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活出顺服的香馨

◆ 苍 兰

  “我们在天上的父要求并期待他的每一个儿女在每一天,在所有的日子里都全然顺服他。为了使他们能够做到这一点,他通过新约中的应许,通过他的爱子,通过圣灵给予了充足的供应。进入这样一个顺服的生命的起点就是在神面前立约,立一个完全顺服的约。让我们的整个人,包括我们的思想,言行,每一刻都行在他的旨意里,得他的喜悦。”——摘自慕安得烈《顺服的学校》

  关于慕安得烈

  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 1828-1917)是我最喜爱的作家之一。他是知名的灵修书籍作家,也是南非著名的宣教领袖。他出生于南非Cape Town的一个宣教士家庭,并在苏格兰和荷兰求学。在20岁时被按立成为牧师,之后在南非多家教会牧会,并参与开办了一家大学和一家神学院。在他心中,宣教始终是教会的终极目的。在1889年,他和Martha Osborn及Spencer Walton共同开办了南非总宣会,是今天仍然活跃的两家差会SAGM和SIM的前身。

  更多人知道慕安得烈是因为他所写的大量灵修书籍。他的著作非常强调个人与神之间要建立丰盛而亲密的关系,也十分强调圣灵在信徒生命中的作用。在世88年间,慕安得烈共出版了240多本书籍,论述如何与神建立这种亲密的关系。他对圣经的解读总是能鼓励读者从更深层面经历神的恩典。他的书籍首先以荷兰文著述,其后翻译成英文,再其后翻译为十五种文字出版,其中很多著作成了灵修的经典书籍。他是神重用的器皿,许多属灵伟人,包括迈耳(F.B. Meyer),宾路易师母(Jessie Penn Lewis)和倪柝声等,都曾从他的著作中得着帮助。历经百年,他的著作依然滋养和鼓励着寻求神的信徒的心灵。

  我在2003年开始接触慕安得烈的著作,这其间灵命经历过高潮和底谷,但是,慕安得烈那温暖却极具感染力的文字却不断地使我与神的关系加深。一次又一次,神通过他使我反省,也使我得到鼓励。我的信心和对神的爱也在阅读过程中不断增加。在我读过的他的著作中,《等候神》(Waiting on God),《谦卑》(Humility),《全然顺服》(Absolute Surrender),《与基督在祷告的学校里》(With Christ in the School of Prayer)及本文要着重介绍的《顺服的学校》(School of Obedience)都对我的生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顺服的学校》概述

  慕安得烈认为,神已经提供的一切条件,使神的儿女在他的圣洁中有份,并满有能力地事奉神。阻碍达到这个层次的原因有三点,或是没有全然顺服,或是不相信圣灵的工作,或是不相信祷告的力量。而全然顺服是享受神所给予的丰盛生命的必要条件,也是在神的圣洁中有份的起步。通过清晰,热忱而切实可行的圣经解析,本书阐述了:


  在此,我将对我最有感染力的几点与大家分享。

  基督,我们学习顺服的老师

  慕安德烈指出,从圣经的开头到结尾,从失去乐园到重回乐园,顺服是唯一能得神喜悦的途径,能接近生命树的条件。创世记2:16上提到“耶和华神吩咐他说”,之后,在3:11下说,“莫非你吃了我吩咐你不可吃的那树上的果子吗?”在伊甸园里,从没有提到信心、谦卑或是爱,顺服包涵了一切。顺服是造物主对被造之物的要求,是伊甸园的特征。

  在圣经的结尾启示录22:14上我们读到:“那些洗净自己衣服的有福了!可得权柄能到生命树那里。”慕安德烈强调,是耶稣的十架矗立在失乐园到重回乐园之间,才洗净了不顺服带来的后果,使神的子民能重新得到生命树。慕安德烈在这里引用了多处经文“因一人的悖逆,众人成为罪人;照样,因一人的顺从,众人也成为义了。”(罗马书5:19)“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所以,神将他升为至高”(腓立比书2:8,9上)“他虽然为儿子,还是因所受的苦难学了顺从。他既得以完全,就为凡顺从他的人成了永远得救的根源。”(希伯来书5:8-9)慕安德烈论证基督的救赎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恢复顺服的本来位置,把我们带回到顺服的生命,使我们能给我们的造物主应得的荣耀。

  慕安德烈指出,我们作为基督的门徒必须效仿主,将顺服作为生命的原则。耶稣的顺服是完全的,是舍己的,是谦卑的。耶稣将行父旨意作为他生命的唯一目的,作为他渴慕的粮食。“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有神的形像,反倒虛己,取了奴仆的形像,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于死。”(参腓立比书2:2-9)“我的食物就是遵行差我来者的旨意,做成他的工。”(约翰福音4:34)我们必须学习耶稣,将顺服神的话,行神的旨意作为我们渴慕的灵粮和滋养生命的力量;也必须学习耶稣的歉卑,虚己顺服,以至于死。

