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投靠神的人有福了

◆ 何 玲


  移民前,我也去教会。只知道信主好,可是边参加崇拜边得罪神。当时,职称上我是水质检测工程师,负责全市大小水厂水质检测。收受水厂送的“红包”是家常便饭,也觉得是理所当然,因此,工作其实是不称职的。记得经常是为了等级评选,领导下达命令,全体人员加班加点,准备出另外一套合乎评选规定的化验报告,当然是假的。移民前,一个姐妹对我说:“若有人用一百万块钱跟我换耶稣,我也不换。”我听了觉得不可思议!因为当时的一百万在我看来就等于全世界。可是我也有一丝羡慕:她为何可以如此超脱?那时的我不相信有永恒的生命。感谢神,现在我知道:“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马太福音16:26)

  1998年8月,我和丈夫及女儿全家移民多伦多,终于脱离了令人厌恶的明争暗斗、勾心斗角的氛围。在国内,丈夫是职业中学一级教师,我们住的是140平米三房两厅的套房。来多伦多后,朋友帮我们安顿下来。那时房子很难找,我们住的一房一厨的地下室已经是相当不错了。第三天,丈夫就去做装修工;不久后,我也去衣厂打工。虽然我们干的是最累最脏的活,住的是潮湿的地下室,睡的是捡来的床垫,吃的是最便宜的菜,但是一家人却虽苦犹甜。从复杂的环境到了一个全新的自由国度,觉得一切都很新鲜。周末全家人一起享受大自然的美,一起去教会崇拜,也乐于在教会享受新移民的特殊待遇。那时教会有太多像我这样来吃饭的人,地下室经常挤得水泄不通。有一次看到志远和曾静夫妇在厨房忙完后,退到一边不吃,心中暗自感动。

  1999年感恩节受洗,我在众人面前表明要一生跟随主,可是很快就找借口远离了。我从化学专业转为学会计,也找到一份很稳定的工作。一年多后,为了多赚五千块年薪,跳槽到另外一个公司,结果不久就失去了工作。在失业的日子,我又一次拿起圣经,再次从神那里得了安慰。接下来忙着买房子、做生意……就这样我作了许多年不冷不热的基督徒。有一次文牧师让我们背金句:“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启示录3:15-16)这说的就是我啊!我担忧害怕以至怀疑:到底我得救了没有?为什么许多弟兄姐妹的得救过程是那样确定,而我却没有呢?看到周围忠心的兄弟姐妹,我心里由衷地钦佩,可自己就是做不到。现在明白是因为世上的思虑、钱财的迷惑,把主的话挤住了,所以我不能结果实。

  2005年体检时,发现肾上有个5×5厘米的不明物。家庭医生打电话婉转告诉我:有可能是癌,若是癌,就是晚期了。真是晴天霹雳!丈夫也开始每天谦卑地和我一起跪在神面前祷告,身边的姐妹们也暗自为我祷告。我两腿发软两天,但很快心里就有了平安,也取消回国检查的念头。三个星期后,安排了CT检查,结果不是癌,只需做一个小手术。感谢神!在等待结果期间,神让我内心有出人意外的平安!

  忘恩负义的我很快又忙于追求世界去了。当时经营的二手衫服装店生意越来越好,可我的身体越来越差。有一段时间脑袋经常一片糊涂,无论是看书看电视,甚至听讲道都不能集中精神超过15分钟。本来我很爱听道,可那段时间总是打瞌睡,我试着使劲拧自己的手、按穴位,都不能赶走瞌睡虫,真是苦啊。血液检测结果是血糖、血脂、胆固醇都超标。感谢神,2007年初,神透过张医生不经意的一句话:“如果生活过得去,你是否考虑该结束生意?”让我最后下定决心把生意盘出去。

  记得有一次,高牧师讲道时说到:如果没有读经祷告的灵修生活,就不是真正的基督徒。虽然话语听起来不是那么严厉,可是我听了实在扎心!想想自己真是假冒伪善啊,表面上很热心,也参加教会事奉,但是可以很久不读圣经,有需要时才祷告。根本没有与神建立很好的关系。我心里不安,觉得自己不配事奉,因为怕别人以为我是多么虔诚的基督徒。于是,总想着如何找借口辞去各样事奉。那时若有人直接对我说:“你真是假冒伪善啊。”或说:“你真属灵啊。”都会让我无地自容,说不定会逃跑。我辞去了图书馆的事奉,记得离开两周后,我又回来了。因为神知道,其实事奉也让我成长,让我从周围兄弟姐妹身上学到很多。

  从此我与神建立更亲密的关系。我越来越爱看圣经,也从祷告中尝到许多甜头。亲近神,我的内心充满的是喜乐、安稳、平静。从前最爱看的《读者文摘》被晾在一边了。我也回到路得团契,从中受益良多。

  可是撒旦是不甘心的。有一段时间,我发现与丈夫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了。丈夫因为职业的缘故找借口,星期天不来崇拜,有时却与朋友打麻将去了。每到周末,我就提高警惕,一旦发现他又在打麻将,我就心痛得难以言表。我经常祷告说:“神啊,为何让我这样苦?”我左看他不顺眼,右看他也不顺眼。丈夫有时冒出一句:“全世界的人在你眼里都是好人,除了我这个罪人外。”是啊,我本来很容易看到别人身上的优点,可我在丈夫身上看到的都是缺点:骄傲、固执、粗心、抽烟、打麻将、不参加崇拜。想到这些我就苦不堪言,甚至有许多不蒙神喜悦的念头。记得有一次吵完架,我拼命地翻圣经,希望找到蛛丝马迹,能够支持我离婚的念头。结果是又一次失望地来到神面前:“神啊,难道基督徒就是这么苦吗?”日子似乎过不下去了。

  有一天,我静静地思想,现在世界上有那么多灾难,许多人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而我好像比他们更苦,也没有力量为他们祷告。我问神:为什么?这时有一句话映在我脑海:你要感恩!多么熟悉的一句话。我回想这一路走来,神给了我多少恩典!不说别的,单从丈夫身上,我就有许多感恩的地方。丈夫虽然脾气急躁,可我知道他是一个善良的人;不是那么体贴细心,可他爱这个家;从来不会向我说声对不起,无论是他还是我错,可有时在行动上流露歉意;虽然不经常来教会崇拜,可是很支持女儿和我。从此我对丈夫的态度自然而然改变了。感谢神,前一段丈夫主动对我说,他以后不打麻将了,我听了特别感动!我相信,总有一天丈夫会谦卑地来到神面前的。

  我知道我还有许多功课要学,但是靠着加给我力量的神,凡事都能。

  “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投靠他的人有福了!”(诗篇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