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接受真光

◆ 杨东兵

  2009年2月6日将永远铭刻在我的生命日历里,因为那一天我得蒙主的救恩,成为了一个“新造的人”。从我2004年第一次去教会,到我决志信主,整整4年多,我从拒绝接受到产生兴趣去了解,从被动听讲到主动学习,从怀疑到相信和最后的接受,神在每一个阶段都对我施恩,他一直在引领着我,定意要拯救我。

  记得在国内的时候,我有一个美国客人第一次去中国出差,星期天本来安排他去旅游,但他却拒绝邀请,到处打听哪里有教堂能参加礼拜。我们当时在背后笑话他是否被邪教蛊惑,现在想起来才知道他是一个多么虔诚的基督徒,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停止哪怕一天在主日对神的崇拜。和许多和我同龄的大陆同胞一样,无神论在我脑海里已根深蒂固,我认为一切宗教不过是精神鸦片,人才是世界的主宰。那时的我,别说真的去读圣经,哪怕有一丝这样的想法都会被周遭的人讥笑。感谢神将我们一家带领到加拿大使我们有机会接触到了基督教。

  当初想去教会的想法很简单,我们需要朋友。来到异国他乡,举目无亲,经历了登录后头几个月的新鲜、忙碌之后,突然发现除了夫妻间为诸多琐碎事情吵架外,心中的惆怅、担忧和烦恼竟然找不到地方可以宣泄和排解。去教堂之前,我曾去过一次朋友的同乡会,但没有找到任何的安慰。那些人似乎也和我一样对未来很茫然。后来我听说基督教徒们都很热心,不但不会拒绝找上门的陌生人,还会主动和你聊天。有人能主动找我聊天,真好!所以我们就决定星期天去参加教堂的礼拜,希望能接触更多的人。

  第一次我们去了家西人的教会,不但完全听不懂讲台上的内容,也不知是否该参与唱赞美诗。但我却感觉到,教堂是个充满激情、真诚和欢乐的地方,那些教徒们纵情欢歌,尽管我不知道他们在唱什么,但我知道那是发自心底和肺腑的欢喜和崇敬,这不正是我们在不断寻找的东西吗?我们怀着对更好生活的向往来到加拿大这个自由之地,不就是为了给自己给孩子一个快乐丰富的人生吗?我们绝不是为了这每天的吵架冷战而来,绝不是为了怨恨、愁苦、烦恼而来。教堂能给这许多的人带来欢乐,我们何尝不可以也试试呢?反正他们不但不赶我们走,还挺欢迎我们,还有免费茶点。

  这种追求快乐的想法以及想知道为什么那些教徒会这样高兴的疑问,让我觉得应该继续去教堂,当然为了避免那种无法参与的尴尬,应该是去华人的教堂。于是我就找到了一个以香港人为主的教会,和我们一样说广东话,乡音一起彼此就好像多年的熟人了,听祷告、唱诗、听传道、聊天,都不成问题了,心中有了很多的安慰。有了正常的交流就使我们不但对教会外在的形式,也对基督教的内容开始有了点肤浅的了解,进而慢慢地想作进一步的探究。

  尽管那时还不认同基督教,什么“受圣灵感孕降生”、“复活升天”、“审判活人死人”,这些我今天深信不疑的基本真理当时觉得完全不能接受。但对于牧师的传道我们却是听得津津有味。牧师用圣经中的话语,结合生活中鲜活的例子和见证,指导、解决人们日常中的偏误和困惑,端正人们对生活的态度,培养教徒从积极的一面来看待平常所遇到的种种困难和挫折。这些以前被我们视为说教、套话的言语,对于当时情绪低落和心中茫然的我们来讲,却如同久旱逢甘霖,产生巨大的心灵共鸣。教会那和谐、平等、祥和的气氛深深地感染着我们,牢牢的牵着我们,让我们愿意经常地去参加礼拜。去了几次之后,我就感觉到教会也并不是在宣扬迷信、腐蚀灵魂,相反他们也同样在教人从善,也同样在寻求生活的真谛,他们所讲的“道”和“福音”和我们从小所灌输和追求的那种和谐美好积极的社会、家庭和人际关系并没有任何的冲突。我对教会的好感有了进一步的增进,心里对教会也有了种隐隐的牵挂,有时因事没有去都会感到那天好像有什么事没有做完似的。每次走出教会都觉得人充实精神了很多,心中有了平静和盼望。

