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祝福

²        宋胜

 

    岳父病了以后,我们全家人不仅身体上劳累,心灵上也经历了一场属灵的争战。打仗的时候是很苦很累,但是现在回头看发现神给了我们何等奇妙的祝福。

 

    九月十号的大手术以后,第一天岳父麻药没过,所以看不出什么特别。第二天,我发现他有点胡,神智不很清醒。他说:“看见两个人,扎长辫子,穿红色的衣服。”而且开始显得很躁动,我就安慰他,别害怕。我以为他这些反应是麻药引起的。

 

    第五天,情况不对了。凌晨三点半开始,他大声地骂人,说脏话,声音从来没有那么大过,楼上楼下全听得见,而且胳膊变得很有劲,甚至去咬护士。岳母跟他生活一辈子,知道岳父为人本分、老实,从来不说脏话,这种表现可能是邪灵附身。我和岳母两人,马上跪在地上流泪祷告。我想要按手在他的头上为他祷告,他说:“不准碰我的头!”还嘲笑我:“你真信耶稣吗?你真信祷告吗?”看清了邪灵的真面目,我和岳母就坚定信心不断地奉主耶稣的名为他做赶鬼祷告。八点以后, 岳父终於安静下来。

 

    早上十点,我意识到这场属灵征战的严重性, 就马上打电话给丽莎,让她请牧师和弟兄姊妹为我岳父祷告。教会牧师、师母和传道很快就来了,牧师念了诗篇六十六篇,然后一起祷告。那段时间里,岳父很安静。他们走了以后,岳父说:“我害怕!”我说:“不用怕,害怕就呼叫主耶稣的名,祂会保护你的。”可是他仍然不愿祷告。

 

    接下去的二天二夜,对我而言真是苦不堪言。他完全不肯睡觉,整天睁着眼睛,而且目露凶光,样子有点怕人。我就这样陪着他六天,疲倦得要垮掉了。第七天晚上我要去神学院上课,上课以前先回到家。家里没有别人,我就一个人在神面前放声痛哭,对神说:“主啊,我受不了啦,我再也不管了。”哭累了以后,心里觉得很平静,我就安心地去上课。

 

    人的尽头就是神的开头。那天晚上神行了奇妙的事。他让岳父和岳母都沉沉地睡了一觉,连护士进来他们都没感觉。岳父的神志就完全清醒过来,不仅情绪变得平静,每天都能安稳地睡觉,而且还非常愿意祷告,并且盼望为神做见证。

 

    今天,我感谢神让岳父有这样一段特殊的属灵经历,使他在离世以前清楚知道地狱、天堂的分别,也让他愿意为神做见证。自从岳父、岳母受洗以后,我总觉得他们的信仰不清楚。因此,我每天都为他们祷告,求神把真信心加给他们,做神的儿女。慈爱的神听了我的祷告,哈里路亚, 赞美主!

 

    以前岳父对我读神学,既不表示支援,也不表示反对,其实我知道他内心是不太愿意的。现在他对丽莎说:“让宋胜好好学,将来为神做点事情。”听了这话,我心里只有感谢神,祂用苦难祝福我们一家,让我们更深地认识祂,全家人也更同心合意地事奉。

 

    人生一场,苦难是无法避免的,但是,如果我们完全顺服交托并信靠全能的神,苦难中你必经历祂奇妙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