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谁来替人定优劣?

◆ 严 行

若不是黄恩慈姐妹怀上了一个特殊的胎儿——唐氏综合症胎儿,我可能不会认真思索这个问题:对于人来说,高低贵贱由谁来认定?

  无论我们怎样口头上认可“人人生而平等”、“人无高低贵贱之分”,在事实上,在具体生活环境中,人之间还是有等差的,社会及个人实际上一直承认这种等差的存在。人们往往依据心照不宣、约定俗成的习惯来对待不同的人。因此,国王和乞丐、天才和弱智,几乎从来没有真正的平等过。这既是历史,也是现实,是每个人都熟知,并习以为常的。

  在以等级性为显著特点的中国文化中,这种差别就更是突出了。久处这样的文化氛围,等差意识也就潜移默化地进入人的思想,化为每个人自己的观念,成为人们判断是非优劣的价值观。在这样的等级环境之中,每一个人都处在相对不同的等级阶梯上,随处可以体会: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黄恩慈姐妹怀上了唐氏症的孩子,一个注定体弱并相对低智的孩子,一个“价值不高”的孩子。如何看待这样一个胎儿?这孩子该不该生下来?当一个人设身处地去思考时,他就直接面对如何看待人的生命、人的价值的拷问。

  黄恩慈姐妹做出了生养这孩子的选择,而且,作为一个富有经验的职能治疗师,她十分清楚她的决定意味着什么。

   许多人会想,为什么在明知胎儿有严重问题的情况下不中止妊娠呢?在当代社会,优生、科学、进步……作为被普遍接受的观念已深入人心。无论是社会上“竞争、发展、成功”的理念,还是奥运会“更高、更快、更强”的口号,无一不催促人向着永无止境的更高目标攀登。人心被日益拔高,人的眼目被聚光灯所照耀的政界、商界、科技界、演艺界的明星所吸引,“愿我的孩子像他们一样!”几乎成了当代父母的共同心愿。在这样的时代,生下一个注定是残障的婴儿有意义吗?

  这孩子很难光宗耀祖;这孩子肯定叫“望子成龙”的心愿落空;这孩子可能体弱多病,令父母格外操劳;这孩子可能受人嘲笑,让做父母的心痛;这孩子很难被朋辈接受,更多受欺,使父母一生牵挂。作为心智正常的成人,何必要惹祸上身?

  黄恩慈姐妹的回答很简单:这是神赐给我的产业,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我愿顺服。

  黄恩慈姐妹的回答,引导我们进一步深思:那么,神的意念是什么呢?掌管万有的大能的神,为什么赐下这样一个“不健全”的胎儿?神为什么允许这样的事成就?神在这样的事上让我们领受什么?

  一、如何看待不健全的人?

  “健全”,只是人的认定;在神眼里,只有“罪人”和“蒙恩悔改的罪人”,并不分“健全”与否。主耶稣传道的三年里,多数时间就是与各样“不健全”的人在一起:麻风病人,瘫痪病人,瘸腿的人、枯臂的人、聋哑人、被鬼附的人、血漏的女人……。世上本有众多“健全”的人,而主耶稣似乎更愿意走向那些被人所轻视、所排斥的人,走进这些身体有着各样病患和缺陷的人中。

  在耶稣生活的时代,社会还没有因基督教的影响而形成尊重残疾人的文化,这些人在当时的环境中,处境至为卑下,辗转于沟壑之间,活得很不像人样。人们往往对他们的处境视而不见。那个在毕士大池边躺了漫长的38年的病人,期待了一万多个日日夜夜,没有一次在水动的时候,有人肯帮他下到水里而让他获得医治。这就是社会的现实。主耶稣主动治愈了这个“没有人”帮助的可怜的人。

  在马太福音20章中,路旁两个瞎子向耶稣呼求遭到了众人的斥责。这一事实反映了人们对残疾者的态度,视他们低人一等,他们不配有资格呼叫。而主耶稣的反应完全不同。34节写道:“耶稣就动了慈心,把他们的眼睛一摸,他们立刻看见,就跟从了耶稣。”在这里,众人的责备与耶稣的慈心,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让我们清清楚楚地看到,基督耶稣毫无偏见的爱,以及对苦难者格外关怀、主动施救。

  二、何为人的价值?

  世人总是以“功利价值观”来评价人,按功利指标给人定价。以这样的眼光来看,就看到领导比职员高,老板比工人高,富人比穷人高,博士比文盲高,精英比庸众高,俊的比丑的高,健康的比生病的高,健全的比残疾的高,聪明的比低智的高……并由此形成了人们的价值追求。所谓望子成龙的意思,当然就是期望孩子成为价值高的人。这正是吃了智慧果之后的罪人,用自己的“智慧”所分辨出来的价值。

  在神的眼里并不是这样。那些位高权重的大祭司,那些学问渊博的法利赛人,是当时人们所敬重的,却是被耶稣毫不留情进行批评的。而对恶病缠身的人,对残疾人,耶稣则表现出极大的慈爱。在马太福音12章里,耶稣甚至不惜为一个枯手的残疾人打破安息日的传统禁忌,伸手去医治他。耶稣说“我喜爱怜恤,不喜爱祭祀。”接下来第20节写道:“压伤的芦苇,他不折断;将残的灯火,他不吹灭;等他施行公理,叫公理得胜。”耶稣的行为即是道成肉身的神的公理,这公理远远高于人的功利计较。

