一直在前面引领我,吗哪也是每天掉下来。这次的工作是一个规模较大的慈善机构,我做的还是会计专业,简直像是为我量身定做的工作。虽然工资的一半要付给中介(此时我仍然算是为中介公司工作,不算机构的正式员工),可是我喜欢在这里工作。各种迹象表明,这是神的旨意,生活上只要足够就可以了。

  从一开始中介就告诉我说,我有机会借这个工作留在这里。在努力工作的同时,我也不停的祷告。几个月后,机构果然开始招聘我这个职位的正式员工。我也要重新发简历申请。据说申请该职位的有50多人。

  2009年1月,我得到了面试,面试我的就是我每天面对的上司。即使如此,我还是很紧张,面试结束握手时,我的手是冰的。2月9日,我脱离了中介,成了这个慈善机构的正式员工。

  又在旷野将你列祖所不认识的吗哪赐给你吃,是要苦炼你、试验你,叫你终久享福。恐怕你心里说:“这货财是我力量、我能力得来的。”你要记念耶和华你的神,因为得货财的力量是他给你的,为要坚定祂向你列祖起誓所立的约,像今日一样。  ——申命记 8:16-18

  为中介工作的这段时间正值金融风暴,工作越来越难找,失业的人越来越多。我的吗哪是神给的,决不是我自己赚来的。由于明白这一点,我在工作中也没有什么野心和伎俩。有些人会主动要求涨工资,有些人会拍马屁献殷勤,我只会按时候捡起神给的吗哪,多少都是神说了算。我也不会考虑换工作的事情,神让我离开,自会带领。我也常常思想神放我在这里工作的目的,等待机会传福音。我也相信,作为基督徒,我平时的为人和工作态度,是比口头传讲更有力的见证。

  2009年10月,我们机构决定进行大调整以适应金融风暴余波,有几个高层人物突然下岗,一时间人心惶惶,流言蜚语甚多。在这种情况下,我的内心有没有波动?当然有。我的移民申请还在等候中,工作签证总有期限。考虑下岗人物,我这种不稳定人员是最危险的。我当然也有优势,工资比别人低,工作却很努力,算是性价比相当高的。但是当压力袭来,眼里只有自己的劣势。

  我只好用祷告来化解,求问神,是不是让我离开这里?神的旨意如何?是移民成功?抑或是签证到期回国?人人都愿意工作稳定,但我也明白,任何工作,任何国家,对于基督徒来说,都是寄居的,都是旷野。重要的是认清旷野中的云柱火柱,用信心仰望神的供应,跟随耶稣的人是需要勇气的。机构还特意邀请外来的心理辅导专家,帮助员工做好失业后面对生活的准备。我并不觉得这对我有任何实际帮助,反而是我的信仰在帮我面对这些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又大又难的事。

  2010年1月14日,刚放了三天假的我一走进办公室,就觉得气氛有些异常。一个同事跟我说:“就是今天了!(Today is the day)”今天什么日子?原来是决定谁下岗的日子。一看电子邮件,我被告知在11:30与部门经理和人事部经理面谈十分钟。看来我又要下岗了。我开始在心中祷告,求神给我预备前面的路。由于放假三天,办工桌上的文件已经堆积如山了。我希望可以尽快做完,就算离开了,也给别人少一些麻烦。可是带着沉重的心情赶工作,还容易犯错误,又要花更多的时间更改。就这样一直心乱如麻了很久,直到我得知每个员工都被通知面谈十分钟,得到是否会下岗的结果。原来并不是针对我,我稍稍平静了一些。

  当天的情况是可想而知的,感觉好像是电影《教父》第一部的结局:一切都会在这一天做个了断。似乎除了我在赶堆积起来的任务,所有人都无心工作了。上午十点,我找另一个同事询问工作相关的事情,她却告诉我:“已经没我事儿了。(I’m done.)”我当时还不清楚她的意思,后来才知道原来她已在十分钟面谈中被宣告下岗,下午就回家了。

  终于轮到了我的十分钟,我走进了人事部经理的办公室,只有我上司一个人,第一句话就是说,我被机构留了,没有下岗。我当时的感觉有些恍惚,可能以后面对神末日审判的时候,也是类似的情况吧。除了和一些离开的同事告别,和赶堆积的工作之外,我还在向神祷告,看来神并不想让我离开这里。

  你还是大施怜悯,在旷野不丢弃他们。白昼,云柱不离开他们,仍引导他们行路;黑夜,火柱也不离开他们,仍照亮他们当行的路。你也赐下你良善的灵教训他们,未尝不赐吗哪使他们餬口,并赐水解他们的渴。在旷野四十年,你养育他们,他们就一无所缺:衣服没有穿破,脚也没有肿。   ——尼希米记 9:19-21

  到今天神还在按时供应我,以后的日子去哪里做什么,只有神知道。我不敢有什么个人的筹算,免得自己将来面对神的旨意来到的时候,自己羞耻。至少今天,云柱火柱还在,每日的吗哪从不缺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