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荣耀我主耶稣基督的名

◆ 郭 靖

   主你是我最知心的朋友,你是我最亲爱的伴侣
  我的心在天天追想着你,望见到你的面 见到你的面
  在我人生的每一个台阶,我人生的每一个小站
  你的手总是在搀拉着我,把我带在你身边
  告诉我当走的路,没有滑上死亡线
  你爱何等的长阔深高,我心发出惊叹
  有了主还要什么,我心与主心相连
  我已起誓要跟随主,永不改变

  每当我唱起或者听到这首诗歌,眼泪就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因为这首“最知心的朋友”句句歌词都真切地让我体会到主丰盛的恩典和慈爱,也经历主时时处处的同在和引领。

  从我记事开始,母亲就在教会事奉。她把我们带到神的怀抱中,在神家里过着平安和睦的生活。现在回想起来,因为母亲爱神,敬畏神,我们全家因而蒙福——神一直在指引我们的路。

  感谢上帝,在我们兄弟姐妹当中的三个都开始读大学后才把母亲接走。母亲一生希望我们兄弟姐妹五个都能上大学,盼望我们成才。最小的弟弟与妹妹从小就很听话,学习也很好,母亲不担心他们的学业。因为母亲早早就把我们都交托在主的手上了。

  母亲从小就信主,成年后开始和村中的几位姐妹一同事奉主。父亲也因母亲的缘故更坚信了神所要指引的路。小的时候,父亲生意失败,不得不卖掉家乡的房子,搬到福州,“以至”我们可以接受比同村人好得多的教育。在福州十几年,不管是生活还是我们兄弟姐妹的学习,都得到教会兄弟姐妹极大的关爱与帮助。在家境富裕的时候,父亲的亲兄弟还能和他和睦相处;家道中落的时候,他们就说“看呢,那天天往教堂跑的,上帝是否保佑他们了呢?”看到我们需要帮助,他们又说“我们帮不了你,祈求你的上帝去吧。”相反,教会的兄弟姐妹却没有因为我们家境的变化而对我们另眼相待。在一次又一次的困难中,上帝总是让我们和祂的关系有所长进,之后赐给我们更大更多的恩典。

  约翰福音21:25这样写道:“耶稣所行的事还有许多;若是一一地都写出来,我想,所写的书就是世界也容不下了。”神所赐的恩典就是如此。约翰福音1:16也说:“从他丰满的恩典里,我们都领受了,而且恩上加恩”。

  母亲在世的时候喜欢为神做见证,见证神在我们家所行的奇事。今日,我也将一些见证和弟兄姐妹们分享。1995年,我们家从乡村搬到了福州,母亲也开始了她在教会的事奉。当时中州教堂正在建设,母亲也参加到建造的行列中。当时我的小弟弟和小妹妹刚三岁左右,母亲也将他们带到教会里面。母亲做工的时候,他们就坐在一旁看,既不哭也不闹。和大家一起吃过饭之后,他们还是安静地坐在旁边,看到这情景我母亲大受感动。过了几年,有些亲戚与外人看着我们家这么多人,却只有我父亲一人在赚钱,而我母亲天天往教会跑,他们就开始说闲话。母亲也被这些闲话困扰,她于是天天祈祷,求问神是否应该去上班赚钱。正好那时候父亲的生意需要请人,母亲就决定去帮忙。她刚开始去上班,小妹妹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手脱臼了。父母马上回来,带她去看医生,医生给妹妹关节复位的时候,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疼。此后,母亲明白到神不喜悦她出外工作,就不再想去上班了,安心照顾我们并在教会事奉。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在福州十几年,除了妹妹这件事以外,我们兄弟姐妹再也没有受过伤。

  母亲从未上过学,却可以读圣经,因她渴慕神的话语。在教会里,她跟着其他兄弟姐妹读;在家里自己读圣经,不懂的字就问我们几个儿女。久而久之,她便可以独立的读懂圣经,明白神的话语。如果告诉外人母亲没有上过一天学,外人是不会相信的,没上过学的人怎么会明白他们这读过书的人都不懂的、那么深奥的圣经呢?

