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奉献中的顺服

◆ 黄慕仁

  在撒母耳记上15:22,撒母耳斥责扫罗王违背了神要将亚玛力灭绝净尽的命令,留下了亚玛力人最好的牲畜,说是要献与神为祭。撒母耳说:“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他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在旧约圣经中,神命令以色列人献上各样的祭和奉献。但是这段经文和圣经中其他经文一道建立了听命胜于献祭的原则。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新约里的基督徒,因为基督一次性的献上了赎罪祭,废除了用动物祭祀的需要,但是,神仍然要我们奉献,而听命胜于献祭的原则对我们依然适用。同时,奉献的本身也是一种顺服。有可能一个人在外表上“听命”并奉献金钱,但内心却不是真正顺服。那么,如何在我们今天的奉献中运用“听命胜于献祭”的原则呢?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在金钱上的奉献应该是我们委身于神的自然流露。神并不是那么看重我们的礼物,他更渴望的是得到我们。当人有一颗爱他并渴望顺服他的心的时候,奉献才有意义。如果我们的心远离神,奉献就没有任何意义。圣经中很多处都表达了这种观点,如在以赛亚书1:11-17,阿摩司书5:21-24,神告诉以色列人他们的奉献没有任何意义,也不得他的悦纳。因为以色列人的恶行,他厌恶这些奉献,更不会悦纳它们。在新约圣经中,法利赛人也谨守奉献的规定,连草药和香料都十一奉献,可是耶稣却谴责他们忽略了“更重的事,就是公义、怜悯、信实。”(马太福音23:23中)他们当然应该谨守十一奉献,可是因为忽略了更重要的事,所以没有得表扬,反而招责备。

  这并不是说当我们的生命没有行在神里面的时候就要停止奉献,而是我们应该从邪恶中悔改,寻求神的饶恕和重整,这样我们的奉献才能得神喜悦。这是因为神要的祭祀并不是祭物本身,而是献祭的人。祭祀和奉献从来都不是讨神喜悦或得神厚待的手段,而是使我们认识到自己的罪性和对神的全然依赖的途径(希伯来书10:1-4),是一颗忏悔的心,因着信,怀着对神丰盛恩典的感激来寻求神的反映。大卫在与拔示巴犯奸淫罪之后祷告道:“你本不喜爱祭物,若喜爱,我就献上;燔祭你也不喜悦。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诗篇51:16-17)只有在大卫悔改并得到神的饶恕后,他才能说:“那时,你必喜爱公义的祭和燔祭并全牲的燔祭;那时,人必将公牛献在你坛上。”(诗篇51:19)

  在先知玛拉基的时代,对以色列悖逆的子民,神说:“甚愿你们中间有一人关上殿门,免得你们徒然在我坛上烧火。万军之耶和华说:我不喜悦你们,也不从你们手中收纳供物。”(玛拉基书1:10)玛拉基期盼着神差派信使来洁净他的百姓,使奉献能够再一次被神悦纳:“他必坐下如炼净银子的,必洁净利未人,熬炼他们像金银一样;他们就凭公义献供物给耶和华。那时,犹大和耶路撒冷所献的供物,必蒙耶和华悦纳,彷佛古时之日、上古之年。”(玛拉基书3:3-4)

  玛拉基提到的这个信使就是基督,“他为我们舍了自己,要赎我们脱离一切罪恶,又洁净我们,特作自己的子民,热心为善。”(提多书2:14)现在,玛拉基的预言已经实现,我们成了“圣洁的祭司,藉着耶稣基督奉献神所悦纳的灵祭。”(彼得前书2:5下)借着耶稣的义,我们能够奉献给神他愿意悦纳的“义的奉献”。可是奉献应该源于圣洁生活的要求并没有改变,亚拿尼亚和撒非喇的例子就是强有力的证明。(参使徒行传5:1-11)当时教会里很多人都变卖田产,将换来的钱交给使徒,来帮助他们当中的穷人。(参使徒行传4:34-37)亚拿尼亚和撒非喇也卖掉了部分田产,但是他们在价钱上撒了谎,以便自己留下一部分钱,却在众人面前显得比真正的他们更大方。因为他们撒了谎,不但他们的奉献没有被悦纳,他们二人都被神击杀而死。

