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基督教对黑暗权势的超越

◆ 萧孙逊慈

  拜读了《号角报》刊登的由中国人民大学何光沪教授写的“基督教与资本主义的科学基础”及“基督教对资本主义之超越”,以及黄杰辉先生的多篇文章,获益良多。它们阐述了资本主义时期是科学的大发展,科学技术是在现代科学发展的基础上建立的。人类在工业革命的洪流中,看到极快速的科学新发明,可供人应用及享受,于是沉醉在“科学万能”、“人定胜天”的错觉中。直至看到科技给人类带来的恶果,才醒悟必须另寻出路。

  其实十七世纪前后,有许多大科学家都相信世界是上帝创造及维持的。现代物理及化学的创立者之一波义耳(1627-1691),承认上帝创造及支持这个世界。物理学家巴梭认为是上帝的智慧作用于世间万物并推动一切。牛顿的论述中提及,从宇宙中太阳与行星七个天体之质量、引力、距离、旋转速度,日、月、地球的运行有序、和谐美好,都证明为上帝所造。各种动物的身体构造、眼耳口鼻的功能、意志力的运用支配等,非神的创造能力无法成就。所以宇宙万物都是全能上帝所创造,而且已将一切都交给人类管理,让人类去观察研究,使他们理解神的奇妙、奥秘,而谦卑地承认自己的渺小,懂得珍惜资源尊重万物,从而追求造福人群及有利于社会的人生。

  资本主义对科学的研究及发展,丰富了人的生活及享受,于是大部分人都沉迷于追求专利权,赚钱的科技,只求功利不惜破坏自然生态。而基督教是适应、促进和超越资本主义的。根据圣经里耶稣对人对社会的态度及教导,以正义和爱为根本,不用权力,而以感化指引来培育良知,谴责不公和暴力,保护被忽视、被侵害者的权益。使社会生活迈向正义、关爱、和谐。现今世界上基督教的各派教会有数不清的机构在从事救灾扶贫、人道救援、环境保护、扫盲禁毒、护幼保健、医药卫生、教育学术、残障福利、社会服务、穷国发展、甚至裁军和平发展等大小规模的事工,这就是基督教对社会、国家及全球的极大贡献。

  基督教产生于罗马初期,在一群被压迫的民众中传播,而后跨越了许多的历史时期。我们知道每个时代都会兴起吸引人的新思潮,但不久就令人失望甚至绝望。最终只有圣经的真理才能指示这些困惑的人们脱离绝望的困境。因此基督教是超越时代的宗教。她起源于东方,后进入西方主流,至今已成为普世的宗教。所以基督教也是跨越民族的宗教。

  中国总书记胡锦涛在十七届人民代表大会上的演讲中有这么一句话:“认识基督教的社会功能在经济发展中的积极作用……”所谓“基督教的社会功能”就是让世人看到,相信基督的人常效法耶稣的爱,跟随祂,信靠祂,刚强壮胆,虽在苦难、穷困、压迫中仍有平安喜乐——因神看顾他们;也不怕疾病、危险和死亡——因有永生的盼望。托尔斯泰曾说:“不论信心是什么,给了什么答案,或给了哪一个人,每个答案都将无限的意义,给了有限的人,而且是苦难、贫乏、死亡都不能摧毁的。”

  全心信靠成为神的儿女,能超越一切黑暗的权势,脱离罪恶的捆绑。我们看刘民和牧师的见证就知道了。他在台湾成立了多处福音戒毒机构,近年又在泰北、印度、美加、云南等地开创福音戒毒事工,帮助毒瘾者靠福音的大能戒除毒瘾。刘牧师本身也是经历过这些捆绑的。他在十几岁时便参加了帮会,吸毒、打斗、偷劫、抢骗样样做齐,是监牢的常客。他母亲是传道人,天天为他流泪祷告,多次带他去戒毒,但都不能彻底戒掉。他经常参加刀光血影的砍杀打斗,仇恨越积越多,恨人更恨自己。直至一次机会去到晨曦岛接受福音戒毒,才看见了曙光。晨曦岛戒毒是不靠药物的,每天三次聚会听道唱诗祷告,三次灵修读经祷告,并做各种体力活动,种菜、打球、修路等。因着神奇妙的爱和福音大能,他战胜了苦毒仇恨、黑暗权势,真正把毒瘾戒掉了。又因领受圣经中“回头后要坚固弟兄”的教导,几十年来甘冒艰辛危难,到处奔波讲道,将神的大爱传给活在黑暗中的人。“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哥林多后书5:17)。

