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神的奇妙救恩

◆ 汤文珍

  1999年我和老伴退休后,一直在广东小女儿、女婿家居住。2004年我们又移居加拿大与大女儿、大女婿一家人居住在一起。在多伦多我常遇见一些国内来的老人,觉得在这里不习惯,语言不通、外出不便、缺亲少友、倍感寂寞。而我因为是基督徒,神的家就是我的家。一到此,我就找教会,找到弟兄姐妹,大家亲如一家,彼此相爱,关怀备至。每周相聚几次,喜乐颂赞,交通分享。平时还可以电话沟通,住得近的相邀一起散步、唱诗,感觉真好。

  下面,我就与大家一同分享神的奇妙救恩——我是怎样成为基督徒的。

  我原先是一个皈依佛门的家传佛教徒,我的母亲吃长素,我也吃“六日斋”。年轻时经常带着女儿随同母亲到庙里去烧香拜佛。中国佛教四大名山我朝拜了三座。1999年小女儿信了耶稣基督。她知道拜偶像的最后结局是“在烧着硫磺的火湖里;这是第二次的死。”(参启示录21:8)女儿很爱我,一直劝我悔改归主。我冥顽刚硬,拒不接受。她又请来学神学的王姐妹对我传讲耶稣的救恩。听她说:“我们都是罪人…”我觉得莫名其妙。我巴不得多多积德行善,从不犯法,怎么成了罪人?又听她说:“佛教是拜偶像,那些偶像是假神、是虚无的。”我更不高兴了,反驳说:“你们基督教太骄傲了,佛教从不说上帝是假神,为什么你们要这样排斥否定佛教呢?”我不愿听下去了,就转身离去。

  后来小女儿在家中聚会,播放基督信仰的VCD。我虽然没参加,但那些神的话语、分享见证也都传到了我的耳中。她也把属灵书籍放在我桌上,潜移默化地对我进行教育。2002年,我们准备回老家看看。行前,女儿问我为什么不愿信耶稣?我随便找个借口说:“老家没有基督教会,我从没看见基督教堂。”她说:“还有什么原因吗?”我说:“舍不得我的佛教姐妹们,我们多年的感情,怎么能离经叛道,离开她们呢?”她又问:“还有什么?”我奇怪她问这些干什么?就说:“没有了。”原来女儿请牧师和许多弟兄姐妹针对我的顾虑为我祷告,但当时我并不知道。

  奇妙的事接着发生了。回老家没几天,我外出时发现隔壁院子里有一个小杂货店。过去十多年我从没留意到这个店。于是我走进这个店,扫了一眼货品后,却盯住了老板娘身上挂着的十字架项饰。我问:“你是基督徒吗?”她答:“是。”我又问:“基督教堂在哪儿?”她热情地向我介绍教堂的位置,又宣讲耶稣为我们舍命,赦免我们的罪,拯救我们的恩典。我说:“我是佛教徒。”她好心地对我讲佛教拜偶像,是假神。我不愿听,又转身离去。

  两天后的一个晚上,我和老伴在客厅看电视,约九点钟左右,我突然感觉心跳过速,心慌难受,就到卧室躺下休息。但不论平躺还是侧卧,均不能让心安定。心慌人颤抖,折腾了一个多小时,人感到痛苦难耐,似乎要断气了,非常软弱。我喊来老伴说:“我非常难受。”他说:“我送你去医院吧。”我想十月份的晚上十点多钟,天气凉,一到医院,检查、住院、吊针…若把老伴也折腾病了,孩子们又不在身边,就麻烦了。突然我灵光一闪,让他出去等一下再看看。我就在床上祈求说:“上帝呀!你救我,我就信靠你。”不知怎么我竟唱一句“耶稣爱我我知道”说完这句话,我的心马上安定下来,无比舒服,我非常奇怪,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从床上坐起来,动一动感觉很好,这真是上帝立竿见影地医治了我。这种出死入生的经历,不能不使我震惊:第一,我家中有佛堂,我为何不求观音却一开口就是求上帝?第二,我不懂祷告,又不知耶稣是救主是中保,但我却莫名其妙地唱一句“耶稣爱我我知道”完整了一段祷告词。这一切只能说明是神的奇妙作为。第二天我就怀着敬畏守信的心去找小店的老板娘——胡姐妹,请她星期天带我去教会,她高兴地拉着我作了个决志祷告。

  更为奇妙的是,两周后的一天,我的四位佛教姐妹要来我家聚聚。我不好意思见她们,推说得了高血压,以后再聚。她们却坚持要来,不要我弄饭,买了两大包水饺带来。相聚中,一位吴姐说:“汤妹,香港来了位大法师讲法,星期天我们一同去听吧!”我没回答,默默去倒茶,寻思如何开口。另一位妹妹又说:“汤姐,九月十九(农历)观音生日,我们去哪个庙朝拜呀?”我只好鼓起勇气说:“姐妹们,我告诉你们一件大事,我现在是基督徒,去教会,不去庙里了。”她们惊讶地看着我。而此时,我的嘴巴却忽然滔滔不绝地讲起上帝的奇妙创造和大能,又讲起主耶稣为我们在十字架上受死,流血洗净我们的罪孽,靠主恩典,我们罪得赦免,得到永恒的新生命,现在一身轻松,得到释放,再不用吃斋念佛,苦苦修行了。我们过去所拜的菩萨都是修行的人,并不是创造天地,掌管万有的真神……说着说着,忽然最年长的虔诚佛教徒熊大姐激动地说:“汤妹,我也要与你一同信耶稣基督,去教会。”其他三位也随着陆续表态改信耶稣基督。这时,换作我目瞪口呆、惊讶地看着她们,怎么这么快我们五姐妹就信仰统一永不分开了?我明白这一切又都是神的奇妙作为。

  正当她们担心如何处理家中的佛像,没有人为她们祷告怎么办的时候电话铃响了。广东的罗姐妹和我的小女儿先后来电话,我马上把四姐妹的名字报去请她们的两个团契代祷。这一切衔接安排得如此及时奇妙,解除了她们的顾虑。我们五人一同去隔壁小店胡姐妹那里,她又带领我们作了决志祷告。

  从我们五姐妹被拯救的过程,我清楚地认识到我们的神是又真、又活、怜悯、慈爱、垂听祷告的神。我所谓“老家没有基督教会和舍不得佛教姐妹”的借口被神一一排除,让我这个顽梗拒不接受救恩的罪人经历神出死入生的奇妙救恩,让我终生敬畏永不改变。而我那四位姐妹比我有福,正象耶稣所说:“那没有看见就信的有福了。”(参约翰福音20:29)多年来,她们得到神很大的祝福。

  认识主耶稣后,明白原来人心中的苦毒、记恨、骄傲、嫉妒等等都是罪,特别是拜假神更会招来神的憎恶,想想自己的罪实在不少。罗马书3:23记着“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又在6:23记着“罪的工价乃是死;唯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感谢主救赎了我,让我从黑暗的死亡走向光明的国度。生命改变后,不断经历到神的同在,感到喜乐、平安、满足。愿真理的圣灵住在我们里面,作我们的亮光和力量,带领我们在奔天路的历程中,向着目标勇往直前。感谢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