  与其成对照,马其顿教会的奉献得到了肯定,因为他们的奉献是首先委身于神的体现。保罗写道:“并且他们所做的,不但照我们所想望的,更照神的旨意先把自己献给主,又归附了我们。”(歌林多后书8:5)马其顿的基督徒渴望完全顺服神,他们的奉献是对神全然委身的自然流露。

  所以,在奉献上“听命胜于献祭”意味着我们在金钱上的奉献必须源于一个全然委身于神的生命。当我们真正委身于神的时候,我们的奉献会有几个特征:敬畏,信任,慷慨,喜乐。

  1. 敬 畏

  当我们委身于神的时候,敬拜神、献给他配得的荣耀就成了我们生命中最深的渴望。我们的奉献首先也就是对荣耀的神、至高的君王之敬拜;是对他完全依靠的反映,也是我们看他比一切人或事都更重要的体现。

  这种敬畏的态度在奉献时有几个非常重要的涵义。首先,我们的奉献应该是谦卑的,认识到我们所能奉献给神的不过是他已经赐予我们的。就如大卫在一笔巨额捐赠后祷告道:“我算什么,我的民算什么,竟能如此乐意奉献?因为万物都从你而来,我们把从你而得的献给你!耶和华我们的神啊,我们预备这许多材料,要为你的圣名建造殿宇,都是从你而来,都是属你的。”(历代志上29:14,16)神并不依赖于我们的奉献。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神给的,所以,我们即使奉献了,也并不是施恩给神,神更不欠我们什么。

  敬畏的另一个体现就是应该把最好的献给神,而不是将满足自己的需要后余下的给神,因为我们的奉献体现了神在我们心中的价值。这就是为什么在旧约圣经中神告诫以色列人将“初熟”的,就是最初最好的庄稼献给神(参出埃及记23:19;利未记23:9-14),生病或有残缺的动物不能被接受。(参利未记22:18-25;申命记17:1)当玛拉基时代的以色列人试图将不能被接受的祭物献给神时,他斥责他们说:“藐视我名的祭司啊,万军之耶和华对你们说:儿子尊敬父亲,仆人敬畏主人;我既为父亲,尊敬我的在哪里呢?我既为主人,敬畏我的在哪里呢?你们将瞎眼的献为祭物,这不为恶吗?将瘸腿的、有病的献上,这不为恶吗?你献给你的省长,他岂喜悦你,岂能看你的情面吗?甚愿你们中间有一人关上殿门,免得你们徒然在我坛上烧火。万军之耶和华说:我不喜悦你们,也不从你们手中收纳供物。万军之耶和华说:从日出之地到日落之处,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在各处,人必奉我的名烧香,献洁净的供物,因为我的名在外邦中必尊为大。”(玛拉基书1:6,8,10-11)

  以色列人的祭物显示了他们对神的全然蔑视。他们竟然将连地方官员也会觉得被侮辱的祭物献给万军之耶和华;所以,他们被斥责,祭物也不被接受。同样,如果扫罗王真的想要荣耀神,他应该将自己最好的牲畜献给神,而不是试图将那些白白得来的,甚至根本不属于他的东西献给神。他的不顺服显示了神在他眼中多么不重要。

  与扫罗狂妄的不顺服和玛拉基时代以色列人含侮辱性的祭物相对照的是马利亚倾倒在耶稣身上的香膏。(参约翰福音12:1-8)这相当于一年工价的香膏可能是马利亚最珍贵的财产,可是她将其全然倾倒在耶稣身上,因为她认为耶稣值得她这样做。相反,那些在她周围的人大声斥责她说“何必要这样浪费呢?”(参马可福音14:4-6)因为耶稣在他们心中不如在马利亚心中那么宝贵,所以他们认为耶稣不配这珍贵的香膏。

  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新约时代基督宝血里的人来说,我们不再需要将动物作为祭物献给神,但是我们对神的奉献依然能体现神在我们心中的地位和价值。如果我们献给他的是“白得之物”(参撒母耳记下24:24)就说明我们在心里蔑视神,觉得神不值得我们付出。所以,在我们奉献的时候,应该给神最好的,而不是多余的。在以金钱为经济基础的今天,这就意味着我们应当将收入的第一份给神,而不是在满足了自己各样的需要后再扔几个小钱给神。