  慕安德烈又指出,真正顺服的动力来自与神建立明确又亲密的个人关系。这一点,我们也必须向主学习。他指出耶稣在地上的时候,每时每刻,无论是在教导人,还是在做工,都不间断地与父保持联系,并时刻的从父那里接受指导。如耶稣在约翰福音5:19;30中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惟有看见父所做的,子才能;父所做的事,子也照样做。”“我凭着自己不能做什么,我怎么听见就怎么审判。我的审判也是公平的;因为我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那差我来者的意思。”慕安德烈指出耶稣和父的交流没有一刻中断过,所以,能明白父的旨意,能时刻行在父的旨意里。我们要活出顺服的生命,我们就应该效仿耶稣和父的关系,不间断地依靠神,不断地聆听神的引导和指示。这种和神之间鲜活的、有影响力的关系会给顺服带来真正喜乐和力量。慕安德烈说:“犹太人在西乃山,害怕听到神的声音,就让摩西把神的话转达给他们。他们不知道,真正顺服的力量就是有神的同在和聆听他的声音。但正因为他们害怕直接听到神的声音,他们只有摩西和写在石板上的律法,所以,他们的整个历史是不顺服的历史。”而我们,必须学习基督的样式,每时每刻等候神,聆听他的声音,听到他的教导。只有像基督一样,与他一道,通过他与神同行,我们才能用神要求和祝福的方式来顺服神。

  圣经,我们学习顺服的教科书

  慕安德烈指出圣经是神给我们在顺服的学校里唯一的教科书。主耶稣虽然和父有亲密而直接的联系,但他的事奉并没有脱离圣经。他用“经上记着说”(路加福音4:4上)来击败撒但的试探,“主的灵在我身上”(路加福音4:18上)是他在开始传福音时引用的经文。 “好叫经上的话得应验”(约翰福音17:12下)是他忍受所有苦难,以至于死的动力。从经文上,他知道了自己的使命和当走的路。也是在不断地应用经文的过程中,他接受从父那里来的教导。这也是我们对待圣经该有的态度。慕安德烈说:“圣经的目的并不是要增加我们的知识,而是要指导我们的言行。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参提摩太后书3:17)我们要效仿基督,要怀着单纯的渴望,在圣经里寻求神对我们的旨意,并装备自己,使我们能够行神旨意并得到祝福。

  慕安德烈非常强调圣灵在学习神的话语中的作用。他指出,光是读圣经,没有圣灵的光照,也许能使人得到一些宗教的优越感,却不能造就人。因为单纯的知识很难使人产生圣洁、谦卑、爱、忍耐的品格和行神旨意的动力。他很尖锐的指出,如果我们头脑中的圣经知识不能把我们引向等候神,荣耀神,活出圣洁的生活,这些知识反而会使我们骄傲,绊倒自己和别人。

  慕安德烈说“内住的圣灵是基督给我们的翻译师。他把我们读到的神的话语带到我们的心里,并在那里给它力量,成为活生生,有能力的话语,影响我们整个生命。”单凭人的意志,我们即使明白了神的旨意,也活不出来。而圣灵,是神那里来的光,带着能力。他一旦向我们指明了神给我们的使命,也会给我们信心和能力活出这种圣洁顺服的生活。所以,在读经的过程中,我们必须耐心等候圣灵的教导,帮我们明白神的话语的确切涵义,并从神的话语中得到滋润我们心灵的力量。

  慕安德烈还指出,我们在研读圣经时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态度就是对神的话语要有全然顺服的心态。如果我们习惯于只是读经,但是没有明确而真诚的心志行神旨意,我们的心就会在不顺服中逐渐变硬。慕安德烈鼓励他的读者在每一次读圣经都做这样一个祷告:“主呀,只要我明白你话语里的旨意,我会立刻顺从。”让我们每一次读经时都怀着一颗乐意顺服的心。

  守晨更与全然顺服之间至关重要的联系

  守晨更通常意味着在每天开始的时候,至少用半个小时与神独自相处,读经,祷告。慕安德烈非常强调守晨更与全然顺服之间至关重要的联系。他指出在圣经上有很多的例证,在每天清晨的时候等候神会使我们得到这一天工作所需的祝福,也会为我们提供在这一天中战胜试探的力量和保证。

  慕安德烈指出,那些守晨更的人意识到要活出全然顺服基督和圣灵的生命,他们必须在每天开始时等候神,从神那里得到这一天走在圣洁顺服里的恩典。守晨更也显示了一种信心,那就是如果我们给予神足够的时间让神按手在我们身上,让我们被圣灵更新,我们与神的联合必然更加紧密,没有任何试探或事物能够将我们与神分离。

  守晨更需要付代价,慕安德烈指出:“基督要他的门徒们付代价。也许他还未曾要你付出什么,但是现在他邀请并渴望你能作出一些牺牲。牺牲的精神能使人强壮,能挑战我们属世的和满足自我的心态,使我们渴慕天上的事情。”他还劝戒说:“除非你已经下决心要付出代价,并心中渴望有足够的时间与神亲密的同行,不然就不要开始守晨更。”

  守晨更的时间是接受圣经中的每一个应许,并为自己和他人祷告的时间。祷告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保证有神的同在。慕安德烈指出“除非我们见到了神的面,肯定他在慈爱地看我们,在听我们的祷告,并在我们身上做工,我们就不能满足。”

