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 心 话

²         李盛林

 

 亲爱的弟兄姊妹,我多麽想站在讲台上,面对面地对你们讲述我近来的亲身经历,好好地诉说神的作为,祂如何带领我打赢了一场属灵的争战。可惜我的肉体已经渐渐衰残,可能再也不能离开医院了,也许永远不能跟你们一起在教会敬拜神了。但是我要写下我的见证,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们:咱们要信耶稣,就得从灵魂深处认认真真地信,不能做个稀里糊涂的基督徒,那样会给撒旦留空子的。

 

理性上的基督徒

 我是一九九五年和老伴一块到芝加哥,在那里被孩子们带进教会的。当时有神学生李忠天(现在美国一家教会任牧师)向我们讲福音,又听了郭牧师的讲道,张佳音和徐华医生的见证以后,觉得很有道理。看到西方发达国家的人都信耶稣基督,美国更是以基督教立国,人的素质确实比中国人高,所以就愿意相信圣经,认耶稣基督为救主。很快就受洗成为基督徒,但我不常读经、祷告,其实我还没有从心灵深处相信耶稣基督。有时看见宋胜太多时间忙教会工作,我认为他太迷了,那会心想:信耶稣不做坏事就行了。

 

手术后灵魂出窍

过去的一年, 我经历大小手术十三次, 住院一百零五天。因为患上膀胱癌,九月十日我动了一个很大的手术,整个过程长达十八个小时,手术以后我在特护病房住了两天两夜, 第三天晚上回到病房。第四天在护士帮助下坐在沙发上两个小时不知累,第五天早晨三点半一直大喊大叫到八点。大夫也不知道什么原因,第七天全身检查,一切正常,大脑也没病。晚上睡了三个多小时,头脑开始清醒过来,才脱离危险期。

过去的七天里,我觉得自己好像灵魂出窍了。看见了很多小时候见过的关於阴间的人或事。我见到阎王、大鬼、小鬼。这些鬼都要拉我,但说我有靠山,又不敢动我。这些情形让我十分害怕。几乎六天六夜我没有合过眼睛,因为根本不敢睡觉,一闭上眼全是那些可怕的景象。

感谢神,教会牧师和师母及传道到医院为我祷告, 许多弟兄姊妹都为我流泪祷告,把我从死亡的幽谷中拉回来。当我得知被魔鬼控制的时候,我心里很不安,总觉得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有一天晚上, 我做了个梦,梦中主安慰我说:“过去的不要放在心上, 一切从头开始。”这是神给我何等大的恩典啊!弟兄姊妹们,一定要追求长进啊!神是个灵,我们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才能和神沟通。现在我时时刻刻在祷告。真的,我现在一点不痛苦,心里很平安,因为主耶稣与我同在。

最近只要孩子们来看我,我就让他们读一段圣经,或者念一篇《海外校园》、《生命季刊》给我听,那些话语成为我帮助和力量。

 

真知道祂是基督

这回病中发生的事情,我想是神要用我的经历向大家做见证,要好好相信神,要相信神就是爱,祂爱我们每个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怀疑神,也不要怨恨神。

虽然神没有医治我的膀胱癌,而且已进入晚期,可能很快要离开你们,但是回想我这一生,每一步都有神的带领和看顾,原来我还不认识祂的时候,祂就已经先爱了我。

我小时候不到十岁, 父母就先后去世。所以小时候没有念过什么书,很小就去沈阳学徒,帮人家打短工,但一直都吃不饱饭。那会儿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有一头小毛驴,两亩地;神真是超出所求所想地为我成就了,后来我不仅进了城,还当了领导,晚年更有幸在国外生活。这一辈子,工作、家庭、生活都很满足。

四九年解放以后,政府开设文化夜校,我勤勤恳恳地上了两年学,就算是读了点书。不久沈阳修南运河,在大儿中间,我的文化程度算高的,就被分配搞测量,以后因为表现好又做了团支部书记,工段长什么的

四清运动的时候,党号召干部下乡,我就从沈阳被调到辽中县。本以为是去三年就能回沈阳,没想到一去二十年。已经放弃回城的希望,还以为这辈子就呆在乡下的时候,突然又有机会被调回沈阳。当初跟我一块下乡的人,好多人都没办法调回沈阳,而我就幸运地回了沈阳,现在想想都是神的带领和保守。原来我不认识祂的时候,祂都已经安排好我的道路。跟我一个单位的老同事们,活到像我这样岁数的人不多。我们这代人,经历的苦难多,又是日本人,又是国共内战,以后各种各样的政治运动,都没少死人,我能活到今天,全是神的怜悯和保守。

 

临终的劝勉

亲爱的弟兄姊妹们,我要去见神了。这里只想告诉你们,要好好从心灵深处相信神,祂就是爱,祂爱我们每一个人,祂盼望我们都能够去天堂,所以你们要好好地传扬福音。要是我的病还能够好,我真愿意在教会里打扫卫生,看大门,去服事神。

 

最后想说的是,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和爱护。自从病了以后,很多人来看望我,为我祷告;不少弟兄姊妹还主动承担丽莎、宋胜的家务担子,让他们好来医院照顾我。看到你们大家真诚相爱,互相帮助,我知道神教育出来的人,跟用马列主义教育出来的人就是不一样。神是配得敬畏和赞美的!

 

李盛林弟兄已於二零零四十二月十四日凌晨四时五十分安息主怀。