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爱在异国他乡

◆ 恩沛

每天晚饭后刚学会走路的儿子最喜欢的事就是和爸爸出去散步,而我也总是喜欢站在窗前望着父子俩的背影远去,内心满是幸福和感激,甚至有时热泪盈眶。这在旁人看来最普通的生活画面却是我未来加拿大前从未构画过的。

  回想过去的我,是一个对婚姻和孩子都觉得恐惧的人。认为婚姻就是战场,孩子更是麻烦与包袱。这些荒谬的概念从记事起就开始慢慢形成,并且一直影响至成年。

  我成长在一个几乎破碎的家庭中。童年,这么美好的词语对我来说却充满了争吵、愤怒、哭泣和欺骗。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不知何故父母又争吵起来,甚至激烈到把门跺烂,妈妈哭着把躲在屋里的我推出门外去找单位的工会主席调解。我一路上啜泣着跑到他们家里,内心满是羞耻和恐惧。而最让我无地自容的是他家里的小男孩恰是我的同班同学,他脸上写满了讥笑的表情 。直到长大后我每次遇见他还是感到不自在。

  我同情我的妈妈,因为爸爸不是一个顾家的好丈夫,他总是有那么多的应酬,而妈妈独自照顾我和哥哥,料理家务。繁重的生活,不和睦的夫妻关系造成她异常暴躁的脾气。哥哥是个出气筒,不小心就被暴打;而我的耳朵就是一个收集牢骚和抱怨的垃圾场,妈妈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她的言行对女儿的未来生活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成年后的我性格早熟、封闭、悲观,喜欢阅读和幻想。记得初中时就在日记本的扉页上抄录下苏东坡的名句“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小小年纪就感叹人生在世如飞鸿,际遇无常。成年后在学习和工作中还算顺利,但在谈婚论嫁上却迟迟不愿涉入,直到遇见我现在的丈夫。

  认识我丈夫时我30岁了,而他也是40岁的人了,基督徒,在加拿大定居。那时两家父辈都已相识,但我俩从未深交。从明确恋爱关系后我发现他与我在国内认识的男性朋友不太一样,对物质欲望淡薄,追求内心世界的丰富。说不清什么吸引了我,使我毅然决然地漂洋过海,迈入了婚姻的殿堂。现在回想这都是天父慈爱的手在引领祂那在苦海中挣扎的小羊。

  曾在杂志中读到一项家庭调查。在破碎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对婚姻没有安全感,他们往往会拷贝父母对待婚姻的错误态度,因此离异率高。而我婚后初期的行为也恰恰验证了这一个我不愿意接受的论断。初到加拿大,远离故土的孤单,打工生活的艰辛,再加上对婚姻过高的期待,使我变得像一个吸血鬼,拼命榨取丈夫对自己的爱。生活中如果他的言行稍微不合意,我就会暴跳如雷,歇斯底里,甚至以死威胁。但每次争吵过后,我都极度懊悔自己的行为,厌恶自己,并发誓不能重蹈自己父母的覆辙,可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那时的我就像使徒保罗说的,我真是苦啊,立志行善由得了我,行出来却由不了我。感谢天父怜悯,他给了我一个基督徒的丈夫,没有让我们的婚姻走上末路。

  丈夫的宽容和忍耐是我在自己父亲身上所没有看到的,慢慢地我就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信仰能够让他的爱与众不同。

  感谢神引领我来到华人福音堂。初到教会时,我无法理解上帝是唯一的真神,因为我的家庭是拜佛的。后来使我走出困惑并愿意成为神的儿女是神的大爱。我从身边这些充满喜乐和平安的兄弟姊妹身上领悟出这种爱不是靠个人努力和道德修养活出来的,它来自于神,并且我的家庭也正是有了神的爱才没有崩溃,而佛却没有把我的父母从痛苦的折磨中解救出来。从前我把婚姻看作是战场和坟墓,现在我把婚姻看作是天父赐于我们的熔炉,祂让夫妻二人煅打,成为忍耐、宽容、恩爱的人,成为祂所喜悦的金子。受洗之后我们夫妻之间虽然还有磕磕绊绊,但天父都在牵引着我们,不让我们跌倒。2007年神赐给了我们一个最宝贵的礼物——我们的儿子,而我对孩子的恐惧感也在日日的养育中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孩子带给我的喜悦和满足。

  感谢神把我带到异国他乡的加拿大,祂让我知道人生不再是“飞鸿雪泥”。祂赐给我家庭和孩子,并一步一步地医治了我在婚姻家庭上的原本无法愈合的伤痛。愿荣耀、颂赞都归给主耶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