  “我是大君王,我的名在外邦中是可畏的。这是万军之耶和华说的。”(玛拉基书1:14下)当我们首先委身于神后,我们的奉献能给神带来他配得的敬畏。

  2. 信 任

  当我们委身于神的时候,我们奉献的第二个特征就是信任。在旧约圣经中除了要奉献初熟的果子外,不分贫富每个人无例外地都还要行十一奉献。这个规定是为了提醒人神是万物的供应者,无论贫富每个人都要依靠神供应他们的每一个需要。所以,奉献不只是承认神的主权,也是对神的信任。

  在玛拉基时代,可能是经济困难的缘故很多人没有行完全的十一奉献。(玛拉基书3:6-12)神说他们在掠夺神,并指出他们的问题不是经济上的,而是属灵上的,是因为他们背离了神。以色列人停止了十一奉献是因为他们心里蔑视神,不相信他会供应给他们一切需要。结果是,他们遭受了神的诅咒,不能享有神丰盛的供应。神呼吁他们悔改归向他,并将当纳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仓库,神就会敞开天窗倾福与他们,保护田产不被害虫吞噬,地也会成为丰盛之地。以色列人要做的就是信靠顺服。

  在玛拉基时代是这样,今天也是如此。虽然对在新约里十一奉献是不是仍然要严格执行有一些争论,但是基督徒要支持神的事工这一点却是清楚明确的。(如马太福音10:9-10;哥林多前书9:7-14;腓立比书4:15-16;提摩太前书5:17-18)如果有任何不同的话,那就是与生活在旧约时代的人相比,我们今天在基督里得到更大的恩典。所以,我们应该奉献得更多,而不是更少。奉献十分之一的收入应该是最起码的要求。

  我们的奉献是对一切都来源于神的认定,也是对神能供应我们一切需要的信任。我经常听到基督徒说他们不愿意奉献是因为他们“没有能力”;担心他们没有足够的来满足自己的需要。但事实上,问题经常不在经济方面,而是因为不信任神(或是爱钱和世界上的事情超过爱神——参马太福音6:24;约翰一书2:15)。但是圣经反复地告诉我们,当我们把信心放在神身上的时候,神会供应我们的一切需要。(参申命记8:6-18;诗篇127:1-2;马太福音6:11,25-34)对于神的供应,保罗特别地指出“‘少种的少收,多种的多收’,这话是真的。神能将各样的恩惠多多地加给你们,使你们凡事常常充足,能多行各样善事。”(哥林多后书9:6,8)对于腓立比教会对他的资助,保罗写到“当作极美的香气,为神所收纳、所喜悦的祭物。我的神必照他荣耀的丰富,在基督耶稣里使你们一切所需用的都充足。”(腓立比书4:18-19)

  当我们因怕不够自己的需要就减少对神的奉献的时候,我们就是在对神说他不值得我们信任。但当我们首先委身于神的时候,我们就会自发地奉献,因为知道我们所有的一切都是神给的,他也会继续满足我们的一切需要。

  3. 慷 慨

  除了对神的供给的信任,一个首先委身于神的人在奉献上还有源于一颗感恩之心的慷慨大方,因为神首先慷慨地“厚赐百物给我们”。(提摩太前书6:17)除了初熟的果子和十一奉献外,神还让以色列人献上平安祭以表感恩。(参利未记7:11-13)这种奉献是为了荣耀神,也是为了表达对神的爱和感激。(参诗篇50:23)在圣经中有很多委身于神的人献给神非常慷慨的捐赠。大卫王和以色列领袖们为建神的殿所捐赠的八千他连得的黄金就是一个醒目的例子。这八千他连得的黄金折合成今天的价值是一百亿美元!这令人瞠目结舌的数目是“诚心乐意献给耶和华”的,因为他们的生命是为神分别为圣的。(参历代志上29:1-9)

  不足为怪,慷慨的捐赠常常伴随着认罪悔改和复兴。以色列人为拜金牛而认罪悔改,而神重新坚定了与他们的约后,在摩西的号召下他们捐赠了大量财物来建造帐幕,多到甚至摩西要他们停止捐赠。(参出埃及记35:4-9;36:2-7)类似的情形也发生在希西家王统治下的犹大,当复兴来临时,百姓们首先委身于神,接下来就是慷慨捐赠。

