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奇异恩典

—— 读《轮椅上的恩典》

◆ 严行

   在这个人人向着“成功”竭尽全力追求的时代,有谁会将自己高位截瘫看成是一种恩典呢?轮椅,是残疾、缺陷、可怜的象征,谁愿意与它为伍?

  张栩最初也是如此。这位高大、健壮、年轻英俊又博学多才的骨科医生,每天怀着同情的心面对他所治疗的瘫痪病人。他想:“若是有一天,我像他们这副样子,我就不活了。”

  命运跟他开了个玩笑。

  在他作援外医生的一个夏日,37岁的张栩兴高采烈地从山崖上跳水。然而,浮上水面时,他就不再是从前的他了——颈椎骨折——注定此生瘫痪。那个让他摔断脖子的地方,有一个神奇的名字:天堂谷。

  这是张栩的母亲衣淑媛女士的著作《轮椅上的恩典》所记叙的事实。她引以为豪的长子张栩,从这一刻起,将成为她后半生的沉重负担。

  也许,这是不幸的悲剧。尤其是,张栩作为医学专家,了解有关这一伤残的一切痛苦、患难以及无治的后果。他比任何瘫痪病人都更绝望。

  耶稣在登山宝训中,开口所讲的第一句是:“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5:3)耶稣的话是信实的,对张栩而言,正是生命被逼到了墙角,所有的希望都分崩离析,一切辉煌的可能都瞬间湮灭,每一道门都被堵死……的时候,他感受着自己生不如死地苟活,犹如再次跌入深水。神的拯救,即在这一时刻悄然降临,藉着一个又一个基督徒,藉着一件又一件看似偶然的事件,奇异恩典临到了这位身如槁木、心如死灰的人。日本康复专家矢谷令子女士,一位充满爱心的基督徒,在临离开中国之前认识了绝望中的张栩。为了鼓励张栩,她从日本给他寄来了另一位基督徒,美国知名作家、画家,同样是高位截瘫者琼妮的自传《上帝在哪里》。与张栩相同的是,她也是因跳水致瘫。那一年,她17岁。

  张栩毫无准备地打开了这本书,他不知道,他同时也打开了新的命运之门,真正的生命之光,由此穿越他死荫幽谷的境地,让全身瘫痪无法动转的他,开始飞翔。

  琼妮,一个与他有着相同遭遇的人,因为从上帝那里获得力量与帮助,活出了全然不同的人生。她成立了帮助其他残疾人的机构,她写作、演讲、绘画,生活得有声有色、活力盎然,她的轮椅带她走遍世界。

  张栩看到了由神而来的希望。他被深深激励了,于是,仅用45天时间,奋力译出了这部20万字的作品。

  上帝,这个陌生的词汇,在曾经是无神论者的张栩的感觉里充满了温暖。

  在张栩的妈妈衣淑媛《轮椅上的恩典》一书中,生动地记下了他们如何一次又一次在意想不到的上帝的恩典中,一步步从最艰难绝望中转变过来。从出版《上帝在哪里》这部书,到张栩到美国与琼妮会面,再到张栩去香港参加康复理论培训,以及母子两人同时在香港受洗成为了主的门徒,直至在家乡成立“鞍山助康协会”,一路风雨兼程,一路恩典相随。

  作者用感恩的心记叙下这期间的许多基督徒带给他们爱心帮助,以及心灵启发与引导。从事中美文化交流的基督徒余国良先生赠给他们许多属灵书籍;美国驻华医务专员奥迪斯先生为张栩捐赠了电脑;香港福音证主协会总干事邓兆柏先生专程接送他们去教会参加崇拜,后来,教会特意为他们参加崇拜以每月1500元港币为代价租了专用康复巴士。当张栩建立帮助残疾人的慈善机构“鞍山助康协会”后,美国“琼妮之友”向他们先后捐赠了250台轮椅……。而张栩本人,也因自强不息获得了无数荣誉与奖励,《焦点访谈》、《东方时空》都先后播放了他的事迹。书中真诚写道:“上帝啊!你带领着我们走过了一条充满苦难但荣耀生命的道路。谢谢你,主!你用一种特别的方式把我们从世人中分别出来…… 现在终于明白,你为我们所预备的是我们‘眼睛未曾看见,耳朵未曾听见,人心也未曾想到的’福份(林前2:9),那就是与属世界的人完全不同的人生,还有永恒的生命……”

  谁能想象,头朝下栽下天堂谷的那一刻,竟是张栩灵魂腾飞的起点。天堂谷,名副其实。

  约伯说“然而他知道我所行的路,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约伯记23:10)

  张栩说:“如果上帝允许,我就愿意一辈子坐在轮椅上。”

  (《轮椅上的恩典》,衣淑媛著,加拿大福音证主协会出版,200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