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比珍珠更宝贵

◆ 黄春华 苍兰


青年团契(CGYG)和生命团契(LIFE)是英文堂最重要的两个团契。在教会的各项事工中都可以看到这两个团契中的成员积极服事的身影。而先后担任这两个团契导师十二年的黄慕仁、春华夫妇(David and Chun-Va Hwang)多年来致力于用神的话语喂养成员,帮助他们在信仰上扎根。他们的信心、爱心和行为影响了很多生命。在这十二年中,他们带领的团契不断成长,而他们的家庭也从夫妻二人世界变成儿女成群的六口之家。作为一个团契导师,医生的妻子和四个孩子的母亲的春华是怎样平衡事奉和家庭责任之间的关系,在对待子女教育和金钱奉献上她又有什么样的原则呢?怀着这些问题,我采访了她。这是一个周二的晚上,先生慕仁因带领预查经不在家。十一岁的丽百佳开门将我迎入,迎面而来的是香喷喷的烤火腿和孩子们的笑脸,春华正在准备晚餐。共同进餐后,丽百佳懂事地带弟弟妹妹在一旁玩耍,而春华和我分享了一路走来神的预备、功课和祝福。

  预 备 与 呼 召

  当父亲开始带我去教会的时候,我还小,不知道信仰是什么。教会里有一个老妈妈对我很关心。她经常请我到她家里作客,并教我弹钢琴。记得我十岁的时候,这个老妈妈带我去参观美术馆。在一幅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前,我们停了下来。这幅画的一边是美丽而绚丽的天堂,一边是阴森恐怖的地狱。老妈妈问我,是要去天堂还是地狱?我当然选择了天堂,地狱的场景吓坏我了。这就是我的初信。这以后,老妈妈给我讲很多圣经的故事,帮我明白信仰的涵义。我的第一个神学老师是赞美诗。当时,我随父亲参加中文堂的聚会。但是,我的中文不够好,听不懂牧师的讲道。而赞美诗集有中英文对照,容易读懂。那些深奥的神学理论就随着这些悠扬的圣歌流入到我的心中。

  真正在基督里成长是在大学读护士时。神带我去了几家教会,其中之一是浸信会。这里的牧师文化程度并不高,讲道也没有太多花样。他反反复复讲的就是耶稣的十架。这一年为我对耶稣和十架的认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另外两家教会,一家是路德会,一家是兄弟会。在读大学时,我曾是一个激进的女权主义者。神通过这两家教会,彻底改变了我。我认识了很多柔和顺从的女士,被她们的内在力量和美丽所吸引。她们聪惠能干却选择谦卑顺从,而她们的生命满足而快乐。相比之下,我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总是在争取权利,却没有她们那种快乐满足。也是在读大学期间,我与慕仁相识,在嫁给他之后,我更深刻的体会到作一个顺服的妻子的快乐。当然,慕仁也非常尊重我,凡事与我商量,听我的意见。有他作为家里属灵的头是我一生中最美的祝福。

  与慕仁结婚后,他来多伦多读医学院,我则开始找工作。那时护士的工作很难找,有七个月的时间我没有工作,神就用这段时间预备我。教会的董长老对我说:“春华,这段时间是你一生中最好的时间,你还没有孩子,也暂时没有工作,你可以用全部的时间、精力来追求神。等以后你有了孩子,就再也没有这样的自由了!”就这样,我利用这段时间阅读了大量的神学方面的书籍,包括我最喜爱的一些神学作家,如Jonathan Edwards,Charles Spurgeon,John Piper,John MacArthur,JI Piker等。通过圣经和这些属灵书籍,圣灵不断地喂养我,塑造我。

  我和慕仁在教会的头两年没有参加任何事奉。我们虽参加主日学和青年团契,但是,觉得没有在教会里得到足够的喂养。曾有一段时间,我们考虑换教会,并为这件事祷告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却一直没有平安。直到有一天,我看了一部《非洲森林里的雄狮》的电影。那天晚上,那些凶残的雄狮一直出现在我脑海中,令我碾转难眠。我想到,教会初期那些信徒,被迫在斗兽场中与这些残忍的雄狮竞技,最后被狮子撕碎吞下。他们的信心,经受住了最残酷的考验。如果换成我,我能不能经受这样的考验?我突然意识到,我不能肯定。因此,我非常不安,不能入睡。那天晚上,慕仁也因为其他的原因睡不着觉。我们深夜起来,彼此分享,一同祷告了两个小时。神让我们看见我们的罪。我们对教会有诸多批评,抱怨教会没有给我们足够的喂养,但是却从没有想过去服事教会。为此我们流泪忏悔,并将自己交托给神,愿意用神给我们的恩赐来事奉教会。

  就在这之后不久,当时青年团契的导师就找到我,问我是否愿意作为导师参与服事。几个月后,教会的领导也呼召慕仁成为青年团契的导师,让我们夫妻一同事奉。这时,我们清楚地知道,神听了我们的祷告。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想要换教会,却一直没有平安的原因。神把我们带到福音堂,并不只是让我们自己得到喂养,而是让我们来事奉,带领弟兄姊妹。