  新约圣经中也有类似的例子。当救恩来到撒该家的时候,他立即表示要将所有的一半给穷人;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参路加福音19:8-10)远远超过了律法的规定。(参利未记6:4-5;民数记5:5-7)值得一提的是,撒该慷慨的捐赠告诉我们,奉献不只是为了建神殿或是支持教会事工,也包括帮助穷人,特别是神家里贫穷的肢体。虽然圣经提醒我们不要鼓励那些不肯做工的懒人,(参贴撒罗尼迦后书3:6-12)更多的经文强调应该对贫穷的人大方给予。实际上怜悯穷人经常和“借给神”联系起来,神必偿还。(参箴言19:17,22:9;提摩太前书6:17-19)换句话说,当我们帮助穷人时,特别是那些神家里的穷人时,我们的慷慨大方是做在神身上。

  读到这里,你可能会想:“是的,那些富人是该慷慨。但是我并不富,我连十一奉献都很勉强,怎么可能给的更多呢?”可是,慷慨不应该只是那些富有的人之品格。例如,马其顿的教会不只是穷,而是极穷,可是,保罗写道:“在极穷之间,还格外显出他们乐捐的厚恩。我可以证明,他们是按着力量,而且也过了力量,自己甘心乐意的捐助,再三地求我们,准他们在这供给圣徒的恩情上有分。”(哥林多后书8:2下-4)这些信徒穷到保罗都不忍心让他们奉献,可是他们却再三恳求保罗接受他们的礼物。在极穷之中,他们慷慨地给予,不只这一次帮助在耶路撒冷教会里的穷人,而是一次又一次地支持保罗的事工。(参哥林多后书11:8-9;腓立比书4:15-18)他们的慷慨是首先把自己献给主的自然流露。(参哥林多后书8:5)他们也说明了慷慨不限于富人,而是神的子民的品格,与贫富无关。

  4. 喜 乐

  当我们委身于神的时候,奉献的最后一个特点就是喜乐。为什么马其顿的教会在贫困中能那样慷慨的奉献?因为神的恩典使他们满足快乐。(参哥林多后书8:1-2)喜乐,那说不出来、满有荣光的大喜乐是所有相信基督的人在接受了灵魂的救赎后的特权。(参彼得前书1:8-9)喜乐是圣灵所赐的,在圣灵所结的果子里排在第二位。(参贴撒罗尼迦前书1:6;加拉太书5:22)这是一份非常深厚的快乐满足,为了基督可以舍弃一切,忍受一切。(参马太福音13:44)当我们首先把自己献给主的时候,就会视他高于一切,不需要任何人劝说我们,而是那种在主里的喜乐迫使我们奉献,因为我们将把最好的给主当成我们的特权和快乐。马其顿的教会完全凭自己的力量在极穷之间因满足快乐再三地恳求保罗让他们在捐赠上有份。他们所奉献的远远超出了他人认为他们能够负担的水平。(参哥林多后书8:1-4)(你什么时候再三地恳求牧师让你在捐赠上有分过?)撒该在欢欢喜喜地接待耶稣后,也高兴地将一半财产给穷人(参路加福音19:6)。大卫王和以色列的首领也是满怀喜悦的为神的殿捐出巨额的财产。(参历代志上29:1-21)

  喜乐是基督徒的特权,但是当福音在我们生命中的工作受到阻碍时,如受到背离真理的教导(参加拉太书4:15-16)或是因罪使圣灵忧伤时(参以弗所书4:30),我们可能失去这种喜乐的体验。当我们没有定睛在耶稣上,将财产看得比耶稣更宝贵时,喜乐就会消失,奉献成了心不甘情不愿的义务。在哥林多后书9:7保罗写道:“各人要随本心所酌定的,不要作难,不要勉强,因为捐得乐意的人是神所喜爱的。”神希望我们奉献时是满怀喜乐的,因为这表示了我们首先是委身于神的。

  结 论

  总而言之,在奉献中的顺服意味着我们的生命首先是奉献给神的。在文章的结尾,我想请你想一想你的奉献是怎么样说明神在你心中的地位和你与神的关系的?你的奉献有没有给神他当配得的荣耀?有没有说明你对神供应你一切需要的信心?是不是灵里的喜乐迫使你奉献?在奉献中因能在神的事工中有份而满足快乐?

  愿神的恩典和喜乐充满我们,使我们能够在完全的顺服中与他同行。

(原稿以英文撰写,由本刊同工翻译并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