  母亲爱神的心,深深地影响着我们。不管怎样的境况,母亲都相信神有祂的安排。在中国,有那么多的教会兄弟姐妹的帮助,在加拿大亦是如此。荣耀都应当归我主耶稣基督!来加拿大以后,母亲经常说,在福州中州教会事奉的时候是何等的喜乐满足。虽然来加后,由于工作她很少参加教会的事奉,但是她对主的爱一直没变,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没有忘记呼喊主。母亲还经常嘱咐我们不要忘记上帝和教会兄弟姐妹的恩惠。感谢主所赐的一切,当我们濒临失去信心的时候,主又赐给我们心里的平安,与母亲的离别是短暂的,总有一天我们要在天上相见,那时又是何等的喜乐!主的安排,我主基督的恩典,我们如今又怎么会明白呢!主曾说:我今日所做的你不知道,以后必将明白。

  如今我深信母亲的病,也是主的安排。前两年,为了提早一年毕业,我报了Summer School。可是学校却给我排错了班,上错了课,导致我Summer School白上。因为这样,前年我就差了一门课高中不能毕业。于是只好再多读半年,只上半学期的课,下半学期可以去打工赚点学费。2月份的时候,下半学期刚刚开始,母亲就查出肝癌。由于父母都不会说英语,而我这时正好课业结束了,就可以很方便地带母亲去看医生。从母亲患病起,一路走来,太多太多的“正好”了。我们都深深地感到,似乎所有事情都已经安排好了似的。母亲去世前两个月,有一天问我她会不会死,我当时莫名奇妙地看了看时间,是晚上10:35左右(指针时钟),而且还记得特别牢,并且写到我的日记里。如今上帝把我母亲接走后,我看了时间也是10:35,不过是早上10:35罢了。

  母亲去世前半个月,我做了一个梦:我站在门口,一个人坐在我母亲的床头,我母亲问他:“我会不会死?”  母亲去世前半个月,我做了一个梦:我站在门口,一个人坐在我母亲的床头,我母亲问他:“我会不会死?”那人说:“病得比你重的人都会没事,更何况你这病呢。”后来我告诉了母亲这梦。她说,一切都交托在主的手上,母亲这样祷告道:主耶稣基督啊,如果你不打算治好我的病,求你在9月之前把我接到你身边,好叫我的子女可以安心上学。如今主耶稣成就了母亲的祷告,因为祂确实一早就打算接我母亲回天家了。以前我一直不解,我母亲那么地爱主,我们也那么相信上帝,为什么上帝要在母亲苦尽甘来的时候就把她接走呢?虽然我深信这是上帝要我们走的路,可是为什么是这样呢?我每天都问同样的问题“神啊,你是否还与我们同在呢?是否还在指引我们当走的路呢?”直到两个月以后,我在学校的画展上看到一幅画,注解的中文翻译大致是这样:

  一天晚上,一个人做了个梦。他梦见和神一起走在沙滩上。天空中闪出了他生活的画面。在每个画面中,他发现了两副脚印:一副属于他自己,另一副属于神。当他生活的最后一幅画面闪过的时候,他回头看了看沙滩上的脚印。

  他注意到,在他人生的道路上有很多次仅仅出现一副脚印,而每次都是在他人生最低潮、最伤心的时期。他为此感到困惑,不禁问上帝:“神啊,你说当我决定跟从你的时候,你将陪着我一同走下去。但是在我人生最困惑的时期,却仅仅出现一副我的脚印。我不明白为什么当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离开我?”神回答说:“我的儿子,我珍爱的孩子,我爱你,从没有离开你。在你遭受痛苦的时候,你只看见一副脚印,那是我抱着你走的。”

  这篇短文深深的印在我的心中,这不正是我要的答案吗?不久以后,我在网络上听唐崇荣牧师讲道“我们不应当只向上帝求恩典,我们也要求真理。”约翰福音1:14,17节说:“道成了肉身,住在我们中间,充充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我们也见过他的荣光,正是父独生子的荣光”。“律法本是借着摩西传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耶稣来到世界,不单单为了赐下恩典,祂也要我们领受上帝的真理。约翰福音2:23-24节说:“当耶稣在耶路撒冷过逾越节的时候,有许多人看见他所行的神迹,就信了他的名。耶稣却不将自己交托他们,因为他知道万人;也用不着谁见证人怎样,因他知道人心里所存的。”如果我们只按照我们的心思意念,认为肉体的绝症得以医治才是神迹,那么我们还配做神的儿女吗?如果只因“看见”神迹而信神,不是对神有真正的信心。人生从开头到结束,处处都是神的恩典,我们领受了恩典,更应该领受真理。

   (郭靖弟兄是郭云平姐妹的长子。本文补充、修改自云平姐妹追思礼拜上的家人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