  事 奉 与 事 工

  我和慕仁成为青年团契的导师后,把教导神的话语作为事工的重中之重。因为神的话语满有能力,作为一个基督徒,最重要的就是在神的话语中扎根,这样才能结出果子。我们改变了团契原有的查经模式。每一次查经前,我们都要查考大量的参考资料来准备,也下了很大功夫培训那些对神的话语有追求的弟兄姊妹作为查经小组的带领人。因为带领查经质量的提高,团契的成员参与查经的热情也逐渐提高。渐渐地,查经成了团契中最受欢迎的活动。而弟兄姊妹们的生命也在神的话语的喂养下逐渐成熟。经过五六年的培训,团契中很多弟兄姊妹成为教会各项事工的骨干。

  慕仁负责团契的总体带领,尤其是神的话语的教导工作。作为女性的团契导师,我主要的事工是帮助姊妹们成长,树立圣洁生活的榜样,并用神的话语教导姊妹们。提多书2:3-5中有我的使命:“又劝老年妇人,举止行动要恭敬,不说谗言,不给酒作奴仆,用善道教训人,好指教少年妇人,爱丈夫,爱儿女,谨守,贞洁,料理家务,待人有恩,顺服自己的丈夫,免得神的道理被毁谤。”

  除了配合慕仁工作外,我还对姊妹们进行一对一的门徒培训。这十多年来,我每年都会挑选四、五个姊妹进行培训。这些姊妹或是在初信之时,需要喂养;或是在成长过程中,预备带领事工。有些是每周一次,有些是两周一次。另外,我还带领妇女小组来讨论女性面对的问题,例如恋爱、婚姻等等。最近六七年来,团契中不断有弟兄姊妹迈入婚姻,我的事工中也就添加了婚前辅导,与预备结婚的姊妹探讨神所设立的婚姻的意义,妻子和母亲的角色,夫妻生活的预备等等。到目前为止,团契内每一对新婚夫妇的妻子在婚前都在我这里进行过婚前辅导。我也很感谢神,这些姊妹在婚后都担起了蒙神喜悦的妻子、母亲的角色。

  因为在教导别人,我要不断提高自己。我坚持通读圣经,每天读一两章圣经章节,默想神的话语,并用所读的指导我的祷告。现在已经记不清通读过多少遍圣经了。还有,就是读各种神学书籍,包括前面提到的那些作家的书籍,再有就是人物传记。包括爱德华兹、戴德生等众圣徒的传记。从长女丽百佳出生后,孩子们相续到来,十余年来,在主日崇拜时,我不能专心听道,因为要在婴儿室陪伴孩子们。所以,我通过读书和听录音来补偿。我经常听John Piper等人证道的录音。我喜欢开车,这时候没有孩子们的打扰,是听证道的最好时间。

  子 女 与 家 庭

  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是我生活的准则,也是我教育孩子的准则。所以,我们不会因为孩子影响我们的事工,而是从小就让他们知道,在基督徒的生活中,神总是第一位的。孩子们从小就在我们的事工中长大,我们带他们去教会,参加团契。他们也习惯了常常有叔叔阿姨们来家里。在我进行门徒培训的时候,他们就在周围玩。在家里有小组聚会的时候,孩子们就会参与其中。

  我们非常注重孩子的教育,并有一套系统的教育方法,希望从小就帮他们养成合乎圣经的人生观。圣经上非常明确,教育子女是父母的首要责任。从孩子们开始学会说话开始,我就教他们背圣经。有几句圣经,在他们只有三四岁的时候,我就会要他们牢记。第一句就是“起初,神创造天地。”然后是“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再就是“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这几句话概括了福音,我要孩子们在很小的时候就明白并牢记这些神的话语,为他们的一生奠定基础。

  从长女丽百佳三岁开始,我们开始家庭读经祷告。每天晚上,慕仁都给孩子们读一段圣经并与孩子们讨论。从创世纪开始,现在我们已经和孩子们一起通读了两遍圣经。我们的家庭读经从儿童版的圣经故事开始,现在女儿丽百佳和安娜(9岁)已经可以听得懂NIV成人版本,所以这一年我们已经开始读NIV版。在孩子们上床前,会有15分钟的时间和父亲玩耍。在慕仁把小儿思提(6岁)和思敏(4岁)放到被子里时,他会给他们读两句儿童版的圣经金句。我也非常重视选择孩子们读的书籍,看的节目和就读的学校。我为孩子们购置了大量儿童版的信心伟人们的传记和属灵书籍,也经常带他们到大自然中玩耍或到博物馆参观,都是为了一个目的,让他们认识神,包括神奇妙的创造。

  慕仁的工作除了作医生之外,还有科研的任务。每年申请经费的时候都会非常繁忙。他也花大量的时间用于团契和教会的事工上。为了支持他,我担起了教导孩子的主要责任,同时也担起了几乎全部家务。我也有觉得很累的时候。从长女出生起这十多年的时间,我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五六个小时。但是,看到弟兄姊妹们在我们的服事下不断成长就是最大的满足。尤其是当弟兄姊妹遇到难处时相信我们,与我们分享并征求我们的意见,让我们感到一切付出都不是枉然。所以,虽然我身体上经常感到疲乏,但是,精神上确实非常满足。