  基督信徒因得到救赎而脱离罪恶黑暗权势是事实,而对于中国,曾经有一个巨大而危及全民的祸害,就是鸦片。鸦片之流毒已近二百年,它能导致身心受害,倾家荡产,道德沦丧,社会不安,进而损害国家经济,导致国势日衰。华人曾被称为“东亚病夫”,难以振作,不见曙光。这么巨大的黑暗权势,是如何脱离的呢?我想起了黄智奇牧师所著的《亦有仁义》一书,这里面有答案!书中述说基督教传教士与鸦片战争的关系及前因后果,以及他们为使中国摆脱鸦片而进行的长期奋战。

  早在1836年便有一位英国基督徒史特幄勇指责英国政府的鸦片贸易是不道德、积蓄罪恶的行为。美籍船东欧理凡也指责走私或贩卖鸦片是不道德的。接着西方的传教士都认为这是有违圣经真理的罪恶。于是由一批传教士及笃信的基督徒发起反鸦片运动,奔走宣传,长期斗争,并启发中国基督徒的禁烟运动。也有西方来华的行医传教者积极参与反鸦及烟瘾治疗行动,英行教会还在杭州建立了一所专治麻疯和鸦片烟瘾的医院。设立最多戒烟所的是戴德生领导的内地会,大多设于中国内陆,发展迅速,因领导同工看到医院和戒烟所是当时社会最需要的机构。戴德生计划在每个传教站开办一个戒烟所及戒烟药物销售处。后来又有一位李修善牧师带领了当地秀才席胜魔信主,席氏因亲身经历过信耶稣解除鸦片瘾的能力,而认定鸦片是灵界邪恶力量,只有信靠耶稣才能解除。他也协助同胞靠祈祷除去鸦片瘾。因为他的品格及办事能力,许多同胞得以被引导相信基督。

  传教士为中国人治病及除瘾,开始得到一些官员肯定,有些官员也支持兴建传教医院,政府也开始创办戒烟所。

  其后,因着西教士团体的热心使得反鸦运动进一步趋向国际化。基督教循道会一致支持反对鸦片贸易;接着美国的传教差会集体上书美国总统;而后由牧师领导的基督教团体和传教差会会晤国务卿,要求政府施加影响力使友邦停止鸦片贸易。澳洲及纽西兰于1890年开始反鸦运动,领导人是基督教的华人传教领袖祝宏昌。1905年加拿大的教会组成了反鸦联盟,鸦片之害已为国际社会共识。至1906年英国执政之自由党议员戴得道动议,要求英皇停止这不道德的鸦片贸易,此动议获得一致通过。后又由在华的1400位传教士联名请求中国高官下旨禁用鸦片,禁止或减少种植罂粟。光绪帝也于1906年下谕限十年内全面废止吸食鸦片,委任政务处执行。

  中国政府及民间设立的戒烟所为数不多,成效也不大,因此来华的传教士也纷纷致力于设办戒烟所,他们都认定治疗鸦片瘾最有效的方法是相信耶稣基督,靠着耶稣基督福音的大能,瘾君子才能将烟瘾彻底戒掉。

  由于传教士们的不懈努力,中国不致再受鸦片泛滥的危害。但现今在全世界的各个角落,仍有邪魔的阴影笼罩着,是必须靠着耶稣基督大能大爱的福音才能胜过这黑暗的权势。

  读了何教授、黄先生的文章,思及黄牧师所著的《亦有仁义》一书而有所领悟,是以阅读心得写出。错漏之处,敬请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