  其次,守晨更是要更新我们在这一天全然顺服的心志。慕安德烈说:“我们的忏悔必须非常具体,拔出并切除一切使神忧伤的事情。渴求神给我们行在圣洁中的恩典的祷告也要非常具体,肯求并怀着信心接受你真正需要的具体的恩典和力量。让全然顺服神成为你即将开始的这一天的一个非常明确的决心。让神向你展示大怜悯,神允许你,帮助你进入他的旨意,并住在他的旨意里,使你明白和行神旨意的心愿被祝福和肯定。让你的祷告成为一个真正的晨祭,将自己作为燔祭,求主焚烧,求主悦纳,求主使用。”

  第三,我们必须安静等候,等候神的回答。慕安德烈非常强调在等候神的时候聆听圣灵的声音。“圣灵的一个职责就是向我们显示神的声音。在我们的心底,他会给我们一个秘密但十分肯定的声音,我们的天父会使我们所祈求的成就。”他又说:“如果想要听到这个声音,要得到这种肯定,我们必须需要在安静中等候神,怀着安静的信心信任神,以一颗安静的心谦卑地俯伏在神面前,让神成为一切。”

  最后,我们必须为他人代祷。慕安德烈说:“代祷意味着我们穿带上耶稣的名和他的义,站在神的面前,点名为他人和他们的需要求告神,恳求神的恩典在这些人的生命中做工。凭信心接受我们是蒙神喜悦的,而圣灵已经恩膏了我们,使我们能作代祷的工作,相信我们的祷告能使灵魂得救,并能从天上带下祝福,播撒在地上。”

  顺服至死是进入真正顺服的开始

  慕安德烈指出,进入真正顺服的开始是立定效仿基督,全然顺服,以至于死的心志。“在主在世上的时候,他对罪和世俗的抵抗是完全的。但是,直到他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他才最后摆脱了罪的试探,战胜了罪的管辖。只有经历死亡,他的顺服才得以完全。在死亡的过程中,他将自己完全的,无助地交在父的手中,等待父使他复活。只有放弃自己的生命,他的顺服才能为神带来荣耀。”基督徒是与基督同死的,在我们重生受洗的时候,我们就通过圣灵在基督的死里面有份了。所以,如果我们要跟从基督,就必须将顺服至死作为我们在神面前的祷告和心志。“顺服至死意味着我们要将每一项罪坦白,并怀着信心接受神怜悯的涂抹。将每一个不顺服找出来,交在基督的手上,求他洁净。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有进入真正顺服的希望。”

  慕安德烈非常强调要舍己。他指出,自我是缺乏爱和顺服的根源,而舍己是顺服的自然表现。我们的主要求门徒要舍己,背上十字架跟从他。这意味着舍弃一切,放弃己愿,自我谦卑,成为众人的仆人。主自己是这样做的,他也要我们同样行。当我们放纵肉体的需要,纵情于满足自己,沉浸于自我骄傲的时候,我们就是在放纵情欲,就是不顺服。这种放纵自我会导致灵魂的冷漠和浑浊,使我们不可能得到从神那里来的光亮和平安。

  慕安德烈也指出,顺服至死并不等于完美无缺。神清楚地知道他每一个孩子的生命和能力,他只是要求我们在这一天,或者是这一刻是全然顺服的。“他更看重的是我们是不是真正的舍己,真正渴望寻求和明白神的旨意,并全心全意地去行我们已经领受的神的旨意。当他的孩子怀着单纯的爱心和信心这样做了,他们的顺服就被悦纳了。”圣灵会给我们甜美的肯定,让我们知道,我们是蒙神喜悦的。

  慕安德烈强调,一个全然顺服的生命是可能的。他指出旧约圣经中的律法的一个缺陷是,它要求顺服,但却没有提供顺服的力量。新约圣经通过主耶稣提供了这种力量。我们能够顺服,能够在神面前立志顺服并保持顺服,力量根源在主耶稣。主耶稣在世的时候,虚己顺服,以至于死,使顺服得以完全。他又将圣灵赐下,使我们在他的生命中有份,也在他的顺服中有份。这个爱我们的基督,这个引领我们的基督,这个给我们力量的基督,正是顺服至死的基督。顺服至死是他给我们的新的生命的精华。

  尾 声

  慕安德烈指出:“罪的力量不过如此,我们接受了亚当的性情,继承了他的不顺服,我们生来就是不顺服的孩子。不顺服是一切罪和痛苦的根源,但是不顺服带来的诅咒和势力已经被基督的全然顺服以至于死根除了。通过基督的顺服,我们的生命得到重整,回到我们原本的目的,一个顺服的生命。”神给了我们成为一个顺服的孩子所需要的一切,基督是我们的教师,圣经是我们的课本。内住的圣灵给了我们活出全然顺服的生命的渴望和能力。让我们在每日清晨来到神的施恩宝座前,将自己摆上,等候主,更新我们全然顺服的心志,赐给我们每一日,每一时活在神的旨意里的能力。怀着信心,我们接受主耶稣给我们的这个新的生命是一个能活出顺服的香馨的生命。阿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