  两年前我和慕仁面对了一次很难的挑战。那时,他正忙于科研经费的申请,在家里的时间几乎都要用在工作上。团契里有一个弟兄又每天都打电话来与慕仁谈心,有时一天几次,每次都占很长的时间。这种电话占据了很多宝贵的家庭时间。令我们头痛的是,这个弟兄虽然打电话咨询问题,但他并不听从慕仁的意见,而是反复在同样的问题上转圈子。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给我们造成很大压力。慕仁出于爱心,不愿意给那个弟兄设立任何界限。我是一个很少抱怨的人,但那段时间我觉得他在乎所有弟兄姊妹的感受,唯独忽略了我。当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们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才走出低谷。通过这件事,我们都学到了功课。对我来说,是要更善于表达自己的感受。对慕仁来说,是要有意识地保护和我分享交流的时间。因为家是我们事奉神的根基,我们要小心维护。这以后,电话装了留言和来电显示来保护晚餐和家庭读经祷告的时间。家里的电视被束之高阁,因为我们不想把时间浪费在看电视上。每天孩子入睡后,我们会在上床前吃些水果,聊聊天。另外,除了孩子们放假时慕仁会休假外,在每年春天和秋天他也安排了一个星期的假期,专门用来陪伴我。这时候,孩子们在学校里,他可以用很多时间陪我采购和整理房屋。经过这次考验,我们之间的关系比以前更好,因为我们更用心地去维护。

  舍 弃 与 获 得

  小时候,因为看到父母因为金钱问题吵架,我就下决心,长大后一定不要让金钱成为束缚。在我十二岁的时候,开始为未来的伴侣祷告,虽然当时我不知道神会不会带我走入婚姻,但是,我跟神求的伴侣是一个合神自己心意的人,一个慷慨大方的人。神答应了这个祷告,将慕仁带给我。我们从来没有为金钱烦恼过。在长女出生后我辞去了工作。当时,慕仁还只是一个学生。我辞职就意味着失去作为护士的收入,全家要靠慕仁研究生的奖学金生活。但是,我们都觉得,孩子教育是最重要的,钱以后可以慢慢赚,但是孩子教育的时光却是一闪即失。所以,我们决定我全职在家抚育孩子,服事教会。正是因为舍弃了护士这个职业,我才有可能担当起家里和教会的各种服事,并全力支持慕仁的工作和事工。

  我们因为有四个孩子,孩子们在私立教会学校读书,所以,并没有多少剩余。但是,除了十一奉献外,我们还在经济上支持四五个宣教士。可以说,我们在金钱上的奉献没有上限。只要是为了神的国度合理的需要,在我们可能的范围内,都愿意支持。这就意味着我们不会有多少存款,也没有剩余的钱维修保养房子。但是,我相信神会将各样恩惠加给乐于给予的人,使他凡事充足(哥林多后书9:6-8)。在个人的花费上,我是尽量节省。尤其在购买衣物等可有可无的商品时,我总是买打折的,或五折,或三折,从不买原价的。因为,钱可以用在更有价值的地方。如果我知道是神的旨意要我们支持某个宣教士而我们没有去做的话,我即使给自己买东西都会觉得不安。

  诗篇90篇摩西的祷告提到,一生一世转眼飞去。我们都有一天要面对神。我时时祷告,求神让我得到智慧的心,知道数算自己的日子,每一天都能够对神交帐。我也常常在神面前省查自己,不断地与自己肉体上的软弱开战。我盼望那一天见主面的时候,他能对我说,忠心的仆人,你的一生没有虚度。在那个再也没有罪的束缚的世界里与主同在,得到主的肯定将是我最深地盼望。而现在的每一天,我相信,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其它的一切神都会保守祝福。

  尾 声

  结束采访时,已经是晚上十点钟,慕仁还没有回来。春华邀请我参加家庭读经祷告。大家一起唱小思敏从《生命圣诗》中选的两首歌。从孩子们熟练的歌声中,我知道,这些曾将神的真道灌入到春华心中的圣歌,现在已经成了孩子们生命的一部分。

  “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她的价值远胜过珍珠。她丈夫心里倚靠她,必不缺少利益;她一生使丈夫有益无损。”在先生慕仁的眼中,春华是箴言书中才德的妇人。他感谢妻子的关爱、祷告和陪伴。更感谢她的辛勤劳动和勤俭持家。正是因为有春华牺牲自己的事业,全力的支持他,他才能在追求事业发展的同时投入大量的时间、精力服事教会。多年来,春华的言传身教也给我们这些团契里的姊妹树立了一个合神心意的女子的榜样。“她的儿女起来称她有福;她的丈夫也称赞她,说:才德的女子很多,惟独你超过一切。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愿她享受操作所得的;愿她的工作在城门口荣耀她。”

  (本文由春华姐妹口述,苍兰姐妹整理。两位姐妹均在多伦多英语堂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