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圣诞节的思绪

◆ 严 行

  圣诞节,一年一度,冰冷冬日里令人充满温暖与快乐的日子。

  物质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文化,悄然改变着圣诞节的内涵与外貌。圣诞树、圣诞老人、鹿车、雪橇打造出一派神奇的童话气氛;彩灯、贺卡、饰物、礼品替换掉寒夜、客店、马槽的凝重本色。圣诞节华丽转身,成为当代商业文化最有利用价值的大好促销时机。

  滚滚世俗洪流之中,人们相信圣诞老人,却不相信耶稣;人们互道“圣诞快乐”,却不承认道成肉身;人们兴高采烈欢度圣诞节,却拒绝接受这个节日的原初意义。这种悖论般的荒谬逻辑,正是我们所处的社会现实。

  圣诞节,今天,我们如何认识你?

  圣诞节,本是一个真实的事件,发生在人类历史中间,发生在两千年前以色列的小城伯利恒里,记载在福音书中。

  正如以赛亚书在七百多年前所预言的:“因有一婴孩为我们而生;有一子赐给我们。政权必担在他的肩头上;他名称为‘奇妙、策士、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以赛亚书9:6)圣诞这一天,这预言应验了在耶稣身上。上帝恪守祂的诺言,于是,圣灵感孕,圣子耶稣由童女马利亚而出。上帝道成肉身,进入人的世界,与人同行。这就是圣诞,它也被称作“福音”。

  这一事件,从它发生的开始,就是人所难以接受的。它是上帝的伟大救赎计划,也由上帝单方面施行。它是旷世奥秘,远远超出于人的认知能力,因而,它本身是人难以理解的。正如人的不信上帝,人也不信圣诞。不仅仅是现今世界的人,接纳不了这一事件,只要圣诞节的热闹,而弃绝圣诞的真正意义;即使是在事件的过程中,也是如此。

  当天使向马利亚报讯时,马利亚对天使话语的第一反应是“很惊慌”,天使进一步告诉马利亚,她要怀孕生子,“他要为大,称为至高者的儿子,主神要把他祖大卫的位给他。他要作雅各家的王,直到永远;他的国也没有穷尽。”(路加福音1:32-33)马利亚的回答仍然是怀疑:“我没有出嫁,怎么有这事呢?”(路加福音1:34)

  马利亚的未婚夫约瑟的反应是什么?圣经称他是个“义人”。这位义人的“义”,仅仅表现为“不愿意明明地羞辱她,想要暗暗地把她休了。”(马太福音1:19)显然,约瑟的第一反应,也是不相信这事件出于上帝,而要归罪于马利亚。直到天使在梦中向他显现,解释一切,约瑟才不再怀疑。

  从这些反应我们可以看到,相信上帝,相信上帝的作为,相信圣诞出于神的美意、神的大爱,相信耶稣降世是道成肉身、舍己救人,从起初就是困难的。

  被上帝特别拣选的清心爱主的马利亚、义人约瑟尚且如此,其他人会怎么样?那就可以不言而喻了。

  人在自己的经验世界里,如何能相信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正如赞美诗中所唱的:“奇异的爱怎能如此,我主我神竟为我死!”

  人的理解,基于经验、理性、逻辑、常识。圣诞石破天惊地打破了所有这些,它大大超出了人的一切理解范围。

  在人的经验里,爱有条件,爱有等差,爱有原因,爱有目的。即使是一些在人看来“伟大的爱”,也常常隐含着各样理由。从雷锋的日记可见,他的助人为乐里,有荣耀自己的个人满足;不然,他就不必精心记下所有的助人事件。爱国,乃是因为那是自己的父母之邦;爱家,乃是因为那是自己的亲人。爱,对人而言,从来都不是无缘无故的。在人的理性里,爱他人总是为自己好。孔子就教导他的弟子说:“无友不如己者”。意思就是不要与不如自己的人交友。道理很简单,“人往高处走嘛”。

  在这样的思维定势里,人怎么能理解一个完全相反的事实:上帝为了爱的缘故,来与罪人为伍。无怪乎,人们不信那婴孩,不信圣诞,不信上帝降世为人。

  普通人做不到,那么,耶稣的门徒又会怎样?耶稣拣选了十二个门徒,教训他们,带领他们。在后期的日子里,耶稣问门徒:“人说我人子是谁?”门徒的回答,道出了世人对耶稣身份的普遍看法。以色列人看到了耶稣的所作所为,他们只是将耶稣视为圣者、先知。这是世界在承认耶稣的时候,给予耶稣的最高评价:一个有神性的人。有神性的人,毕竟还是“人”,人们不认可耶稣的神性。

  耶稣问门徒:“你们说我是谁?”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彼得的回答,可以说是人第一次向耶稣认信祂的神子身份。

  从通常的角度看,彼得答对了,在这道问答题上,他得了满分。但耶稣却对他说:“西门巴约拿,你是有福的!因为这不是属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马太福音16:17)耶稣清楚地告诉彼得,他答得对,然而,他的正确回答,并不属于他自己,而是神的恩典。

  认识耶稣,真正建立坚定不移地对基督的信仰,对人而言,确实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耶稣说:“我的国不属这世界。”人靠自己不能进入神的国,唯有基督来找我们,以十字架上受死并复活来向我们启示祂自己,并为我们开出一条十字架的道路,救我们脱离这罪恶的时代,我们才可能靠着神赐给我们的信心来认识祂,从而踏上天路历程。

  认识耶稣是难的。世上的功业、名望、利益、福份……迷人眼目,让人难以注目耶稣。耶稣说:“手扶着犁向后看的,不配进神的国”(路加福音9:62)。保罗也见证说:“所以要治死你们在地上的肢体,就如淫乱、污秽、邪情、恶欲、和贪婪(贪婪就与拜偶像一样)。”(歌罗西书3:5)是的,只有把旧我钉在十字架上,才能使我们得见圣洁主。

  两千多年过去了,今天的世界与耶稣时代相比,虽然已经被高新技术改造得面目全非,人的生活方式也已经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但人心依然如两千年前一样刚硬,一样拒绝相信耶稣。像当年选择性接受耶稣一样,今天,人们在现代社会熏陶下,也选择性接受圣诞节。两千年前,人们只接受跟随耶稣,“吃饼得饱”;今天,人们接受圣诞节的欢欣快乐,而不接受圣诞的主角耶稣。福音,上帝带给人的最大的“好消息”,在世俗化的理解里,被消解了,只剩下一个代表今生的骄傲的“福”字。

  然而,人们所向往的“福”,不是真正的福份。人们所欢迎的“好消息”,也常常不是真正的好事。商家大折价的“好消息”,不过是以优惠的价格,唤起人“眼目的情欲”;市场不断推出的豪宅、名车,引诱人永无止境地追逐,疲于奔命。这些世俗的福,使人忘掉生命的真正意义,在无尽的虚空与忙碌中,消尽生命。唯有主耶稣带来的,是天国的福音,是拯救人脱离罪的深渊,与神合好,获得永远的生命。这是亘古未有的好消息啊!

  年年圣诞,今又圣诞。在圣诞音乐四处飘扬的时候,愿我们回溯两千多年前的圣诞,追寻圣诞的伟大意义。愿这个节日再次唤醒我们的心,去思想圣诞佳音给我们的上好福份。愿这好消息临到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