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号:


贤妻是怎样炼成的

◆ 韦 雪

世人的想法往往有一个误区,认为有些女人生来就是做贤妻良母的。我们不是经常把女人分为“女强人型”、“千金小姐型”、“相夫教子型”、“母老虎型”等等吗?即使如此,有一个问题依然在男人心中挥之不去——才德的妇人谁能得着呢(箴言31:10上)?为人妇者,又有谁不愿是那个“才德的妇人”呢?就这个问题,上帝发话了——惟有贤慧的妻是耶和华所赐的(箴言19:14下)。古往今来,许多属神的女性用她们的生命见证了这句话的真实。《活祭》一书,虽是中国老传道人袁相忱的传记,但仍让人们在他妻子梁惠珍身上,看到神如何塑造出一位才德的妇人、贤惠的良妻。

  按照本文开始的思路,最难成为贤妻的一种女人,几乎非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莫属,因为她们往往娇贵、自私、任性。而梁惠珍偏偏就是成长在一个有佣人、有厨子、有裁缝的家庭里。从她的成长背景看来,若是嫁了个门当户对的社会精英,过养尊处优的生活,做个相夫教子的小妻子,似乎也不难。只是,她嫁给了一个传道人。

  中国1930年到1980年间,传道人过的是什么日子呢?解放前,他们为了传福音四处奔走,落脚在贫苦的村落。传道人也要吃饭的,可是他白天要传道救人灵魂,谁下地干活呢?是——传道人的妻子。解放后,一系列政治运动把传道人关进了监狱,一关就是十几二十年,一家老小谁养活呢?也是——传道人的妻子。传道人在监狱里,他不见人,人也不见他,谁默默承受人们的猜疑、冷眼、围攻、诬陷呢?还是——传道人的妻子。即使如此,出身在富裕家庭的梁惠珍依然做了贤惠的妻,且心甘情愿、满怀平安与盼望。这是什么原因?

  梁惠珍从小在教会学校读书,却没有信耶稣。在七七事变中,战争的残酷改变了她对生命的看法,她真正认识了耶稣,开始读圣经。就在她属灵生命渐渐成长的过程中,从小与她有过几面之缘、家庭又有世交关系的袁相忱向她求婚。此时的袁相忱,已是一个被神呼召的传道人。这时,如果梁惠珍还没有把神放在生命的首位,她有无尽的理由拒绝这个求婚。袁相忱要长相没长相,要家世没家世,要钱没钱,事业吧——传道也算正经事业么?但是,此时的梁惠珍是个尊神为大的基督徒,她对配偶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信主。传道人救人灵魂,不是更好?于是,尽管父母忧虑重重,梁惠珍依然答应了袁相忱的求婚。从她对婚姻做出的第一个决定,在婚后的几十年内,梁惠珍的心志从未变过:相信神,顺服神。这就解答了上面的问题,贤慧的妻是把生命交给神掌管的女人。

  神允许痛苦和灾难临到梁惠珍,因为神要借此磨练她的生命。“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这句话是袁相忱和梁惠珍都深深体会的。只是,袁相忱的体验在于他的传道和铁窗生涯,梁惠珍却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体验着,因为神造配偶是为了帮助。袁相忱在河北安县北湖村办起家庭聚会,梁惠珍不但要义务教书、带小孩,还要每天下地摘高粱叶子,从一个娇小姐变成一个农家妇女,也从那时形成了轻微的驼背。只有对神有坚定信心的女人,才能毫不犹豫的放弃许多女人所看重的东西,一心帮助她的丈夫可以专心传道,为神做工。

  神虽是熬炼人心的神,更是担人重担、赐平安恩典的神。袁相忱入狱后,梁惠珍带着六个孩子,还有年迈体衰的婆婆,再加上政治上带来的精神压力,如此重担即使是堂堂男子也难以承受,梁惠珍哪能不软弱、不流泪、不恐惧、不痛苦呢?但她向主呼求时,她明白了“你不要惧怕他们,因为我与你同在,要拯救你。这是耶和华说的。”(耶利米书1:8)因信靠神,她得着神源源不断的恩典,从未缺乏。那些没信主的从她和孩子身上,深深觉得信耶稣的人不一样,耶稣是值得信靠的。她虽未直接向人传福音,却因着神在她生命中的恩典,使人实实在在地看到神的信实,将荣耀归给了神。

  梁惠珍的生命不但见证了神的奇妙作为,更成为后世的神家女儿的典范,激励她们成为神所喜悦的贤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