  有人会从某些杰出残疾人的社会贡献来解释残疾人的价值,比如霍金在现代物理领域有卓越的研究发现等。其实,这样的说法,仍然是从“工具价值”的视角出发的。从更普遍的意义来讲,一个天生残疾的人,绝不比任何一个健康人低下。甚至一个智力障碍的人,也同样是神所赐下、所祝福,是与众人有着完全一样的荣耀与尊严的人。并不因他的工具价值的高低,而减少他的存在意义。

  三、残疾儿浪费社会资源说

  不少人认为让一个明知残疾的婴儿出生是不道德的,因为这个残疾儿将成为社会的负担,消耗掉大量的社会财富和社会资源,浪费人力物力。

  持这样观点的人忘了,财富和资源,都是属于神的。是神把世上万物赐给人,是神供应人“日用的饮食”,是神为人类“生养众多”提供保障。神不撇弃歧视残障者,那么,作为承受神恩而生活在世上的人,根本无权视与他一样被神养育的人为“包袱”。

  而且,浪费一说,掩饰的是人自私的罪性,在这一意识中,人把社会福利看作一块饼,希望少人来分享,尤其是少一些可能占用比例高的人来分享,以求自己能较多享用。并且用“浪费”的理由,联合并鼓动其他分食者响应,一起阻挠这一“浪费”现象。

  四、唐氏儿命运悲惨说

  有人说:唐氏儿等先天残疾的儿童来到世上,他们的一生将是悲惨的,明知如此前景而生下这样孩子的父母是不负责任的,是不理智的。

  这样的说法的确是现代人的理性推论。残疾人在社会生活上比普通人相对艰难,这是一个事实。但这未必就能得出他们“不幸福”的结论。更有大量事实证明幸福并不与是否健全、是否聪明成正比。美国医务总监Dr. C. Everett Koop曾为数千名残障儿童做过儿科手术,他发现残障和不快乐无关,他所认识的儿童中有些身心健全,却是最不开心的;有些生来便有残缺的,却十分快乐。

  而且,论定一个尚未出生的残疾儿童将生活悲惨,本身是毫无道理的。正如没有人能够确定一个健全儿童就一定幸福一样,也没有人能确定残疾儿童就一定不幸。这种虚拟前提,从逻辑上说,是不可以作为推论根据的。

  五、如何看待对问题胎儿实施堕胎

  如何看待残障婴儿,他们的生命权应当由谁决定?怎样看待残障?谁是真正的残障者?谁有理由活在这世上?

  圣经并没有明确提到堕胎,它包含在十诫“不可杀人”之中。因为在旧约希伯来文中,未出生的胎儿与儿童是同一词语;在新约中,描述未出生的施洗约翰与刚诞生的圣婴耶稣,也是同一词语。可见,出生与否并不影响婴儿的价值和地位。诗篇139篇清楚地写明了神对婴儿的珍爱以及亲密参与在婴儿的发展和生命中:“我在母腹中,你已覆庇我。我要称谢你,因我受造,奇妙可畏;你的作为奇妙,这是我心深知道的。我在暗中受造,在地的深处被联络;那时,我的形体并不向你隐藏。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如果说胎儿和婴儿同价,那么,在广泛承认残疾人权益的当代社会,有什么理由剥夺残疾胎儿的生命权?

  在世界上,有多少身体健康的人,灵里残缺如耶稣所说:“这百姓油蒙了心,耳朵发沉,眼睛闭着”。这种灵里的盲聋状态,难道不是一种严重的缺陷吗?圣经说“神爱世人”时,是对所有世上的人而言,并不是说只爱健全、聪明的人。耶稣十字架的宝血,也是为世上所有信祂的人而流,“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约翰福音3:16)这里的“一切”,也包含着残疾的、病痛的、低智的。以永恒的角度看,神赐下生命,不论在胎中还是已诞生,每个人都是神宝贵的创造,是神托付下来,需要我们庆贺和保护的。

  六、如何理解神创造残障儿到世上?

  这个问题的理解,要回到神对我们生命的目的里来看。主耶稣道成肉身来到世上,给人带来了得救的福音。但这福音,不在于让人在世上活得享受,活得舒服,而是为着更高的目的,为着人的永生。神的心意并不是叫我们过着轻省的生活,乃是希望我们生命改变,有着耶稣的形象。祂希望我们成为圣洁,而不是安逸地过活。困境通常是祂拣选的方法,用来操练我们,残障儿童的存在也试炼我们对生命的敬虔。正如经文所说:“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哥林多后书4:18)

  因此,某些时候,严重残障儿的存在,正是叫人们明白,生命的价值在于“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我们不可以用世俗的眼光来看待他们。神赋予生命价值,不论一个人的境遇是何等的卑微。

  美国高位截瘫的基督徒作家琼妮曾在她的文章里提到一个生来失明、失聪且全身瘫痪的儿童科迪,当人问这孩子生命意义的时候,琼妮说:“上帝富于动机和使命。祂从不随意地或仅凭掷硬币的方法来决定做或不做某件事情。祂为这个小男孩所做出的设计就是单纯地活着、呼吸并鼓励其他的人。”许多时候,正是因为如此的残缺和软弱,更容易让其他人看到神的能力和荣耀,因祂的能力恰恰在软弱上显得完全。

  主耶稣曾就一个生来瞎眼的人向门徒解释说,这人的瞎眼,不是因为他或他的父母有罪,乃“是要在他身上显出神的作为来。”(约翰福音9:3下)耶稣的话,解释了某些人天生残障的原因。“神的意思原是好的”(创世记50:20),这是我们理解神心意的起点。愿我们因着理解神的心意,“我们从今以后,不凭着外貌认人了。”(哥林多后书5:16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