  开始几个月我们从没有参加主日学,在对神的认识、对圣经的理解上连门都没入。去教会也没有带着敬拜神、与神亲近这样的态度去,只是当作去听个好的讲座,去找个聊天的场所。同时我们也没有去参加团契。我们以为团契就是开个party,吃喝聊天。由于羞于显露自己经济困窘,尽管语言相通,我们还是围在自我的圈子里,躲在自己罪的阴影里,感受不到神的荣耀。

  我们2005年5月搬到Barrie。因为工作中很多新东西要学习和适应,加上搬家也很忙,我们整整半年没有考虑教会的事情,偶尔想起来心中总会泛起丝丝的遗憾。直到2005年圣诞节,我在报纸《Barrie Advance》上偶然看到了Chinese Community Church,上面还有联络电话。哇!这不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华人教会吗?打电话过去是海波弟兄的家,问明了路我们就赶紧收拾好,来到了这所Barrie华人基督教徒常聚会的地方,这所在后来三年多时间里为我们家带来福音,见证我们夫妇先后信主的神的殿堂。

  那天很巧,弟兄姊妹表演的小话剧是《浪子回头》。神借着这样的方式欢迎我们重归教会,也通过浪子归家的故事告诉我们,他没有放弃我们,不管离开多久,不管我们在外如何有愧于他,只有回到这个家,神那永无止息的爱就会包容我们,庇护我们。

  来Barrie教会的第一次主日学是学《约翰福音》,有句经文是“光照在黑暗里,黑暗却不接受光”,(约翰福音1:5)神真是洞察万事,指出我的问题。我尽管肉身经时常在教会里,还是以自我为中心,活在自己封闭的固有意识形态里,在黑暗当中看不到上帝的光,看不到上帝的救恩。感谢主,他没有放弃我们,而是用他那大能的手拆去我心中那堵自设围墙,一步步引领我走出黑暗,接受他的真光,就是那“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的光。(约翰福音1:9下)

  很多弟兄姊妹的信主见证常常谈到信主前自己很骄傲。(当然信主以后也还要经常的省察自己,不要让骄傲抬头)。我何尝不是一样?!我在国内读书考试、升学上重点、工作、晋升,样样都轻松自如。来到加拿大,很多在别人那里颇费周折的事情我也基本都是轻易取得。这些经历滋长了我骄傲自满的感觉。我觉得有本事的人才配骄傲,而且和别人无关。

  但通过学习神的话语,看到高贵圣洁的主耶稣,为了拯救我们这些罪人,甘于生在马槽,忍受那些怀疑、辱骂和驱赶,甚至被钉死于十字架,这是何等的谦卑啊。在教会里,我更亲身感受到身边的基督教徒们那种活生生的敬畏和谦恭。一些我认为常人很值得骄傲一下的事情,例如对子女出色的教育,或者令人羡慕的技能和工作职位,他们总是一句“感谢主”,将荣耀归于主,而把自己顺服于主的安排之下,从不在人前炫耀,和我以前那些争强好胜,自我膨胀的朋友是那么的不同。常和他们在一起,心中少了很多的虚荣、焦虑和浮躁。在Barrie教会的这几年时间,我切身体会到了众弟兄姊妹间的真诚和关怀,也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的东西。他们都是那么的谦虚,容许我提出许多违背他们信仰的问题并耐心地解答,从不争胜强辩,将他们的观点硬塞给我。我常扪心自问:我在他们面前有何值得得意?我有什么佩得继续骄傲呢?又有什么理由不谦卑下来呢?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接受他们所信仰的、拯救过他们并为他们带来新生的那一位全能的主呢?我找不到理由!我只要相信和接受这位救主,让他来看管我的一生,拯救我的灵魂。

  信主到今天两个月多一点,充分体会到了圣灵对我荡涤灵魂般的做工,也感觉到了生命重造的喜悦,生活被赋予了全新的意义,自己看问题的角度,处理问题的方法都和以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学习神的话语,培养信靠主的信心,向主祷告谢恩成了我每天都惦念要做的事情,有时也会因忙而忘记,因心里软弱而没有做,这时总会感到有很多的亏欠和惭愧,这样的想法以前根本不会有。最明显的变化就是我们夫妻的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变,神的爱感动我和太太阿勤,让我们能唾弃“分居、离婚”这些污秽的念头,宽恕彼此过去的种种过错,包容对方的缺点,维系巩固一个神所喜悦的家庭。当然,和众位跟随主多年的弟兄姊妹相比,我如刚出生的婴孩,以后一定还会有很多的考验和波折,但我坚信主会与我同在,就像他对我的一路引领,带给我永生的希望,他一定也会继续地看顾、庇佑我和我的教会,还有教会里的众弟兄姊妹。我也将全然向主,一生不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